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

更新时间:2021-04-11 15:49:49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 已完结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

来源:微阅云 作者:雪桥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这件礼服好漂亮,而且珍珠还那么多,我可以试穿一下吗?”不等夏晓曼开口从一边的何余姚首先冲了过来,一把抓起刚刚夏晓曼放在手掌中的裙摆,脸上狂热的喜爱非常。 营销员小姐尴尬的看了眼夏晓曼,这件礼服是这位小姐先看到的,夏晓曼只点了点头就没有再从这件礼服面前停留,转而去看其他的礼服。 得逞的何余姚用余光瞥了瞥夏晓曼,捧起礼服放在脸上遮住自己微勾的唇角。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一一给你破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荣起的邀请函

  夏美琪正一脸享受的看着自己的指甲,精致的妆容在她的脸上配着她嘴角微勾的笑容总感觉有些地方很怪。

  “呀,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真是好巧,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妹妹了?”

  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厚脸皮,做出那些混账事竟然还有胆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夏晓曼脸色肃然眉皱,开门下车。

  “夏美琪你这个姓氏还是夏家的,我不想和你多浪费时间,你最好快点离开。”夏晓曼尽力压着自己的怒火,对于她,自己还没有大下杀手是算是对最大的怜悯。

  然而夏美琪对于她的话一点也没介意,穿着一件小香风的一字肩连衣裙,走起来路来裙摆摇曳,在夏晓曼的眼中看到的只有一股子狐媚劲。

  “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好了吧,夏氏的事怪不得别人,只能说你自己傻,拦不住自己的男人,但我倒是没有想到当年楚陌城出了那样的丑事,现在竟然还会来帮你,这里面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夏美琪一脸嚣张的从她的身边边转边说,得意的眼色往夏晓曼的身上瞥了瞥,不屑的眼神像是一把把箭雨想要将夏晓曼吞没,但让她失望的是从夏晓曼的脸上没有看出一点的不适。

  难道是自己下的力度不够大吗?

  正想要再来下一波猛料却被夏晓曼的一番话给激在原地。

  “夏美琪你这么闲是不是被陈家的人给赶出来,无聊的只能从我的身上找存在感?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悲。”

  “你!”她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本来陈家赫想要让她可以继承夏氏的财产,然而却被突然出现的楚陌城打乱,自己的底牌没了,在陈家的地位自然就没了。

  夏美琪被她这么羞辱,下意识的将手抬起来就要往她的脸上来上一巴掌,然而刚到了半空就被夏晓曼凌空抓起。

  眼神一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眸冷冰冰的看着面前这个猖狂的女人,手上的力道不断收紧,看着这张脸恨不得拿把刀将它划破。

  “夏美琪,你以为我现在还是当初的夏晓曼吗?我劝你以后别再随随便便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再让我看一次,我一定把你的脸给刮烂。”

  将她的胳膊用力往地上一甩,一个白眼狼,用不着白费力气,蔑视的看了她一眼,开车扬长而去。

  本来今天想要羞辱她这个曾经的傻瓜姐姐,但现在被羞辱的反而是自己了。她又做错了什么,不过只是想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和财富!

  扭曲的心理从夏美琪的心中渐渐成型,双手慢慢握紧,夏氏是她的,她一定会抢过来,不管用什么办法,就算是用点手段。

  嘴角微微勾起,看着远处的车影,一个阴谋正在她的心里成型。

  夏晓曼,那就看看我们谁笑到最后。

  一到公司,所有的人都在井然有序的处理手上的东西,夏晓曼戴了个墨镜全身的气质是盖不住的,一进去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

  办公室里和当初走的时候一样,没怎么有大的变化,就是窗台的花变成了君子兰,一朵紫色的花反而是给沉闷的环境多了一丝生机。

  “林娜这是你自己换的?”轻轻抚摸花瓣,上面还有滴滴露珠。

  “这个是楚总换的,您不在的期间楚总来过,然而让我将您的花换成君子兰。”

  是他?这倒是让夏晓曼有些意外,神情微怔,他怎么会突然来自己这里?想了很久都没有结果,只能将把这件事给放放,刚坐在办公椅上,一张天蓝色的邀请函平整的放在上面。

  “荣起的邀请函?看这日期是提前了,什么时候来送的邀请函?”

  “今天早上送来的,比您提前来公司早了两个小时。”

  林娜如实回答,计程表上写的是五天后才是宴会开始的时间,突然提前了两天这不像是荣起的作风,难不成又是楚陌城?

  一想到这个名字脑海里已经自动出现他的身影,万年不变的扑克脸,搁哪都感觉严肃,这家伙总不会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吧,面瘫。

  正当夏晓曼在想那个人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从外面走进的人让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对于突然出现的楚陌城的确是吓到她了,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变魔术吗?

  然而楚陌城并没有去理会她的吃惊,看了眼窗台的君子兰,一直呡成一条线的嘴唇难得的有了一道弧线,而且是笑意的弧线。

  “还以为你会把这盆花扔掉,但倒是让我出乎意外了。”

  慢悠悠走到夏晓曼的面前,手捏着她的下巴用力网上一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每次一见面这个动作都快是他的标准动作了,然而对于和她相差一头多的身高来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长时间仰着头会让她的脖子感觉麻木,收回来的时候只能用手把头给掰回来。

  往后退了两步想要保持自己脖子舒服的距离,然而却又被身后的胳膊拦住,给推了回来,正好撞进楚陌城的怀里。

  “想要往哪逃?你觉得你可以逃出我的牢笼吗?”

  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递到身体每个角落,想要揉一揉却碍在有一个头在这儿没办法弄,只好无奈的站着。

  “我,我只是觉得你太高了,我仰着头比较难受。”夏晓曼说话时双颊微红,犹如喝了酒的佳人,这样的她多了几分韵味。

  楚陌城的心底陡然升起一团火,眼神微变,低咒了一声,真不该过来调戏这个家伙,这下倒好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了。

  不甘心的看了眼怀里的小东西双臂一圈,紧紧的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夏晓曼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想要抬头看看他的眼睛然而他的力气太大,根本动不了。

  正想要问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上有个硬的东西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刚刚还微红的脸瞬间像是被红色的棉花糖染过一样,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同样沉默。

  “荣起的宴会我会带着你去。”

  “哎?带着我去?”夏晓曼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尽力抬起头看向他,然而因为他的个子太高根本就看不到。

  “有问题?”楚陌城的声音微低,有点焦躁,他不是一个喜欢把话说第二遍的人,夏晓曼知道他的习惯,只摇摇头没有说话,看了眼桌上的邀请函。

  看来去荣起宴会的人肯定很多,那么陈家赫也会去那里?如果是这样那么肯定又少不了一些血雨腥风了。

  疲惫的靠着他的胸膛,沉着有力的声音从耳中传来,静静闭上眼睛,心情复杂的她只想安静的待在这里,哪怕只有几分钟也好。

  “走吧现在你应该去试晚礼服。”二话不说拉起夏晓曼的手腕就往外面走,大厅里所有的员工纷纷见了鬼的一副模样,偷偷的伸直了脖子看向走道上的两个人。

  这个可是楚氏集团的总裁啊,而且和自己的老总关系这么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想要知道个一清二楚,然而却又没有方法知道,只被他们当成八卦新闻来看了。

  “陌城!”突然一道清亮的声音从远处喊着楚陌城的名字,两个人寻着声音看了过去,夏晓曼脸色微变,为什么来哪里都会碰到她?

  何余姚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纸袋,一脸开心的朝着楚陌城的方向一蹦一跳的过来,俏皮的扎着个马尾,青春活力的她像极了当初的自己。

  手腕处的温暖瞬间消失,夏晓曼看着刚刚还牵着自己的楚陌城,正一步一步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顺手就将她手里的东西给放在了手中,责怪何余姚出来为什么没有叫她。

  一幕幕的暖心刺痛着夏晓曼,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想要抬脚离开,然而脚下好像是被人钉了钉子一般,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陌城你不要再说我啦,晓曼姐还在这里,如果让晓曼姐看了去我得有多尴尬。”说着还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乖巧可爱的样子的确是很讨人厌。

  就算是夏晓曼一个女孩子都觉得她是一个青春无限的萌妹子,他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吧。

  心中出现的想法夏晓曼只是笑了笑,她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那就把自己当成是局外人吧。

  “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能不能带着我去?”

  何余姚眨着星星眼,期盼的看向楚陌城,后者点点头,无奈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美好温馨的一幕让夏晓曼心中一痛。

  正想着转身上车里去,却不想衣袖突然被人从后面拽着,回头正撞上那抹还没有收回去的狡猾。

  一怔,怎么会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心思?

  “晓曼姐,那我就要打扰一下你们啦!”开心的笑了笑,纯真的模样着实和刚刚的神色不同,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吧。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发现

  三个人同坐一辆车夏晓曼坐在后驾驶坐,看着前面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只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看着窗外的虚影。

  楚陌城时不时向后面看一眼没有理她,继续和何余姚聊天,然而心中也是装着事,一路上只有何余姚自己一个人开怀大笑,一点也没有感到车上有什么尴尬。

  “走那么快干什么,你知道目的地?”刚下车夏晓曼就推开车门往外面走,脚下还没有走上几步就被身后的声音给拽了回来,怔住身子。

  等着身后的两个人,何余姚双手都挽着楚陌城的胳膊,脸上的笑容犹如一个刚刚坠入爱河的姑娘。

  这两个人不管在哪里都让夏晓曼有些不舒服。

  “哇陌城,这些衣服都好漂亮,我可不可以在这里面挑一件喜欢的?”

  何余姚脸上露出些许娇羞,看着这些礼服眼睛都变得亮了起来,偷偷瞄了眼身边的楚陌城,小姑娘家的喜爱全部在眼中呈现。

  两个人的互动就如同小情侣一样,夏晓曼只看了一眼就去其他的礼服面前挑选,的确如何余姚所说,每一件都是精品,领口所点缀的珍珠一眼就知道是野生珠,光泽和个头不是家养的可以比的。

  “这位小姐您好,您摸的这件是我店最有名的珍珠爱人,是刚上新的一款,您要试穿一下吗?”

  从旁边走过来一位服务小姐,穿着标志的工作服,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举止得体,谈文吐字也能看的出修养。

  夏晓曼又摸了摸自己手心的布料,很柔软,正中央的粉色珍珠就是点睛之笔,说实话她的确是对这件礼服动了心。

  “这件礼服好漂亮,而且珍珠还那么多,我可以试穿一下吗?”不等夏晓曼开口从一边的何余姚首先冲了过来,一把抓起刚刚夏晓曼放在手掌中的裙摆,脸上狂热的喜爱非常。

  营销员小姐尴尬的看了眼夏晓曼,这件礼服是这位小姐先看到的,夏晓曼只点了点头就没有再从这件礼服面前停留,转而去看其他的礼服。

  得逞的何余姚用余光瞥了瞥夏晓曼,捧起礼服放在脸上遮住自己微勾的唇角。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一一给你破灭。

  楚陌城接了个电话刚回来,气氛变的有些微妙,见夏晓曼一直在各种礼服面前来回的转,心情慢慢有点焦躁。

  “你要选到什么时候,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选下去。”声音里带着怒气,摸礼服的手一顿,手收回来,面带笑容看着这两个人,轻快的走到楚陌城的身边。

  “那我们先回去吧,等明天我和林娜再去看看,今天就不着急挑了。”说话的语气让人感觉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很无关紧要的事情,早就试穿好礼服何余姚,从试衣间走出来,站在两个人的面前转了个圈。

  一身白色的礼服衬托的她像一只坠落人间的天使一样,不得不说这件礼服的确是把女生的美好都表现出来,何余姚长相又十分甜美,配上这件礼服再好不过。

  “陌城你看,好不好看?”何余姚脚下踩着高跟鞋缓缓走到楚陌城的身前,突然脚下不稳往前方直直的撞了过去。

  何余姚禁闭着眼睛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里。“陌城?”

  “慢点,如果觉得高跟鞋不合适的话就换一双平底鞋。”

  夏晓曼跟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话一样,已经往回去的路上走。真是不知道这是叫自己来挑礼服的,还是让自己看他们两个来秀恩爱的。

  “我没有让你离开,你最好站在那。”强硬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夏晓曼咬着牙低垂着眼眉,想要离开,但脚下却动弹不得,只好乖乖听命,自己就像是他的一条狗一样,说什么自己都要听着。

  刚收紧的双手无奈的放开,嘴角带着她的笑容,正面楚陌城,没有说话仅仅只是笑着,犹如提线木偶。

  “余姚我们先回去吧,回去把饭吃了。”楚陌城温柔的摸摸何余姚的头发,和蔼友善的态度让何余姚心中很复杂。

  嗯了一声挽着楚陌城的袖子上了车。她知道楚陌城对自己的感情是什么,不过是因为在美国的时候碰巧发生的事,让她和他减少了距离,但何余姚一直都知道在楚陌城的心里,自己不过是一个妹妹罢了。

  她也想要得到像夏晓曼那样的生活,哪怕是被楚陌城给虐待着,自己也想要,如果自己不可以那么就让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全部消失吧!

  一路上和刚来的时候一样,依旧是说说笑笑,依旧是没有夏晓曼的加入,独自看着窗外的景物慢慢的向后倒退,就算伸出手也抓不到任何的东西。

  突然肚子一疼,夏晓曼的脸色变了变,紧紧按着自己的肚子,眉毛皱了皱,紧咬着下唇,尽力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声音。

  等到了楚氏庄园两个人都下了车只有夏晓曼一个人没有动弹,又引来楚陌城的不悦。

  “你待在车里难道还想要我把你给抱下来?”说完拉着何余姚的手两个人径自进了屋,看着他决然的背影,顿时心中五味陈杂,有时候自己简直想要有一把刀弄死这个让她冰火两重天的男人。

  但是如果没有了他,自己又能活到几时,无奈的苦笑一声,推开车门用尽全力往屋里走,然而走一步就是对自己的折磨,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肠子打结的感觉,好难受。

  到了屋里就好了……一步步朝着屋里走去,双腿像灌了铅一样,走一步就感觉到绞痛。还是大厅中的方伯看出院子里夏晓曼的不对劲,赶紧跑了过来。

  “夏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夏晓曼微笑着摇摇头,肚子又是一阵抽痛,肯定是今天不小心受凉了,但想也没有想到受个凉而已,哪会有这么严重。

  终于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尽,倒在了地上。

  “楚总夏小姐出事了!”

  楚陌城的人一听到这件事赶紧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赶紧跑了过来。夏晓曼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看着就有些吓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缓缓过来的何余姚蔑视的看了眼地上的人,从心底露出不屑,但脸上还是十分关心的样子。

  苦肉计?这招她都已经用过时了。

  “赶快把医生叫过来,要快!”说着抱起夏晓曼的身子就往房间里冲,脸色不好的看着怀中的人,体重怎么这么轻,以前还没有这么瘦弱。

  刚把人放在床上,医生就匆匆的赶到,熟练的把各种仪器摆出来,在夏晓曼的身子上诊断,过了一会儿的时间才有些了答案。

  “没有什么大碍,大概是这几天受寒,所以才导致肠痉挛,引起了腹部绞痛,我开个药吃下就没有事了。”

  医生的话让楚陌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看着熟睡的脸自己也不清楚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想要呵护她然而自己又做不来,只好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引起她的注意,如果让别人知道也会说自己可笑吧。

  房间里只剩下楚陌城一个人,静静的看着那张脸心情渐渐变得有些愉悦,门突然被人打开,何余姚手里端着餐盘,面露不舍的走向楚陌城,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才开口。

  “陌城你先去吃饭吧,晓曼姐我先看一会儿,而且医生不是也说了吗,她没有事了,等她醒了后我叫你就可以。”

  对于何余姚的话楚陌城没有回复,只是点点而已,他想做她醒来第一个被她看到的人。劝说无果何余姚心中升起一抹更仇恨的浴火,狠狠的看向床上那个人,银牙紧咬。

  为什么这个人不去死!突然有了意外竟然还死不了!

  就算不能害死她,也要让她尝尝苦头。绕道楚陌的对面静静的盯着她,双手缓缓伸到枕头底下,正想要做点什么突然手摸到一个硬硬的盒子。

  感觉到里面好像有些药的样子,偷偷的把它拿出来放在手里一看,愣了愣神,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药?

  只看了一眼就把它放回原处,偷偷瞥了眼楚陌城,知道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之后心安了安。

  “陌城那我先下去了,有事你就叫我。”依旧是点点头没有回应,现在在他的眼中重要的人只有那一个人。

  紧紧拽着衣角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开门没有再进来,一个被人抛弃的女人,一个曾经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难道她比我还要重要吗?

  想着刚刚发现的东西的确是一个惊天重磅,看来避孕药的事陌城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让夏晓曼把药扔掉,自己当然也不会揭穿,那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件事呢?

  看了眼禁闭的门笑着,离开了这里,楚陌城看着床上的人摸了摸她的头发,自己应该对她怎么样才好。

  突然夏晓曼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楚陌城赶紧收回自己的手,又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床上的人渐渐苏醒了。

  

小说《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 第17章 荣起的邀请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