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郁少,放肆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郁少,放肆宠 已完结

郁少,放肆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桃子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或许他用心表演台词,南桥怔怔愣住。 他的五官背光而现,英挺的鼻梁仿若玉山,薄唇斐然,噙着淡漠迷人的笑意,有一瞬间,郁岑然给她的感觉跟霍庭很像。南桥也说不出是哪里像,但是就是莫名的熟悉。 这份熟悉让她恐慌。 “郁岑然。” 她安静的看着他,那眼神让郁岑然不舒服,她像在看一个物件,冰冷没有温度。他在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真的很恶心?以为自己有点钱就可以把别人的所有践踏在脚下了?我不要你的钱,我告诉你,你跟我之间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意外,况且,你别忘了,是我用十万买你一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郁少,放肆宠第4章试读

  霍庭作为宴会的主人,对于女士的主动邀请,他绅士的没有拒绝。但还是有些抱歉的走到南桥面前,在南桥额上留下一个吻,哄道:“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有个惊喜给你。”

  展馨离两人最近,非但没有感受到情侣温暖的氛围,反而被郁岑然此刻冷漠如刀的眼神吓得哆嗦一下。

  下意识的,展馨在一旁提醒道:“霍少可别腻歪了,我这个单身狗看着真是够了!”

  “哈哈,这位想必就是你在国外的时候常跟我提起的闺蜜展馨了。”

  “对啊,见识到了展馨的厉害了吧,快去吧。”

  南桥被郁岑然盯着,也不自然起来。

  “那我就借人一用了。”霍庭朝郁岑然示意道。

  后者抿了抿唇,并不说话。

  外界传闻郁少手段狠戾,为人冷漠,霍庭得以见面,也不觉得郁岑然对他的冷然有什么不妥,相反,他深以为郁岑然能够白手起家很值得敬佩,以后是霍氏集团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之一。

  舞池灯光耀眼,周遭便陷于黑暗。

  南桥见霍庭离开,正想要走,却被人扼住了手腕。

  展馨默默的退开,从现在的状况来看,事情很棘手。最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从英国回来的南桥,忘记了郁岑然。

  “放开!”

  南桥很嫌恶郁岑然。

  嫌恶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架势,嫌恶他对她侮辱讽刺的嘴脸,嫌恶他们曾经发生过那么一段不该存在的接触,那让她觉得对不起霍庭。

  “如果你想要霍庭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相比于南桥的动怒,郁岑然显得淡然许多。

  他拉着南桥快步往外走。

  到了花园,没有什么人,郁岑然才放开了南桥。

  “不可理喻!”南桥骂道,一手捏着自己的手腕。这个混蛋,她到现在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他留下的味道,那让她不舒服!

  “你再骂。”郁岑然凛冽的眼神看着她。

  “当我不敢么?混蛋!”

  “那我真得做点混蛋的事!”郁岑然被气到,猛地将南桥推到墙上,薄唇欺压上来,即便南桥在挣扎,他也准确无误的捕捉住她的唇,吻了下去。

  南桥被逼得呼吸都忘了,他霸道野蛮,攻城略地。

  唇齿相依,他大手捧着她的脸,语气霸道又悲伤,“南桥,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说我混蛋,唯独你不可以!”

  或许他用心表演台词,南桥怔怔愣住。

  他的五官背光而现,英挺的鼻梁仿若玉山,薄唇斐然,噙着淡漠迷人的笑意,有一瞬间,郁岑然给她的感觉跟霍庭很像。南桥也说不出是哪里像,但是就是莫名的熟悉。

  这份熟悉让她恐慌。

  “郁岑然。”

  她安静的看着他,那眼神让郁岑然不舒服,她像在看一个物件,冰冷没有温度。他在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真的很恶心?以为自己有点钱就可以把别人的所有践踏在脚下了?我不要你的钱,我告诉你,你跟我之间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意外,况且,你别忘了,是我用十万买你一夜。”

  “……”

  她说话当真字字锥心。

  他们过去发生的种种,在她眼里只是意外?

  如果一切都是意外,那郁岑然的人生该从哪里从头来过?

  郁岑然真是被这个女人气到爆炸,从知道她忘了自己那一刻起,他就应该有尊严地抛开过去!哪能像现在,原本打算晾一下霍家,仅仅因为薛雨薇的电话里提到了南桥,他就心动了。

  该死的心动!

  她都不知道这些,她这个喜新厌旧的女人。

  越想越不得劲,郁岑然一拳打在了墙壁上,指骨刮破了皮,流了血。

  南桥顿时就懵了,呆呆的看着他,她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可她不知道他痛苦的缘由,她只觉得那一拳……他应该是想打在她脸上的。南桥瞪他一眼,见他流血了脸上却一派风轻云淡,她莫名的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问:“神经病!带手帕没?”

  郁岑然笑了一下。

  不是讽刺的笑,而是明快的,爽朗的轻笑了一声。

  南桥被他看得发窘,只好道:“我就知道现在的男人没几个会带上手帕出门的。”

  能够在小细节上注意涵养的,才是真正的君子。

  “我带了,你要干嘛?”他被她骂神经病,郁岑然没有生气,反倒笑了。她从前也是这样,心疼他的时候总要骂骂他,才会骂骂的哄。

  “傻啊,你这手,回去了,我可不想被别人诬赖是这伤跟我有关。”

  “欲盖弥彰。”

  “我这叫一叶障目为保清白。”

  “呵呵。”

  南桥半蹲着,替郁岑然包扎着手背,怕他疼似的轻轻吹着伤口。

  郁岑然站着,看着南桥,目光宠溺而温柔。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两人气氛好不容易和睦的时候,霍庭的声音陡然响起。

  南桥正给郁岑然打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听见霍庭说话,手触电般收了回来。

  响亮的皮鞋声亲吻上回廊的木板,霍庭和薛雨薇一前一后的过来了。

  薛雨薇瞥见郁岑然的手,顿时急道:“郁哥,你的手这是怎么了?刚才出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我不小心弄伤的。”

  “我不小心弄伤的。”

  郁岑然和南桥对视一眼,前者为两人的默契感到开心,后者却懊恼不已。

  “南南,到底发生了什么?郁少的手怎么会受伤?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在里面乖乖等我的吗?”霍庭更想问的,其实是后面的问题。

  薛雨薇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是霍庭对她的评价。方才跳舞的时候,薛雨薇就一再向自己透露,郁岑然对南桥似乎有兴趣,要他看好了南桥。

  霍庭不信,可刚才看到郁岑然温柔的看着南桥的样子,他开始怀疑了。

  “里面有点热,我就出来透气了。花园光线弱,我误伤了郁少,好在郁少大人大量,还跟我说很欣赏你在国外的时候经营公司的管理模式,希望郁家和霍家能够有合作的往来。”

  南桥解释道,郁岑然却是皱了皱眉头,南桥这丫头,一件事解释那么多,既巧妙的转移霍庭的注意力,又让郁岑然吃了个哑巴亏。

  欣赏?

  谈合作?

  他没有吧……

郁少,放肆宠第5章试读

  “是么?郁家能跟霍家合作,那真是再好不过。”

  一提到商业合作,霍庭便高兴起来,他在英国任职期间便有听到父亲提起过郁岑然这位商界翘楚,现在两家能够合作的话,他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郁岑然不置可否。

  薛雨薇打着圆场,“你们男人就是讨厌,好好的宴会,谈什么生意,把我们带来听你们尽讲些听不懂的,无趣无趣!”

  “薛小姐过谦了,你可是郁少的贤内助……”霍庭还在跟薛雨薇打着太极,便听郁岑然沉沉开口:“合作的事……”

  郁岑然一开口,大家都屏息凝神听他讲话。

  霍庭在郁岑然面前,甚至有些极难让人察觉的小紧张。

  只听郁岑然笑了似的,“霍少要谈生意,在外面可不好。”

  “郁少说得在理,咱们进去吧。”霍庭一边说着,一边搂着南桥的肩,四人双双进门。

  宴会井然有序,其间最出风头的,要数霍庭和郁岑然了。

  两人并肩而立,谈笑风生。郁岑然比霍庭稍稍高一些,黑色西服剪裁得当,举手投足间不乏矜贵优雅,令人更为瞩目的,是他浑然天成般的霸道气势,总压人一筹。霍庭稍逊,但胜在亲和力十足,嘴角总是轻扬着微笑,温润儒雅。

  薛雨薇看着郁岑然,眼里盛满爱意,她多庆幸,她现在是郁岑然的未婚妻。

  南桥瞥了薛雨薇一眼,后者朝她走过来,她想要拉着展馨往一边走,薛雨薇却伸手拉了她一把。

  “南桥?”

  薛雨薇担心南桥走了似的赶紧道:“急什么,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展馨对薛雨薇并不熟悉,小声提醒南桥道:“小心点。”

  “放心,我能应付。”南桥拍拍展馨的手,才转过脸正眼看着薛雨薇。

  薛雨薇打量了南桥很久。

  鹅蛋脸上精致的眉眼,笑与不笑都是一番风情,鼻梁高挺而小巧,双唇饱满红润,南桥画着淡妆,却让人有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感觉。从前有人说南桥生得美,薛雨薇不信,即便见到跟南桥相像的顾巧巧,薛雨薇也不屑。

  顾巧巧只能算作漂亮,漂亮跟美之间隔着气质。如果说顾巧巧是花瓶,那南桥……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无法让人把她跟花瓶联系在一起。

  南桥不知道薛雨薇心里的百转千回,拧着眉头,道:“薛小姐打算看我多久?”

  “抱歉,我只是觉得,你很像一个旧人。”

  “旧人?薛小姐在打什么哑谜,我听不懂。”南桥不再看她,目光落到霍庭身上,看到他对回头对自己一笑,心里稍稍暖了些。

  薛雨薇自然也发现了霍庭和南桥之间的互动,她转移话题道:“方才跟霍少跳舞的事,希望南桥你别介意。”

  “不介意,我倒是介意薛小姐不叫我南小姐,是因为我之前跟你很熟吗?”

  南桥脸色平淡恬静,并无波澜,却让人觉得她很生气。

  薛雨薇变了变脸,笑道:“南小姐还说不生气,这话里可都是醋味。”

  “如果你叫我只是为了说这个,那不好意思,失陪了。”

  “不,南小姐,既然你都不介意这么开门尖山,那我也直说了吧。我希望你离我的未婚夫远点儿。”

  当真直言不讳。

  她的未婚夫,可不就是那个讨人厌的郁岑然?如果薛雨薇知道郁岑然跟南桥之间发生过什么,还不得气死。但是南桥不打算让那件事被人知道,她勾唇讽笑,“你的未婚夫在你眼里是宝,在我眼里可连尘土也不如。”

  薛雨薇笑意渐深,她算计得太精准,郁岑然此刻就站在南桥身后,方才南桥的话,他肯定听到了。

  郁岑然从前没有发现南桥气人的功夫这么厉害,他不在她面前也少不了被她骂。郁岑然晃了晃高脚杯里的红酒,没站多久就被其它的宾客拉走了。

  “南小姐又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提醒你,郁少八成对你有些意思,你得防着一点。”

  南桥听不懂了,自己未婚夫在外头不知检点,还要未婚妻来提点别人?

  “薛小姐,你真大度。”南桥不温不火的说道。

  薛雨薇看着郁岑然的方向,笑得暧昧又有些低落,“他在外头有个年轻的小情人,你跟她长得很像,我只是担心,郁少会想办法把你从霍庭身边抢走,让你成为他的禁脔。”

  禁脔?

  真可怕的词,南桥对郁岑然的厌恶又多了一分,让她看着薛雨薇都烦躁,只冷淡说:“谢谢你的提醒,你也管好你的未婚夫。”

  霍庭这边正坐着休息,南桥朝他走过来,似乎不是很开心。

  服务员举着托盘,托盘上是几杯红酒,伺候着在场的达官贵人,没想到一转身,踩着了南桥的裙摆。

  南桥猛地往前摔去。

  她的长发散开,像一个迷失在森林里的暗夜精灵,魅惑美艳又不失清纯。

  霍庭急得站了起来。

  南桥却已经倒了下去。

  可是——

  垫在南桥身下的……竟然是郁岑然!

  薛雨薇也没有想到,郁岑然方才被人群包围着,除了时刻关注着南桥之外,很难在那么危急的时刻冲了过来。

  身手快如闪电。

  “没事吧?”

  出声的是郁岑然,他一手搂着南桥的腰,一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方才是怕她撞疼了的。他眼神里满是温柔宠溺,南桥怔怔失神了。但很快,她回过神来,冷着脸,“放开我。”

  “你还没说谢谢。”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她。

  但是她态度坚决,是在考虑她男朋友的感受吗?

  “谢谢。”南桥作势要起来。

  “没事吧?”霍庭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南桥真是难堪死了,两次跟郁岑然一块儿都被霍庭撞见,这次还在众目睽睽之下!

  霍庭扶着南桥起来,想要伸手拉郁岑然一把,后者已经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对霍庭道:“下次小心点。”

  也不知道郁岑然是对霍庭说还是对南桥说这话,霍庭总觉得郁岑然和南桥之间有些不对劲。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