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之悍妻归来

更新时间:2021-04-04 16:59:24

重生之悍妻归来 已完结

重生之悍妻归来

来源:微阅云 作者:齐神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魏清瘫坐在座椅上,除了苦涩的笑之外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居然被这个女人算计了,他也低估了江阴在商越心中的地位,更没想到商越竟然真的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流线型的车辆停在路边,商越下车敲开了魏清的车门,不用问,仅仅是从商越的表情上,魏清已经猜到自己死定了,敢动他的女人,魏清觉得自己死一百次也不为过,可冤就冤在他还没得逞,这个女人先把他从商越身边除掉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奇耻大辱

递到褚庆华手上的那份资料不是别的东西,恰巧是褚子依的出/轨记录,上面有她怀孕的记录,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宋敬臣的。

褚庆华脑袋转的贼快,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的女儿出/轨给商家带了一顶绿帽子,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别说褚家的名声受损,就连商家也会闹出事来,依着商政那要面子的脾气,不得搅翻天才是。

如今看情况商越并没有把这件事暴露出来,证明他还是存在私心想私了这件事的,要是自己非抓着商家不放,怕是商越会把这件事闹得满城皆知,到时候才会酿成真正的麻烦。

一来二往,褚庆华已然掂量出了轻重,他暗叹褚子依不争气,放着商家这么好的婆家不珍惜,还私下跟宋敬臣乱搞被商越逮到,简直是奇耻大辱。

丢人!

褚庆华瞥了商越一眼,狠狠的叹了口气。

“商贤侄,看来我们商褚两家终究是没缘分,依依没有那个福气嫁给你,褚伯我还有点事,先行一步了。”

他说完,朝着商政拱了拱手,在众人摸不着头脑的状况下离开了。

这一切都在商越的掌握之中,他当然知道褚庆华这个老狐狸在逃避什么,不过既然他识趣,商越也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冷着脸把人给放走的。

而他的这些表情显然没逃过商政的法眼,他自家的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商政多少还是猜的出来。

打量了站在他身边的江阴一眼,商政冷冷的开口:“商越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商越也大概能知道商政想说些什么,脚步一迈正准备跟上去,又折回来对着江阴耳边嘱咐了句。

“不要乱走,就在这里等我。”

“嗯。”

江阴难得乖巧的点头,没再动弹。

只是她等了很久,商越都没有出来,难免有些坐不住想去厕所,这才动了身。

她方便完出来,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魏清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根响起:“江小姐别出声,我不会害你,商老爷子想把你抓起威胁越哥,他让我带你先走……”

商政要抓她,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儿。

江阴到没怀疑,挣扎了两下便放松下来,任由魏清带着她从狭窄的小路绕了出来。

可魏清车开的越来越快,江阴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脑子里的弦一绷,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魏清,这貌似不是回去的路。”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却得不到魏清的回应,魏清像是听不见她说话似得,只顾着开车。

江阴皱眉,加重了语气:“停车,商越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他!”

“不行!”

魏清突然回头朝江阴吼了一句,他表现得也有些慌乱,仓皇的握紧了方向盘。

“我不能让你害了越哥。”他自顾自的说道:“江小姐,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我绝对不允许越哥受到任何伤害,就当我魏清欠你的,你……离开商家吧,我会给你一笔钱,把你送出国,之后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只要……”

魏清的话还没说完,江阴已经拎着座椅旁侧的靠枕砸在了他的脑袋上,江阴的表情也有些狰狞,她眯着眼吼道:“凭什么你让我走,我就必须走,商越呢,他在哪儿,让他亲自来跟我谈!”

江阴以为魏清是个好人,却没想到连他都在算计自己。

虽然她知道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商越好,可就没有人问问她愿不愿意。

魏清自然是不可能让商越来跟她谈这事儿的,这一切本来都是他自作主张,商越被商老爷子家法伺候的一顿,现在人被困在书房出不来,魏清想送走江阴,这对他们两个都好,商越也不用在因为江阴的事儿跟家里闹翻,两全其美。

只是魏清不知道,他们两个一个不想让她走,一个另有目的想留下,就算他计划的在周全,那还是达不到结果。

江阴成功阻断了魏清的计划,她咬住魏清的胳膊不肯撒手,另一只手背地里发了条短信给商越,没达到目的之前她是不可能从商越身边离开的,至于魏清……她自有办法对付。

魏清也没想到她这么难缠,又不能伤害她,只能茫然的防守,落于下风,愣是挨了江阴好几拳。

等他真手忙脚乱的把人按回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江阴正看他笑的一脸诡异,突然间撕裂自己的衣服,勾着唇将胳膊掐的淤青一块,甚至还在脖颈处留下了红痕,看的人惊心怵目。

可能是觉得自己想要的效果没达到,她在魏清错愕的眼神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两巴掌,顿时两家两侧肿的老高。

她扯了扯红唇,冷笑着看了魏清一眼,仿佛是看死人一样的冰冷。

“魏清,我刚才发消息给商越了,我手机里被他安了定位系统,你说……他来的时候要是看到我是这幅模样会怎么对你……”

“你……!”

魏清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一直觉得江阴是那种被人欺负了也不会还手的小白兔,他哪知道自己惹上的不是一只清纯可爱的小白兔,而是披着一层皮的饿狼,在他计划还没得逞的时候竟然反手咬了他一口。

苦笑。

魏清瘫坐在座椅上,除了苦涩的笑之外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居然被这个女人算计了,他也低估了江阴在商越心中的地位,更没想到商越竟然真的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流线型的车辆停在路边,商越下车敲开了魏清的车门,不用问,仅仅是从商越的表情上,魏清已经猜到自己死定了,敢动他的女人,魏清觉得自己死一百次也不为过,可冤就冤在他还没得逞,这个女人先把他从商越身边除掉了。

“越哥。”

魏清开口,正准备解释,却对上商越冷漠的表情。

他从车里把‘浑身是伤’的江阴抱了出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魏清,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我知道。”

魏清低头,闪烁的眼神都是失落。

江国城死

江阴在他心中的分量不同,魏清多害怕这人成为他的死肋,才拼了命的想隔断两人,只是没想到已经晚了。

商越把江阴抱进怀里,动作轻柔的放进副驾驶,看着她微颤的双眼,心好像也跟着动了一样。

他迟迟没有开车,手打磨着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声音。

江阴先忍不住,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缓缓的醒来,表情让人怜惜。

“不继续装下去了?”

她还没来及想怎么开口解释,商越一出声倒是把她所有的借口都给打乱了。

“一分三十秒,我还想着你能在多坚持一会儿……”

商越还掐着表给她计算时间,陪着江阴演戏。

计谋被拆穿,江阴叹了口气,疑惑的看向商越:“你既然知道我是在演戏,为什么一开始不拆穿我?”

商越听了她这话,突然靠近,鼻梁几乎要贴到江阴的睫毛上去,他低沉的嗤笑:“你都能对自己下得去这种狠手,我不陪你演下去,岂不是可惜了。”

“那你还对魏清……”

商越坐正,朝着魏清车离去的方向眯紧看眼,深沉的说道:“这你不需要只知道,你只用知道魏清不是这样的人,他跟我八年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儿。”

这话不知怎地,就听得江阴心里不快。

她冷冷的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商越一路上也默不作声的开车,直到江阴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尴尬的安静。

“喂?”

她压低声音接了电话,不想让商越听到,身子往后靠了靠。

电话那头传来霍启昇的声音,他顿了顿,而后踌躇着开了口。

“江阴,江国城死了。”

这话砸在江阴心上,她先是愣是一下,觉得自己没听清楚,慌了好久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一时间心里苦涩杂陈什么味都有了,酸的她眼眶一痛,赶紧闭上了。

镇定下来低声问道:“人是你杀的?”

她怀疑霍启昇,这也无可是非,毕竟霍启昇那么恨江国城,就算人是他杀的也不足为奇,可江阴没想到自己等了很久,电话那头居然传来一句。

“不是,是他跟孟淑珍争吵的时候,不小心把他推下了楼。”

霍启昇怕自己解释的不清楚,又在后面加了一句:“三十七楼,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已经咽了气,现在尸体在人民医院放着,你……见不见最后一面。”

“不见……”

江阴嗓子一哽,说话也带上了哭腔。

她暗笑自己,太开心怎么还流了泪,江国城死了那是他活该,是他自作自受,他根本不配当一个父亲,可越是这样想,江阴越是觉得难受,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似得,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满脑子都是江国城那副丑陋的嘴脸,把她卖了还笑着数钱,想的越多,江阴越是控制不住自己,她指尖掐弄着手心掐出了血来,嘴唇也被咬破。

“怎么了?”

商越不停的回头看她,止不住担忧。

等了很久,见江阴闭着眼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眼泪顺着眼眶滑了下来,她喑哑的开口:“去医院……”

赶过去的时候,霍启昇跟孟淑珍都还在,唯独不见江淮。

孟淑珍哆哆嗦嗦的蹲在角落里,看着江国城的尸体,像是被吓傻了似得,揪弄着手头重复着说道:“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国城,国城你快起来,有人要害我跟淮儿,你快起来,别睡了……”

她疯了。

接受不了江国城被自己推下楼这个事实,孟淑珍自己把自己逼疯了,一瞬间江家家破人亡。

江阴看见江国城的尸体的那一刹,身影不稳晃了晃,觉得头晕脑胀,喘不过气来。

商越站在她身后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压低了声音说道:“节哀顺变。”

江阴突然就笑了,她看着江国城的尸体,一边笑一边流泪。

“我节什么哀啊,江国城死了是好事啊,他死了简直是普天同庆,为民除害啊,我有什么好难过的……”

商越就看着她逞强,闷声替她擦干净脸上的泪,知道她心里难受的打紧,也没有拆穿她。

倒是孟淑珍,疯着疯着在看到江阴的那一刹突然清醒过来,她上前要抓江阴的头发,破口大骂:“你个小贱人,你凭什么出现在这儿,你是来看笑话的吗?滚,滚出去,国城根本不愿意见你!”

说着要把人推出去,只是孟淑珍没得手先被身后进来的霍启昇抓住了。

霍启昇将人丢给跟进门来的一声,一脸嫌弃:“把人看住了,精神病人就不要随便放出来祸害人了。”

“是,霍先生。”

跟在霍启昇身后的人倒是听他的吩咐,把人给拉了出去。

啪——

江阴不知道发什么疯,在霍启昇转身不注意的时候一巴掌扇在了他脸色,满目怨恨的瞪着他。

“霍启昇!”

她咬牙,恨不得被推下楼摔死的那个人是她。

“啧啧。”霍启昇皱眉,扫了商越一眼,吐掉口中的血腥,眯着眼俯身对上江阴怨恨的双眸:“怎么,你还觉得害死江国城的人是我啊?”

“不是你会是谁!”

她可不会傻到被霍启昇三年两语就给骗了,霍启昇他是什么样的人,江阴清楚的人,出了事儿就找孟淑珍给他背锅,这主意亏他想的出来。

只是江阴失策了,这次出事,职责还真在孟淑珍身上,只是那人疯了,江阴从她嘴里又听不出什么好话,根本不会知道这故事真正的结局。

而霍启昇也造就料到这人不会相信自己,一时间竟然笑了。

他俯身在江阴耳根说道:“就算你知道是我干的,那又怎么样,你还是不得乖乖的待在商越身边,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霍启昇话没说完,江阴已经被商越拉到了身后,他不满两个人靠的那么近,更不满霍启昇看江阴的眼神,那么浓重的欲念和毫不掩盖的占有欲,怕是到现在还没发现的,只有自己怀里的这女人。

男人之间的斗争无声又狂躁,霍启昇跟商越对视着,哪怕是不说话,也能感受两个人之间的情绪波动,但这场无声的战斗结束,两人都没有分出胜负。

江阴也知道若是自己拿不到霍启昇想要的东西,他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跟江淮的,只能默不作声忍下了这一切。

临走前,她看了霍启昇一眼,像是嘱托更想是乞求。

“霍启昇,让江淮见他一面。”

江阴恨江国城,可江淮不同,江淮十分尊敬自己的父亲,若是他知道江国城已经死了,孟淑珍又疯疯癫癫的,他……一定会很难受吧。

江阴心头都是琐事,压的她烦躁至极。

商越眼瞅着她表情变来变去,却帮不上一点忙,忍不住也跟着心烦。

两人回去的路上谁也没吭声,一直在沉默。

只是在临睡前,商越脱衣服进浴室的一刹,江阴瞥见他背上纵横交错的伤疤,一时间愣住了,愕然的把人喊住,话卡在了喉咙里:“商越,你的伤……”

“不碍事。”

商越脸色没变,不过动作却迟缓了不少。

饶是江阴受过罪,看到他背后的伤时,也不免跟着心疼,偏又见商越这倔强的模样,也跟着强硬了几分。

她抓住商越的手心把人拉了回来,伸手在他宽厚的后背上,轻轻触碰,那些伤像是又记忆似得,钻进了江阴脑中,响起魏清的那些话。

商越是因为她才受伤的?

“为什么?”

江阴很是不懂。

她不明白商越为什么要这样做。

将自己搞得伤痕累累,他的目的是什么。

商越见她纠结的小脸,忍不住俯身亲了一口,勾着唇语气带着欢快:“你担心我?”

江阴不想他岔开话题,绷紧了脸:“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商老爷子到底说什么了?”

“你真想知道?”

商越也懒得去洗澡了,双手一紧把江阴整个人都抱进了怀里,享受她的体温。

“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因为我跟他说……我要娶你。”

“商越,你疯了吧。”

江阴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商越在发神经。

娶她,这又是开的哪门子玩笑。

谁知道商越竟然正儿八经的板起了脸,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没疯,我要娶你,你听懂了吗?江阴。”

“不是,我……”江阴一时语塞,不停的辩解:“我跟宋敬臣结过婚,还是江家的人,就算你想娶我,可是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合适,你就没考虑过以后会面对多大的危险,还有商老爷子他……”

“合适。”

商越抱紧她,强硬的态度不允许拒绝:“我说我们合适就合适,至于我爸那边的事儿你不用担心,一切我都会解决好,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边就行。”

“可是,”江阴还想反驳:“商越你有没有想过,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你……”

这话无疑戳中的商越的痛处。

他根本没想到江阴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顿时冷了脸,眼神幽深的问道:“你不想嫁给我?”

江阴脊背发凉,说话也变得不利落。

“我的意思是,我们才认识不久,彼此什么都还不知道,你这样做,会不会太急了些……”

小说《重生之悍妻归来》 第19章 奇耻大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