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风华无双:废材小姐太嚣张

更新时间:2021-03-28 16:30:11

风华无双:废材小姐太嚣张 已完结

风华无双:废材小姐太嚣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古婷晓月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大哥,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很好,在说了,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钟漓烨一个男人。”夏侯拾依怎么会不明白夏侯清寒话里的意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是啊,我们的小依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对小依好的男人。”夏侯清寒满是怜爱的说道,只是那眉宇间的忧愁并没有因此减去半分。 他如今形同废人,不仅帮不上小依,还可能成为小依的累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暖心大哥-古婷晓月

  此时的钟漓烨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就连在听到夏侯拾依提到城门口写下休书侮辱他的话也忘记了愤怒。唯一听进去的便是那句明日大婚依旧举行。

  

  夏侯拾依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眼底尽是玩味。

  

  “怎么,殿下你是不是很失望啊,你与夏侯芊芊等人做了那么多,结果还是没有甩掉我这个让殿下你颜面尽失的废物。”

  

  “夏侯拾依,既然你自己也清楚你是个废物,那么你就应该明白,本宫是不可能娶你的,所以你还是乘早死了那条心吧。”

  

  钟漓烨早就被夏侯拾依所说的话给惊得不轻,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夏侯拾依眼底那抹与平日里不同的狡诈。

  

  他就不明白了,事情都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夏侯拾依也已经失去了清白,为什么他的父皇还是要坚持让他娶夏侯拾依那个草包。

  

  “这个臣女自然是明白的,只是皇上说当初长辈们在订婚时交换的信物还未交还,这婚事便不算作废。若是殿下愿意交还信物嘛……”

  

  不知道夏侯拾依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说到信物两个字的时候咬的特别重。

  

  “你的意思是只要归还了信物父皇就不会为难我了。”此时的钟漓烨也是被夏侯拾依的话给扰乱了心神,不然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夏侯拾依话里的漏洞。

  

  “自然。”夏侯拾依笑的很是灿烂。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信物是愿主母亲生前的武器峨眉刺。

  

  “那好,东西给你,希望你说到做到,以后不可在纠缠本宫。”钟漓烨一听说只要交还信物就行,愣是想也没想便将手指上的峨眉刺取下来扔给了夏侯拾依。

  

  “我的呢!?”钟漓烨见夏侯拾依接下了峨眉刺,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只要将东西要回来,他与夏侯拾依那个草包之间就在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别人也不能因为夏侯拾依的事情来笑话自己了。

  

  “殿下应该知道,这几年来,臣女的日子并不好过,早已经将那信物换钱花了。”

  

  夏侯拾依扬了扬手中的峨眉刺对钟漓烨说道。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多谢殿下归还臣女母亲的遗物。”

  

  “夏侯拾依,你耍我!?”要是钟漓烨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那就真的不是一般的傻了。

  

  “殿下这是什么话,明明就是你太蠢了。”夏侯拾依不仅没有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并且用手捂住了耳朵。

  

  “夏侯拾依……”就在夏侯拾依刚刚捂住耳朵的下一瞬间,身后传来了一声咆哮,震得那些没来得及捂住耳朵,灵力低下的宫人们头晕目眩。

  

  看着宫人们摇摇晃晃的身子,夏侯拾依庆幸的拍了拍胸脯,还好本小姐早有准备。

  

  出宫的路上,夏侯拾依的脚步十分的轻快。

  

  想想也是,进宫后不仅没让皇后讨到任何好处,还从钟漓烨那里白得了十万两金,唯一麻烦一点的就是皇帝所说的那些话。

  

  回府后,夏侯拾依并没有急着回沂水阁,而是去了寒院。不为别的,只因夏侯清寒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无条件对她好的人。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守在寒院外的小厮在见到夏侯拾依时,一脸的惊讶。

  

  其实也不怪小厮觉得惊讶,而是自从三年前,夏侯清寒双腿废了以后,夏侯拾依就很少踏进寒院一步。

  

  “我来看看大哥。”夏侯拾依没有理会那一脸惊讶的小厮,快步踏进寒院脆生生的叫道:

  

  “大哥,我来看你了。”

  

  “你来做什么?”不待夏侯拾依靠近夏侯清寒的房间便被林枫给拦了下来,林枫眼底满满的都是不喜,很显然,他不欢迎夏侯拾依来寒院的。

  

  林枫,是夏侯清寒的贴身小厮,父亲是镇南侯府的管家,自小便跟在夏侯清寒的身边,两人情同手足。之前给夏侯拾依送九尾凤头钗的人也正是林枫。

  

  “林枫哥哥,我是来看大哥的,还请你通报一声。”对于原主所做过的那些荒唐事情,夏侯拾依是知道的,因此,林枫的态度也是在夏侯拾依的预料当中的。

  

  “少爷还在休息,大小姐还是先回去换身衣服在来吧。”林枫一脸戒备的看着夏侯拾依,审视着夏侯拾依,变相的下逐客令。

  

  这大小姐连衣服都没有换就来寒院,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莫不是又想问大少爷要东西去讨好钟漓烨等人。

  

  “这样啊。”

  

  见林枫的态度,夏侯拾依心中便有数了,这林枫怕是不会轻易放自己进去见夏侯清寒的,夏侯拾依也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她相信,只要林枫看到她的变化以后便不会在阻拦她见夏侯清寒了,她将九尾凤头钗递给林枫道。

  

  “等大哥醒了,林枫哥哥帮我把这个还给大哥吧。”九尾凤头钗本就是夏侯清寒私下给她应急的,现在她已经平安归来了,现在自然是要物归原主的。

  

  想着夏侯清寒因为知道自己要进宫的消息,便立马派人送来了九尾凤头钗,夏侯拾依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不管原主以前是怎么对夏侯清寒的,现在她接手了这具身体,那么她就要对夏侯清寒这个哥哥好。

  

  前世的她虽然是古武世家的天才少女,但是,生在那样一个充满利益的家族,她并没有感受过太多的亲情,因此,夏侯清寒对她的好就让她觉得十分的难得与珍贵。

  

  “没问题,大小姐慢走。”夏侯拾依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态度让林枫有些恍然,但见夏侯拾依要走,他也没有开口阻拦。

  

  因为在他看来,夏侯拾依是越早离开越好,免得到时候又惹得大少爷不高兴。

  

  “是小依来了吗,快进来。”就在夏侯拾依正打算离去的时候,门内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

  

  听到夏侯清寒的声音,林枫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向夏侯拾依的目光有些不自然,他刚刚说慌了,夏侯清寒并没有休息。

  

  “大哥,你醒啦。”夏侯拾依像是没有看到林枫的不自在一样,欢快的踏进了屋子。

  

  她不是不知道刚刚林枫的话有假,想夏侯清寒在知道她要进宫后第一时间便叫林枫将九尾凤头钗给她送来,夏侯清寒又怎么可能在没得到她平安归来的消息便睡着了。

  

  “怎么还穿成这样。”夏侯清寒见夏侯拾依还是进宫时的那身衣裳,外面是九清大祭司的披风,不由的皱眉道。

  

  “我这不是急着过来给大哥报平安,免得大哥你担心嘛。”夏侯拾依想象着一个妹妹对哥哥该有的态度。

  

  “回来的就好。”夏侯清寒闻言后,皱起的眉头这才稍稍的舒展开来,随后有吩咐道。

  

  “林枫,你去沂水阁给大小姐拿套衣服过来。”

  

  “还是大哥最好。”她现在还这么穿着也确实不妥,夏侯拾依在心里为暖心大哥点赞一百下。

  

  “你都说了我是你大哥。”见自家妹妹难得的像小时候那般依赖自己,夏侯清寒心里一时间有些不是滋味。

  

  夏侯拾依前世的时候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亲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好。

  

  见夏侯拾依不接话,夏侯清寒以为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自从三年前的事情以后,自家妹妹是越来越……

  

  沉默了半晌,夏侯清寒才试探性的问道:“折腾了大半天,想来你也是饿坏了,午膳就在寒院用吧。”

  

  他们两兄妹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的在一起吃过一顿饭了。

  

  “听大哥的。”虽然还有些不习惯温暖,但夏侯拾依依旧在努力的接受,适应。

  

  见夏侯拾依点头,夏侯清寒一喜,连忙吩咐道:“来人,传膳,要大小姐最爱吃的。”

  

  面对夏侯拾依态度的转变,夏侯清寒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夏侯拾依终于不再像以前那般不懂事,也愿意与自己亲近了。

  

  忧的是,他担心夏侯拾依这样的转变是因为今日城门口的事情而受不了刺激。

  

  有好几次,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在看到夏侯拾依恬静的样子以后有闭上了。

  

  他不想在揭夏侯拾依的伤疤。

  

  夏侯清寒欲言又止的样子,夏侯拾依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只是现在的她还不知道究竟要与夏侯清寒怎么相处才是最好的。

  

  因此,她也就只当没有看见。

  

  在两人沉默间,饭菜已经陆陆续续的上桌了,全都是原主最爱的。

  

  一顿饭的时间,谁也没有主动打破这沉默,让一旁的林枫看的直皱眉。什么时候,他家那个没脑子的大小姐都有不好意思开口的时候了。

  

  “大哥,我推你出去走走吧。”饭后,夏侯拾依开口道。现在是三月天,太阳并不辣,病人出去晒晒太阳也是有好处的。

  

  “好。”夏侯清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是自他双腿废了以后,自家妹妹第一次主动与自己亲近,让他一时间鼻子有些微微发酸。

  

  在他腿刚废的时候,他曾一度的以为,他的妹妹嫌弃他是个废人了,不会在与他亲近了,没想到时隔三年,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天。

  

  夏侯清寒的反应拾依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在心里暗骂原主眼睛究竟有多瞎才会看不到身边真正对她好的人。

谁是下手的人-古婷晓月

  初春的阳光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院子里到处都是一片春意盎然。

  

  夏侯拾依推着夏侯清寒缓步行走在院中,宁静而温馨,让人舍不得出言打破这份平静。

  

  三年前,因为夏侯清寒的双腿废了以后,镇南侯府所有的台阶大打平了,方便夏侯清寒出入。

  

  “小依,忘了他吧。”夏侯清寒终究还是开口了。他口中的他不是别人,正是钟漓烨。

  

  在还未发生今早事情之前,钟漓烨便想法设法的想要退婚,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以后,他的依儿与钟漓烨之间就更加不可能了。

  

  “大哥,我没事儿。”夏侯拾依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怎样的表情,只好低声说道。“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不糊涂了,知道谁才是对我好的人,在说了,我已经不喜欢钟漓烨了。”

  

  “小依……”夏侯清寒怔怔的看着拾依,似是要确认夏侯拾依的话可信度究竟有多少。

  

  “大哥,我说的是真的,我不喜欢钟漓烨,现在不喜欢,以后也更不会喜欢。”

  

  夏侯拾依在提到钟漓烨的时候,眼底一片清明,甚至还有些许的鄙夷,唯独没有了以往的疯狂与炙热,这让夏侯清寒的心放下了不少。

  

  随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愧疚的说道:

  

  “都是大哥没用,要是大哥好好的,钟漓烨那小儿便不敢如此欺辱我的小依了。”

  

  若不是他的双腿废了,他也能继承爵位,钟漓烨便不会想着退婚了,那些人也不敢来镇南侯府撒野,掳走夏侯拾依,他的妹妹也不会跟着他吃这么多的苦。

  

  “大哥,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很好,在说了,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钟漓烨一个男人。”夏侯拾依怎么会不明白夏侯清寒话里的意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是啊,我们的小依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对小依好的男人。”夏侯清寒满是怜爱的说道,只是那眉宇间的忧愁并没有因此减去半分。

  

  他如今形同废人,不仅帮不上小依,还可能成为小依的累赘。

  

  “大哥,我能看看你的腿吗?”夏侯拾依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连忙进入到她今天找夏侯清寒的主题之一。

  

  “大小姐……”林枫听夏侯拾依说要看自家主子的腿,有些不悦的说道。

  

  大小姐这话不是在主子伤口上撒盐吗,还以为大小姐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以后变好了,没想到还是跟以前一样。

  

  “小依,大哥没事儿。”夏侯清寒制止了林枫道。

  

  虽然自受伤以后,每每提到双腿时,他的心里都是满满的不甘与苦涩,但是,这是夏侯拾依长大以后第一次主动关心他,他就是有再多的苦涩也因为夏侯拾依的关心给冲没了。

  

  夏侯拾依没有理会林枫的不满以及夏侯清寒眼底的逃避与苦涩,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伸手便掀开了夏侯清寒的衣袍,查看夏侯清寒的双腿。

  

  夏侯清寒双脸不由的一红,有些别扭的按住了袍子的上半部分,却也没有拒绝。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现在拒绝也是无用的,夏侯拾依显然是下定了决心不看到他双腿的情况是不会罢休的。

  

  “大哥可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吗?”夏侯拾依此时出奇的冷静。只是那冷静的外表下早已经波涛汹涌。

  

  夏侯清寒的双腿从外面看起来完好,但是只要注入灵力一看,就会发现里面的经脉全部粉碎。

  

  这是从内部打断的,下手极为狠毒,寸寸断裂,根本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这完全就是不打算给人留一丝复原的可能。

  

  从这一点便可以判断出这是人为,而能制造出这样伤势的人,修为必须是高出夏侯清寒三阶以上。

  

  夏侯拾依心中满是疑惑,到底是谁,竟用这般毒辣的手段来对付夏侯清寒,那人与镇南侯府又有怎样的关系。

  

  “小依,大哥没关系的。”夏侯清寒掀起袍角盖住自己的双腿,不让它呈现在夏侯拾依的眼前。

  

  “竟然大哥不愿意说那么做妹妹的自然也不会勉强大哥,”夏侯拾依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夏侯清寒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她就不相信她会查不出来。

  

  那人与镇南侯府的关系还是一个谜,她不比可能留下这么一个隐患在自己身边的。

  

  “大哥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吧,你双腿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夏侯拾依推着夏侯清寒往回走。

  

  “小依,你是说我的腿……”夏侯清寒不可置信的看向夏侯拾依,满是震惊与怀疑。

  

  林枫更是看鬼一样看着夏侯拾依。

  

  不外乎夏侯清寒和林枫会是这样的表情,实在是这几年来,他看过无数的大夫,就连宫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现在,夏侯拾依告诉他,他的双腿还有救,他能不激动吗。

  

  “大哥难道不相信我吗?”夏侯拾依瘪了瘪嘴,佯装委屈道。

  

  要说夏侯清寒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自家妹妹的眼泪,一见自家妹妹那委屈的小模样,便什么也忘记了。

  

  “小依别哭,大哥没说不相信你。”

  

  反正自己这双腿已经没治了,就给夏侯拾依做实验也没什么损失。

  

  这么一想,夏侯清寒心里最后的那一点疙瘩也没有了。

  

  “那大哥现在就回去好好休息,养好精神后晚上我才好给大哥施针。”征得了夏侯清寒的同意,夏侯拾依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是有把握治好夏侯清寒的双腿,唯一担心的就是夏侯清寒不愿意配合。

  

  如今,夏侯清寒愿意配合,那就在好不过了。

  

  将夏侯清寒送回寒院后,在临出寒院的时候,林枫叫住了夏侯拾依。

  

  “大小姐,你真的能够治好公子的腿,若是不能就不要给公子希望。”

  

  这几年来,林枫见多了夏侯清寒每次看到希望后有失望的样子,那种落差感,他不愿意夏侯清寒受到那样的打击了。

  

  “我夏侯拾依一向说话算话,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夏侯拾依挑眉,轻声说道。“怎么,在你眼中,我就是那般不可信吗?”

  

  “……”林枫无语,要是夏侯拾依有可信度,他还至于在这个时候叫住她吗?

  

  “要是没有别的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夏侯拾依挥了挥手,似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

  

  “对的,记得准备一套银针,我刚刚写的药方你也别忘了准备。”

  

  夏侯拾依说完,便不再多看林枫一眼,朝着沂水阁方向走去。

  

  晚上为夏侯清寒施针可是一件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她现在要回去好好养足精神。

  

  回到沂水阁后,夏侯拾依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就开始回忆有关这片大陆的一切。

  

  沧澜大陆,总共有四个国家。位于东边的是东凌国,南边的南誉国,西边的钟漓国,北边的北辰国。

  

  每个国家都设有祭祀府,她现在所属的国家便是钟漓国,钟漓国的大祭司便是帝华九,也就是九清大祭司。

  

  沧澜大陆人人尚武,是靠一种叫做灵力的物质来提升自身实力。实力等级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灰白十阶,每阶分为一到九级与大圆满。

  

  好死不死的,她这具身体便是个天生的灵力废材,从出生到现在,总共十五年,依旧是红阶一级的实力。

  

  这随便换个人,就算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十五年下来怎么也是能突破橙阶的。

  

  想她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怎么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可是到了这里以后,居然成为了一个人人可欺,人人喊打的草包废物,这叫她心里怎么可能会甘心。

  

  她真的要这么当一个废物吗,不,骄傲如她,是不允许自己弱小的。

  

  想到这里,夏侯拾依不信邪的起身打坐。

  

  她按照记忆中的方法,引导着灵力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着,最后朝着丹田处聚集而去。

  

  感觉到体内的灵力越来越充沛,夏侯拾依心里忍不住一喜。

  

  身体能够吸收灵力,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修炼了,这会不会就是她穿越过来所带的福利。

  

  然而,还不等夏侯拾依嘴角的笑意完全绽放,她整个人便僵在了那里。

  

  她刚刚才吸收的灵力,居然在一进入丹田以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不死心的接连试了好几次,可结果依旧是一样的。

  

  这让夏侯拾依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她是真的不能修炼灵力。

  

  看来以后真的要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灵力废材了,而她,也只有想办法从其他方面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打定主意后,夏侯拾依这才稍稍的有了些精神。

  

  她猛的想起今天从钟漓烨那里要回的峨眉刺,便将东西掏了出来。

  

  那是一对指环大小的圆环,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铁非铁,绕是见多识广的夏侯拾依也没有认出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打造出来的。

  

  在那圆环上,还有两个小小的机关,想来,那便是峨眉刺的机关了吧。

  

  夏侯拾依伸手,往那按钮上轻轻一按,便弹出一三十厘米左右,中间粗、两头细的锥形体,头端略扁的铁针,材质与那圆环一样,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铁非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