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更新时间:2021-03-27 13:36:06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连载中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张苗苗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你哥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呢?”夏侯萱认真地问道。 “大概是他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吧!” “拒人千里之外?”夏侯萱仔细回想了一下与焦成轩相处的情景,虽然表情每次都很冷,但其实还是蛮温柔细心的。 赵尔安看着微微有些脸红的夏侯萱,感觉自己其实真的有当红娘的潜质。 吃饱喝足,夏侯萱拉着赵尔安准备去看咖啡店的选址,刚走出店门,就看到一个肥胖的身躯往这边走来,夏侯萱拉着赵尔安正要躲开,那人却笑吟吟地凑到两人跟前:“哎哟,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剩斗士女侠和男人婆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他时因

  要说夏侯萱和祁安逸的相识,却是由于那个不喜欢自己的父亲。

  当初父亲的公司面临破产,为了解决危机,父亲骗夏侯萱去照顾因出车祸而成为植物人的盛艺集团大公子祁安逸,实则是帮夏侯萱和祁安逸定了婚约。让女儿嫁给一个植物人,以此得到盛艺集团的帮助,夏侯晨做了一手好打算。

  当时的夏侯萱单纯地信了父亲的话,每天去照顾父亲“世交的儿子。“

  整天面对着一个没有意识,不会发出声音的声音的病人,夏侯萱无聊的时候就读故事给祁安逸听,有时候甚至会故意提出一两个问题,就像在学校给学生上课那样。

  只是这个学生太爱“睡觉“,一次都没回答过她的问题。

  虽然后来,夏侯萱无意得知了自己和这个躺在床上的人有婚约的事,也很平静地接受了。依旧每天去照顾祁安逸。

  一天,夏侯萱向往常一样来到祁安逸的病房,最近她嗓子哑了,不能读故事,就用手机下载了一些有声小说放给祁安逸听。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夏侯萱尤爱《游园惊梦》里的这一段,反复听了两三遍,心满意足地准备换其他的,忽然感觉身边的人眼睛似乎动了一下。

  夏侯萱拿手机的动作僵住了,再仔细观察,一点动静也没有。也许是刚刚眼花了吧!心里嘀咕了一句,再抬头时,一双黑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祁安逸醒了,夏侯萱把这个消息告诉医院的人以后回来,祁安逸的父母就派人来把他接走了。据说是送到国外做复健去了。

  整整一年,夏侯萱没有收到关于祁安逸的任何消息,直到一次下课,夏侯萱抱着课本回办公室的路上,看到了站在树下对自己笑的祁安逸。

  比起一年前,他明显更加强壮了点,皮肤也没有当初那种病态的苍白,左眼角还留着一块伤疤。

  夏侯萱看着他一步一步走来,在自己身边停下:“夏侯,我回来了。”像多年好友一般的打招呼,虽然称谓有些怪怪的。

  夏侯萱笑了笑:“恭喜康复,还有,好久不见。”

  后来两个人开始交往,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俊男靓女,羡煞旁人。

  后来,夏侯萱带着夏侯紫去见自己的家人,当祁安逸看到夏侯紫时那惊异的目光,夏侯萱一直都记得,当初只以为是因为夏侯萱和夏侯紫七分相似的长相。

  现在仔细一琢磨,当初见面的称呼,见到夏侯紫和自己相似的面容时的惊讶。似乎都知道了原因,醒来时的惊鸿一瞥,模糊的夏侯家的女儿,如果她是祁安逸,想必也会怀疑当初陪伴自己的到底是夏侯萱还是夏侯紫吧!

  所以现在是认定了夏侯紫才是救命恩人,我只是个可恶的骗子吗?夏侯萱自嘲地笑了笑,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忽然响起敲门声,这时候谁会来?难道是焦成轩刚刚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什么了?夏侯萱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门。

  一脸严厉的父亲站在门外,身后还跟着夏侯紫。

  “cao,还来。”夏侯萱不耐烦地骂了一声,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

  “女孩子喝酒,像什么样子。”夏侯晨看着桌子上的空瓶子,脸黑如墨。

  “我乐意。”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夏侯萱对父亲说话也肆无忌惮起来,“管好你的乖乖女就好了。”

  “夏侯萱。”夏侯晨扬起巴掌就要打过去。

  “爸,别发火,对身子不好,有事咱们心平气和地说。”夏侯紫赶忙上前当起了和事老。

  夏侯晨收回手,坐在沙发上:“我知道你心里有火,阿紫和安逸的事,你别怪他们,是我的决定,而且,今天你不是还跟一个男人在门口拉拉扯扯的吗?既然你都有喜欢的人了,那就成全阿紫和安逸吧。”

  “这么说,安逸会和阿紫在一起是因为爸爸告诉他,一直以来照顾他的是阿紫?”夏侯萱握紧了拳头,“现在来找我是干什么?要我保密?不告诉安逸真相?“

  夏侯晨皱着眉头不说话。

  “姐姐,我…..“夏侯紫小声地开口,却被夏侯萱打断。

  “你们不觉得很残忍吗?当初把我的未来托给一个植物人,等奇迹出现了,你们却来瓜分我应得的,凭什么?要我成全他们,那谁来成全我?我没有那么伟大,我也不想。“夏侯萱起身打开房门,逐客意味明显。

  夏侯紫搀扶着夏侯晨不甘心地离开了。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要做老板娘

  午睡的祁安逸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揉着惺忪的眼睛打开门,发现夏侯萱整个左脸都红红的,眼睛里蓄着眼泪,肿的像核桃。

  “怎么回事?“祁安逸把夏侯紫领进屋,找来冰块给她。

  夏侯紫接过冰块捂着脸不说话。

  “你别不说话啊,到底怎么了?谁打你了?“祁安逸猛然想到一个可能,”我送你回去以后,你是不是又去找夏侯萱了?“

  夏侯紫咬着下嘴唇迅速摇了摇头。

  “我去找她,怎么能对你动手。“说着,祁安逸就要起身。

  夏侯紫拉住他的衣摆,阻止道:“别,她打我两下解解恨也是应该的,只要你是信我的就行。“

  祁安逸意识到夏侯紫话里有话,蹲到夏侯紫跟前:“她跟你说了什么吗?“

  夏侯紫伸手擦了擦眼泪:“姐姐说,她要告诉你,她才是在你身边一直照顾你,直到你醒来的人,其实我也没想要把这份功劳揽在自己身上,只要你好好地,是谁都无所谓了,可是,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我怕如果你听了姐姐的话,就会离开我了。“

  “我当然不会听她的,你别乱想,她当初就想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若不是伯父说出真相,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我不会再相信她说的任何话了。“祁安逸将夏侯紫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背,以示安慰。

  夏侯紫在祁安逸怀里露出得意地笑。

  “我家大厨研发出来的新甜品是不是超级好吃?“赵尔安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塞进嘴里,得意地向夏侯萱炫耀着。

  夏侯萱烦闷地支着脑袋,昨天父亲的话,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样都是他女儿,为什么如此差别对待?祁安逸就那么轻易就信了别人的话…..

  见夏侯萱心事重重的样子,赵尔安很识趣地没有再说话,低头默默地吃起冰淇淋。

  “我想开个咖啡店。“夏侯萱忽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嗯?“赵尔安叼着勺子抬头,”你要开咖啡店?“

  “嗯,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一直没有实施,情场失意,好歹在事业上让我得意一把吧!“夏侯萱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材料,”我连计划都拟好了。

  赵尔安翻看了一下计划书:“哟呵,计划得挺详细啊,我支持你,要帮什么忙尽管吱声。”

  “还真有事需要帮忙,等开张的时候,把你店里的帅哥派几个给我撑场子怎么样?”

  “要什么店里的帅哥,让我哥去多好,又撑场子,又光顾生意,还可以应聘老板一职。”赵尔安冲夏侯萱挑了挑眉毛,“据说,我哥哥跟你一个小区,可以经常联络联络感情啊!这么好的机会不要浪费了。”

  夏侯萱无奈地冲赵尔安翻了个白眼。

  “本来就是嘛,你看我哥,人又帅,又能挣钱,不花心,五好男人啊,这么好的资源就在你面前摆着,我都替你着急。”赵尔安吃掉最后一口冰淇淋,满足地咂咂嘴。

  “你哥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呢?”夏侯萱认真地问道。

  “大概是他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吧!”

  “拒人千里之外?”夏侯萱仔细回想了一下与焦成轩相处的情景,虽然表情每次都很冷,但其实还是蛮温柔细心的。

  赵尔安看着微微有些脸红的夏侯萱,感觉自己其实真的有当红娘的潜质。

  吃饱喝足,夏侯萱拉着赵尔安准备去看咖啡店的选址,刚走出店门,就看到一个肥胖的身躯往这边走来,夏侯萱拉着赵尔安正要躲开,那人却笑吟吟地凑到两人跟前:“哎哟,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剩斗士女侠和男人婆啊!”

  大嗓门一吆喝,路过的行人都好奇地往这边看过来。

  夏侯萱知道冯立行还在为上次的事情怀恨在心,这次肯定是想报复回来,不打算跟他见识,拉着赵尔安就走出人群的包围圈。

  但冯立行似乎是铁了心要给两个人难堪,扒开人群,再次堵在两人面前,脸上还挂着贱贱的笑容:“我说,这好久不见,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打招呼,两位怎么不回应呢?是不给我面子呢?还是说,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说完还捂着嘴嘿嘿笑了两声。

  “同样是师兄弟,怎么你师兄捂嘴笑是调皮,到你这就这么猥琐呢?”赵尔安看着他一身乱晃的肥肉,恶心地别过脸。

  冯立行反映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句话的含义,心里的怒火顿时噌噌的往上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