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邪少诱爱成局

更新时间:2021-03-28 15:38:02

邪少诱爱成局 已完结

邪少诱爱成局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不想长大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谢冀川没说话,从小书架的顶层抽出一个文件夹,他把文件夹打开,取出里面的文件放到戚沐冉的面前。 “自己看。” 文件很薄,只有两三张,戚沐冉拿过来浏览下去。 这是一份诊断证明和一份流产的手术存根。 而两份文件的签名都是白纸黑字的—— 戚沐冉! “不可能,这根本不是我签的!你可以做笔迹鉴定,这签名是仿造的!” 对,签名,戚沐冉的工作经常需要签名,她的字很好看,可是对比这两份报告上的签名,明眼人都能看出是两个字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邪少诱爱成局第5章试读

  “你什么意思?”

  戚沐冉警惕地看着谢冀川,她不觉得这男人只是说出来吓唬她玩。

  索性谢冀川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很大方地把自己的企图暴露了出来,“在你同意之前,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男人走到床头把手机拿起来按了几下,戚沐冉不是没想过利用这会儿时间逃跑,但是她也很清楚,既然谢冀川敢把后背露给她,就不怕她跑。

  整栋别墅都是他的,她又真的跑的出去吗?

  “谢冀川——”戚沐冉还想再说点什么,谢冀川却像是厌烦了这种讨价还价的游戏。

  男人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他冰冷地笑了笑,笑容根本没有到达眼底,“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言下之意就是没时间再跟她耗着了。

  所以戚沐冉难道应该感恩戴德?

  “那我呢?”戚沐冉已经握紧了自己的手机,她还是悄悄拨了110,可惜她很快就会知道,并不会有警察来的。

  “你?”谢冀川打了个哈欠,“待会儿我让人带你去客房。”

  他挥了挥手示意戚沐冉出去?

  刚刚还不让她离开卧室,这会儿终于同意她出去了,可是戚沐冉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这分明就是一场策划好的圈套,戚沐冉觉得如果上午不是自己闯进去了,那么这场戏的女主角也就会跟着换人了。

  可惜的是,偏偏闯进去的是她。

  戚沐冉从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她退出了卧室,这时她才看到别墅的全貌,原来在她记忆里的那些富豪的住处,和谢冀川的比起来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奢华又低调的风格还真是挺符合那男人的品味的。

  啧,她怎么会突然赞美起别墅的布局了?戚沐冉赶紧甩了甩脑袋,这种思想可真真要不得。

  谢冀川有一点说的没错,他说让他在这里住下就真的不会放她离开,有女佣彬彬有礼地把她引到客房,从衣服到毛巾牙刷全部都是新的,只不过衣服的大小显然并非全都合适,应该是提前买了的。

  所以戚沐冉更加确定,这就是一场阴谋与绑架。

  “滴——”

  手机耗尽了最后的电量而自动关机了,戚沐冉翻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吹风机和卷发器都在浴室的抽屉看到了,就是没看到一根数据线。

  也是,难道让她给手机充满电好策划跑出去吗!

  戚沐冉不会坐以待毙但也不会盲目行动,这栋别墅她的卧室在三楼,跳窗户的话肯定不行,如果能从一搂的跳窗户出去,逃出去的机率就会大一点。

  她试过去走正门,只不过被两个面无表情的保镖给截下了而已。

  在卧室里郁闷了好几个小时,戚沐冉的房门被人敲响,女佣甜腻腻的声音飘了进来:“戚小姐,谢总让您下楼去用餐。”

  其实戚沐冉早就饿了,她中午很困,为了早点睡只煮了碗泡面,又跟谢冀川斗智斗勇了那么半天,仅有的一点能量早就消耗殆尽了。

  坦白说她现在很饿。

  但是,女佣说“谢总”让她下去用餐,所以又要见到谢冀川了?

  是饿一顿好,还是和那个男人见面好,戚沐冉有点举棋不定。

  她永远猜不透那个男人到底想的是什么,所以也就不想跟他相处,和那种人相处这门太费脑子。同时,戚沐冉不想看见他!

  在她心里,她已经给谢冀川定位成“精神病”了。

  戚沐冉觉得自己能抗一会儿,反正只要能把谢冀川从餐厅耗走,她就可以下去吃饭了。

  于是戚沐冉硬生生又挨饿了两个小时,这期间,没有女佣再来叫她了。

  她猜谢冀川已经吃完饭离开了,愉悦地打开房门下楼去了餐厅,然后她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一桌子丰盛的美食和……谢冀川。

  谢冀川正抱着一本书靠在餐厅座位的椅背上看,见她来了,就把书签折上,随手把书放在了手边的小书架上。

  刚刚戚沐冉无意间瞥了一眼书上的内容,是全英版的书,她只看懂了其中几个单词。

  “你怎么还没走?”

  比谢冀川看英版书籍更让戚沐冉惊讶的,无异于谢冀川这个人为什么还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早就吃完饭离开了吗?像他这种人难道不应该很忙吗?就算不忙,难道不应该有别的事情去做吗?

  谢冀川抽了张湿巾擦了擦手,冲着对面的椅子扬了扬下颚,“这是第三桌的菜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下来。”

  …………

  第三桌的菜了。

  戚沐冉看了看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果然都冒着热气,而且看饭菜的色泽,也的确不像是加热复炒的模样。

  因为有钱所以就可以随意铺张浪费?戚沐冉心里愤愤不平,可另一个声音却也在谴责她“铺张浪费还不是因为你不肯下楼?”

  “你……一直在等我?”

  这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谢冀川没有回答,他懒得再搭理戚沐冉,低头开始用餐了。

  有的人真的是秀色可餐,谢冀川骨子里的优雅让他哪怕在戚沐冉灼灼的目光下吃饭也吃的赏心悦目。

  是的,赏心悦目,看着看着,戚沐冉就更饿了。

  她蹭到了谢冀川的对面,刚打算伸手去够筷子的时候,手背就被谢冀川用筷子敲了一下。

  “啪。”

  戚沐冉疼的缩回了手。

  “你干嘛?”她现在又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又想逗她玩了。

  谢冀川夹了一块黄瓜放在餐盘里,头也不抬:“洗手。”

  “……”

  很好,戚沐冉还是第一次被人在餐桌上这么嫌弃,她算是看出来了,谢冀川如果让她安生了,他就不好受!

  戚沐冉咬牙去餐厅角落的小洗手池洗了手,用洗手液洗了三遍,等她回到餐厅打算嘲讽一下谢冀川的时候,才发现——

  那男人居然已经吃完离开了!

  不是在等她一起吃饭吗?不是都让厨房做了三桌的菜了吗?

  合着到头来还是想逗她玩?!

  谢冀川。戚沐冉暗暗磨牙,他这是在给她下马威了?

邪少诱爱成局第6章试读

  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可除了那天吃饭以外,一连三天戚沐冉居然都没看见谢冀川。

  她按耐不住问了女佣才知道,原来这栋别墅是谢冀川最不经常来住的一栋,这里虽然豪华,但是离市区太远,按照谢冀川以前的频率,半年住上两三次就不错了。

  但是女佣也偷偷告诉了戚沐冉,自打她住进这里以后,谢冀川每天无论多晚都会回这里住,有时候他回来的太晚又走的太早,所以戚沐冉才觉得像是看不见了他一样。

  听完这个消息,戚沐冉没什么感觉,她不知道为什么小女佣会那么兴奋,那个小女佣居然还最后祝福戚沐冉和谢冀川一定要走到一起?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是被迫住在这里的啊!

  戚沐冉问女佣借数据线,对方没有借给她,她也曾偷偷跑到过谢冀川的房间去偷,但她悲催地发现,谢冀川用的是无线的充电器。

  至此,戚沐冉已经和外界隔离了整整三天。

  她手上还有接了的官司没有解决,对外也不能就这么失联下去。

  她决定找谢冀川谈谈。

  既然女佣已经说了无论多晚谢冀川都会回来住,那么戚沐冉只用在客厅等着就好了。

  反正客厅的灯夜里是长明的。

  古老的吊钟敲十二下,别墅里的佣人都已经去休息了,戚沐冉执拗地搂着抱枕团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狗血无聊的肥皂剧。

  她必须要等到谢冀川。

  电视节目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戚沐冉没有特别喜欢的,熬着熬着她就歪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谢冀川?”

  戚沐冉揉了揉眼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给她掖好了被角,又在她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睡吧,晚安。”

  声音温柔,像是有魔法一样,戚沐冉再也睁不开眼睛。

  再醒来时,戚沐冉是被噩梦惊醒的,她猛地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卧室的床上,而残留着的古龙香水的味道昭示着昨天送她回来的人就是谢冀川。

  所以正如女佣说的那样,不管晚上多晚,谢冀川都回来了。

  戚沐冉揉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赶紧洗漱了一遍,现在还不到七点半……谢冀川应该还没走吧?

  好不容易逮住他一次,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衣柜里的衣服在戚沐冉住进来的第二天就全部换成了她的尺码,并且风格也都换成她喜欢的干练风,戚沐冉随便穿了件衬衣牛仔裤,踩着拖鞋就下了楼。

  早餐通常是八点,可每天戚沐冉吃早餐的时候女佣都告诉她谢冀川已经离开了。

  七点二十三分,戚沐冉到了餐厅。

  餐厅里没有做好的早餐,桌子上只摆了两盘洗干净的水果。

  戚沐冉挑了个橙子坐在椅子上啃。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正在大快朵颐的戚沐冉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橙子果肉呛进了嗓子,她放下橙子止不住的咳嗽。

  “咳咳咳咳——”戚沐冉捂着嗓子,没忘记去瞪罪魁祸首。

  谢冀川像是没看见戚沐冉埋怨的眼神,抬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有洁癖,但是面对戚沐冉的时候,却轻了很多。

  “吃个东西都这么不小心?”

  “咳咳咳。”还不是因为你?

  等戚沐冉把气顺了过来,谢冀川抽了张纸巾擦手,然后从书架上把前几天那本没看完的英文书又抽了出来。

  他坐在戚沐冉的旁边,手指一下一下敲着黑色的书皮封面,等着戚沐冉开口。

  他知道她有很多想问的想说的,现在他刚好也有时间。

  戚沐冉抽过纸巾把手指上的果汁擦干净——因为她看到了谢冀川嫌弃的眼神。

  谢冀川拿着那本英文书一连看了好几页,旁边坐着的人就跟个雕像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谢冀川有点想笑,半晌,他把书折上放在桌边,单手撑着下巴,看着戚沐冉。

  猝不及防被深邃的眼神盯上,戚沐冉吓了一跳,她好不容易组织的差不多的语言又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你想说什么?”男人体贴地为戚沐冉找台阶下。

  戚沐冉犹豫了一会儿,她能听出谢冀川语气里的温柔。

  “我要回家,我没流过产。”戚沐冉看着谢冀川的眼睛,千言万语只化作了这九个字。

  她被关在别墅的这几天到底算什么?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难道还真是把她当未来女主人养着吗?

  谢冀川没说话,从小书架的顶层抽出一个文件夹,他把文件夹打开,取出里面的文件放到戚沐冉的面前。

  “自己看。”

  文件很薄,只有两三张,戚沐冉拿过来浏览下去。

  这是一份诊断证明和一份流产的手术存根。

  而两份文件的签名都是白纸黑字的——

  戚沐冉!

  “不可能,这根本不是我签的!你可以做笔迹鉴定,这签名是仿造的!”

  对,签名,戚沐冉的工作经常需要签名,她的字很好看,可是对比这两份报告上的签名,明眼人都能看出是两个字体。

  戚沐冉必须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她得揪出在背后冒名顶替她的人!

  五年前就敢用她的名字去做流产手术,那么以后……也许戚沐冉就莫名其妙被人送去了监狱呢!想想都觉得背后一凉。

  “是么?我对比过你五年前的签名,字迹上没什么差别。”谢冀川缓缓道。他在试探戚沐冉,五年前戚沐冉的笔迹它根本没有对比过!

  戚沐冉不说话了,其实从一开始她看见这两个签名的时候就觉得这是有人刻意仿造了当年她的签名,但是仿造的不算太成功。

  “拿不出证据了么?”

  男人低笑了几声,恶劣又愉悦。

  戚沐冉好一会儿没说话,她有点犹疑又有点害怕,只要想到也许有人正在用着她的名字做坏事,她就觉得背脊发凉。

  “这真的不是我!谢冀川,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找出证据!”戚沐冉语气坚决,但又带了点哀求的意味。

  谢冀川观察了戚沐冉这几天的反应,已经猜到了这件事可能真的和她没关系,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倒是很欣赏戚沐冉的性格。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问。

  她咬牙回答:“因为我比你更想找出罪魁祸首!”

  男人眯了眯眼睛,他抬手把文件和英文书都收回了小柜子里,“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你找不到呢?”

  “找不到你说怎样就怎样!”

  他笑了:“成交。”

小说《邪少诱爱成局》 第5章 下马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