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入骨宠婚:赖上乔先生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入骨宠婚:赖上乔先生 已完结

入骨宠婚:赖上乔先生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中杯柚子茶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乔逸深的话让林暖脸更红了,:“好啦,别闹了,画展今天还有好多事了。我要起床了。”乔逸深一听到画展就想起了陈思赫,马上给了林暖一个眼神,林暖秒懂,开口说道:“你放心吧,我有乔先生就够了。”说起这个,乔逸深要模样,五官精致,长得那叫一个妖孽:又有钱,年纪轻轻就是CAA创始人,还是乔氏家族继承人;还有身材,一米八几的个子加上修长的身材。简直是完美,最重要的是乔逸深很疼爱她,只是这个家伙一向冷傲高雅。所以她有一个乔逸深就够了。什么别的她都不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思赫的追求

在梦里,林暖梦见她怀了跟乔逸深的宝宝,全家人都非常开心,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起吃饭,桌子上都是林暖爱吃的菜,林暖刚要吃到嘴里的时候被闹钟叫醒了。

一睁眼发现乔逸深正在看着她,而刚才梦见跟乔逸深怀了宝宝的林暖现在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

乔逸深好笑的看着她。“你不会做什么春梦了吧,在梦里都开始对我图谋不轨了。”

林暖看着乔逸深用挑逗的语气问她,她就像是被戳中了事实一样,有点心虚的说,:“你不用去公司吗,你没事干吗,看我睡觉干什么。”

“当然是想要干你啊。”乔逸深看着这样的林暖,就更想逗她了。

乔逸深的话让林暖脸更红了,:“好啦,别闹了,画展今天还有好多事了。我要起床了。”

乔逸深一听到画展就想起了陈思赫,马上给了林暖一个眼神,林暖秒懂,开口说道:“你放心吧,我有乔先生就够了。”说起这个,乔逸深要模样,五官精致,长得那叫一个妖孽:又有钱,年纪轻轻就是CAA创始人,还是乔氏家族继承人;还有身材,一米八几的个子加上修长的身材。简直是完美,最重要的是乔逸深很疼爱她,只是这个家伙一向冷傲高雅。所以她有一个乔逸深就够了。什么别的她都不要了。

“你忙完我去画展操办中心接你。”听到林暖这话乔逸深才肯松口。但是他除了工作一点也不想让陈思赫跟林暖接触。换句话说要不是林暖喜欢作画,她才不会让林暖去。

“知道了”

林暖到了画展操办中心,一进门就看见陈思赫早早在那等她,手上还拎了带着林暖的早餐,还没等陈思赫说话,林暖就冲他客气的笑了一下,然后走进了会议室。

“张展长,我明天会让人把画展的画运过来,到时候你亲自指挥他们,不要把画放错地方,也不要有磕磕碰碰,总之不要出任何差错。”林暖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放心吧,林小姐,交给我吧。”张展长狗腿的说,毕竟林暖背后的林氏家族和乔逸深是他惹不起的,整个A市,谁惹得起乔逸深?

本来出身在林家这种大家庭的孩子就自带女王气质,林暖更是气质有加,全身无处不在散发着魅力,看得陈思赫真是目不转睛。眼睛一刻也没从林暖身上离开。似乎是视线过于炽热被林暖注意到了。

林暖请咳一声,“大家注意开会。”无疑这话是说给陈思赫听的,可陈思赫哪里听得进去。碍于工作原因,陈思赫稍微有些收敛,但余光里都是林暖。

随后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置办画展是为了宣传和卖画,李助理,宣传这方面就交给你了,请一些比较知名的媒体在画展开模式的时候报道一下。还有,画展开幕式的时候要请一些有重量级的主持人和嘉宾。你去把这些安排一下。”

“好的,林小姐。”

“还有就是为此次画展想个主题,和展览前言,准备一下新闻稿给媒体,这些事就交给文艺部去办。”作为知名画家的林暖,在置办画展方面也是一流的,加上有乔逸深鼎力支持她更要放手去干。反正有什么事都有乔逸深顶着,想到这里林暖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甜蜜的笑。

陈思赫此时看林暖已经看得有些出神,林暖叫他的时候,他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陈先生,我知道作画方面你也有着较深的经验,所以我把邀请函,海报和宣传画册的事交给你去办,你觉得有问题吗?”林暖看着陈思赫问。

“哦哦哦,好好,没……问题。”陈思赫结结巴巴地说。

随即林暖又说。“经费的事大家不用担心,主要是大家要齐心协力办好这次画展。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次画展属于公益活动,卖出去的画的钱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为了这些需要帮助的人,大家更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啊!”

“放心吧,林小姐,下周的画展。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张展长带头起身,用一种志在必得的语气冲大家说。

“好,在这里我先谢谢大家。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散会。”最后的发言,林暖终于露出了微笑,在乔逸深看来林暖的微笑永远是用来保护她自己的防护罩。

“小暖,小暖。”看林暖走了,陈思赫赶紧发声叫住她。

刚走出会议室的林暖听到背后有人叫她,转头一看是陈思赫,“学长,你有什么事吗?”

“小暖,把这个送给你。”陈思赫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长方形盒子。

“……学长这是什么啊。”林暖有些不解。

陈思赫则是一脸欣喜,“小暖你打开看看。”

林暖打开一看,里面是DJ最近出的限量项链白天鹅,“对不起学长,我不能收,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林暖,把盒子盖上还给了陈思赫。

“怎么了小暖,难道你不喜欢吗?上面还刻了你的名字,你看看。”陈思赫有些疑问,DJ这个牌子应该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啊,没有女人会不喜欢啊,况且这是他拖了好多关系从国外才买到的啊。

“学长,我已经结婚了,收你的东西不合适,你还是拿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要说不喜欢是假的,只是林暖更喜欢的是乔逸深送给她的。

跟陈思赫道别以后就赶紧去门口,她的乔先生可能已经在门口等她半天了。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

在林暖出来之前,乔逸深接到阮航的电话。

“老板,我查了一下这个陈思赫,他…….好像不是要害林小姐。像是喜欢林小姐一样,今天我查到了CAA集团旗下的DJ集团最新出售了两款限量项链,一款限量黑天鹅在您手里,还有另一款白天鹅被陈思赫买了去,还…..还…….”阮航说话突然吞吞吐吐。由于黑天鹅更加昂贵所以全球限量只有一条,白天鹅出售量就比黑天鹅多点,所以白天鹅就没有黑天鹅档次更高。

“说,还怎么。”乔逸深的语气突然放冷。

“还在白天鹅上面刻了林小姐的名字。”知道乔逸深一定会生气,阮航的声音慢慢放小了许多。生怕惹他不开心。

他乔逸深的女人也敢喜欢,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这件事情比他是陈艺景的弟弟更让他生气。

“阮航,十分钟之内,我要这个人的全部资料。”乔逸深一脸霸气的说,手还轻轻的摆动了一下,虽是很随意的样子,但却让人充满压迫感。

“好的,老板。”

我已经结婚了

林暖出来的时候,乔逸深已经在门口等她半天了。上车以后林暖系上安全带,发现乔逸深脸色不对。林暖回忆了一下,陈思赫送的早餐没吃啊;陈思赫送的项链没收啊;没跟陈思赫有过多接触啊。嗯,一定不是生我的气,才脸色这么难看的。想到这里林暖就安心了一半,不自觉呼出了一口气。

想完之后,笑了笑,快步的走了过去。

乔逸深看了林暖一眼,“怎么着,我车里的空气不新鲜吗。”

乔逸深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说话里都带火药味。

“没有,没有。回家吧。”林暖尴尬的笑了笑。真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乔逸深又看了一眼林暖,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自己都表现出这样来了,还没有任何行为举止。他也没再说什么,看了林暖一眼,没再说话,驱车就走了。

这一幕刚好被远处的陈思赫看见,他看见乔逸深的脸色十分不好,俩人举动也并不亲密,所以更加确定,乔逸深跟林暖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家里势力的压迫,两个家族为了各自的发展而联姻。

“小暖,你放心!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我一定不会让你过太久。只有我才能带给你幸福。”陈思赫狠狠的说。

今晚不眠的怕是只有陈思赫了。他在想怎么才能把林暖从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当中解救出来,在他眼里的林暖就是不幸福的,现在他必须采取行动了。所以他要跟林暖表明他的心意,绝对不能继续在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即使他知道乔逸深和乔逸深背后的乔家是他永远惹不起的人,但是为了林暖他甘愿一试。即使前路有些难走但是一想到林暖最后会是他的,心里也就多了一分心安。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也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安排的彩排画展。陈思赫提前不知道多久到达画展。今天他一定要追到林暖。他在画展里摆上了999朵玫瑰,吊顶挂着的上全是他亲手折的千纸鹤。还有满地的玫瑰花瓣。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林暖的到来,陈思赫怀着激动又焦急的心情。他的手心已经紧张出了汗。

八点,林暖准时到了画展门口。当然是乔逸深亲自送她来的。林暖下车,跟乔逸深挥手说再见。乔逸深看着门口,就算是彩排,这画展中心也不应该是这么安静啊。嘴上没说什么,就驱车离开了。

林暖走进画展中心发现里面一片黑漆漆的。

“有人吗?有人在吗?”

耳边突然响起音乐,与此同时也出现了陈思赫的声音,林暖还一脸不知所措呢突然看见中心屋子里的999朵玫瑰花就全明白了。

这时乔逸深也跟了进来,他怎么都觉得这么安静的画展情况不对,因为担心林暖所以也跟了进来,一进来看见屋子里黑漆漆的,就知道正如他所料,情况不对。

看见陈思赫的时候,乔逸深气就不打一出来。刚想冲过去把林暖拉走,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因为他想看看林暖怎么说,看看林暖是不是真想好好做他的乔夫人。于是又后退了两步,躲在门外。

“小暖,你知不知道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从此你的笑,你的忧伤难过,你的一举一动都刻在了我的心上,你还记得吗,在英国的时候我们常常一起吃饭谈人生一起玩的,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如果说我这辈子有最痛苦的时光,那就是得知你结婚的那一刻到现在,我的心一直很痛很痛。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迈出这第一步,小暖,现在我不怕了,我知道你跟乔逸深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家族势力的压迫。小暖,来我身边吧,我来给你幸福。”说着陈思赫从口袋里掏出钻戒单膝下跪对着林暖。

“小暖离开他,跟我在一起吧!”陈思赫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

林暖即使是已经猜到了什么事,但是还是被陈思赫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她不想让陈思赫误会,而且她爱乔逸深。

“学长,你快起来。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林暖毫不犹豫的张口。

“为什么,小暖,我真的很爱你,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如果你是怕我们在一起以后乔逸深和乔氏家族找麻烦,你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你们本来就不是因为爱情才结婚的!我不信那么大的家族还会把我们怎么样!”陈思赫显然是有些慌乱。

说不怕乔逸深是假的,这个世上怕是没有人能把他乔逸深怎样了。

“对不起学长,我跟逸深结婚当然是因为爱情,我很爱他也不会离开他,逸深对我也很好。学长,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是因为爱情,我很幸福。”

每每提起乔逸深,林暖脸上总是不自觉的露出笑容,那笑容笑的陈思赫的心更痛了。

“那…….小暖,祝你幸福,如果有一天他欺负你了,你一定要告诉我。”说罢陈思赫就站了起来,慌乱之余不小心踢翻了地上的蜡烛。火势突然袭击,首先就烧中了这次画展最重要的一幅画。火势慢慢蔓延。

乔逸深见势马上冲进去一把推开了,想去救林暖的陈思赫。公主抱着林暖走出画展,林暖看着冲进来的乔逸深还有些诧异。“逸深,你没走?”

乔逸深看着林暖,也有些被林暖刚刚的话感动到了,“没有,刚才看画展门外太安静了,想回来看看你。这不你这小傻瓜刚好出事了,我是不是来的特别及时。’’乔逸深第一次用这种宠溺的语气跟林暖说话。

“你关心我啊?”听到说这样话的季逸深,林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感动。

乔逸深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看着她。

等消防车来了以后,已经无济于事了,画没有一副是保存下来的,林暖看着这些烧光的灰烬。简直是要哭了,筹办了这么久的画展,全都前功尽弃了。

乔逸深只是拍了拍林暖的背,然后转身去打电话了。

“老板,有什么事?”阮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想起。

“阮航,你马上去找安琪,让她找他那些画家朋友请教几幅好画。价钱不是问题,多少都行。还有马上在A市找个最大的展览馆一天之内给我腾出来。”就算林暖把事情搞砸了,也还有他乔逸深呢。

“好的,老板,林小姐画展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我现在马上去办。”

挂断电话以后,乔逸深回到林暖身边。吻了吻她的额头,以表安慰。

这是陈思赫走了过来,:“小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画展弄成这样的。”向来优雅高傲的陈思赫这次也微微便低下了头。

“没事,学长,这也不怪你。你别放心上。一会通知一下张展长吧,取消下个星期画展。”林暖没怎样,倒是乔逸深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思赫。

“取消什么,干嘛要取消。”一直没说话的乔逸深开口了。

林暖实在不知道烧成这样的画展怎么办下去。:“都这样了,下个星期还怎么继续办画展,只能以后在说了。”林暖眼间划过一丝忧伤。这一丝忧伤刚好被乔逸深捕捉到了。

“阮航刚来消息,新的展览馆已经找好了,在市中心。这些你都不用担心。”可能是因为陈思赫的原因,乔逸深的语气从刚才的宠溺到现在放冷了许多。

陈思赫看到了乔逸深对林暖的好,也看见了林暖对乔逸深的依赖,即使再痛心也转身走掉了,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林暖不需要她。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