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惊婚错嫁:老公,我拒情

更新时间:2021-03-30 17:04:19

惊婚错嫁:老公,我拒情 已完结

惊婚错嫁:老公,我拒情

来源:微阅云 作者:云卷云舒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一字一句,刀刀致命。 云浅浅颤着声,“可我从来没背叛你,当年是我以治好乔少的病为条件,才换来的融资,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人!” 话音落,病房里霎时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云母攥紧手包,眸色泛冷,这贱人,明明答应把这件事烂在心里的,现在居然出尔反尔,看来刚刚她们说的话全被她听到了。 穆连城沉默片刻后,突然失声笑开,他眼睛微眯,“云浅浅,你还想把我当傻子耍?那么大笔钱,乔家凭什么因为你的保证就答应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云雨欣这招够狠,直接要断她所有生路。

  种种念头闪过,她还是拿笔用完好的左手费劲的写出药方,“先按这个药方吃几天吧。”

  云雨欣心中不屑,自己压根没病,她还写的出药方,就会装腔作势。

  云母亦是同样想法,面上却是不显,只叫管家接过药方去抓药。

  ……

  折腾了半天,云浅浅终于得以回家,她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倒床就睡。

  还没等她熟睡,外面突然传来“嘭”的巨响,她听到动静,想要起来查看情况,可眼皮沉重的很。

  直到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掐住她脖子,阴鹜的声音落在耳边,“云浅浅,我真是小看了你的狠心,为了取代雨欣嫁给我,竟然不惜出手谋害她!”

  氧气骤缺,在生死关头前,云浅浅终于清醒过来,她满脸涨红,费劲的去拉他手臂,“你、你在……说什么……”

  穆连城眼里似乎有头猛兽,随时能跳出来将她吞噬,“你还想装,雨欣吃了你的药方立马吐血不止,现在已经昏迷,送到医院去抢救了,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说完,他似乎觉得连触碰都难以忍受,厌恶的将她甩开。

  好容易恢复供血的脑袋乍然听闻这消息,登时再度停止运转。

  怎么可能呢,那只是普通调养身体的药方,都是对身体有益的,怎么会出事呢……

  她难压恐惧,“雨欣她、她现在……”

  “现在死了没有?”穆连城替她把话说完,眼里的恨意犹如实质,“真是可惜了,老天都不想让你如意,她现在还活得好好地,只可惜他没有再狠点,让你去死。”

  原来,他这么厌恶自己,厌恶到想让她去死。

  云浅浅忽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深呼吸几口后解释,“穆连城,你听我解释,那些药都是调养身体的,根本没有害处,你可以拿着药方去查的,真的……”

  说着说着,她开始急起来,下意识想要伸手拉他,穆连城见状,立马厌恶的推开两步。

  “云浅浅,我不会再信你的鬼话。”他盯着她,一字一顿说道。

  那张药方早就被医院拿去检验过,确实是毒药无误,真是枉费他对她最后的信任。

  “铁证如山,你别想抵赖。”

  云浅浅浑身力气仿佛都被抽干,她痛苦的匍匐在床头,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

  这时候,穆连城接到电话,“连城,雨欣又开始吐血了,你快点回来!”

  他脸色突变,伸手拽过她就往医院赶。

  已经是初冬,云浅浅身上单薄的睡衣压根抵御不了寒冷,甫一出门,浑身的血液就好像被冻住了般,她想要回去穿件衣服,可视线接触到穆连城冷肃的脸,到底没有开口。

  两人赶到医院,立马有医生走过来解释情况。

  “穆先生,云小姐对那些药物有排斥反应,加上药物本身带有毒素,现在情况非常危急……”

  穆连城心里震怒不已,余光瞥见云浅浅,扬手朝着她的脸狠狠扇下,“如果雨欣有事,我会让你陪葬!”

  云浅浅脸被扇的往一边侧,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想开口说话,发现口腔里竟然有腥锈味。

  受到的打击多了,心开始麻木,她无声望着他,忽然觉得可笑。

  这就是她拼尽所有去守护的人,这就是她放弃尊严也要回来的地方,多年坚持轰然崩塌,陡然间全成笑话。

  云浅浅笑出声来,笑自己的可悲,笑自己的愚蠢,可笑着笑着,又突然怔住,而后眼泪扑簌落下……

  哭哭笑笑,模样疯癫,看的穆连城的心跟着狠狠揪起。

  这时候,医生在旁边说道,“穆先生,根据我们开会研讨后,最终得出的结果,是要给云小姐换血,否则再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那就换。”穆连城冷声道。

  医生面色为难,“可目前血库没有云小姐的血型,如果去其他地方调,时间上来不及。”

  穆连城移开视线,脸色冷肃,抬手指着云浅浅,“她和雨欣是姐妹,抽她的,一命换一命,不用担心。”

  云浅浅不敢置信的抬头,恰好撞进穆连城无情的视线当中,她突然觉得冷,初冬的寒风四面八方夹裹过来,吹的她如坠冰窟。

  原来,她的命早已不值钱,轻贱到只能是云雨欣的血库而已。

  她任由护士过来将自己架走,视线紧紧盯着他。

  穆连城啊,我爱你若命,足足有十三年,你可知道?

  五年前穆家那笔足以救命的融资,是我拼了命换回来的你知道吗,为了回到你身边,我尽了多大努力你知道吗?

  我曾以为自己只要够努力,就迟早能和你并肩,可我等来的,却是你的以命换命。

  原来你的爱是柄双刃剑,能让我甘之如饴,也能让我心死如灰。

  针头刺进血管里,猩红血液开始源源不断的被抽走,随着时间推移,她开始眼前模糊,她盯着头顶灯管,蓦地想起两人的初见。

  彼时云雨欣妒恨她学习成绩好,叫了人来捉弄她,也是寒冬腊月的时节,她被困在洗手间里淋的浑身湿透,是他从天而降解救了自己。

  他把外套披在她身上,笑的痞里痞气,“欸,是我救得你,以后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了。”

  “穆先生,这位小姐供血过多,如果继续可能有生命危险……”

  “继续。”

  云浅浅轻轻阖眼,眼角有滴泪滑落,鼻尖好像又闻到了淡淡的青草味。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拒绝的。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升起,意识终于湮灭于黑暗当中。

  云浅浅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当她再度醒来,闻到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时,就知道她命大的逃过一劫。

  她木然的想,既然自己还活着,那就是云雨欣应该也没事了。

  敲门声响起,她循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身穿铁灰色西装的清隽男子走进来,站在他身边是,眼底盛满心疼和怜惜。

  “浅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云浅浅艰难的扯起抹笑意,张嘴打招呼,“乔少……”出声后却发现自己声音粗粝的像是砂石磨过地面,艰涩又沙哑。

第4章

  “你先别说话,你三天前失血过多,差点救不回来。”乔俊楠端起桌上的水杯,用棉签给她润唇。

  他看眼云浅浅现在还打着夹板的手指,手背爆出根根青筋,那样出色的医术,就这么被毁了。

  “这么做,值得吗?”

  云浅浅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只道,“穆连城,他在哪儿?”

  听到这个名字,乔俊楠捏紧了水杯,脸色嘲讽,“他现在当然是守在自己的心肝宝贝身边,好好伺候着人。”

  云浅浅心头泛起微微波澜,但很快被压住,然后挣扎着要起身。

  “浅浅你干什么,快躺回去。”

  “我要去找他们。”

  她要弄清楚,那碗差点害了人命的药到底是什么药,云雨欣喝的,究竟是什么药!

  乔俊楠阻止不了,只好扶她过去,可到半途突然被一个电话叫走。

  云浅浅强撑着自己找过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病房里传出云雨欣的声音。

  “那贱人命真大,抽了这么多血还没死。”

  “那又怎么样,就算活着也照样是匍匐在我们身边的狗,那穆连城现在对她也是只有厌恶。”云母不屑道。

  “哼,还好我聪明,提前就把药换了,妈,昨天我装的像吧?”云雨欣得意道。

  “先不说这个,东西都处理好没有,昨天你那样把你爸吓坏了,现在估计要恨死那贱人。”

  “当然,我做事会那么粗心吗。”云雨欣笑道,“她们母女永远斗不过我们的,当年你把她妈撞成植物人躺着,我们得以走进云家,现在我们照顾着那老贱人,云振国对您感激的不行,至于那云浅浅,被我们收养了,更是对我们感恩戴德的。”

  云母满脸恨意,“要不是云振国对那贱人感情太深,我怎么会这样做。”

  在她的计划里,最好是直接把云秀柔撞死的,可惜那人动作不够干净利落,留下这么个麻烦。

  算了,现在这样也好,那老的躺着没法动,小的永远都要被他们踩在脚底下。

  云雨欣接话,“还好那云浅浅不知道她妈是被我们算计的,更不知道她就是云振国的亲骨肉,否则,哪会这么听话。”

  云浅浅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的差点站不稳,过往二十多年的时光好像如镜面碎裂,尽数都向她飞来,割的她浑身鲜血淋漓。

  那些碎片飞掠而过时,她看见里面有无数个云雨欣和云母,她们在里面笑的张牙舞爪,无声嘲讽着她的愚蠢。

  原来,亲生母亲的车祸是她们的阴谋,原来视她如草芥的养父,是亲生的。

  她气的浑身发抖,重重推开门扇。

  房门被她推的撞到墙面发出巨响,里面的人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愤愤转头,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闪现错愕。

  云浅浅打量着她们,心想真该让穆连城来看看,他这个捧着护着的心肝现在是如何的精神抖擞。

  她跨步上前,抬手朝着云雨欣的脸招呼去。

  “啪——”云雨欣白皙的脸上迅速浮现五指分明的红印,她半天没回神,仿佛被云浅浅居然敢打她的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

  这幕场景正好被穆连城看到,他眼神一冷,猛地上前将云浅浅拽开,然后坐到云雨欣身边将她揽在怀里,“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云浅浅身体还没恢复,这他这一拽,直接撞到墙上,失血后遗症让她直犯晕想吐。

  “我没事,连城哥哥,姐姐不是故意的。”云雨欣终于反应过来,眼眶一红,眼泪就啪嗒落下。

  穆连城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红印,眼神阴鹜,“云浅浅,是不是雨欣没事你心里不甘心,还想亲自动手?”

  云浅浅缓过来,听到这话眼底失望在积聚,“穆连城,你看看云雨欣,她哪里有事,这次的事根本就是她在演戏,真正想害死人的,是她!”

  云雨欣忽然呼吸困难起来,无力瘫倒在穆连城怀里,嘴上还道,“连城哥哥,你别怪她,真的没关系的……”

  “云浅浅,你记住,倘若雨欣有半分差池,我都要你生不如死。”穆连城脸色洋溢着杀意。

  明明已经死心了,可看到他如此姿态,云浅浅还是没忍住眼泪,“我们认识十多年,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你还想我怎么看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转身就能爬到别人床上,现在看到我重新站回顶端又死皮赖脸的要回来,云浅浅,你告诉我,你希望我怎么看你?”

  一字一句,刀刀致命。

  云浅浅颤着声,“可我从来没背叛你,当年是我以治好乔少的病为条件,才换来的融资,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人!”

  话音落,病房里霎时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云母攥紧手包,眸色泛冷,这贱人,明明答应把这件事烂在心里的,现在居然出尔反尔,看来刚刚她们说的话全被她听到了。

  穆连城沉默片刻后,突然失声笑开,他眼睛微眯,“云浅浅,你还想把我当傻子耍?那么大笔钱,乔家凭什么因为你的保证就答应下来?”

  她的话,他再也不会相信。

  云浅浅眼里有哀色,“连城,你去查就知道了,这件事是真的。”

  查?穆连城神色愈发冷,他早就去查过,可乔家半个字都眉头流露出来,乔俊楠更是提出要求,让他放云浅浅自由,才肯将当年事情说出来。

  所有人都当是云浅浅对他纠缠不休,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对乔俊楠和云浅浅过去的那五年嫉妒的发狂,恨不能将他们都毁灭掉才能甘心。

  但是,他依旧该死的不舍得,哪怕她背叛过自己,也舍不得她去死。

  云浅浅看着他无动于衷的面孔,终于不得不面对事实:穆连城不相信她说的。

  云母生怕再出意外,连忙出声,“浅浅,你在这胡言乱语什么,那些钱明明是雨欣当年求你爸爸用公司做抵押才得到的,我知道你喜欢连城,可也不能这样颠倒黑白啊。”

  虽然已经看透了她们母女的面孔,但云浅浅依旧被她这张利嘴气的眼前发黑。

  究竟是谁在颠倒黑白。

  “如果不是你拿我妈的命威胁我,我怎么会……”

  云雨欣吓得攥紧床单,如果当年的事被穆连城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