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相思化尘盼云归

更新时间:2021-04-05 19:03:41

相思化尘盼云归 已完结

相思化尘盼云归

来源:微阅云 作者:顾言言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坐着牛车离开的穆佳云根本就不知道刚才丢下她的男人良心大发的回来找过她。刚刚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恰好遇见一个村民拉着一车新鲜的蔬菜进城,便请村民带上一程。朴实的村民见穆佳云衣服破了,便将车上的备用衣服拿给穆佳云披上。穆佳云坐在颠簸的牛车后面,寒风呼呼,宛若刀子刮在脸上,又冷又疼。时间难熬,她就找一些话题,“老伯,您下午拉这么大一车的新鲜蔬菜进城能卖完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落魄千金

因此,他只好说道:“少爷,您说那么漂亮的姑娘,衣衫不整的在荒郊野岭会不会遇见鬼?”

色鬼,他在心底补充完整。

后座的男人面无表情,似乎对持漠不关心。

但深唐文斌却清楚,少爷平生第一次对女人发怒,这个女人在少爷心中一定是特别的。

于是,他又说:“就算没鬼,山上也有蛇虫什么的?见到那么水灵灵的女孩,也嘴馋的想要咬上几口吧?”

后座的男人剑眉一挑,仿佛是受不了唐文斌啰嗦不耐烦的打了一个手势。

唐文斌得令,立马将车掉头返回刚刚和穆佳云分开的地方。

当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穆佳云早已不知所踪。

唐文斌下车查看了四周上车,“少爷,地面有牛车经过,脚印还是新留下的,想必那位姑娘是搭了附近村民的牛车。”

男人俊美的脸庞高深莫测,高大的身影在后座阴暗处,异常的神秘,“回去。”

坐着牛车离开的穆佳云根本就不知道刚才丢下她的男人良心大发的回来找过她。

刚刚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恰好遇见一个村民拉着一车新鲜的蔬菜进城,便请村民带上一程。

朴实的村民见穆佳云衣服破了,便将车上的备用衣服拿给穆佳云披上。

穆佳云坐在颠簸的牛车后面,寒风呼呼,宛若刀子刮在脸上,又冷又疼。

时间难熬,她就找一些话题,“老伯,您下午拉这么大一车的新鲜蔬菜进城能卖完吗?”

卖菜一般都是早上,天没亮就进城。

“姑娘,我这些菜不是去集市上卖,是送给荣公馆的。”老伯笑着回答。

“荣公馆?哪个荣公馆?”穆佳云好奇的问。

能一天买这么多新鲜蔬菜的人必然不是普通人家。

“就是北平首富荣家。”老伯回答。

“北平首富?”不就是她从小订下婚约的未婚夫家吗?

“是啊,明天就是荣家少爷二十二岁生日,荣家大摆宴席,我这一车送完了,晚点还要送一车新鲜的肉食。”

二十二岁生日?

她今年十八岁,不就是当年阿玛在世的时候和荣家订下的成亲这一年吗?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一个只在八岁的时候见过一面的男人成亲,她心头一阵冰凉。

穆佳云八岁就被父亲送出国留学,父亲是八旗子弟,祖上是雍正皇帝封的爵位。

前天留学归来才得知父亲在那个人退位当天气急攻心而去世。

父亲去世后,王府失去了挑大梁的,日渐落败。

娘亲为了生计拿钱出去投资了不少,却都是以亏空失败。

如今的穆王府一贫如洗,唯一剩下的也就是穆王府这座空宅。

本以为能找到一份薪水高的职业贴补家用,哪知道出师不利。

这会儿,她又想起了那个冷酷的男人。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马老板办公室后面的卧室?

该不会是小偷吧?

可是气质不像。

那个男人也真没绅士风度,竟然把她这么漂亮的小女生扔下,这种男人实在可恶。

“小姑娘......小姑娘。”赶车的老伯连续喊了好几声。

“怎么了?”穆佳云抬眸看向老伯。

“荣公馆马上就要到了,我不能再带你了。”老伯将马车停下说道。

穆佳云这才回神,原来自己竟然到了自己家门口,她急忙跳下马车,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五毛钱递给老伯。

“老伯,谢谢你带我一程,给您车钱。”

老伯急忙推辞,“小姑娘,我们乡下人认为相识相遇那是缘分,我要收了你的钱岂不是白白糟蹋了我把你带进城的一片心意。”

穆佳云惭愧一笑,“老伯,你说得对,是我不懂事,您的帮助我不会忘记的,我叫穆佳云,有机会我一定请您去我家喝茶。”

老伯笑着点了点头,心头很是喜欢眼前这孩子。

穆佳云和老伯告别后,绕着荣公馆外面走了一圈。

其实荣公馆和穆王府只有一墙之隔。

荣公馆的大门朝北,穆王府朝南,再加上两座宅邸规模庞大,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两家的大门却相隔半小时的路程。

穆佳云想着自己衣服被撕坏,这样回去进大门的时候肯定会被小汪发现的,到时候娘不就知道了吗?

小汪是穆佳云母亲陪嫁丫鬟的儿子,汪潇,比她还小一岁。

如今王府就剩下唯一的三个佣人也就是小汪一家,小汪负责看门,小汪的父亲还是管家。

穆佳云绕到穆王府后面,凭着小时候的记忆她找到了院墙外的一颗红枣树。

脱掉了鞋,扔在院墙内,然后爬上树翻墙回到了家里。

穆佳云拍了拍刚刚从院墙上跳下来粘在身上的泥土,拎着鞋子快步朝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

在她经过花园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穿着旗袍的母亲和汪婶朝这边走来,她急忙钻进花丛中躲避起来。

只听见汪婶说道:“夫人,已经入冬了,早上送煤炭的人来了,问今年我们要买多少煤过冬?”

白苏雪沉思了半响说道:“在等些时日,家里还有点钱,今晚要给云云做衣服的裁缝师傅结账。”

汪嫂点了点头,“大小姐那边今年怎么没动静?往年刚刚入冬大小姐就会汇一笔钱来给夫人买煤炭御寒,要不我让老汪打个电话去问一下?”

“不必,梦儿是有家的人,我们娘家人每年花她这么多钱,她在家里也为难。”白苏雪同为女人,怎会不知大女儿的苦。

汪嫂自然也懂,便不再提起此事。

“夫人,您别忧心,只要云小姐和荣少爷成亲,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两人一路闲聊着家里的琐事走远了。

穆佳云从花丛中出来,站在路边心如刀绞。

原来家里已经落魄的连买煤炭的钱都没有了,妈妈却把仅有的钱用来给她做衣服。

看着身上穿着国外最时髦的洋装,她羞愧的恨不得立马拔下来。

于是她也这么做了,回到房间就脱掉了洋装,换上妈妈亲手给她做的旗袍。

4-可以来提亲了

刚刚穿上衣服,耳边便听见有人靠近的脚步声。

她急忙将换下来的衣服藏好,开门就看见母亲和汪婶一起走来。

“娘,您怎么来了?”穆佳云急忙走下台阶去扶白苏雪。

“原来你在家?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白苏雪惩罚性的拍了一下穆佳云的手臂。

穆佳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准备去找您吗。”

三人说着就进入了穆佳云住的南院,一进门管家汪叔就来了。

“夫人,您给云小姐做的衣服已经送来了,看看您合不合意?”

汪叔一进门看见穆佳云也在,便对着穆佳云颔首。

“汪叔。”穆佳云笑着打招呼。

白苏雪说道:“北平最好的裁缝店百家乐的东西自然是不会错的,云云,你去换上给我看看。”

“是。”穆佳云其实很想说她不需要新衣服,但还是乖乖的去房间屏风后面换了衣服。

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身上真丝水蓝色绣兰花旗袍,心头知道这样一件衣服没有百来块大洋是做不来的。

她去应聘马老板秘书一职,薪水也才二十元一月,马老板的助理好像只有八块钱一月。

以前不知道家里落魄的时候她对钱这个字根本没什么概念,如今她只感觉身上的衣服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换好了衣服,她走了出去。

汪婶打量了穆佳云一圈,走到白苏雪身边说道:“真好看,也只有云小姐这样的贵族血统才能将旗袍穿的这样高贵典雅。”

白苏雪也说道:“裁缝师傅的手艺果然好。”

“夫人,那是因为您遗传的好,我看着云小姐和您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汪婶笑着说道。

白苏雪心头也开心,便吩咐汪叔,“老汪,你今晚在跑一趟,出去租一辆汽车,明天给云云用。”

穆佳云急忙拒绝,“娘,租汽车给我干嘛?”

白苏雪说道:“明天就是荣少的生日,你坐汽车去参加才会受到人尊重,云云,妈妈爱面子一辈子了,你就听妈妈的安排。”

穆佳云知道母亲是怕她被人瞧不起,王府的小姐出门那也是讲排场的,现在虽然不及清朝的时候出门要八抬大轿,至少也是轿车代步。

穆佳云只能默默的接受母亲的安排。

白苏雪起身走到穆佳云面前,拉着她的手,“云云,十年前你出国的时候,你阿玛交给你的双龙玉佩可有保管好?”

“阿玛的托福我不敢马虎,玉佩一直被我小心珍藏。”穆佳云不知道玉佩的来历,但是她知道一定很重要。

“那好,明天你去参加荣少的生日宴,就把双龙玉佩送给荣少。”白苏雪不容置疑的命令。

“我明白。”穆佳云无条件的服从。

当年阿玛和荣家的约定,双龙玉佩是她嫁给荣家的嫁妆。

娘让她把双龙玉佩当生日礼物送给荣少,有两层用意。

其一:提醒荣少她留学回来了,可以来提亲了。

其二:他们遵守约定将双龙玉佩给荣家,荣家也不能反悔当年的订婚。

翌日,穆佳云盛装出席荣雁尘的生日宴会。

奢华的洋房大厅,贵族;名媛;绅士随着优美的乐曲翩翩起舞。

穆佳站在衣香鬓影美女如云的宴会大厅宛若沙漠里的一粒沙,渺小的无人注视。

但还是有人眼尖的发现了她。

“云小姐。”

熟悉的女性嗓音穆佳云一下就分辨出叫她的人是和她一起在国外生活了十年的好姐妹张寒梅。

穆佳云微笑着抬眸看向张寒梅,“小梅,你怎么也来参加荣少的生日宴会?”

张寒梅摆弄着她在英国烫的一头波浪长发,穿着名贵的洋装踩着高跟鞋走到穆佳云面前。

“云小姐,我爹爹是厅长,荣少过生日自然少不了请我爹,我爹爹便带我来了。”她樱桃红唇微微勾起,一颦一笑百媚生。

“哦,你今天真漂亮。“穆佳云看着盛装出席的好姐妹,真心赞美。

“那是,我身上的洋装可是我爹爹出重金让百家乐的师傅赶工做出来的,要是不好看,看我爹爹怎么收拾他们。”

张寒梅在穆佳云面前转了一个圈,显摆。

穆佳云笑而不语。

当年张寒梅和她一起出国是以她丫鬟的身份,如今一同回国,她阿玛去世家境落魄,而张寒梅父亲却成为了北平权贵。

感叹人生百态,世事难料。

张寒梅见穆佳云不知声,她又说道:“云小姐,我给您介绍的那个工作怎么样啊?二十块钱一月还是看上我爹爹的面子上马老板才肯给的。”

马老板三个字让穆佳云僵了一下,这才猛然想起,那份工作是小梅介绍的,要是马老板来问小梅,她的身家地址不就全部曝光了吗?

她立马抓住张寒梅的手。“小梅,那份工作我胜任不了,只怕佛了你的一番美意,叫你难做人。”

“我们姐妹你说这些干嘛?我知道你是学医的,心气高,自然是瞧不上伺候人的工作。”张寒梅笑呵呵的说道,就话里话外都带着讽刺。

穆佳云一心担心被马老板查到连累家人,压根没注意到张寒梅讽刺的言辞。

“小梅,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马老板在你面前问起我,你可一定要给我保密。”

张寒梅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被一阵骚动打断。

宴会大厅正中间奢华的红木楼梯一直延伸到公馆三楼,一行人踩着波斯地毯下楼而来。

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袭白色长衫,身材高挑修长,轮廓分明的五官俊美绝伦。

他对着跟在左边的年长男人谈笑风生,一言一行彬彬有礼,深邃的眼睛宛若鹰从高空俯视猎物般透着锐利,让人不敢小觑。

穆佳云站在原地呆住了,这个男人不就是把她从马老板手上救走,扔在路上的野蛮人吗?

瞧着一直走在男人右边的长者,前几天她从报纸上见过,一眼就认出是荣昌发,北平首富,也就是她未婚夫的父亲。

突然,某个不可思议的真相浮现在她脑中。

小说《相思化尘盼云归》 第3章 落魄千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