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思念是一种陷阱

更新时间:2021-04-03 16:50:09

思念是一种陷阱 已完结

思念是一种陷阱

来源:微阅云 作者:叶来香.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风惜月被奉旨扔进了虿盆,并上了锁,拓跋烨不许任何人打开虿门。 太后的头七过后,李长青小心翼翼地问龙案前的男人,“皇上,奴才斗胆,月主子那……” 也该去给她收尸了! 拓跋烨正在批阅奏章的手一顿,朱砂笔在折子上划出一条多余的痕迹。 英气的眉宇微蹙,男人起身一撩龙袍,“走!去看看她死了没!” “遵旨!” 李长青皱眉,还用看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思念是一种陷阱:羞辱

  拓跋烨话音刚落,几个太监宫女立刻从殿外进来,很快将风惜月控制住。

  “不许碰本宫!”风惜月一边挣扎,一边看向龙榻上的男人,眼神哀怨急切,“皇上!臣妾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臣妾的父亲对你忠心耿耿,为了辅佐你登基,当年不惜冒着砍头的危险,谏言让先皇废了二皇子的太子,立你为储君……”

  “住口!”提起往事,拓跋烨更加怒不可遏,“贱妇!你的意思是没有你们父女,朕就没本事坐上这龙椅?!”

  “臣妾并非此意!”

  “皇上息怒!为这些乱臣贼子气坏了龙体可不值当!”宫初月抬手抚了抚拓跋烨的胸口,对着风惜月的方向,笑道,“皇上这里已经掌握了右相写给敌国的亲笔信,人证物证俱全!姐姐,皇上念旧情饶你不死已经待你不薄,你还是早早谢恩吧!”

  “挖!给朕把这贱妇的眼睛挖下来!”拓跋烨忍无可忍,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太监拿着刑具刚刚进来,只见太后身边的白姑姑从殿外匆匆走了进来,向榻上的男人福了福身子,“皇上,太后头风疾又犯了!传太后懿旨,请月主子前去为太后瞧瞧。”

  拓跋烨负在身后的手攥成拳头,幽深的眸子微微一眯,看向殿下的风惜月,“朕暂且留着你的双目!速速随白姑姑去给太后诊治!”

  “臣妾遵旨!”风惜月不由松了一口气,起身跟着白姑姑走出了养心殿。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宫初月攒在广袖里的双手越攥越紧!

  风惜月,你早晚得死!

  风惜月从慈宁宫给太后瞧了病之后,又亲自去御药房配了药,这厢边刚从御药房出来,只见一道明黄闪过,拓跋烨怒气昭然地出现在眼前。

  “皇,皇上……”风惜月忙行礼。

  可福下的身子还未直起,拓跋烨骤然伸手掐住了她的颈子,满眸阴鸷地步步逼她后退,“贱妇!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男人咬牙切齿,俊脸上的恨怒恨不得将她凌迟!

  风惜月满眸不解,被他逼得快速后退,直到腰身“嘭”一声撞到了院子里的晒药台上。

  顾不上快要被捏断的脖子和被撞痛的后腰,她艰难地出声,“皇上,臣妾又做错了何事?”

  御药房一众人等见龙颜不悦,纷纷垂首快步退到了一边。

  拓跋烨深眸中有怒火在燃烧,鄙夷地轻笑一声,一扬手狠狠撕碎了她身上的凤袍,“呵,不过给母后瞧了瞧病,就威胁母后让朕立你为后!”

  一瞬间,女子那胜雪的肌肤便曝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风惜月心下一惊,慌乱地去拢身上已被撕碎的凤袍,拼命摇头,“没有!臣妾只是给太后娘娘施针开药,和太后娘娘病情无关的事一个字都没提!”

  拓跋烨深邃的眸子落在女人那白得雪亮的肌肤上,心念一动,嘴角邪肆地勾起,“既然这么想当皇后,朕就让所有人都看看朕是如何宠爱你的!”

  言落,男人上前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袍子,中衣,亵衣……

  不过须臾,风惜月已然浑身赤裸。

  “皇上,不要……”风惜月恐慌极了,双手护在胸前,眼前早已经被一片雾气蒙住。

  这是在宫人们众目睽睽的御药房……

  他就这般恨自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拓跋烨邪肆地勾唇,大手钳住她的纤腰,一个挺身,从身后狠狠地刺入了她!

  院子里所有的奴才丫鬟全都伏地而跪,没人再敢抬头!

  那种熟悉的紧致让拓跋烨欲罢不能,身下的动作愈发猛烈,一下一下似是要把她贯穿一般!

  “啊……皇上,不要……”风惜月屈辱的眼泪,终是滚落了下来,心如刀绞。

  五年了!

  同榻而眠五年,他在朝廷拉拢势力,她在东宫帮他笼络那些朝臣的妻妾;他出征讨伐,她熟读兵法,女扮男装陪伴君侧,做他最得力的军师!

  何曾想过,他一开始就不相信她,昔日的恩爱全都是假,一切都只是为了他的江山……

  风惜月的心,随着男人一下一下狠狠的撞击,碎成了一瓣一瓣。

  拓跋烨还未完全发泄完,只见李长青满脸惶恐地跑进来,“噗通”跪了下来,“奴才斗胆!月主子为太后娘娘施针之后,太后病情突然加重……”

思念是一种陷阱:虿盆之刑

  什么?

  拓跋烨和风惜月同时一怔。

  男人快速从她身体里出来,转身一撩袍角,“带朕去看!”

  起步正要离开,拓跋烨忽而转过身去,一把掐住了风惜月的脖子,眸光如刀的深眸被震怒充斥,“母后若有个三长两短,朕让你生不如死!”

  言落,狠狠推开了她,转身快步如飞地急急离去。

  风惜月的身子犹如一片凋零的枯叶般,跌坐在了地上。

  头上的凤冠珠钗已然跌落,一头如墨如瀑的长发在美背上披散开来,随风扬起。

  尽管有几分凄怜,却依然遮掩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倾城绝色。

  她慌忙捡起被撕碎的衣裳拢在冰凉的身上,起身快步向慈宁宫的方向走去!

  父亲受冤身陷囹圄,她被诬陷还没有机会证明解释……太后娘娘,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出事!

  风惜月刚走到慈宁宫殿外,只听里面传来太监尖细悲痛的声音:“太后娘娘殁了!”

  心尖猛地一颤,她疾步闯了进去,从跪了一地的宫人中间走进去,“快让本宫给太后娘娘瞧瞧!”

  太后素来凤体无虞,虽有头风症,但不至于会危及生命……事发蹊跷,她要去救她!

  拓跋烨跪在太后娘娘榻前,听到声音,本是悲恸的俊脸上顷刻间被暴怒替代,蓦地转身而起,提气凝息,掌风毫不留情地朝急急走来的风惜月劈了过去。

  那一掌,含着对她的滔天痛恨,似是用尽了他所有内力。

  “啊……”

  风惜月惊呼一声,身子瞬间腾空,足足被甩出去数丈开外,最后狠狠地摔到窗棂上,又被弹回来,重重地跌在了青砖地面上。

  在场所有的宫人都瞠目结舌,垂首不敢去看。

  “噗——”

  风惜月一口血吐在了地上,嘴角和鼻孔都在汩汩往外冒着骇人的鲜血!

  她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身子疼得快没了知觉,视线也模糊不清……只有胸腔内那颗心脏,还在清清楚楚地痛着!

  轻轻呼吸一口,都带动着四肢百骸疼得冒汗!

  “皇……皇上……请准臣妾救……救太后……”风惜月趴在地上,想要站起来,无奈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虚弱地乞求着前面那道明黄身影。

  拓跋烨负手而立,深眸里没有一丝怜惜,只有愈发浓烈的痛恨!

  “风氏心肠歹毒,对太后痛下杀手!执行虿盆之刑,立刻马上!”男人残忍无情的声音,在慈宁宫上空响彻,“没有朕的旨意,永远不要拉她上来!”

  虿盆之刑?

  那可是最残忍的刑罚!

  虿盆里养着的,可是成千上万只这天下最毒的蛇蝎虫蚁!

  风惜月惨白的脸上却没了一分一毫的恐惧,凄然一笑,心头一股腥甜的液体再次涌出,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罢了!

  死了也好!

  死了心就不会这般痛了!

  五年的相濡以沫,竟抵不过一些有心之人的几句谎言……

  风惜月被奉旨扔进了虿盆,并上了锁,拓跋烨不许任何人打开虿门。

  太后的头七过后,李长青小心翼翼地问龙案前的男人,“皇上,奴才斗胆,月主子那……”

  也该去给她收尸了!

  拓跋烨正在批阅奏章的手一顿,朱砂笔在折子上划出一条多余的痕迹。

  英气的眉宇微蹙,男人起身一撩龙袍,“走!去看看她死了没!”

  “遵旨!”

  李长青皱眉,还用看吗?

  别说七天了,就是七个时辰也用不到,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怕是早就成为森森白骨了!

  虿盆前,一行侍卫和太监做好了打开连锁的准备。

  空气里,有很浓郁的腥臭味,让人忍不住作呕。

  拓跋烨负手而立,剑眉一拧,“开锁!”

  哗啦啦的锁链打开,瞧着虿盆上的门被缓缓拉开,拓跋烨负在身后的手,一点点握成了拳头。

  不知为何,他莫名地有几分心悸,竟不敢想象那只剩一把白骨的女人!

  李长青壮着胆子往下看了一眼,瞬间震惊地尖叫起来,“皇,皇上!您看!”

  拓跋烨剑眉一挑,上前两步,向下看去。

  顷刻间,男人那双本染了几分不忍的凤眸里,瞬间被错愕填满!

小说《思念是一种陷阱》 第2章 羞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