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你是最简单的欢喜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你是最简单的欢喜 已完结

你是最简单的欢喜

来源:微阅云 作者:九黎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不认识。” 原本看到一向不近人情的肖易轩救人,沐鸢心中是有担忧的。一句“不认识”让她像是吃了定心丸,笑逐颜开。 穆言欢眼里越来越涩,心底疼得难受。 也对,肖易轩本就不该认识她这种下贱的“野草”…… 肖易轩走上前,将身上的西服外套甩在了她一旁,穆言欢接过西服的手停在半空中,心陡然一凉。 在他的心里,她的肮脏又多了一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最简单的欢喜第4章试读

   穆言欢爬满血丝的眸子挣扎着,目光落在了对面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身上。

   肖易轩,那个让她爱得煎熬的男人。

   他一身蓝色的西服,冷硬的脸上眼睛绷得很紧很紧,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一样。

   十八年前,那是穆言欢第一次被领到肖家,肖夫人告诉她,从今以后就是肖家的下人了。

   自此,穆言欢的童年、少年、青年里都刻上了肖易轩的名字。

   她总是在白天里幻想着能够跟少爷一辈子,哪怕是一直做肖家的一条狗,她也想要陪在肖易轩身边一辈子。

   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是肖易轩亲自将她赶出了肖家。

   她永远也忘不掉,肖易轩捏着她的脖子,厌恶地说着:“穆言欢,你偷走的不是何氏玉,是阿九的命。”

   从此,穆言欢成了罪人。

   “救我……”穆言欢发出声音,喉咙里血丝漫到嘴里,一股腥味。她双眼格外的疲倦,紧紧地闭上。

   下一瞬,她只觉身上一轻。

   随后,耳边传来了陆玺的惨叫声,和一片混乱的尖叫声。

   穆言欢七零八碎的心口,一喜。

   是肖易轩救了她吗?

   她猛地睁开眼,只见陆玺白净的脸上尽是拳头印子,嘴边的血溢了好些。

   肖易轩额间的青筋一点点跳动,冰冷地看向陆玺,“你,被封杀了。”

   陆玺一直被打,并不知道眼前的肖易轩是什么身份。听到他说自己被封杀,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回嘴,却被他的经纪人惊慌失措的拉走了。

   肖易轩幽深的眼睛如同寒冰地窖,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那样死死地盯着她。

   那戾气过于吓人,整个剧组,都被他的气场震住,动也不敢动。

   身后,传来沐鸢的声音,“阿轩,你,认识她?”

   “不认识。”

   原本看到一向不近人情的肖易轩救人,沐鸢心中是有担忧的。一句“不认识”让她像是吃了定心丸,笑逐颜开。

   穆言欢眼里越来越涩,心底疼得难受。

   也对,肖易轩本就不该认识她这种下贱的“野草”……

   肖易轩走上前,将身上的西服外套甩在了她一旁,穆言欢接过西服的手停在半空中,心陡然一凉。

   在他的心里,她的肮脏又多了一分。

   可她又能说什么?一切都是真的,她是真的需要钱。

   穆言欢甚至没有时间悲伤,挤出笑容到了李导跟前,“导演,替身演员的钱一般是什么时候结?”

   她声音越来越小,好像这年头向人要钱真的是件特别下贱的事情。

   李导神色一变,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事情你还是找场务问问吧?我只负责内容,结算的事情不该我管。”

   “可是……”可是之前一般替身演员的钱都是导演在结算。

   她到了嘴边的话,又笑了笑,准备找场务结算工资。只是说来也巧,四周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场务的影子。

   就在这时,敞篷外的跑车后传出来一道男声,“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好好教你规矩,也不至于让你视钱如命,什么下贱的事情都做。”

   

你是最简单的欢喜第5章试读

   那声音太过熟悉,穆言欢扭头看去,对上了那双冰凉冰凉的眼睛。

   她苦笑一声,心头一疼,有钱真好。

   她就快死在片场了,肖易轩的一个不开心,便通知不让给她结算。那么这个钱,除了肖易轩,也没人敢发了。

   但穆言欢需要这笔钱,咬着牙开口:“易轩,片场替身演员的钱都不给结算,传出去不好听吧?”

   话音一落,他好像已经准备好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的新钞。

   肖易轩残忍的笑着,修长的指尖将质钞滑进了她的领口,“不给钱是我们没理,但没演好,给多少,就是我们说了算。”

   崭新崭新的钱在她的胸口划出了一道血痕,穆言欢七零八碎的衣服,和浑身遍布的淤青混在一起,狼狈极了。

   她拳头捏得发白,将钱从胸口拿出,使劲地笑着:“我可以拍到你满意为止。但这点钱,不够。”

   一字一句,传到肖易轩的耳里,他的薄唇颤动,猛地扼住了她的脖颈:“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最低贱的母狗?看了让人反胃。”

   “是吗?那你最好给我结算了,我马上就滚。否则我可能还会让你更难受。”她的语气里带着笑,眼睛里却爬满了血丝。

   只要有了这笔钱,撑过发片酬的日子,她就解脱了。她或许就可以做个人了,而不是低贱的狗。

   她布满的血丝的眸子里坚定不移。

   肖易轩越是看着那双眼,手就越是捏得发响,心底对这个女人最后一丝的希望,也消失殆尽。

   “滚!”他狠狠地将一沓钱甩在了她的脸上,扬长而去。

   鲜红的钞票散了一地,钱终于够了。

   穆言欢不想哭,竭力笑着去捡地上的钱,脸上却笑得泪流满面。

   直到兜里的手机铃声足足响了三分钟,她才回过神来,掏出了电话。

   是她身上西服外套里,肖易轩的手机。

   她捏着一把钱迟疑了片刻,看到是“艾佳医院”时,眉头挑了挑。

   肖易轩的家人也在那个医院?

   “先生,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韩美玲女士需要的肾源拦下来了。”

   韩美玲!

   她母亲的名字!

   为什么要将她母亲需要的肾源拦下来?

   穆言欢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

   她喉咙发紧,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刚刚说什么?”

   艾佳医院,正是她母亲住的医院。

   电话那段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传来一阵忙音。

   穆言欢指尖掐出一道血痕,不敢相信地摇头,疯了一般地朝医院跑去。

   一见医院,一直照顾她母亲的护士急冲冲地迎了上来,“穆小姐,你母亲,走了。”

   “不……不可能!”

   今早医院院长还信誓旦旦的和她说,立即将肾源自B市调过来,为她母亲安排手术的!

   母亲还承诺她身体好起来,就要带她和弟弟一起去大海的……

   “本来已经找到肾源,可又没了。然后令母撑不住就……”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