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年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年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 已完结

年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拓跋夭夭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你还是送我回众诚吧!”他话里有话的暧.昧,令她起了警觉心,从今天的短暂接触,她已经后悔昨晚和他玩yiye情。“他手里的资料大部分涉及公司机密,我不能让你带回众诚!”申世璇寒意蔓延美眸,“年先生,基本的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我不会泄露病人的个人隐私,哦,还有您贵公司的机密。”“防人之心不可无,另外,24小时内,你必须把刘启东的精神诊断分析汇总一份初步报告给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年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第4章试读

从病房离开,申世璇眉间紧锁,一脸严肃,一路走出来双方都没有话题,直到回到车里。

她扣上安全带,目光炯炯盯着他,探究藏着尖锐的目光,仿佛要从他脸上盯出个洞。

年斯南平静地扫了她一眼,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低奢的迈巴赫驶入辅路。

良久后,他才问道:“看什么?”

“我在想……商人是不是都是吸血鬼,一味压榨员工的利用价值?”她若有所思的眼神,话里带话。

“如果你也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刘启东的症状,那么,你现在可以下车了。”他的嗓音低沉严苛,紧抿的薄唇透着威严。

“呵呵!”申世璇轻笑,言归正传,“我初步怀疑他患有臆想症和躁郁症综合性病症。”

“为什么?”

“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我故意问了他几个问题,他把妻子想象成一条毒蛇,又把毯子紧紧攥住,幻想一群乌鸦对他前后的两种改变所产生的突发性情绪变化,综合以上几点,可以说明他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渴望自由又对自己过于严苛的人。这种人如果长期在强压环境下工作,会令他的心理产生病变,初步测试,刘启东患有中度臆想症。”

申世璇字字珠玑,利用自己的专业向他解释着病态原理,又问道:“最近刘启东的工作状态有什么改变?”

“改变?”阳光从挡风玻璃投落,勾勒着他俊朗的侧脸,映亮他眼底隐动的疑惑。

“比如工作环境的变化、职位升迁或负责着什么重大项目等等?”

年斯南眼底的疑惑破为惊讶,利用余光瞄了她一眼,“他三个月前升为A组策划经理,目前负责一项投资额过亿的项目。”

申世璇唇梢划笑,看向他的眼神犹如看着一名凶手,沉声判断,“所以,这些因素也是诱发他患病的原因之一。”

他倨傲的下巴动了动,薄唇轻吐的话平静带着警告,“申医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被警方、舆论的当枪使,所以请你……”

“谨言慎行嘛,我懂!”她眼底闪过谐谑,因为她的笑,缓和了差点崩盘的气氛,“人人都有病,尤其是心理病,至于如何调控,重要取决于他本身。”

年斯南正了正坐姿,一边看着前方路况,问:“你刚才说的躁郁症又是怎么回事?”

“躁郁症属于情绪病,是促使他殴打妻子的重要原因,其中比较普遍的症状叫falsebelief!”

“也就是精神错乱,精神病中的falsebelief不是对一件事情的理解错误性,而是患者无中生有,一个非常难纠正的念头。”

她结合到刘启东的病例解释说明,“比如刘启东认为妻子要杀她,这个念头是没有任何逻辑推理得出的,躁郁症在狂躁期会特别容易被激怒,产生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事发当晚,刘启东和妻子可能发生了口角,被挑怒才会发病,所幸发现及时,不然按他目前病态,下回他极有可能把妻子杀了!”

年斯南俊脸爬上凝重,一言不发。

申世璇不经意看了眼窗外,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熟悉的路段,“这不是回众诚的路,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家,”他语速不疾不徐,补充道:“事发后,我把刘启东所有资料都带回家检查了。”

“你送我回众诚,我让助理去拿。”

“怕了?”

“像年先生那么有安全感的人,怎么会让人害怕。”

“嗯……看来你很了解我,从内到外!”

“你还是送我回众诚吧!”他话里有话的暧.昧,令她起了警觉心,从今天的短暂接触,她已经后悔昨晚和他玩yiye情。

“他手里的资料大部分涉及公司机密,我不能让你带回众诚!”

申世璇寒意蔓延美眸,“年先生,基本的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我不会泄露病人的个人隐私,哦,还有您贵公司的机密。”

“防人之心不可无,另外,24小时内,你必须把刘启东的精神诊断分析汇总一份初步报告给我。”

“今天之内?”申世璇声音拔高,语调转为冷厉,“年先生,请你记住我的工作时间……”

“在我这里,没有工作时间,只有工作完成与否!”他的强势充满压迫感,让人有瞬间喘不过气的难受。

年斯南余光看着她倨傲的小脸,故意提醒一句,“而且,我没记错,申医生的工作时间,是我用重金按时支付的。”

刚才去医院的路上,申世璇便申明了这一点,没想到此时被他反利用为攻击讽刺她的武器!

“果然是吸血鬼!”

年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第5章试读

御海园

从车库上楼,入眼的客厅格局让申世璇眼睛一亮。主屋为复式挑高设计,通透的落地窗仿佛把大片阳光装了进来,全屋以黑白二色搭配,从高端私订家具的质感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对生活品质有极高的追求。

等待他去拿资料的过程中,申世璇走到落地窗前,窗外的泳池闪动着粼粼光波,再远一点是刚才经过的花园,蓝天白云为点缀,哪怕坐在这儿冥思,也是一种享受。

“刘启东的东西都在这,看看这些资料,对你有没有帮助?”年斯南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她转身走过去,看着满满的两大箱子文件,有些瞪目,“年先生,你认为我今天之内,可以把这些资料全部看完,并且交报告给你?”

哪怕是机器人工作,也需要喘口气吧!

年斯南严苛的俊脸面不改色,敲了敲手表时间,善意提醒,“距离下班时间,你还有七个小时可以浪费!”

“你这种高强压的工作方式,手下的职员没憋出个心理问题就奇怪了,果然是剥削派奸商!”

年斯南把笔记本拿过来,眉头一蹙,“我买你的时间,不是让你用来骂我的!”

“咦,这是什么?”申世璇从两箱资料中拿出一张光盘,抬头扫过高端影音配置,“你的家庭影音系统看起来很不错。”

这份“重任”由年斯南代劳,拉上遮光窗帘,他把光盘放进影碟机播放。

投落的大帷幕闪现影像,申世璇把笔记本放于膝盖上,抬头看着帷幕,准备记录重点内容。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一开始切入的画面就如此劲爆,一名少女被粗鲁的男人绑了起来,肆意掠夺,少女痛并快乐地哼出旖旎之音。

申世璇的脸色有了微妙变化,眼珠子横向旁边的男人,“这是女优,你存心整我?”

年斯南憋着笑,好看的眉眼染了揶揄,“看来你懂的可不少,女优都认识,难怪昨晚这么……”他似乎在回味,悠扬逸出的嗓音,多了丝暧昧,“热情奔放!”

申世璇压下心底的燥意,一本正经道:“我在跟你谈公事,麻烦年先生专业一点好吗?”

“我也是在和你谈公事,这些都是刘启东的个人物品,看样子还有不少,”他瞄了眼那一排光盘,补上一句,“要是不想看的话,可以不看。”

申世璇目光重新放回屏幕中,“我看,了解病人要从每一个细节入手。”

随着剧情进展,画面叠染的激.情搭配全方位环绕立体声,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效果,都如亲临其境,达到非一般的真实。

室内柔黄漫散,如笼金纱,周遭的温度节节催化、升高,空气衍生了一抹绯色的情愫。

她余光瞥向坐在隔壁的男人,回想起昨夜两人的缠.绵,没想到相隔不到24小时,却坐在他家里,冥冥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这一切的发生。

“昨晚的你,比这女优还热情!”他低沉的声线如大提琴般醇厚,入耳特别好听。

申世璇唇角抽了抽,无视他的话。

年斯南看向她,目光转暗,“不过我很好奇,你已经结婚了,为什么昨晚我好像冲破一层膜?”

她挺直的脊梁一僵,看向他,“你调查我?”

难怪,淮城不止众诚一家心理机构,而她的资历也不是最高的,却偏偏选择她,一句话,显露他的预谋!

年斯南坦荡荡地笑了,理所当然回应,“我当然要知道昨晚和我一.夜.风.流的人是谁。”

她努力保持冷静,好整以暇地交叠着长腿,清丽的嗓音透着一丝慵懒,“怎么样,我是个已婚少.妇,失望后悔了吧?”

年斯南不以为然,横过手臂落在她后面的沙发上,带着胜者的骄傲,“可你的第一次给了我。”

申世璇讨厌他的平静从容,讨厌他的自我优越感,把他的手甩开,结束两人的对话,“安静点,我要专心工作。”

电影的女主角渐入佳境,一室暧.昧和视觉的火热画面似乎溢了出来,电光火石地试图点燃空气隐藏的燥.火。

申世璇有些力不从心,看着各种肆.虐镜头,她选择快进,一幕幕小短片组成的长篇电影,场景火辣沸腾,她瞄了眼旁边的男人,平静得看不出丝毫改变,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只有一种表情。

此时,画面里出现一个高难度动作,她忍不住惊讶道,“还能这样呀,”回头看向他,大胆询问:“你试过这个姿.势吗?”

年斯南平静的勾唇一笑,“没有,不过可以和你试试。”

又来了,他十有八九说的话都牵扯到昨晚,这只能说明一点,他对昨晚的事意犹未尽。

想及此,申世璇说出来的话像极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坏女人,“年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享受过就翻篇了,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也希望尽快从你的记忆中消失……”

她微微一顿,着重强调,“我们现在是工作关系,请您公私划分清楚。”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