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更新时间:2021-04-01 09:49:26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已完结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月小叶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不必去追了。”男人沉冷的眸子淡淡的睨了一眼那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低沉暗哑的嗓音,听不出什么语气。 保镖微微顿了一下,点了点头,站在一边,并没有多问。 骆黛之被江寄言安顿到了酒店里面,一觉醒来,她才想起自己今天学校里面还有课程,连忙在酒店整理了一番,匆匆到了学校里面。 从市中心的酒店到学校内,正好赶上了第一节大课,她抱着厚厚的一沓书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不出多时,教授便已经来到了教室里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不要脸的货色

  而此时此刻,一直远远站在阁楼上一个身形颀长挺拔的男人,周身渐渐的泛起了凌厉的锐气,带着一种森寒的冷意,让周围瞬间间谍好几个点的温度。

  边上的保镖看着楼下突然打破的一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江谨喻:“江总,您看着骆小姐和江二少……”

  “不必去追了。”男人沉冷的眸子淡淡的睨了一眼那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低沉暗哑的嗓音,听不出什么语气。

  保镖微微顿了一下,点了点头,站在一边,并没有多问。

  骆黛之被江寄言安顿到了酒店里面,一觉醒来,她才想起自己今天学校里面还有课程,连忙在酒店整理了一番,匆匆到了学校里面。

  从市中心的酒店到学校内,正好赶上了第一节大课,她抱着厚厚的一沓书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不出多时,教授便已经来到了教室里面。

  教他们设计的这个教授,是当下有名的设计师,在学校里面助教,平常的时候,为人十分和蔼亲切,只是今天他走进来的那一刹那,一群学生就举得气氛有些微微的不对劲。

  林教授的神色十分的阴郁,他把一叠厚厚的论文放在桌子上,一双冰冷怒意的眼眸冷冷的扫过了坐在堂内的所有人:“之前我布置了一个论文,看到一篇非常好,我正觉得十分高兴,可是最不想要看见的情况却出现了。”

  堂上一片沉寂,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骆黛之皱眉,有些奇怪的看着教授,却是感觉到教授的目光一直似有若无的略过自己,心中有些隐约的不妙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教授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从论文上面拿下来两份文案,声音异常的严肃:“骆黛之,蓝皎同学,你们给我过来。”

  骆黛之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茫然的走下了座位,站到了讲桌边上,看着自己的那一份论文。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的论文一模一样?到底是谁抄谁的?!”教授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此刻,满堂顿时哗然,若是在这个时候被查到抄袭论文,那可是扣除所有的学分,现在已经是学期中间,要是一下子扣掉,而且学院有规定,如果不及格,那就是退学,那是是否能顺利的继续读下去的事情。

  骆黛之微微一怔,拉过了论文一看,这才发现,她的论文居然和蓝皎的一模一样,而此时此刻的蓝皎也是一脸的错愕和茫然。

  “我的论文是我自己去图书馆泡了一天写完的,怎么可能会抄袭?”蓝皎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教授一脸的委屈。

  骆黛之闻言微微一怔,忽然间想到了上一次自己从图书馆离开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找不到论文,可是后来又在自己书里面的夹层被找到。

  那个时候,自己以为是忘记了放哪,现在看来原来是被人拿走了,而这个人就是蓝皎。

  骆黛之看着教授抿了抿唇解释:“教授,我上次在图书馆丢过论文,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找到了,我想,大概是丢了论文,被有心人拿走了吧。”

  蓝皎目光一闪,看着骆黛之顿时气愤的两眼通红:“骆黛之,你是什么意思?是我偷了你的论文吗?”

  “我没有是你偷的意思。”骆黛之目光冷冷的看着蓝皎,态度冷硬。

  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而且,她当时出现了问题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做出什么现在想想真是追悔莫及。

  “你分明就是说我故意偷了你的论文!”蓝皎气急败坏地盯着骆黛之,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教授,分明是她故意抄袭我的,还胡编乱造了没有根据的事情,您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我也觉得应该查清楚,毕竟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我的论文会平白无故的丢了然后又自己跑回来。”骆黛之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蓝皎,毫不客气的说道。

  此时此刻,蓝皎一脸的梨花带雨,配上本来就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让人举得站在一边的骆黛之显得很是气势凌厉。

  “我看啊,就是骆黛之抄的,我上次在校门口看见骆黛之上了豪车,你说她是不是陪睡的啊?”

  “就是,我看着骆黛之不干不净的,之前不是还有传言她还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呢。”

  “可不是嘛,我说啊,这女人看着就思想龌龊,什么事干不出来?”

  底下的学生也议论纷纷,骆黛之站在那里,一点点的攥紧了手指,只觉得所有人那如针扎锋芒一般的视线,密集的刺向自己。

  蓝皎则是在一边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仿佛是受了莫大的胁迫和冤屈。

  教授皱眉阴云密布的看着两个人,目光复杂深沉。

  眼下双方各执一词,难辨真与假,课堂也是闹成了一团,他拿了尺子猛地敲了一下讲台,看着一群人怒喝:“吵什么吵?很光彩很有意思吗?”

  那些个学生立马大气不敢出,面面相觑的看着教授。

  骆黛之低头,死死的咬着唇,面容冰冷。

  这种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她绝对不会承认,而且,她会用一切证明自己。

  教授把手上的论文扔到了垃圾桶里面,冷冷的扫了一眼两个人:“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以后要是让我看见,从严处理!”

  骆黛之微微一怔,没想到就这么算了。

  蓝皎通红着眼睛,死死的瞪了一眼骆黛之,有一种怨恨的样子,让人更加觉得骆黛之像是抄袭的那个人。

  课上的无心,她是不是听见边上人的窃窃私语,带着污浊的词语。

  心烦意乱的上完课,她拿着书要离开教室,却在楼梯口遇到了几个人,为首的是学校里面有名的大姐大,平常就喜欢持强凌弱。

  而那个大姐大的身后,站着的正是蓝皎。

  骆黛之冷冷的扫了一眼几个人,不想在学校里面惹是生非,转身就要走下楼梯,这时,那个大姐大,忽然一个箭步上前,冷冷的把她扯了过来,扬手,一个重重地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都婊.子了,还装什么装!”

  冷厉的字眼伴随着火.辣辣的疼痛在心头蔓延,她捂着脸,目光凶狠的看着他们:“你们有病吧,明明是她抄袭了我的论文!”

  “还敢狡辩!像你这种不要脸的货色我看多了!”说着,那个大姐大冷冷一笑,转首对着身边的人递了一个眼色。

  那些个跟在大姐大身后混的学生冲上前,一左一右的抓着骆黛之的头发一顿痛打。

  骆黛之下意识的挣扎着后退,想要把这些女人给推开,混乱之中,脚下不知道踩空了什么?

  整个人忽然间不受控制的向后跌去,一番天旋地转,她翻滚着跌落下了楼梯,只觉得浑身酸痛,而且,有一股暖流从后脑勺缓缓地溢出,她最后看到的,就是那些女人惊慌错乱的面孔和尖叫的声音。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是我的玩物

  耳边异常的安静,空气中有一种雪茄的味道,骆黛之缓缓睁开眼,便看见了周围一片雪白的布置,医院里那一种刺鼻的双氧水味道席卷而来。

  骆黛之微微一愣扶着闯起身,忽然间看到了一抹伫立在窗前的颀长身影,男人熟悉的背影带着凛冽的气息。

  她的目光微微一顿,想到了这个男人上次对自己做的事,起的就恨不得冲上前杀了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想趁火打劫?”

  她冷冷的声音传来,男人的身影微微晃动了一下,忽然转身,把手中的雪茄按灭,幽暗冷厉的眸子看着她:“像你这种女人,我不屑于打劫。”

  “那你还不赶紧滚远点?”骆黛之面容冰冷的看着他,板着脸面容冰冷的说道。

  看着女人一脸冷若冰霜毫不客气的模样,男人的目光沉了沉,他不喜欢不乖的女人,尤其是像这样锋芒毕露,仿佛随时就能刺伤人一般。

  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他蹙了蹙眉,垂眸面容冷厉的看着她:“骆黛之,你怎么受伤的?”

  他的这个消息以后,立即派人调查,只是当时的监控坏掉,他们无从得知,只知道骆黛之是不慎跌下楼梯,所以摔伤的。

  骆黛之有些意外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抬眸冷冷了的看了一眼他:“关你屁事!”

  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的对自己说话,这个女人还真是嚣张。

  江谨喻有些恼怒的凑近她,伸手忽然猛地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迫使着她抬头看向自己:“骆黛之,你是我的玩物,当然管我的事。”

  玩物?原来自己在他的眼中,也仅仅配得上一个玩具。

  不过也是,只是双方摄取利益的婚姻,只需要做一下表面文章罢了。

  骆黛之忍着下巴上的痛,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他:“江先生,我自己一不小心,摔落下了楼梯。”

  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她看着他神色是故作的明媚。

  反正这个理由是所有人都愿意看见的,也是他会相信的,最重要的是,自己不想让这个男人看了自己的笑话。

  江谨喻看着她龇牙咧嘴故作轻松的样子,暗沉的眉宇拧的更加深了,一双狭长凛冽的眸子染上狐疑:“真的吗?”

  “不然你自己去查啊?想必江总的势力,要什么都不在话下吧?”骆黛之嘲讽的看了一眼他,一双漂亮的眼睛不甚凌厉。

  她笑的明媚,却也是暗藏锋芒,江谨喻看着女人精致略显苍白的脸,不悦的眯了眯深邃的眼眸,这个女人虽然说着恭维的话,但是却暗示着自己要是找不到,就是他无能。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的伶牙俐齿?”他漆黑的眸子越发的深沉,手下的力道却是加重了几分。

  “我值得发现的地方还有很多呢。”骆黛之好不怯懦的对上了他凌厉的眸子,冷冷的说道。

  四目在空气中相对,争锋相对中有着暗暗的较劲。

  男人的黑沉的眸子很有压迫感,让人不觉得胆寒,但是,骆舒沫才不会在在这样的恶魔面前认输,她紧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

  最后,江谨喻率先移开了目光,手忽然间下滑,游艺到了她锁骨下面两团小白兔上揉捏,低暗的嗓音有几分戏谑:“骆黛之,咱们之间已经交缠很多次了,你身上没任何我想要发现的地方。”

  骆黛之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把男人肮脏的手拿开,却是在下一秒,被男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按在了床背上。

  抬眸,男人的目光狠厉中带着嗜血,英俊的五官迷人又危险:“骆黛之,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利用品。”

  他冷冷的说完这一句话,警告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身离开了病房,重重的关上了门。

  骆黛之捂着自己纤细的脖.子,想起刚刚那一种窒息的感觉和男人凶狠的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目光,她的神色微微滞了一下。

  休养了一个星期以后,回到学校里,周围所有的人看她都是神色怪异,耳边充斥的字眼就是,那个抄袭的。

  骆黛之心里憋闷,最后写了信给校委会,校方考虑到了事情严重的影响性,决定召开会议,不能像之前教授那样决定的暂且过去。

  站在会议室面前,巨大的投影屏幕上放着的是两份一模一样的论文。

  蓝皎一到会议室,就坐在那里不停的哭泣,而骆黛之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校领导看着一个小姑娘,哭得这么的委屈,对骆黛之也有几分同情。

  会议开始,教导处的领导看着骆黛之率先问道:“您说这次是蓝皎同学抄袭您的,有什么证据吗?”

  骆黛之起身,目光清冷的看着一众校领导:“我觉得我不需要证据,因为我那天确实丢了文案,如果那个凶手肯主动承认错误,我愿意原谅她。”

  蓝皎抹着泪的手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她两眼泪水的看着骆黛之:“骆同学,我自认为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口是心非的冤枉我?”

  冤枉?

  骆黛之看着蓝皎那一副楚楚可怜而又正人君子的模样,觉得可笑:“蓝皎同学,你若是真的这么说,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里有一份录像带。”

  说着,骆黛之走向前把这个U盘插在电脑上,投影屏上面,显现出了,那天在图书馆,骆黛之无意中把手上的一份文件丢下了,而离开以后不久,恰巧路过的蓝皎,拿走这份文件。

  校领导的脸色顿时一变,目光鄙夷的看向了蓝皎。

  蓝皎看着这一份视频文件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却依然是含着泪道:“这一份视频是伪造的,那天图书馆的摄像头明明坏了!”

  “你以为摄像头坏了,其他同学的设备,就没有可能录下这一切吗?”骆黛之目光凌厉的看着蓝皎,毫不客气的咄咄逼问。

  蓝皎一脸惊慌错乱的看着她,脸色大变,摇着头慌乱道:“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有人拍下这一切?这一份视频一定是伪造的!”

  那天那个女人找到自己,明明告诉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安排,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视频出现?

  骆黛之嘲讽的笑了笑,把手上的优盘拔了出来,一双沉静的眼眸锐利的看着蓝皎:“为什么不可能有人拍下这一切呢?”

  “好了,对于蓝皎抄袭同学论文的事情,我们校方将处以严厉的批评和处罚!”教导主任忽然起身,声色俱厉的看向了蓝皎。

  “不是的,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是别人!”蓝皎看着事情败露,心里满是惊慌,手足无措地看着教导主任连连摇头。

  与此同时,紧闭的会议室门猛然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几个身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一股威逼气息袭来。

小说《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第14章 不要脸的货色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