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陪君醉笑诉离殇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陪君醉笑诉离殇 连载中

陪君醉笑诉离殇

来源:微阅云 作者:风意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怎么回事?”“回皇上,若水姑娘觉得稚子无辜,好心给洛泱姑娘送来天山雪莲,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什么?”丫鬟抽抽噎噎,抹着眼泪继续道,“没有想到,洛泱姑娘心思歹毒,居然放火要烧死姑娘,说给他孩子陪葬!”丫鬟话音刚落,太医匆匆赶来,行礼跪拜之后,替林若水诊治,好一会,太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脸几乎埋进雪里。“皇上,若水姑娘是中毒了!之前洛泱姑娘的肉确实有效,解了若水姑娘的蛊毒。可老臣疏忽大意,居然没有想到,她是苗女,百毒之身,她的肉能攻毒却也是剧毒,皇上,我们都被洛泱姑娘给算计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解药是什么-风意

她强忍剧痛,赤手抓住烧的通红的横梁,滋滋声响,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浓重的焦肉味。

“啊……”

洛泱拼尽全力,彻底移开横梁,抱着昏迷的孩子,一寸寸往前爬!

她每爬一寸,地上就留下一个焦红的血印,触目惊心。

门外,正看着好戏的林若水突然听到太监焦急的通报声。

“不好了,皇上来了!”

林若水脸色微变,立刻叫人推开房门,然后迅速在脸上抹了两把焦灰,装作刚从火里抬出来的样子躺在地上。

容景湛闻讯赶来看到眼前冲天的火光,心里一紧,立刻吩咐救火,火扑灭后。

他直接往里冲去,林若水故意嘤咛出声,企图吸引容景湛的注意。

谁知容景湛仿若未觉一般,直接略过她,冲进里屋。

屋内,烟雾缭绕,格外呛人,容景湛慌乱的目光四处搜寻,视线定格在墙角时,心猛的揪了一下,酸涩桎闷。

目光所及,洛泱衣衫褴褛,抱着孩子缩在角落,身上,腿上大片都是烧焦的血肉,黑红的血水正顺着伤口往下淌。

而她的眼神,却空洞无比,仿佛没了灵魂一般。

饶是有再大的仇恨,在看到这样的洛泱后,他终是不忍。

容景湛走近她,试图伸手去拉,洛泱像受惊的狼,赤红如血的眸子森然的盯着他,猛的挥开他的手。

“别碰我的孩子!”

容景湛怒了,对一旁傻杵着的太监暴喝,“还不快宣太医!”

以此同时,门外响起丫鬟的呼喊声。

“皇上,不好了!若水姑娘吐血了!”

容景湛一惊,大步出了房门,看见林若水躺在丫鬟怀里,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怎么回事?”

“回皇上,若水姑娘觉得稚子无辜,好心给洛泱姑娘送来天山雪莲,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

丫鬟抽抽噎噎,抹着眼泪继续道,“没有想到,洛泱姑娘心思歹毒,居然放火要烧死姑娘,说给他孩子陪葬!”

丫鬟话音刚落,太医匆匆赶来,行礼跪拜之后,替林若水诊治,好一会,太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脸几乎埋进雪里。

“皇上,若水姑娘是中毒了!之前洛泱姑娘的肉确实有效,解了若水姑娘的蛊毒。可老臣疏忽大意,居然没有想到,她是苗女,百毒之身,她的肉能攻毒却也是剧毒,皇上,我们都被洛泱姑娘给算计了!”

容景湛浑身一震,耳畔仿佛回荡着洛泱曾经说过的话。

“取我的肉给她解毒,你会后悔的!”

她明知后果如此,却不说破,一次又一次骗他,害他失去珍视的东西。

现在居然还想放火烧死若水,愤怒恨意灌满了胸腔。

容景湛咬牙切齿,“洛泱,你这个毒妇!”

怀里的林若水虚弱呢喃,“皇上,救我!”

“太医,可有办法?”

“回皇上,洛泱是百毒之身,可她的孩子却能克制她体内的毒素,平安出生,这解药……”

太医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容景湛催促后,方才犹豫的凑近容景湛耳旁,低低说出后面的话。

容景湛闻言,神色微变,迟疑片刻吩咐,“你们先带若水回去,朕随后就来。”

音落他豁然起身,大步冲到洛泱面前。

洛泱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杀意,心中一寒。

“你要干什么?”

容景湛眸光森然的盯着洛泱怀里的孩子,朝他伸出手,一字一顿。

“朕……要他!”

洛泱脸色瞬间死灰一片,恐惧且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剜心入药-风意

“你说……什么?”

不安和恐惧排上倒海般袭来,洛泱紧紧护住怀里的孩子。

“太医说,这孩子的心能克制你体内的毒素,必然也能解若水中的毒。”

“不……他在胡说!”

洛泱撕心裂肺的吼,他怎么可以,取她孩子的心给另一个女人入药?

洛泱抱着孩子想逃,容景湛毫不留情的从她怀里夺过孩子,举步出门。

“不要,容景湛,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的孩子,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洛泱拼尽全力,想夺回孩子,容景湛大袖一挥,洛泱跌倒在地。

她拼死抓住容景湛的衣袍,哭的撕心裂肺!

“来人,给朕拖住她!”

容景湛不耐烦的命令,随即上来两个太监,一左一右拖住了洛泱。

“容景湛,你把孩子还给我!”

眼见容景湛抱着孩子消失在风雪之中,洛泱伸出手,极力想抓住什么。

可她的手,却只抓到了一团空气,其中一个太监,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不时扭动脚底。

“践人,你想害咱家是不是?给我闭嘴!”

太监恶狠狠的警告,在她背上猛踩数脚。

“孩子……我的……孩……”

洛泱再也坚持不住,视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来人,给朕剖开孽种的心脏,为若水入药……

容景湛的话如同地狱恶魔,一遍又一遍回荡在耳畔,撕扯着洛泱的心。

“佑儿!”

洛泱猛的惊醒过来,怔怔看着屋里的一切。

“嘎吱!”

门被推开,寒风猎猎,丫鬟小云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进来。

看到洛泱醒来,惨白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将汤药放在一旁的木桌之上。

“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云?”

洛泱的意识渐渐恢复,“你回来了!”

小云是她贴身丫鬟,自从她被诬陷下蛊后,小云就被关了起来。

“嗯,皇上命人把我放了,让我回来照顾你,小姐,是谁把你伤的这样重?你知不知道,你昏迷整整十天了!”

“十天?那……那我的孩子呢?”

洛泱想到孩子,瞬间像暴怒的狮子,扣住小云的手,力度大了几分。

“孩子,我……”

小云吞吞吐吐,一脸惶恐的样子,让洛泱更加心绪不安。

“佑儿,我的佑儿!”

洛泱推开小云,赤着脚夺门而出。

她拖着尚未痊愈的身子,赤脚踏进厚厚的积雪之中,刺骨的寒意冻酥了骨头。

她咬牙,快步往鸾凤殿而去,刚走到殿门口,就看见两个丫鬟从殿外进去。

两人皆用丝帕捂着鼻子,其中一个丫鬟端着托盘,而托盘里正往地上滴着血迹。

“那孩子真可怜,这样刮骨取肉,得多疼啊!我端着都觉得渗的慌。”

“嘘,你不要命了!敢谈论这些,要是被主子听见了,我们也会像那孩子一样,成为案板上挨宰的肉。”

另一个丫鬟轻声提醒,四下看了无人,才安心下来,两人一同进了内院。

洛泱如五雷轰顶,看着一地的血迹,只觉天旋地转,跌跌撞撞的往殿内而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