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迟先生的爱情长跑

更新时间:2021-04-09 10:35:59

迟先生的爱情长跑 连载中

迟先生的爱情长跑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七彩棒棒糖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花瑾气的浑身哆嗦,她颤抖指着邹恒天,悲愤的说道:“你还有脸说,邹恒天,这一切不都是你亲自导演的吗?” 邹恒天狠狠的打开了她的手,一脸戾气的说道:“你明白最好,也省的我多费唇舌了,识相的就给我滚出公司,我可不想被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拉低了自己的身价。” 花瑾顿时被气疯,她抬起手,又一巴掌抡了过去。 “邹恒天,如果不是你,我怎会坐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迟先生的爱情长跑第5章试读

  “邹总,你的手段也太厉害了,不但弄走了花瑾,还一次性拿下了迟云川的合约,哪天你会不会也这么对我啊!”

  “怎么会呢,我的小宝贝,花瑾那个黄脸婆怎么能和你比,没有宝贝提供的备用门牌,这事根本成不了,你才是咱们的大功臣,来,过来让老公亲一个。”

  不堪入耳的对话,让花瑾如坠冰窖,她一脚踹开了休息的大门,照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就是一巴掌。

  “邹恒天,你良心都喂狗了吗?”

  当她看到坐在邹恒天身上的女人时,瞬间全都明白了,这个女人正是那家酒店的服务员。

  “这一切你早就策划了好了,是不是邹恒天。”

  邹恒天愣了一下,旋即冷笑着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贱货。”他推开了骑在身上的女人,站起身道:“是我策划好的又怎么样,你不也和迟云川睡了吗?”

  花瑾气的浑身哆嗦,她颤抖指着邹恒天,悲愤的说道:“你还有脸说,邹恒天,这一切不都是你亲自导演的吗?”

  邹恒天狠狠的打开了她的手,一脸戾气的说道:“你明白最好,也省的我多费唇舌了,识相的就给我滚出公司,我可不想被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拉低了自己的身价。”

  花瑾顿时被气疯,她抬起手,又一巴掌抡了过去。

  “邹恒天,如果不是你,我怎会坐牢。”

  邹恒天抓住了她的手,手腕微一用力,就把她甩到了一边。

  “贱人,是你自己不争气,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还有脸和我邀功吗?”

  花瑾扑倒在沙发上,刚要爬起来便被那个女人踹了一脚,她讽刺的看着花瑾,道:“你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邹总这个赶你都不走,还梦想着要当邹夫人吗?”

  花瑾抬起了头,怨恨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服务员而已,有什么资格说我?”

  女人登时恼了她拿起放在沙发边上烟灰缸,照着花瑾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花瑾匆忙去躲,女人的手落的更快,一阵剧烈的疼痛,接着,有什么东西从脸上滑落下来。

  同一时间,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破门而入,一左一右的将她扶住,花瑾强睁双眼看了一眼,是迟云川的……保镖……

  不知道睡了多久,花瑾总算从昏沉中醒了过来。

  看着熟悉的摆设,她知道自己又回了迟云川的家。

  “醒了?”

  低沉的声线惊动了花瑾,她费力的转过头,迟云川就坐在床边。

  “嗯。”花瑾低低的应了一声,便把脸转到了另一边。

  迟云川换了一个位置,让她刚好可以看到自己,继而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希望邹恒天回心转意,一年后,我会帮你处理掉他身边的所有女人。”

  花瑾用力的抓着被子,忽然抬起头,沙哑的喊道:“迟云川,你能不能别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别人,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想要的东西你都懂吗?”

  迟云川皱起了眉,他承认看到花瑾满头是血的时候,自己心软了,只要她能顺利生下孩子,他愿意帮她完成回到邹恒天身边的心愿,不管用任何的办法。

  “说,你想要什么?”他眯起了狭长的眼眸,目光中充满了探究。

  花瑾哑着嗓子大喊道:“我要拿回自己的股份,我要邹恒天受到报应,我要他四处要饭,无家可归,迟云川,你能做到吗,如果你能做到,生十个孩子我也愿意。”

  迟云川微怔。“就只是这些?”

  花瑾红着眼,厉声问道“你以为还有什么?”

  迟云川的耳根微微的热了一下,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迅速的直起身,面向窗子道。

  “我会让你如愿,条件是在你确定怀孕以后,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你不能再见邹恒天。”

  花瑾条件反射的问道:“为什么?”

  迟云川紧绷着脸,声音却忽然柔和起来。

  “我不允许孩子的母亲去见别的男人。”

  “懂了。”花瑾闭上了眼,她相信,迟云川不会骗她。

  迟云川回过头,目光幽深的看了一眼花瑾,便快步离开卧室,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难得,今夜他没有要她。

  看着高挂在半空的明月,花瑾神情复杂,知道了一切,她反而不恨迟云川了,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怀上他的孩子,难道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嫌结婚多余,可是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岂不是比多一个女人更加的麻烦吗?

  想了一会,仍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反而让花瑾更加头晕,甚至想吐,为了尽快康复,她赶紧闭上了眼睛,没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连多日,迟云川都没有再来,却也没有过多的限制花瑾的活动,只是出入都有保镖跟随,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留下的两名保镖已被迟云川给换掉了。

  花瑾不知是什么原因,却也懒得问,有人跟着有时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买东西的时候,不用自己动手去拿。但是这样的日子未免太平静了,不禁让花瑾生出了一丝焦急,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她的肚子还没有什么反应,恒瑾那边更没有什么动静,看来迟云川果然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既然是这样她只能出击了。

  下午,她花了不少时间,为自己精心的化了一个妆,对着新换的保镖说:“我要去见迟云川。”

  保镖马上打电话给迟云川,放下电话后,他恭敬对花瑾说道:“花小姐,我这就送您过去。”

  轿车很快离开了迟宅,转弯的时候,一辆货车忽然从旁里冲出,保镖瞬间反应,将方向盘猛地打向了左侧,即便是这样,车尾仍被擦到。

  轿车在原地打了个转,发出了刺耳的轮胎摩擦声,猝不及防的花瑾亦被巨大的惯力挤压到风挡窗上,她惊魂未定的撑起身体,那辆卡车竟然再次撞来……

迟先生的爱情长跑第6章试读

  情况不妙,那辆卡车要作死的节奏,卡车身连续轻吻轿车,轿车震动十分厉害,她脑子灵光一闪。

  情急下,花瑾什么也顾不上,保命要紧,慌乱中她推开车门,抽身一跃跳了出去,在她落地那刻。

  砰……爆炸声响起,轿车瞬间变焦炭,狼烟四起,火速庞大,花瑾呆愣几秒,“妈呀!”这,这是她之前坐的那辆轿车?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恐怕她也变成焦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脑子全是浆糊。

  就在这时,出现几个黑衣男子,趁她失神,不顾她的反抗,直接将她强行架上车。

  花瑾觉的眼前一黑,看不清,回过神这才明白,难不成她被绑架了?

  而且……直觉告诉她,车辆是往城外方向开去的,不知这伙人为何绑她,身上也没啥值钱东西,想着想着,她迷迷糊糊晕睡过去。

  “总裁,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年轻男子慌慌张张,连进总裁办公室的礼貌都没顾上,直接推门而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真没礼貌!”迟云川不慌不忙的说道。

  男子一见到迟云川腿都哆嗦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硬作镇定,“花小姐她……不见了。”

  迟云川大吃一惊,早上她离开时,人不是好好的嘛?怎么会……很不解。

  “怎么回事?说清楚!”迟云川声音有些颤抖。

  “是,监控显示,花小姐半路,好似遇上车祸,她急中生智跳了出去,逃过一劫,可,最后却被一伙来路不明的黑衣人带走。”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怕一个不小心惹了这个总裁。

  跳车,来路不明的黑衣人,迟云川眉头一皱,从心里涌出一股不安感。

  “派人去找。”

  “总,总裁我马上派人搜寻。”男子的腿不停哆嗦。

  “滚!”

  迟云川自诩是绅士,可此时却将怒意撒在别人身上。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遇到那个女人后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想了良久,琢磨着,谁会绑走她,不过这女人品行不差,不至于被绑架。难道是想敲诈勒索?想到这,迟云川又想到一种情况。

  该不会是……那女人自导自演?是为了博取他的感情吗?哼!这种女人自己以前又不是没见过。

  回想一下,难道她一直想离,是想去找皱天恒?纳闷着,不无可能,那他就还真看错这个女人了,等把她带回来后,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接下来几天,没见传来花瑾的消息,迟云川心里七上八下,愈发担忧,不禁为她紧张起来。“来人,出动所有人,若,找不到人通通滚蛋……”

  “是,总裁。”手下谨小慎微退房间,立刻执行任务。

  “皱总,不,不好了?”秘书慌张跑进办公室,这时他却忘记皱天恒正抱着女人搞暧昧,大红唇女人连忙从他怀中脱离,衣衫不整的走出办公室。

  “你他妈,就不会敲门吗?尽他妈做蠢事,打扰老子好事!”

  冤啊,方才敲门,屋里无应答,因事情紧急这才推门而入,秘书战战兢兢的汇报道。

  “皱……邹总,公司股票急速下滑,已经跌入七个点,照这样下去不出三天,公司恐怕……会破产。”

  “砰”……办公桌上文件挥洒一地,地面狼藉不堪,谁他妈,这么不识像居然与老子杠上,“给我查,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秘书进屋,垂眸一瞄,皱天恒的办公室像垃圾场似的,也没人打扫,公司静的飞过一只苍蝇都能听见。

  这三天,皱天恒每天目不转睛盯着电脑,茶饭不思的守在公司,公司宣布破产时,他跟个乞丐似的瘫坐在地,而平常那些妖艳女人也消失不见。

  秘书俯身捡起地上一沓文件,一点一点叠加上去,她将办公桌收拾利索,“皱总,事已至此,何必糟蹋自己呢,迟氏集团也不会心疼你?”

  皱天恒身体一翻,来了几分精神,迟氏集团,是指……琢磨一会,心里几乎已有定数,“说,结果如何?幕后黑手是不是迟云川?”

  皱天恒一把揪着秘书衣领,恶狠狠把他从地面提起,秘书吓了一跳,吱吱呜呜……“我……不敢肯定。”

  可恶……迟云川有种。

  花瑾渐渐苏醒,可,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这是哪?忽然,头套被人摘下,脑袋快被灯光晃晕,特刺眼。

  向四处打量一番,这好似一个废弃仓库,她身体视着动了动,怎么也动弹不得,垂眸一看,整个身体却被绳索禁锢在破旧的椅子上,仓库,地面散发一股霉气味让花瑾感到恶心。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熟悉声:“啧啧啧,这是哪位大小姐?瞧我眼拙的,原来是花大小姐。””皱天恒一脸痞气的朝她走来。

  花瑾耳朵一竖,这声音,这身段,好似她男友嘛,不对……这分明就是!男人越来越近,聚精会神仔细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

  花瑾顿时清醒,牙齿咬得紧紧的,皱天恒,王八蛋!“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狗怎么开始说人话了?”

  她一脸气愤,这种男人简直就是渣子,为他顶罪,整整吃了三年牢饭,最后却把她抛给别的男人。

  皱天恒不在兜圈子,话直接挑明,“瑾儿,你,可别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这不是你的作风啊,我呢,特意邀请你在帮我一次。”

  “呸,人渣!”

  啪……一记耳光落在花瑾脸上,拳脚随跟上去:“臭女人,给脸不要脸,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左一脚,右一脚拳打脚踢,一把钻着她的一把长发,直视着他,花瑾身体被他踢的撕心裂肺的痛,快死的节奏。

  她才刚刚出头,人生美好时光还没开始,就要被洗白,这样死了,可她……心有不甘啊?

  “邹天恒,你……告诉我,我们相恋这么多年,你心里究竟有木有我?”

  “臭婆娘,你听好,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一开一直都在利用你,就你那破身段,没胸,没屁股,没身材女人,我皱天恒不赶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