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独宠毒妃:废柴王爷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1-04-11 14:38:52

独宠毒妃:废柴王爷别乱来 已完结

独宠毒妃:废柴王爷别乱来

来源:微阅云 作者:玲珑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苏浅儿立刻点头。 苏馨儿立刻面露喜色。 苏浅儿心里冷笑。 她这副身体的原主,虽然在苏府之中没有地位,连下人都可以踩到她的头上去,但其实原主母亲的娘家,真的是相当的厉害。 镇国大将军,舒家,是除了他们柳家之外,兵权最大的人。舒家柳家,一南一北,各自守护住了这一片江山。 说起来,苏馨儿的母亲,大夫人,也就是现在的丞相夫人,娘家也算是有权有势的,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原主母亲娘家的身份摆在那儿,恐怕原主早就已经被弄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见-玲珑

  苏浅儿瞥了一眼旁边的三皇子上官寅,果然也看见他正蹙眉看着苏馨儿,眉宇之中早就没了之前的欣赏。

  苏浅儿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苏馨儿看来是不能如愿地如同前世那样,得到三皇子上官寅的青睐了。

  苏馨儿现在很不甘心,她精心准备了好久,才等到今天这个能够引起三皇子注意的机会。

  可一切竟然泡汤了!

  她的手到底是怎么了?

  苏浅儿冷笑的看着苏馨儿,她知道她很生气,但她还不打算那么轻易地放过她。

  开玩笑,她前世将她害的那么惨,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这弹琴一事,不过是一道开胃菜罢了!

  念此,苏浅儿放下茶杯,刚准备起身,可不想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小厮的声音。

  “七皇子到!”

  苏浅儿的身子顿时僵住,又重新坐回了座位之上。

  七皇子?

  不止是她,四周的人群听到“七皇子”这三个字,都纷纷骚动起来。

  “这七皇子不是天生残疾么,他怎么来了?”

  “就是,这坐着轮椅千里迢迢过来,他也不嫌麻烦。”

  听到四周人的骚动声,苏浅儿微微蹙眉,好不容易从前世的记忆中想起着这号人物来。

  七皇子,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似乎是一个外邦公主所生的皇子,刚出生便因为恶疾而双腿全废,只能够坐在轮椅上度日。

  这样一个皇子,在夺嫡的大战中是几乎可以忽略的,因此前世的柳心梦帮着上官昊夺权时,也从未仔细注意过他的存在。

  只不过这么一个理论上毫无夺嫡可能性的皇子,为什么还要坐着轮椅特别过来给太后过寿呢?

  如果说他要巴结太后,那根本就没有必要啊

  苏浅儿心里正疑惑着。抬起头就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由一个黑衣侍卫缓缓地推来。

  等看清了轮椅上的男子的面容时,她整个人都不由愣住了。

  前世的柳心梦入京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帮着上官昊东征西战,因此在帝都里的时间并不是很久,像七皇子这样深居简出的皇子,其实她并没有见过,因此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俊美。

  皇室之中的几名皇子,模样都算是不错,可这个七皇子,却是更为的出类拔萃,剑眉入鬓,双目宛若星子,脸上的每个线条都如同雕刻一般精致。

  前世的柳心梦一直以为上官昊已是这世上最丰神俊秀的男子,可如今看了这七皇子,才发现上官昊和他的差距,简直就是真品和赝品之间的差异。

  然而真正让人感到惊艳的,不是这七皇子出众的外表,而是他身上透露出来的一股气质。

  或许是因为常年疾病缠身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宇之间的神色极淡,却似乎隐隐透出一股气势,虽然是坐在轮椅之上,但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眼神,都让人丝毫不敢看轻了分毫。

  很显然,苏浅儿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感受的人。

  在场的众人,在七皇子出现之前,都是抱着看热闹或者嘲笑的态度的,可在看见七皇子的刹那,他们都纷纷被惊艳到,沉默下来。

  “这不是七殿下么。”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太后。

  太后坐在高座之上,姿态华贵,保养得意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苍老之态,慈爱的看着七皇子,但眼底还是透出淡淡的冷意来。

  毕竟,这是个不得宠的皇子。

  “你怎么来了?”太后开口问,语气十分冷淡,好似这个七皇子来了也只是给她添堵一样,“腿不方便,就不用来给我这个老太婆祝寿了。”

  七皇子神色依旧淡漠,只是示意旁边的黑衣侍卫拿出一个锦盒,道:“皇祖母今日大寿,孙儿怎能不来,这是孙儿的小小心意,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你这孩子也是客气。”太后示意七皇子去入座。

  七皇子的轮椅滑过苏浅儿面前的时候,苏浅儿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一眼。

  这么近的距离,苏浅儿才看清他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她忍不住低眸看了他的腿一眼,这下子不由眉宇紧锁。

  这腿,怎么像是……

  苏浅儿心里正隐隐震惊着,突然就感觉到后背一凉,好像有人在看她,她立刻抬起头,才发现七皇子正冷冷的看着她。

  那眼神,看得苏浅儿心里顿时一凉。

  怎么回事……这七皇子,看上去感觉真不像是一个深居简出的残疾皇子。

  苏浅儿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七皇子就已经转过头,轮椅滑过面前。

  而苏浅儿这才发现,短短的对视,她的后背竟然湿了一大片。

  看来,以后得多对这个七皇子,多个心眼。

  苏浅儿心里暗自想着,同时很快想起自己还有计划没有实行,立刻捂住肚子“哎哟”一声。

  “小姐,你怎么了?”身后的小洛赶紧过来扶住她。

  “喔,我好像吃太多了,肚子疼。”

  苏浅儿整张脸皱作一团,做出痛苦的表情来,四周的那些公子小姐们看见她这个德性,不禁又纷纷露出嫌恶的表情,甚至有人还夸张的倒退几步,似乎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苏浅儿却懒得理会他们,只是开口:“小洛,快扶我回去休息。”

  旁边的太监赶紧说:“苏三小姐身体不舒服,就去宫里专门为各位小姐公子准备的客房休息吧。”

  小洛马上就扶着苏浅儿起来,离开了宴会,朝着专门准备的一处院子走去。

  可是刚来到院子,苏浅儿便马上站直了身子,对小洛说:“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小洛瞪圆了眼,“小姐你要去做什么?”

  “不要问了,叫你走就快点走。”苏浅儿微微露出不耐的表情。

  小洛是极其本分的下人,虽然她这两天也感觉到小姐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也不敢多问,马上就走了。

  她走了之后,苏浅儿便猫着腰,迅速的在院子里走动起来。

  前世作为柳心梦时,她也来过皇宫好几次,因此不过花了片刻,她就找到了一处的厢房所在,很快就听见苏馨儿的声音——

  “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这么点伤口都弄不好,还算什么太医!”

  苏浅儿走近了,才发现苏馨儿面前是好几个太医,都战战兢兢地站着,苦着脸对苏馨儿道:“苏大小姐,您这是中毒啊,我们也不知道这毒源到底是什么,你让我们怎么——”

中毒-玲珑

  “你们给我住嘴!”太医的话还没说完,苏馨儿就愤怒地打断,“我不管是中毒还是怎么样!我让你们马上给我医好我的手臂!”

  苏馨儿此时真的是崩溃了,崩溃的都不愿意伪装她温文尔雅的样子,因为她此时雪白的胳膊上,有一大块红色的伤口,好像腐烂了一样,狰狞可怕。

  再这样下去,她的手就要废了!

  苏浅儿嘴角忍不住扬起。

  这可是我研制了好几天的毒粉,都用简单的草药所制成,可都是药师谷不外传的药方,这些庸医怎么可能有办法解开?

  想到这,苏浅儿不急不慢地走上前,喊了一声:“姐姐!”

  看见苏浅儿突然出现,苏馨儿愣了一下,但很快从后面拿起一件坎肩,披在自己的身上,遮住了胳膊上的伤口,然后惨白着脸,扯起嘴角,“三妹,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宴会上看表演。”

  “我看姐姐身体不好,所以有些担心。”苏浅儿现在就是在扮演苏浅儿的样子,做出一副唯唯诺诺又有点关心的样子。

  对于苏浅儿的示好,苏馨儿露出一丝不耐的表情,但面上还是说:“没太大的事,你回去吧。”

  “可我刚才听,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呢。”苏浅儿却不肯走,眼看着苏馨儿的表情更加不耐烦,她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什么,小心翼翼地递上去,故作讨好地开口,“姐姐,这是我舅舅他们上次来看我的时候,给我的药膏,说是能够解百毒,姐姐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看见那个瓶子的刹那,苏馨儿原本脸上不耐的神色,顿时僵住了,紧接着,她突然抬手抢过苏浅儿手里的药瓶子。

  “这……真的是你的舅舅,舒大将军给你的?”苏馨儿还有忍不住跟我确认了一下。

  苏浅儿立刻点头。

  苏馨儿立刻面露喜色。

  苏浅儿心里冷笑。

  她这副身体的原主,虽然在苏府之中没有地位,连下人都可以踩到她的头上去,但其实原主母亲的娘家,真的是相当的厉害。

  镇国大将军,舒家,是除了他们柳家之外,兵权最大的人。舒家柳家,一南一北,各自守护住了这一片江山。

  说起来,苏馨儿的母亲,大夫人,也就是现在的丞相夫人,娘家也算是有权有势的,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原主母亲娘家的身份摆在那儿,恐怕原主早就已经被弄死了。

  只不过,镇国大将军就算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管不到这苏家后院的事儿来,所以原主这些年才会被欺负的那么惨。

  但无论如何,只要苏浅儿说,是舅舅镇国大将军舒将军给的药,那一定是顶好的,所以苏馨儿才会那么激动。

  “这么好的东西,你给我,你不心疼?”但苏馨儿也不傻,还是狐疑地问了苏浅儿一句。

  苏浅儿心里冷笑,但表面上还是说:“只要姐姐……只要姐姐以后能多罩着我,不让二姐欺负我就好了。”

  苏浅儿知道原主因为身形奇胖,面容丑陋,从小就是一个懦弱的性子,所以她此时这番话说出来,苏馨儿也没有怀疑,只是得意地扬了扬嘴角,随口敷衍:“好的,姐姐记住了。”

  说着,她立刻就拿着药瓶,和丫鬟们迫不及待地走进里房去涂药了。

  不过片刻,苏浅儿就听见苏馨儿又走出来,一脸欣喜地对我道:“真的好多了!我的天,不愧是镇国大将军的药,效果真的是太好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苏馨儿开心,苏浅儿就更开心,面上说着,心里只是冷笑更甚。

  呵,苏馨儿啊苏馨儿,我给你的这个药,可是毒药,所谓以毒攻毒,当然能够将你的伤口给压制下去!

  苏浅儿第一次有些庆幸,她重生到的,是这个苏家庶女的身上,根本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又胖又丑的庶女,竟然会有这样的使毒的本事!

  “姐姐既然没事,那我就先回宴会了,今日的点心,我还没吃够呢。”苏浅儿冲着苏馨儿露出一个愚蠢的笑容,傻呵呵地说道。

  苏馨儿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但表面上还是道:“快去吧三妹,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

  苏浅儿面上笑嘻嘻的应着,但在转身的刹那,她的笑容马上变成了冷笑。

  谢谢我?

  是啊,苏馨儿你当然要谢谢我了,因为我给你准备的一份大礼,现在才要来呢!

  离开苏馨儿的院子之后,苏浅儿并没回到宴会里,而是直接来到了宫廷马厩。

  马厩一年四季都是一股臭味儿,几个马夫正在那儿吃饭,浑身的汗臭比这些马还臭,身上也不知道多少年没好好洗过澡了,全是污垢,一身衣服更加是又破又烂。

  苏浅儿目光很快地扫过那些马夫,最后落在其中一个面容奇丑,一口龅牙的马夫身上,嘴角微微扬起。

  很好,就是这个了。

  “你。”苏浅儿很快走进马厩,对着那个丑陋的马夫说道,“苏家大小姐说找你过去。”

  “苏家三小姐?”那几个马夫一看见我,也没有站起来行礼,但听见苏馨儿的名号的时候,才露出一丝仰慕的表情,“苏家大小姐找我?”

  “听说苏家刚得了一匹宝马,却驯服不得,可能想问问宫中马夫有没有法子吧。”苏浅儿表情严肃了几分,“难道苏家大小姐找你,你还有意见么!”

  这几个马夫不将苏浅儿放在眼里,但不会对一个庶女的话起疑,那个丑陋的马夫立刻就起来,紧张地将手放在衣服上搓了搓,赶紧就跟着苏浅儿离开。

  苏浅儿带着他,一路走到了苏馨儿的厢房里。

  “进去吧,姐姐就在房间里等你。”苏浅儿走到门口,对那马夫淡淡一语。

  “进房?”那马夫顿时就呆住了,“这……这不合适吧?”

  苏浅儿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直接朝着那个马夫踹了一脚,就将他给踹进了房间,顺手将门关上。

  门关上的刹那,她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苏馨儿,就等着我送你的大礼吧!

  门关上之后,苏浅儿并没有马上急着离开,而是静静地靠在门边,仔细聆听里面的声音。

  很快,她就听见了她想听的。

  “大、大小姐,你……你这是干什么……小的可不敢啊,求求您了,赶紧将衣服给穿上吧。”房间里响起那个马夫惊慌失措的声音。

  紧接着,她又听见苏馨儿的声音,挣扎而又痛苦,还带着几分呻吟。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