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七年之痒

更新时间:2021-04-07 19:41:03

七年之痒 已完结

七年之痒

来源:微阅云 作者:莫希儿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不是这样的人!”南荣辰肯定的说,秦思研有多么的善良,多么的自觉他最了解。“我知道,思妍哪怕穷得身无分文,她宁愿靠自己的双手去赚钱,也不会像施诗这样出来卖,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以前我们跟你说施诗的不好,哪怕一点你都听不得,非认为她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知道她就一没男人活不下去的女人了吧!大学时周旋在你俩兄弟间,出国了也是靠出卖色相来钱,要不是她,你兄弟俩的关系也不会这么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别亲了

“停,别亲了,我怕痒!”南荣辰在她亲到胸前时,想起答应过秦思研的,他的上半身也不能让人碰。

想到那个女人,心里就一阵烦躁,看着还想亲的施诗,突然觉得她好脏。

他出来玩,从来不跟那些女人接吻,也不跟那些女人直接接触。

可看到施诗也像那些女人一样,就想到她卑微犯贱的在那些男人身上求爱,没由来的一阵厌恶。

伸手一推就坐起来,边穿衣服边说:“我想起阿轩今晚还有事找我,我明天再过来找你!”

施诗完全懵了,加上有点醉整个人晕乎乎的,好一会儿看着已经快速穿上衣服的男人,委屈的喊道:“辰……”

南荣辰回头,“我是真有事……”

话没说完电话就适时的响了起来,南荣辰边走边接听!

施诗急了,下床连鞋都不穿,就东歪西倒的追过去,“辰……”

可南荣辰只留下个门给她,她急了,今天她以为南荣辰会送那个粉钻给她,所以她欺骗了林凌峰,才有机会逃出来。

可现在她已经被他知道自己的事了,如果就这样放他走,以后两人的关系只能这样了。

她不想那样,她还想嫁进南荣家呢!

要是他不要自己了,那只能靠林凌峰那个老男人了,可自己不想依赖他!

回去要是被林凌峰知道自己骗了他,还不知道怎么折磨自己呢,想到这心慌得厉害。

走得也更快了,摸上门把时才发现已经没穿衣服,等她穿好衣服时,早已没了南荣辰的身影。

……

秦思研在医院住院部的阳台上,郁闷的抽着烟,想起刚刚她不过是,拿起妈妈用过的杯子喝水,就被她妈得狗血临头。

说她身上到处都是病菌,很容易传染的,还让她少来医院,认真相亲把自己嫁出去才是正事。

她突然想到这层楼是呼吸内科,她爸妈又说是肺炎,她猜到了她妈妈可能得了肺结核。

秦思研烦躁的吐了口烟雾后,弹了弹烟灰,后面传来一个惊喜的男性嗓音,“真的是你秦小姐,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你怎么在这!”

秦思研转身看到来人后,把烟夹在手里放在身侧,再次看到乔慕蓝她心态都变了。

语气也变得疏离,“你好,乔先生,我妈在这层住院,所以……”

乔慕蓝走近看到她旁边冒出烟雾,皱了下眉。“秦小姐,你抽烟?”

“嗯!”被发现了秦思研就大大方方的拿出来。

“抽烟对肺不好,还是少抽点!”

秦思研轻笑了下,抬手吸了一口才回他,“我在画稿时,要靠烟才有灵感。”

接下来乔慕蓝说了一大堆话,无非就是吸烟如何不好,道理谁都知道,可真要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秦思研今天一下子见了七八个相亲男,真的不想再应付乔慕蓝了。

赶紧找了个借口溜了,回病房后拿起包包,留下一句“我回家了”就走了。

乔慕蓝在阳台上,看着楼下上了一辆白色奥迪车的女人,摇摇头,亏他昨晚还考虑了好久,要不跟她结婚算了!

可她抽烟这点,他没办法接受,算了!

我嫌她脏

南荣辰出来酒店后,就烦躁得把华立轩拉出来,两人在维多利亚港看夜景,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南荣辰深吸一口烟,吐出的烟雾随风飘散,“她想结婚了!”

华立轩玩着游戏,头也不抬的问:“谁?”

“妍儿!”

“噢!”华立轩心不在焉的应了,想了几秒后才觉得不对,“跟谁?”

“在相亲,她昨天早上问我了,可我一直觉得我要娶的人是施诗,所以没应她。但我今晚见到她后,我觉得我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爱她。”

“嗯!”华立轩知道他现在需要倾诉,而他就安静当个听客就好。

“啪——”南荣辰又开了一罐啤酒,灌了一口后继续说:“一直以来我不停的跟自己说,我爱的人是她,我要娶的人是她。

可当我知道她跟援交妹一样,为了钱出来卖,我就觉得她好脏。爱一个人根本不会在乎这些的,可我在乎,真的。”

“如果这个人变成思妍,你会嫌弃吗?”

“她不是这样的人!”南荣辰肯定的说,秦思研有多么的善良,多么的自觉他最了解。

“我知道,思妍哪怕穷得身无分文,她宁愿靠自己的双手去赚钱,也不会像施诗这样出来卖,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

以前我们跟你说施诗的不好,哪怕一点你都听不得,非认为她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知道她就一没男人活不下去的女人了吧!

大学时周旋在你俩兄弟间,出国了也是靠出卖色相来钱,要不是她,你兄弟俩的关系也不会这么僵。

这样跟你说,施诗给人睡了你嫌脏,那要是思妍给人睡了,你觉得她脏吗?”

华立轩撸完一把,放下手机,开始拯救这没情商的兄弟。

思妍给人睡了?

光听到这些字眼,南荣辰心就揪痛了一下,他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光是想想,他心就难受得要死,他不想别的男人占有她,哪怕看一眼都不行。

“要是谁敢睡了她,我就亲手杀了他!”

“呵呵~”华立轩只能呵呵哒了,“你别忘了,她要结婚了!再说这些年,她只有你一个男人,而你不止她一个女人。”

南荣辰又灌了一口酒,轻叹了口气,开始悠悠的说:“所以墨瑶跟蓝馨说得对,我就一渣渣,可我觉得我没错。我跟那些女人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我又没逼着人家。

有时候我觉得我还挺伟大的,她们要钱我大方的给了,不像那些屌丝跟人玩感情,骗上床玩腻了,就说不合适。

现在的男人有哪个是不出来玩的,再说我跟妍儿又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不存在劈腿这说法!”

“嗯!”华立轩点头,跟他碰了一下杯,“你俩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却做着男女朋友才能做的事。这么多年,我都看不过去了,思妍为了你默默付出这么多,到头来你既然说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她没说过喜欢我,也没提过做我女朋友,就昨天还说我未婚她未嫁,我俩凑合着结婚,这种事能凑合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