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冷面老公乖乖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18:24:59

冷面老公乖乖宠 已完结

冷面老公乖乖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苍小豆儿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到底,她们是如何死里逃生?又是如何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存活下来的?秘书长秦晴推门进来,见他如此表情,也是眉头微皱。不过也对,明明死去的两个人,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的确不能不在意。“这是近三天的行程表,明晚是骆氏企业六十周年酒会,你看需不需要替你直接划掉?”秦晴站立在一侧,将行程表呈到了风禹尊的面前。风禹尊并未睁开眼睛,转而问道,“晴姐,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交易背后的丑陋阴谋

苍小豆带着莫曼丽坐公交车,莫曼丽闹腾了一会儿后,便靠在她的肩头上,熟睡了起来。

苍小豆伸手捋开了她额前的刘海,叹道,“妈,你什么时候才能正常起来?”

莫曼丽抿了抿嘴,低声的说起梦话来,“暖暖,妈妈想你了,你带妈妈回家!”

这句话,彻底戳中了苍小豆的泪点,她鼓起腮帮子,将眼眶的热泪强压下去,“回家,暖暖这就带你回家。”

下车后,背上沉睡中的母亲,苍小豆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巷子深处走去。

突然,拐角处,窜出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她抬眼便看见了苍小豆,惊恐的吼道,“豆豆,快跑,有坏人……”

然而她话音未落,脚下不留神,便被绊了一跤,人还没爬起来,就被赶上的黑衣人给架住。

女人被黑衣人架得双脚离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因为害怕,瘦弱得身子明显颤抖着。

看见苍小豆还杵在原地,顿时歇斯底里起来,“豆,豆豆,你快跑,别管我……”

“我靠,季青青,你说什么鬼话,我不管你谁管你?”

苍小豆将莫曼丽放在地上,抓起旁边一把扫帚,冲着那些黑衣人,“你们是什么人?敢动她,今天姑奶奶跟你们拼了。”

苍小豆撸起袖管,呲起了牙,她这辈子,自己受什么委屈受什么伤都行,可谁要是欺负季青青,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骆熙暖!”伴随着冷喝,黑衣人让道,从中走出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他身穿黑色正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还很是斯文。

没想到,她还活着的消息才放出去,骆齐林这就找上门来。

苍小豆将扫帚对准了骆齐林,挥了挥手臂,“哟,原来是你!”

面对苍小豆这张越发像莫曼丽的脸,骆齐林止不住的憎恨,当初她们要都死了也就罢了,如今既然还活着,他就不会轻易放过她们母女俩。

“看来,你不仅没死,还活得很好。”骆齐林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掩去了眼角的狠戾,“我竟没发现,你们一直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苍小豆耸了耸肩,回答,“我可没躲,你这蠢货没发现,那只说你太蠢了!”

“伶牙俐齿,一点也不像你妈妈!”

“说实话也不像你,说不定你就是只绿毛龟,我其实是隔壁老王家的孩子!”

“你……”骆齐林气结,指着苍小豆的手,都不禁在发抖,可是现在根本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只能忍!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骆齐林这才扯回正题,“要么乖乖跟我去医院救我女儿,要么我让你朋友生不如死。”

“哼!休想!”苍小豆冷哼一声。

时间已经过去了九年,当初被打得奄奄一息,被弃之如敝履一般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然而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求饶的私生女了。

回忆起当初刻骨铭心的伤痛,她的笑容露出一丝邪恶。

对骆家的报复,就从今天开始。

“想我救你女儿骆云熙?门儿都没有!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和我妈的!你女儿休想活过二十六岁……”

“你……”骆齐林欲言又止,瞳孔不由自主抽搐了起来,她怎么会知道骆云熙活不过二十六岁这件事情?

骆齐林脸上,集恐慌、疑惑等多种神情于一体,在苍小豆眼里,那可谓是精彩绝伦。

她把玩着扫帚,凑到骆齐林跟前:

“看在你是我生父的面子上,我就不要你求我了。做笔交易,我输血救骆云熙,你还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此基础上,每供一次血,追加百分之五,成交?”

这可不是狮子大开口,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本就是属于她的。

骆齐林揪起了眉头,良久才艰难的开口,“好!”

说完,他冲着身后的黑衣人一挥手,示意放开季青青,苍小豆冲上前去,接住季青青软塌塌的身体。

见骆齐林要离开,苍小豆冲着他的背影说道,“你费尽心思要保住骆云熙那条命,你不说原因我也清楚。如果你不想鸡飞蛋打,最好不要再动我身边的人。”

骆齐林顿住脚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侧过头去,余光里瞄准苍小豆,满是杀意。

骆齐林拐进一个转角,立马有个女人上前来,急切的问,“怎么样?她答应了吗?”

“我们回车上再说!”骆齐林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牵着女人回到了车上,这才回答,“答应了,但是她提出了要回老爷子给她的股份,另外每输一次血,便追加百分之五……”

“不行。”女人差点跳起来,眼睛里一股怒火汹涌:“一个私生女,凭什么要股份?当初老爷子答应给她股份,也是做给媒体看的,要不是她能救女儿,我巴不得现在就进去撕烂了她!”

骆齐林忙把激动的女人揽进怀里,安抚道:

“你也说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救我们的女儿。而且,对外我们声称是需要她输血,其实呢,我们需要的是她的心脏,到时候,她肯定会死在手术台上,股份就算全部给她,也就是哄她几个月而已!”

“这倒是,我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女人脸上露出了狠毒的笑容,这下不仅女儿有救了,眼中钉算是要彻底拔出来了。

“律师很快就会把协议送去,等她签了字,一切就水到渠成!”

骆齐林想起了苍小豆的威胁,不禁哼一声,比玩心眼,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倒是那个季青青……”女人挑了眉,眼底浮起担忧,“她是那小贱人的一根软肋没错,只要把她拽在手里,就没有那小贱人翻身的余地,怕只怕不好控制。”

“我自有我的办法!”

……

为避免莫曼丽醒来见到骆家人会受刺激,苍小豆拜托邻居继续照看她,自己则和季青青回到家中。

一进家门,两人虚脱的跌坐在地上,苍小豆扁着嘴,眼含泪花问季青青,“你没事儿吧?”

季青青摇了摇头,“我没事,倒是你,答应输血救人真的没事吗?”

这不提不要紧,一提苍小豆就绷不住了,哇的一声,扑进季青青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怎么会没事儿?你知道我从小到大最怕针头了,隔着电视看见针头我屁股都痉挛,呜呜……光想想就好恐怖,吓死人了!”

季青青无奈的叹息,从她认识苍小豆开始,就发现性格活泼开朗又胆大包天的苍小豆,唯一最怕的就是打针,但凡有人拿针威胁她,她就会害怕得跟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季青青把苍小豆搂紧,又拍拍她的背,“都怪我,要不是我被他们抓住了,你也不需要做这样的牺牲!”

“这哪能怪你?”苍小豆转瞬间便收起了眼泪,宽慰季青青道,“你想想,虽然我需要面对针头,但是为了你,为了那些股份,我肯定能克服心理障碍的。”

闺蜜的内心纠葛

面对苍小豆灿若繁星的眸子,季青青微笑着,心底却有无法遏制罪恶感在蔓延。

骆齐林是她带来的,被抓住成为骆齐林要挟豆豆的筹码,也是她配合演的戏。

然而,她真的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好在这并不会伤害苍小豆,就像豆豆自己说的,她拿回了本属于她的股份,这是一件好事。

幸亏,一切都不算太糟,否则她会内疚死的。

骆家的律师,郭青云送来了合同,苍小豆甚至都没有伸手去接,“季青青是我私人律师,你把合同给她看就好了。”

季青青问道:“豆豆,你不自己先看看吗?”

“不看,这些条条框框什么的,看得我头痛,你看就好了!我去厕所呆会儿,你看完了喊我签字。”

苍小豆扭身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季青青和骆家的律师。

郭青云凑近季青青,礼貌一笑,压低嗓音说道,“骆老爷让我替他感谢季小姐的配合,同时也恭喜你成为骆氏企业法务部的一员。”

面对郭青云的笑容,季青青有说出的厌恶,一把拽过了合同,并拒绝,“我是不会去骆氏上班的。”

“季小姐可以慢慢考虑,总之骆氏大门会一直为你敞开。”郭青云紧跟上前,将另外一份合同送到了季青青的眼前,“这个,也是骆老爷的一点心意。”

季青青抬眼看去,那仍旧是一份股份转让的合同,然而受益者,赫然写着“季青青”三个字,她愕然的愣在了那里。

骆氏企业的百分之十的股份,竟然要转给她,为什么?

“只要季小姐能够让苍小豆把合同签了,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便是你的……”

“是吗?”季青青也不是傻子,如此优厚的条件下,必然潜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季青青忙是低头查看合同内容,当她发现,合同内容是输血及必要时捐献心脏,而非单纯的输血后,整个大脑轰的炸开。

“我们是不会签的!”季青青将合同扔掉。

郭青云自顾捡起合同弹掉了灰尘,不急不缓的说,“季小姐,骆老爷替你解决的那些事情,要是善后没做好,恐怕会对你很不利。”

季青青心中微凉,满脸难看之色,陷入了纠结。

怎么办?虽然现在医学发达换个心脏不困难。但豆豆的血型那么特殊,要是她的心脏真给了别人,那她肯定是会死的。

可是,如果不签,她被骆齐林握在手里的把柄,要如何处理?

“一个上市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你可以拥有改变命运的资本,即便骆家小姐真需要进行心脏移植,届时你有钱,也不愁找不到代替苍小豆去移植心脏的人,这熊猫血虽然稀有,但并不代表没有,可是这股份,你一旦拒绝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拥有的机会……”

郭青云的话,在季青青的耳边,犹如魔咒一般,绕耳不绝。

这样的条件,不可谓不诱人,苍小豆本身拥有骆家血脉,费劲千辛万苦才只有百分之三十。

而她季青青,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就算做白日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遇上这么大一笔财富。

更何况,如果她拒绝了,等待她的,或许是比出卖朋友,还要更为难以承受的结果。

她该怎么选择?

“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你好好考虑。”郭青云放下合同,转身离开。

风氏集团大厦顶层,风禹尊靠在落地窗边的躺椅上闭着眼睛,一双眉毛间拧成了一团,还在思索着那对母女的事情。

那一对母女,近九年来,竟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就仿佛九年前她们是人间蒸发,然后又在一个月前出现……

到底,她们是如何死里逃生?又是如何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存活下来的?

秘书长秦晴推门进来,见他如此表情,也是眉头微皱。

不过也对,明明死去的两个人,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的确不能不在意。

“这是近三天的行程表,明晚是骆氏企业六十周年酒会,你看需不需要替你直接划掉?”秦晴站立在一侧,将行程表呈到了风禹尊的面前。

风禹尊并未睁开眼睛,转而问道,“晴姐,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骆熙暖,也就是苍小豆,被爆死于车祸的那年,骆家换掉了所有的下人,如今在骆家服务的,大抵都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就找,挖地三尺,把那些知道实情的人找出来。”风禹尊陡然间睁开眼睛来。

他的口吻仍保持着平日里的淡然,但在熟悉他的秦晴看来,这已经十分罕见了。

“禹尊,其实我觉得,你不应该继续调查这件事情。”秦晴眼底充斥着担忧,“如今她已经认不出你来了,倒不如就这样,让她生活在你的世界之外。”

“我欠她的!”

“那只是一个意外,已经发生的事情根本无可挽回,即使你想补偿她,也不用亲自插手了。”

“我说,我欠她的!”风禹尊森冷的目光落在秦晴的身上,似一道闪电,让人难以抵抗。

“禹尊,你听我说!”秦晴拽住了风禹尊的手臂,“作为姐姐,凡是对你有影响的事情,我必须慎重对待。”

秦晴还是婴儿时,便被寄养在风禹尊家,同风禹尊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然而她的身世,至今为止,仍旧是一个谜。

比风禹尊大出五岁的秦晴,自幼便听从风老爷子的教诲,以姐姐的身份照顾着风禹尊。

长大以后,风禹尊继承了风氏集团,她则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事事都替他安排周全,凡是可能会对风禹尊造成不良影响的人或事,她都会提前规避掉。

“我有强烈的预感,她们如今的出现并非偶然!”

“所以呢?”

“一个精神病患者,一个已经认不出你来的人,为什么偏偏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难道这还能说是偶然吗?”

“那又怎么样?”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遭遇,有很大原因都是因为你,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结果?”

“她可以不知道那件事。”

“纸包不住火!”

风禹尊站起身来,冲着秦晴勾了勾嘴角,口吻淡漠,“在你的眼里,我是个连责任都无法扛起的男人?”

风禹尊抽身离开前,那抹闪过的颓然,被秦晴清晰的抓住,她捂住了额头,原地蹲了下来,乱吼了几声以发泄心中的恼怒。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