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爱到深处是退出

更新时间:2021-04-13 10:22:59

爱到深处是退出 已完结

爱到深处是退出

来源:微阅云 作者:1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前面是十字路口,喻惜音缓下了车速,内里的车道上,一辆拉风的桔色兰博基尼超过了她的车。 那车让她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总以为是自己眼花,可还是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司希尘和副驾上的顾玉雪,她心口一恸,有种被利刃寸寸划开的感觉,只剩下了无边的痛。 “嘭……嘭……”两声巨响,兰博基尼与她的小QQ忽而同时撞在了突然间横向行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到深处是退出:老公……

  “这是我老公司希尘送我的红宝石戒指,还有同款的手链、项链和耳环,这个月都送了好几套不同款的了!”

  女子说着,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就递到了喻惜音的面前,“好看不?”

  司希尘这个名字让喻惜音脸色一白,司希尘是她老公,领过证的。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对她领过证的老公也叫老公。

  “你再帮我看看,选一套出席我的生日宴,至于礼服,就根据首饰来搭配。对了,礼服要情侣款!”

  喻惜音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笑道:“你老公对你真好,对了,你说的情侣款男款就是按照司先生的尺寸定做吗?”

  “嗯嗯,你也知道司希尘?”女子得意的看向喻惜音,“我老公可是T市的十大杰出青年,还是世界五百强中最年轻的总裁,他说了,下周二一定要给我办一场最豪华的生日晚宴,到时候,你记得到场,给我补妆。”

  喻惜音心头一哽,这个世上她可以不知道其它任何男人,却独独不能不知道司希尘。

  下周二,阴历十月初十,也是她的生日。

  可司希尘只记得他小.三的生日,早就忘记了她这个做妻子的生日了。

  “好,就这套首饰吧,礼服我会提前画好样稿,请你过目了再裁制。”喻惜音忍着心底的不适低声说到。

  “对了,我老公的就要黑色的燕尾服,他的尺寸我晚上亲自量了再告诉你。”女子洋洋自得的道。

  “不必了,我这有。”司希尘每一次出席晚宴的礼服,他的女伴都是找上她做的,一年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套。

  “你哪来的?”女子的脸色顿时变了。

  “网络上很多。”喻惜音淡淡笑,面不改色。

  如果不是不想惹麻烦,她很想告诉这位顾小姐,司希尘的女伴最慢是一个月一换,所以,她可能马上就要被淘汰了。

  “还有五天,一定要快点,可不能耽误了我的生日!嗯,做好了送到这个地址,这是我老公给我新买的别墅……”

  惜音不记得顾玉雪是怎么离开的了。

  她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发呆。

  犹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说要给司希尘做衣服时的心情,她激动、紧张,又开心得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

  但是,衣服他穿上了,站在他身边的,从来都不是她。

  闹钟响了,也到了她必须下班的时间。

  晚上二十二点是司希尘给她的门禁时间,只是,她每天都会在二十二点之前回家,而定下规矩的人一个月有三十天都不回家。

  喻惜音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出了办公室,准备回家加班。

  早就过了晚高峰,路上人少车也少。

  前面是十字路口,喻惜音缓下了车速,内里的车道上,一辆拉风的桔色兰博基尼超过了她的车。

  那车让她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总以为是自己眼花,可还是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司希尘和副驾上的顾玉雪,她心口一恸,有种被利刃寸寸划开的感觉,只剩下了无边的痛。

  “嘭……嘭……”两声巨响,兰博基尼与她的小QQ忽而同时撞在了突然间横向行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上……

爱到深处是退出:他的温柔

  痛。

  粘稠的感觉从头上袭来。

  然后就是血腥的味道。

  喻惜音觉得她要死了。

  可是周遭真吵。

  还有霓虹灯的光线不住的刺痛她的双眼。

  吃力的抬手,紧紧握住车把手。

  吃力的转头,车窗外,司希尘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就站在那里,尊贵而若神袛般的面容不见一丝慌乱。

  他好好的就好,这是这刹那间喻惜音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感觉。

  她只要他好好的。

  “司……司先生,您的女伴受伤了,这辆QQ车里的女人也受伤了,我们这就开始施救。”

  司希尘听到这里,淡淡的瞟了一眼喻惜音的方向,却是这一眼,透过残破的车窗玻璃四目相对了。

  司希尘眸色微薰,唇角微勾,忽而笑如繁花,落在喻惜音的眼里,是那样的灿烂好看。

  她就看着他,一时间居然忘记了痛,眼里只剩下了这个男人的盛世容颜。

  就在她沉浸在他轻扬的笑意中时,只听司希尘道:“玉雪全身都上了保险,这车可是兰博基尼……”

  “司先生放心,自然是先施救您的女伴,还有车。”一旁赶来的救援人员说到。

  头上的刺痛越来越重,脸上的粘绸感也越来越强烈,眼前的男人也越来越模糊,喻惜音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想忽略周遭的所有,假装的认定司希尘第一个要救的人就是她这个妻子。

  可是一道道的声音无情的钻入她的耳中,让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再也没有了血色。

  “希尘,我好痛。”

  “吹吹就好了。”喻惜音吃力的睁开眼睛时,正好是司希尘微微俯首温柔的吹着顾玉雪脸颊的时候。

  “死相,你真坏。”应该是被吹痒了,顾玉雪娇羞无限的一记粉拳挥向司希尘,就见他宠溺的后退了一步,刚好让喻惜音清楚的看到了顾玉雪的脸。

  借着周遭闪烁的霓虹,顾玉雪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只有一道浅浅的若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到的红痕。

  而她之所以能看到,是正好有120救护车上的灯光照在了顾玉雪的脸上。

  退后一步的司希尘低笑了一声,长臂一揽,重新又把顾玉雪揽到了怀里,“没事就好,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那温柔的声音让喻惜音心口更恸,她满脸是血他不管不顾,而小.三只脸上轻微的划了一下他就心疼的不得了。

  呵呵呵,她这个他的妻子,有等于无。

  不,甚至于比不上随便一个路人。

  “不用了,就脸刮了一下,你一吹一点都不疼了,司擎,咱们打车回家吧,好不好?”顾玉雪两条藕白的手臂搂上了司希尘的脖子,一脸的娇艳动人。

  “好。”

  喻惜音怔怔的看着车窗外的一男一女,就见男人温柔的一俯身,便打横抱起了顾玉雪,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

  再也没有管过她的死活。

  施救人员也这才有时间救她。

  “小姐,我们现在要破开车门,你忍着点,马上救你出来。”

  “嗯。”喻惜音轻应一声,随即再也坚持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司希尘,既然不爱就不要娶她,既然娶了,又何必这般冷漠。

小说《爱到深处是退出》 第1章 老公……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