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心尖宠妃爱邪王

更新时间:2021-03-27 12:48:17

心尖宠妃爱邪王 连载中

心尖宠妃爱邪王

来源:微阅云 作者:落喵喵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百里绯月低垂眉目。师父的势力眼线在大景不太好用,在边境还是比较好用的。凌大将军在一场对战中身负重伤,伤好后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这是其一。其二,不知何原因,凌晟奉了密旨回京。她和凌晟这个爹同时到,自然不是什么巧合。李氏控制好声音,柔软却不柔弱的惊喜唤了一声,“老爷。”凌晟果然把目光转向她,看见李氏胭脂都遮盖不住的憔悴和消瘦,蔼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宝宝,母子不相识2

夜越来越深。

好冷。

小娃娃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只觉得寒入骨髓的冷,冷得他每一寸肌肤血肉都生疼。

有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他眼前闪过很多画面。

就像眼前这一幕。

缓缓走来的人。

轻盈踏月。

乌黑的秀发流瀑般长及细腰下。

一身如火似血的华丽红衣,好似盛开在夜月下的一朵血色魔莲。

她戴着面纱,他看不清她的脸。

只隐约觉得面纱下的脸上有非常诡异又妖佞的神秘纹路。

是书中写的妖怪么?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当成妖怪的百里绯月扫了小家伙一眼就暗暗叫糟。

摸了摸他滚烫的小脖子,“果然发烧了。”

这小子本身的体质并不是十分好,应该是胎中带来的。不过后期应该调养得非常好,现在比一般健康的孩子体质都更好些。只是胎中积弱毕竟还是有影响。

这种体质最怕生大病,生大病比普通人麻烦很多。

又给他喂了药。

见小娃娃迷迷糊糊的,小身子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

想了想,还是把人抱在怀里给他取暖。

“唔……娘……”

小小软软的娃娃梦呓般轻哼了两个字。

百里绯月身形一僵,黑眸幽深。

孩子……

她一定会找到另一个孩子的!

……

拂晓时分。

“管家,找到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很快,一大群训练有素的护卫出现在火堆旁,最前面的管家看清火堆旁的那个小孩儿时,几乎老泪纵横。

“小世子,老奴可算找着您了!”

地上的小娃娃很警惕,在这些护卫过来时,就已经醒了。

也不要护卫扶,自己坐了起来。

宦官模样的老管家心疼的吧啦吧啦嘴巴不停,“小世子,发现您失踪后,夫人都急病了。”

这个小祖宗哟,本以为他在书房看书。谁知道这小祖宗有本事避开王府的重重眼线和护卫溜出府,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小祖宗若有什么事,整个王府的下人影卫护卫脑袋都不够砍的!

又一眼看到,“小世子您受伤了?!古大夫!!快快!”

小娃娃避开那位古大夫伸过来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他没看管家护卫等人,只是不言不语的转头四下看,好像在找什么。

此刻,万籁俱静,只有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半晌,他垂头,默默无言。

“小世子,您不愿意古大夫看也行。赶紧随老奴回府吧。老奴在找您途中接到消息,王爷回京了!”

小世子整整一年没见到王爷,应该很想见吧?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消息。

小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

老管家立刻招呼道,“轿撵呢!”

后方几个护卫抬着一乘精致的小轿撵上前。

小娃娃上轿撵前,回头望,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即使他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

也让人莫名觉得,那一动不动固执搜寻的小身影有种无言的失望和落寞。

直到这一群人消失,隐身在暗处的百里绯月才现身。

小世子?

王爷?

她随手一救,就救了个皇亲国戚?

要知道,为了找孩子,这几年她没少打探消息。特别是这一年,亲自到京后。

不过,消息并没有那么容易打听。

想想看,五年前,她怀孕七个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一点风声。直到她和娘‘死了’,外面都只以为她是出门上香遇到山贼,被山贼所杀,娘是伤痛爱女,自杀身亡。

到现在,都没半个外人知道真相。

而要安插人进高门大户也不容易,她为了给李氏下毒,花了七个月时间才插了个眼线进去得手。

一个将军府的实力尚且如此,何况皇室宗亲。

所以很奇怪呀。

堂堂王爷府的小世子,平头百姓也许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一面的人物。为何一个人跑来这荒郊野岭还被人追杀?

摇了摇头,算了,这个暂时不想。

她得想想回将军府的事。

将军府是必须要回的,不能让李氏等人好过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她要借大将军女儿的身份去接近皇室宗亲!

她神医的名头再大,能请她的,不过是一些普通达官贵人。

皇族的是不屑于去请一个江湖草莽医者的,甚至,她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人耳里。

要接近那些人打探消息,将军女儿的身份无疑最好用,也最便捷。

那边被百里绯月救的小娃娃坐在轿撵上,单手支着小下巴。

面无表情举起另一只手,视线落在那还打了一个好看蝴蝶结的,包扎伤口的纱带上。

是不是,就像书中说的那样。

妖怪给凡人生了一个孩子报恩,然后就走了?

所以,他不是没娘的孩子?

他是妖怪生的孩子?

那个穿红衣服的,是妖怪么?

……

正午时分。

将军府。

凌嫣然给李氏一勺一勺喂参汤,“娘,可好些了?”

李氏之前死灰的脸色已有所缓复,只是躺了接近三个月,双颊凹陷,原本保养得宜风韵犹存的风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上去老了十岁不止,一点也没了之前端出来的大家主母雍容典雅气度,颧骨凸出,怎么看怎么寡毒。

女人无论大小年纪,没有不在意容貌的。

“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哪里算好!”又想到痛失四十万两,心都在滴血,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恨的。

“照那浮屠阁神医的话,凌婧那小贱人明天就会被送回来了?”

凌嫣然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女儿也没想到她命这么大……”

李氏咳了几声,喘匀气才道,“我这样都能救回来,五年前凌婧那小贱人若是没断气,又遇到那浮屠阁的神医,被救回来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掌狠狠拍在床沿上,“那副鬼样子,都没断气!”早知,就该割了她脑袋,也免了今日的祸害!

“娘,您消消气。身子要紧。”

“我何尝不知道身子要紧,”李氏脸色难看至极,“这些年,我们娘俩用尽手段赚的体己钱,这次全部栽了!那浮屠阁神医趁火打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娘,您说凌婧会把当年的事对那神医说多少?”那神医才有恃无恐讹她?

李氏沉眉,“依你说的那些来看,那神医多少知道一些,不过应该不是多嘴的人。这事闹出去对他并没有好处。他既然对你态度那般刁难,想来也有些帮凌婧那小贱人的意味,更不会到处说。这点倒是不必太担心。”

凌嫣然垂下眼帘,“洵哥哥自从听到凌婧没死,就神思恍惚。若是凌婧明日回来……”

“沉住气!当初她凌婧一个黄花大闺女,上官洵都能移情别恋看上你。现在凌婧不过一个给野男人生过孩子的破鞋,怕什么!说不准是好事,上官洵对她一直有份愧疚之心。现在那小贱人既然没死,上官洵也就没多大愧疚的了。你也抓紧点!”

凌嫣然脸色有点苍白,没说话。

李氏又想到什么,“凌婧回府后,你也安分些。既然五年前没弄死她,就不能在冒然出手。”

“这个我明白,娘你放心。”

李氏多少松了口气。

也没太把凌婧要回来放在心上,五年前她能弄倒她们母女,五年后,凌婧更翻不了天!

只是想到所有体己钱都没了。

心里又一波一波的绞痛起来。

她母族是个没落的贵族,她是庶出。从小用的穿的拿的,都没有嫡姐嫡妹好。那时候,她就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不论地位还是穿戴,都要让那些人刮目相看,跪倒在她脚下!

她也做到了。

如果老爷身边没有像甄觅那样的小狐狸精,一切都很完美。

不过那又如何!甄觅如今,呵呵……

“夫人,夫人~!”

一个老嬷嬷神情激动奔进来,李氏皱眉,“王嬷嬷,你也是老人了!还有点规矩没有,像什么样子!”

老嬷嬷顾不得辩解,激动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回府,这就是亲爹1

‘啪’!

凌嫣然手中的瓷碗一下没拿住,跌得粉碎。

爹驻守边疆,已经十年没回京了。

若没圣旨传召,也不得私自回京,否则就是擅离职守,掉脑袋的大罪。

明明没有任何风声,府里也完全没收到丁点消息说爹要回来的啊!

李氏何尝不心惊。

心中惊涛骇浪各种揣测,尽量稳住心神,“老爷到哪儿了?”

“快要到府门口了!”

李氏一脚踹出去,“混账!都到家门口了,你们才知道!”

王嬷嬷被踹了一个趔趄,立刻爬起来。别人不晓得,她这个贴身做事的太清楚,这位外面人人称颂的,端雅和善的将军夫人是个什么性子。

李氏也没时间拿她出气,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已冷静下来,“老爷风尘仆仆,他一向喜洁,应该会先洗漱。你去给管家说,让之前惯常伺候老爷的人好生候着。把门外的丫头都给我叫进来,替我上妆!”

王嬷嬷飞快下去了。

“娘……”凌嫣然难得声音有点颤,“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凌婧明日被送回来,爹那里……”

李氏瞟了她一眼,“你怕什么?这几年你满脑子都是上官洵,遇事还不如五年前稳重了!”

自己女儿担心的事,李氏并不怕,“老爷从头到尾不知道凌婧那小贱人五年前的丑事,当初那封信也是我们伪造的。现今老爷回来,凌婧活着,也只是一个以为被山贼杀了的女儿没死而已。老爷最重气节名声,就算凌婧小时候得他喜欢,要真晓得了凌婧未婚先孕怀了野男人的种,还任由野种在肚子里长到七个月大,他眼里容得下这颗沙子?”

冷笑了声,“你明白了么?我了解老爷,凌婧也该明白自己爹的性子!她不会吐出你当年下药害她的事,若是当初她没留下孩子,或许会告状。不论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从她偷偷留下孩子那刻,就注定她要失去老爷的疼爱了!一个失去父亲疼爱的破鞋,能做什么?我就当养条阿猫阿狗,时候合适了,随便寻个人家打发了便是。”

凌嫣然不笨,一时恍神过后也明白过来。“所以当初,娘您知道凌婧怀孕后,才睁只眼闭只眼,没第一时间逼她弄掉孩子……”

“多铺一条路总是不会错的,嫣儿,你要记住。狡兔还有三窟。”

李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只是没想到王嬷嬷又风卷残云跑了进来。

“夫人,老爷和……和……”

“你倒是说啊?和什么!”没用的东西,遇到点事就成这幅样子。五年前处置了知晓内情的人,她身边一个得力的嬷嬷都没了。

“老爷和……和三小姐的轿子在府门口遇到了!”

王嬷嬷是后来调到李氏身边的,并不知道五年前具体的事。这几天只听到府中的下人说,五年前出门上香遇到山贼的三小姐没死,被浮屠阁神医救了。这几天就要送回来。

虽然不知道五年前的事,但李氏不喜欢三小姐那个庶女,王嬷嬷还是晓得的。

凌府门口。

一身普通百姓衣服,身材高大,面容英武的中年男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姑娘。

这个身着素衣,面纱覆脸,身形潺潺,怎么看怎么羸弱的姑娘。真的是他那个爱穿如火红衣,性子虽然冷了点,却向来巾帼不让须眉,英姿飒爽的三女儿么?

百里绯月也在看他。

十年不见,很多记忆都模糊。

但她还记得几岁时,这个男人亲自教她练拳习武的样子。

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

凌嫣然扶着李氏出来,正好看见自家爹宽厚的大掌落到那让她狠毒了身影的脑袋上。

“婧儿,你受苦了。”

百里绯月低垂眉目。

师父的势力眼线在大景不太好用,在边境还是比较好用的。

凌大将军在一场对战中身负重伤,伤好后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

这是其一。

其二,不知何原因,凌晟奉了密旨回京。

她和凌晟这个爹同时到,自然不是什么巧合。

李氏控制好声音,柔软却不柔弱的惊喜唤了一声,“老爷。”

凌晟果然把目光转向她,看见李氏胭脂都遮盖不住的憔悴和消瘦,蔼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李氏眼中有泪花,“为老爷打理好这个家,怎么能算辛苦呢。妾身甘之如饴。老爷快些先进府吧。”

凌晟点头。

“婧儿……”目光移到百里绯月身上,这次李氏的眼泪彻底滚出了眼眶,“真是老天保佑,甄妹妹保佑,婧儿失而复得……快快,嫣然,去扶你三姐姐进府!”

凌嫣然也眼眶红红的过来,“三姐姐……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心底恨毒了。

即便蒙着脸,那双眼睛她也认得!

凌婧这个该死的贱人!!

该死,该死!!

百里绯月眉目淡淡,因为不在拿他们当亲人。所以面对这样的李氏和凌嫣然,她只觉得可笑至极。

一行人进府,各自洗漱了在回到前厅时,府中其他姐妹也全部闻讯到了。

凌晟十年未归,首先当然是和李氏说话。

李氏泣道,“老爷这次能在府中待多久?”

“边疆我的职位已有将军暂代,陛下恩准我留在京城养伤。”事关国家大事,凌晟说得很含糊。

凌晟不是花天酒地的人,府中姨娘不多。

一眼看过去,没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心下难免黯然。

李氏何等眼力,拭了拭泪,“甄妹妹她……”

这事凌晟五年前收到的信中就知道了。

婧儿上香遇到山贼,只找到面目全非的尸体。甄觅闻听噩耗,伤痛不已,上吊随之而去。

凌晟摆摆手,“罢了,她就是那样一个人。”

下首边坐着的百里绯月觉得心有点生冷。

昔日娘还在,和凌晟也算是恩爱的神仙眷侣。

一遭生死,就得了这样轻描淡写一句话。

呵呵呵,自己这个爹,真的了解娘么?

在他眼里,娘只是个漂亮的善解人意让男人喜欢的女人吧?在受宠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姨娘。说白了,玩意儿而已。

要是当家主母生死,会查都不查,问都不问,就得这么一句话?

坐在百里绯月对面的一个黄衣少女开口,“三姐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又抱不平道,“爹爹,三姐姐虽然回来了,可甄姨娘亡故这笔账也要算在山贼头上的!那些山贼真是太坏了,我那时候还不大,可也听说那群山贼无恶不作,落到他们手里的姑娘夫人,就算最后得救了,那些女子也全部自杀身亡。想来肯定是那些山贼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五年前,母亲私下报了官,虽然大多数山贼都被处死了。听说还有个别的潜逃呢!爹爹,您现今回来了,一定要为三姐姐和甄姨娘报仇呀!”

百里绯月目光移到少女天真娇俏,为她忿忿不平的脸上。

心底嗤笑了声,凌雪儿。也是姨娘所出。

和她娘蓝姨娘,都是依附李氏的人。

五年前,凌雪儿才十岁,还一团可爱。

五年,足够人变得恶毒。

却,没什么脑子!

果然,李氏沉下脸,“好了,老爷刚回来,需要休息。这些事以后再说。”

凌雪儿完全没察觉,她对凌晟这个爹几乎没映像,也不知道这个爹的性情。又一向刁蛮惯了。现在蓝姨娘又不在身边,脑子更是不够用,还在插嘴,“母亲,爹爹需要休息,可是三姐姐的事情也耽误不得呀。三姐姐今日回府了,旁人都会讨论她当初被山贼抓走的事。就会说三姐姐被山贼……总之,这事越快解决越好,否则,不止三姐姐的名声有损,其他姐姐妹妹的名声也会受带累呢。”

这话就太明显了,和直接说,‘被山贼抓走,还能有清白之身吗?’,没区别。

不得不说,李氏是了解凌晟的。

此刻,凌晟的脸色暗了些。

百里绯月自然也看到了。

话都让人说到这个份上,面纱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八妹妹真正是关心我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