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朕的皇后重生了

更新时间:2021-04-11 18:18:08

朕的皇后重生了 已完结

朕的皇后重生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云卷云舒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原来如此。“谢谢你,我以后会小心的。”凌婳月心中恍然,“但总要有个说法吧,我打算遣散千娇百媚阁,更不可能招他们侍寝。”“那也得慢慢来。”慕容止夹起一块她喜欢吃的蹄髈放她碗里,“你可以做出独宠我的假象,暂时不要让他们看出什么,黄金公子金照夕也是个难缠的人物,另外,千娇百媚阁卧虎藏龙,也不乏心细之人,这件事你不能操之过急。”凌婳月微微颔首,她虽然对慕容止有些防备,可是他却每次都帮她,是她太过小人之心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同榻而眠

老者一怔,随即哈哈笑了两声,“你这姑娘倒真是有趣,好吧,你我也算是有缘,这府邸我卖给你,只是,这府邸你需保持原样不得妄动,说不定我哪日想念了,还会回来看看。”

凌婳月大喜,忙应道:“您放心,我绝不会动。”

老者转身,朝着里屋走去,摆摆手,“天色不早了,郡主回去吧,明日找个人过来带着银子取房契,哎,惠英啊,我终于可以放心的随你而去了…”

后面的话,已经消散在晚风之中,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凌婳月知道,这位老伯一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走吧。”轻轻招呼一声剑十一,两人离去。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凌婳月径自到了自己的院子,本想让芝兰玉树准备些饭菜好歹果腹的,推开房门,却看到慕容止坐在圆桌旁,一桌子的饭菜还冒着热气。

“郡主回来了?”慕容止见到凌婳月便起身相迎,浅淡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凌婳月看着一桌子的热菜,再看看慕容止,“你怎么在这里?”

“我担心郡主还没有用晚膳,便让芝兰玉树准备了些,郡主吃过了吗?”他倒真是体贴。

凌婳月坐下,看着一桌子自己喜欢的饭菜,“没有,真是饿了。”说着便把一块儿蹄髈夹到自己嘴里,却半路被另一双银筷拦住。

慕容止手中夹着一双银筷,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细腻白皙的肌肤让女子都要汗颜,仿佛带着月华缓缓的流淌。

“郡主饿的厉害,不宜先食油腻之物,还是先喝点粥吧。”说着,放下银筷,拿起碗为凌婳月盛了一碗粥。

“那个,让芝兰玉树来就行了。”凌婳月倒是不好意思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什么真的郡主,何必要如此小心翼翼而且细心体贴呢。

慕容止手中一顿,“郡主是嫌我伺候的不好?”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的贴心,恐怕连她的那两个侍子都比不上,“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为我做这些。”

慕容止将粥放在自己唇边,细心的一口气一口气的吹凉,才端到凌婳月面前,“这桌子饭菜已经热了三次了,郡主要是再不吃,可就不新鲜了。”

凌婳月看着面前温度正好的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到嘴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慕容止这个人,太过深邃,让人看不清,而就是这样的看不清,让她始终都放心不下。

那日自己是昏了头,竟然将自己的底细都告诉他了,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到底是好还是坏?

“以前的郡主,衣食住行都有专人伺候,伺候的人都是小心翼翼唯恐出错,唯有我,能将郡主伺候的心里去,所以郡主总喜欢同我一起用膳,而现在,你若是拒绝,或者久不见我,总会露出破绽的,这对你以后的行动,恐怕不太好。”慕容止看出凌婳月的防备,幽邃的双眼清亮不已。

原来如此。

“谢谢你,我以后会小心的。”凌婳月心中恍然,“但总要有个说法吧,我打算遣散千娇百媚阁,更不可能招他们侍寝。”

“那也得慢慢来。”慕容止夹起一块她喜欢吃的蹄髈放她碗里,“你可以做出独宠我的假象,暂时不要让他们看出什么,黄金公子金照夕也是个难缠的人物,另外,千娇百媚阁卧虎藏龙,也不乏心细之人,这件事你不能操之过急。”

凌婳月微微颔首,她虽然对慕容止有些防备,可是他却每次都帮她,是她太过小人之心了。

“还有,你报仇的事,更加不能急,你今天在静月湖的所作所为,便有些急躁了,你如今身在暗处还好,若是被人知道你便是莫桑梓,你今日的作为便会让你万劫不复。”

凌婳月抬头,他这么快就知道了?她不是几乎不出将军府?

慕容止似是能看透人心,将一颗青菜放入凌婳月碗中后说道:“别只吃肉,青菜才有营养。”然后顿了一下,“千娇百媚阁都传开了,你一首递退藏字诗,让王家小姐都自愧不如,不过幸好,他们更多的是猜测,你带了人提前为你出谋划策,但是也要小心心思细腻之人。”

“你说千娇百媚阁藏龙卧虎?”她自从成了凌婳月,便本能的抗拒千娇百媚阁,千娇百媚阁里有哪些男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们的来历和本事了。

慕容止点头,“有些藏得深,有些就在表面,比如花希影,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十一二岁便名扬江南,若不是被你掳来,如今恐怕也是一方朝臣了,张寒星算是藏得深的,表面只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剑客,实际上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剑十一同他过招都赢不了半分,据我所知,他的师傅是《天下志》中称颂不已的神机子,你看过《天下志》该是知道,四国中不少名将都出自神机子的弟子,而张寒星是神机子的亲传弟子。”

凌婳月一口饭菜噎在口中,惊讶不已,“你说…张寒星是神机子的亲传弟子?可是,《天下志》中说,神机子老前辈已经死了有十年了。”

慕容止拿丝帕细心的为凌婳月擦擦嘴边的饭粒,如此亲昵的举动,凌婳月都忘了躲避,“据我所知,张寒星三岁拜入神机子门下,十一岁时神机子去世,张寒星也算是神机子老前辈的关门弟子了,八年的时间,足够一个聪明的孩童把该学的都装进自己脑子里。”

“你的意思是,张寒星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还懂排兵布阵之道?”

慕容止点头,“据我所知,是的。”

“据你所知?”凌婳月微微蹙眉,“慕容止,你一向不爱出将军府,不爱与人交际,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慕容止微微含笑,“郡主,我们不是早有过默契,互不探究对方吗?”

“可你已经将我了解的足够透彻。”不公平吧,他越藏越深,她却完全暴露。

“郡主对我还是不放心。”慕容止肯定得说道:“我说过,我绝不会伤害郡主。”他侧眸,望向窗外的寒月,身上突然染了月的凄冷,“若是有机缘,郡主自会知道我的身份,可郡主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那如月身姿,光华缓缓流淌,可是,一种莫名的悲凉,却沾染了她的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大晚上的等她到这么晚,就是为了提醒她的吧。

慕容止倏然收起不自觉散发的悲凉,重回那个淡漠如水的他,浅淡的笑容依旧挂在唇边,“郡主吃饱了吗?我让芝兰玉树来收拾一下。”

芝兰玉树很快进来,两个人利落的收拾完桌上的饭菜,临走前还不忘暧昧的笑笑。

“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要去趟寒山寺,你陪我去吧。”在外面逛了一天,确实有些累了呢。

慕容止却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走到凌婳月的床边,坐了下来,“恐怕今晚,我走不得了呢。”

凌婳月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俏丽的脸庞微微浮上了红云。

慕容止是最受宠的一个,若是在大半夜被郡主拒绝,那旁人的猜测可就更多了,上次她拒绝了金照夕已是反常,若再拒绝慕容止,那可就太明显了。

“可…可…”就一张床啊,“那你睡床,我睡榻上好了。”

慕容止起身,将凌婳月拉到了床边,看着妖媚无双的美颜上露出羞涩的红晕,唇角的笑容不禁慢慢扩大,“郡主这幅模样,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俊不禁的。”

凌婳月忙甩开他的手,“你…你…”

“呵呵…”低沉的笑声伴着滚动的喉头,淡漠的慕容止越发的性感,是月色太美的缘故吗?

“郡主别害怕,我只是逗你。”她平日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难得看到她如此有人气的样子,连自己都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不过,今晚你我必须同榻而眠,而不能分床。”

“为什么?”

“你忘了还有个剑十一吗?”

“剑十一?”凌婳月只知道,剑十一每日十二个时辰不离的保护自己,可他到底藏身何处,还真是不知道。

慕容止修长的食指指指屋顶,“剑十一平日都隐身屋顶上面,只有当你招男宠侍寝的时候,他会用内力封闭听觉,只是却会时不时的查探房内的情形。”

凌婳月脸色大变,“那以前的凌婳月房事岂不是都有人观看?”

慕容止微笑着摇头,“剑十一正直刚强,岂会偷看旁人的房事,每次你的床幔都会放下,他只要透过床幔查探里面的呼吸即可。”

凌婳月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那现在,郡主可以歇息了吗?”慕容止微微移开身子,从容淡定。

到了这个地步,凌婳月只得走上床去,慕容止拖了外袍挂在屏风上,也躺到了床上,然后将两侧的床幔放下,小小空间内,只闻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14-有凤来仪

除了秦殇,凌婳月从未让男子如此近身过,更别说躺在一张床上了。如此近的距离,一股淡淡的桃花香从慕容止身上传过来,沁人心脾的味道,让凌婳月放松了不少。

“你用了兰花的香囊?”这种兰花味道很奇怪,确实是兰花味道没错,可是却格外的沁香。

慕容止已闭上了眼睛,“没有,我生来,身上便带着这种清浅的桃花香。”这便是累生累世的缘分吧。

“哦?”凌婳月侧头,正看到他柔和而又俊逸的侧脸,这个角度看过去,他很好看,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貌,却有股让人安然的感觉。

脱去了外袍,里衣领子有些低,露出了他的锁骨,分明的形状,如玉一般的肌肤,突然就让凌婳月感觉心口停顿了一下,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就冒出了刚成为凌婳月那一刻的画面。

他不着寸缕的躺在她的床上,羊脂一样的肌肤,绸缎一样的黑发,还有那月华一样的身姿。

不知不觉中,她感觉自己喉咙干干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才恍然发觉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猛地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看着已经睡着的慕容止,暗骂自己一声,忙躲避一样的背过身去。

或许白天是真的累了,没多久,她的呼吸便规律而浅淡起来。

而此时的慕容止,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那长发铺在身底的背影,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

春日的夜色很美,带着些许的微凉,却光华如水缓缓流淌。透过纸窗,斑驳的树影投在桌子上,摇曳的形状变成了一副变幻的画卷。被春日暖意叫醒的夜虫,开始叫了。

翌日大早,凌婳月便醒了,看着一旁静静的躺着,早就睁开双眼的慕容止,才想起来,昨晚她竟然跟这个男人睡了一个晚上,而她,竟然还睡的格外的香。

“早上好,郡主。”慕容止淡淡含笑,俊逸的面庞映着朝阳,格外的好看。

“早上好。”凌婳月坐起身,“你醒的好早。”

“我一向浅眠,而且睡眠不多。”慕容止起身,“需要我服侍郡主更衣吗?”

凌婳月摆摆手,“不用了,我昨天让芝兰玉树叫霓裳苑的人带了成衣过来,估计已经到了吧。”凌婳月以前的衣衫太过妖艳,不是玫红色就是蓝色绿色,而且款式也太暴露,自己穿起来总是怪怪的,若是定做又要花费许久的时间,不如成衣来的快些。

“郡主,您起了吗?”正说着呢,外面的芝兰玉树听到动静轻声询问道。

凌婳月欲要起身,却被慕容止拦了一下,“郡主,天早寒气重,还是批件衣服的好。”说着,慕容止下床,熟练的找出凌婳月的一件披风,温柔的披在她的肩头上。

凌婳月感激的笑笑,才对着门外说道:“进来吧。”

芝兰玉树推门而入,手中端着清早洗漱的用具。

凌婳月在两人的服侍下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发髻未挽,及地长发只是随意的披散在身后,“霓裳苑的人到了吗?”

玉树一边整理一说回话,“早就到了,我让她在前厅候着,让她进来吗?”

“进来吧。”然后转头对着慕容止,“帮我挑挑衣服如何?”

“荣幸之至。”慕容止也已打理好自己,洗漱过的他,更显干净透彻。

很快,玉树便领着霓裳苑的婆子到了,后面几个绣女模样的女子手中端着不少衣服,各种颜色的都有。

“参见郡主。”几人纷纷下跪,凌婳月臭名在外,据说极难伺候,当要小心才是。

“起来吧。”入耳的,却是一个温和好听的声音,不禁让婆子和绣女们纷纷惊讶了一番,“婆婆怎么称呼?这些可都是按照我的要求带来的款式?”

“草民春秀,旁人都喊我秀婆婆,郡主放心,这些都是按照郡主的要求挑选出来的。”真是奇怪了,一向喜欢低领束腰的郡主,这次怎么会要一些宽松而带立领的款式呢。

秀婆婆和几个绣娘纷纷站起,在看到凌婳月身后的慕容止的时候,都愣了一下,眼前的男子不算绝色,可是那一身的气度,便一眼看出不是平常人,而满身流淌的月华般的气息,就是秀婆婆这样年纪的女人,都忍不住想要多看上几眼,更不用说那些正豆蔻年华的绣娘们了。

对于这样的目光,慕容止仿若看不见一般,仍旧淡淡含笑,静静的立在一旁。

凌婳月也不多言,对于美好的事物,谁都想要多看一眼,人之常情而已。

秀婆婆恍然发觉自己失态,忙吩咐身后的绣娘,“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衣服展开,让郡主仔细挑选?”

绣娘们纷纷展开手中衣服,顿时,一件件华美精贵的衣服露于眼前,件件针脚精细绸缎上品,即使比不上莫桑梓以前在皇宫中的极品,却也是不错的了。

凌婳月一件件看过,眉头也微微皱起,秀婆婆拿起一件粉色的衣衫,“郡主,这件如何,郡主肤色白,这桃粉色衬得郡主更为美艳。”

凌婳月摇头,“我想要淡雅一些的。”

秀婆婆又拿起一件,“那这件绿色的呢,衬托郡主的气质,更有一番清丽纯美。”

凌婳月还是摇摇头,“有没有素雅一些的?”

“这件如何?”秀婆婆拿起一件鹅黄色的,“这个颜色甜美可爱,正是今年京城流行的颜色呢。”

凌婳月蹙眉,“再素雅些的呢?”

秀婆婆无奈,只得拿起最角落一件珍珠色的裙衫,本来这件衣服不在她的挑选之内的,方才绣娘们将衣服展开时,她才发现,是绣娘大意拿错了衣服,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却没想到,这郡主竟然要这素净的不能再素净的珍珠白。

“这件不错。”凌婳月柳眉绽开,吩咐芝兰玉树帮她穿好衣服,试一试。

及地的铜镜中,一抹人影映入其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来。

他们从不知道,生性妩媚妖娆的郡主,竟然如此适合珍珠白的衣服,比以前她穿的玫红色,艳黄色更加的美丽几分。

眼前的女子,薄施粉黛,朱唇微翘,媚眼如花,本是一张极为魅惑人心的容貌,可是一身干净而又不失华贵的珍珠白,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不但多了几分致雅,还多了些清傲和瑰美,宛如一个飘飘欲临的谪仙,让人仰望让人沉迷。

凌婳月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转过身,“如何,这件还好吗?”她是问慕容止的意见。

慕容止的目光,一直胶着在她的身上,如此美丽的她,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很美,真的!”

“那就这件了。”秀婆婆高兴的点点头,“真没想到,郡主穿上这珍珠白的衣服,竟是更加的美丽了,人生的天生丽质了,真是穿什么都好看。”说着便让绣娘将其余的衣物收起来。

“等一下。”慕容止突然拦住了她们,高挑的身子走到一名绣娘面前,修长的手指从这绣娘手中拿起了一件衣服,“郡主,能否再试试这件?”

“这件?”凌婳月看着慕容止手中的衣服,有些犹豫,他手中的,是一件朱红色的衣服,这样的颜色…

“郡主可是不相信我的眼光?”

“不是…好吧!”前世的她,身为秦越国的皇后,穿的最多的,便是这样朱红色的衣服,虽说朱红色最为尊贵,可是民间并不限制朱红色制衣,只是红色本就高贵,能衬得起这颜色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敢穿这颜色的人也不多。

芝兰玉树接过衣服,利落的为凌婳月换上,因为早已穿惯了这朱红色,她倒并没有感觉任何的不舒适,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袖,转身的刹那,却好似红莲盛开,光辉四射,一股尊贵和霸气迎面而来,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只是一个眼神,便四散开来,让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几个绣娘,竟不由自主的生生跪了下来。

就连秀婆婆,都颤抖着双腿,好像要站不稳。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穿这颜色的女子,她不是没见过,可是为什么穿在她身上,有一种让人从心底打颤臣服的感觉,就好像…好像尊贵天生,面前的是天下国母般,让人膜拜,让人敬畏。

殊不知,凌婳月前世本就是皇后,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本就掩饰不住,就算生着一张妖媚的脸庞,红衣穿起气度毕现,自有一份威严。

慕容止看着眼前的凌婳月,目光深邃而悠远,“郡主果真不适合这件衣服,还是算了吧。”

凌婳月已从铜镜中,看到了现在的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恍若穿越时空回到了宫中的莫桑梓身上,同样一身红色凤袍,却远不如如今的睥睨临下,看绣娘和秀婆婆的神色,便知道了。

“不,我倒是挺喜欢这件衣服呢。”铜镜中的朱唇微微扯起唇角。

不过,不适合现在穿。

“你们下去吧,这两件我都要了。”

小说《朕的皇后重生了》 第13章 同榻而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