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更新时间:2021-04-01 10:28:42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已完结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萌宝阿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到忽然出现的年轻男人,祁先生的眼里闪过警告。接收到他的讯息,帅气的男人会意,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近视,认错人了。” 帅气的男人说完,连忙离开。临走之前,好奇地瞧了夏惜之一眼,讪笑道:“远看和我朋友有点像哈。” 见男人离开,夏惜之回头看向祁先生的眼里,浅笑地说道:“确定认错人了?” 神情淡然,祁先生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应:“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你,调查过我?

  醉迷会所,夏惜之全力以赴地想要拿下某超市的护肤品入驻权。这是一家国外著名连锁超市,拥有很多的粉丝和客流量。只是这次谈生意,夏惜之遇到瓶颈。

  “黄先生,我们公司很有诚意想要和贵公司合作。但是所有的产品按着五折的价格进货,这是最低标准。毕竟我们从生产到研发上市,投入的人力和精力很多,总不能亏本对不?大家都少赚一点,维持长期的合作关系,以量取胜,达到双赢不是更好?”夏惜之微笑地开口。

  摊开双手,黄某人随意地说道:“夏经理的诚意我们自然清楚,但和夏经理一样有诚意的护肤品公司不再少数。实不相瞒,另一家公司愿意给出4。5折的进货价。那家公司的定位和市场影响力,和贵公司不相上下。”

  始终保持着笑容,夏惜之点头:“贵公司是个香饽饽,想要和您合作的人不在少数。因此,我们给您的价格也比内行价更便宜。另一家公司或许他们的优惠力度更好,但我们能保证的是,我们在整体的服务质量上,在A市会是佼佼者。综合评价,也是贵公司的衡量标准,您说呢?”

  夏惜之有自己的一套准则,不会盲目降低。而显然,对方的代表也想要尽可能为自己谋取更好的利益。双方僵持着,谁都不想退后一步。

  走出包房,夏惜之客气地说道:“黄先生,希望您能好好地考虑,我一直期待着能和您合作,我们这次确实很有诚意。”

  “好的,我会将夏经理的意思转达,我们公司会认真考虑。”黄某人礼貌地回应。

  将他送走,夏惜之头疼地揉按着眉心。她感觉到,要是不退步,想要拿下这桩生意,并不容易。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嗓音冷不丁从身后响起:“谈个条件。”

  夏惜之本能地回头,只见祁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站在她的身后。他的表情显得平静,看不出他的情绪。见四下无人,夏惜之淡笑地提醒:“祁先生,别忘记,我们是陌生人,失陪。”

  说着,夏惜之准备进屋,却被他抓住手腕。“替我解决个小麻烦,作为交换,我替你搞定刚才那个人。”

  闻言,夏惜之挑了挑眉:“你确定?”

  单手抄在裤袋里,祁先生俯身,靠在她的耳边:“互惠互助,你不吃亏。”

  沉默了几秒,夏惜之爽快地答应:“成交。”

  五分钟后,夏惜之跟在祁先生身后,走进会所顶楼的豪华包房。只见包房里,有一名外籍男子和一名年轻男子聊天,外籍男子的身旁还有两名身材火辣的少女陪伴。

  看到他们走进来,外籍男子的目光落在夏惜之的身上,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

  祁先生上前,简单地介绍:“Mr。Thomas,I'dliketointroduceher。Sheismyfriendxiaxizhi。”

  夏惜之走上前,伸出纤细的白皙手臂,妩媚一笑:“Bonjour,M。Thomas。Enchantédevousrencontrer(法语:托马斯先生你好,我是夏惜之,很高兴认识你)。”

  握上她的手,外籍男子惊诧:“Tuparlesfran?ais?”

  从容地坐在他的身边,夏惜之优雅地端起红酒,俏皮地冲着他眨眼:“Bienentendu。”

  听着她的回答,外籍男子显得兴奋,端起酒杯,杯子轻触,心情愉悦地用法语和夏惜之交谈。

  夏惜之长得明艳动人,又能用法语谈笑风生,一下子便让外籍男子心情愉悦。祁先生见状,看向夏惜之的眼里带着赞赏。向年轻男子看了一眼,后者会意,继续未完成的生意洽谈。

  半个小时后,年轻男子高兴地将合约交到祁先生的手中:“总裁,您找来的那女孩真厉害,法语很流利。看托马斯先生很喜欢她,也很干脆地签下合约。”

  “嗯,法国人追求浪漫,喜欢女人。漂亮又能说法语的中国女人,能提高谈判的成功率。”祁先生随意地瞥了眼文件,淡然地回答。

  “总裁,托马斯先生好像有点心动,如果我们做个顺水人情,把那女孩送给托马斯先生,一定能……”

  年轻男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祁先生冷酷地打断:“不准。安排刚才那两个女人作陪。”

  见他拒绝,年轻男子虽然困惑,却还是恭敬地点头:“是,总裁。”

  终于顺利地解决,夏惜之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倚靠着墙壁,夏惜之娇笑:“我的办事效率,还满意吗?”

  捏着她的下巴,轻挑起,祁先生的唇角扬起很浅的弧度:“你的法语果然不错。”

  手掌在他的胸口拍了拍,夏惜之悠悠地开口:“我更好奇的是,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法语?你,调查过我?”

  “算是。”祁先生简单地回答。

  闻言,夏惜之眉头蹙起,凉凉地提醒:“祁先生,别越界。要不然,我们的关系可是岌岌可危。既然我完成了你的要求,也请你记住你的承诺。”

  迎视着她的目光,祁先生淡定地回应:“当然。”

  说话间,夏惜之的手机振动传来。拿起手机,瞧了眼来电显示,夏惜之按下接通:“喂,您好,黄先生。好的,没问题,明天见。”

  结束通话,夏惜之仰起头,唇角扬起笑意:“祁先生,你真让人刮目相看。”他是谜一样的男人,经过这两次的事情,夏惜之隐约感觉到他地位很高,在A市有很大影响力。可她却猜不出,他是谁。

  “合作愉快。”祁先生没有回答,淡淡地开口。

  捋了下长卷发,夏至嫣然一笑:“当然,这样的合作机会,给我来一打都不在意。时候不早,再见。”说着,夏惜之打开包房大门,朝着外面走去。祁先生同样迈开脚步,走在她的身后。

  就在两人走到楼梯口时,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从楼上走下来。看到他们的方向,忽然热情地打招呼:“修渝哥!你怎么在这?”

  听到这名字,夏惜之的眉头本能地皱起。疑惑地回头,只见她的身后只有祁先生一人。难道这男人口中的修渝哥,是他?

  

  

13-不甘寂寞

  看到忽然出现的年轻男人,祁先生的眼里闪过警告。接收到他的讯息,帅气的男人会意,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近视,认错人了。”

  帅气的男人说完,连忙离开。临走之前,好奇地瞧了夏惜之一眼,讪笑道:“远看和我朋友有点像哈。”

  见男人离开,夏惜之回头看向祁先生的眼里,浅笑地说道:“确定认错人了?”

  神情淡然,祁先生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应:“嗯。”

  见他否认,夏惜之耸了耸肩,继续地朝着楼下走去。在她的知识库里,并没有叫祁修渝又有钱有势的男人。上流社会里,叫修渝的男人里,知名度最高的只有纪修渝。瞧了祁先生一眼,夏惜之浅笑地摇了摇头。

  醉迷会所外,夏惜之站在那等待出租车。由于喝了酒,她不打算开车回去。“我送你。”熟悉的嗓音从身侧传来。

  夏惜之侧目,简单地一眼,淡笑地回应:“不用,这里打车方便。”

  “最近治安不太好,两天前刚有女性坐出租车被害的新闻。尤其,是针对漂亮女人。”祁先生不经意地开口。

  想到昨天看到的新闻,夏惜之的身体一颤。沉默了几秒,夏惜之点头:“那就麻烦了。”

  祁先生没有回应,径直走向不远处停靠的迈巴赫。车内,夏惜之调侃地说道:“又是你朋友借的?你这朋友真大方。”

  开着车,祁先生淡定地回答:“还好。”

  车子一路行驶,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很快,车子抵达公寓。解开安全带,夏惜之微笑地开口:“今晚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大难题。”

  “你也帮了我。”祁先生抬起手落在她的头顶。简单的动作,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亲昵的味道。

  掌心透过发丝传来温度,夏惜之的心咯噔一一声。“祁先生,最近我们的相处有点危险。”夏惜之疏远地说道,“我希望你能清楚记着我们的关系。”

  这些日子来,他们见面的次数似乎增多。而彼此的关系,也从那小小的酒店房间,延续到生活。对夏惜之而言,这是个危险的讯号。

  见她时刻提醒着他们的炮友身份,祁先生莫名烦躁:“看来,你分得很清?”

  将头发别到耳后,夏惜之浅笑地回答:“嗯,就像今天,咱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说完,夏惜之打开车门,没有留恋地下车。仿佛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交流。

  祁先生眉心蹙起,看向她的背影。忽然,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映入眼帘。看到他,祁先生微微地眯起眼:是他。

  夏惜之拎着包,平静地往前走。对于和祁先生过近的接触,让她不安。祁先生的身份成谜,一旦关系被公众知道,恐怕对谁都会有影响。走着走着,夏惜之猛然停住脚步,吃惊地望着公寓楼下的男人。

  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夏惜之的双腿却迈不动步伐。吴默凡,他怎么在这?

  看到她,吴默凡面无表情地来到她的跟前,声音带着冷酷:“他是谁?”

  听到他的询问,夏惜之心弦一紧。面容有些苍白,却故作镇定地开口:“谁?”

  “送你回来的男人。”吴默凡讽刺地说道,“那是你的情人?夏惜之,你还真是不甘寂寞。”

  对于他的冷嘲热讽,夏惜之已经麻木。这一年多来,他一直恨她当初的抛弃。“今天你在这等我,就是想对我说这些?”夏惜之浅笑地开口。

  看着她带着笑容的模样,吴默凡胸口一疼。恼火地掐住她的下颌,吴默凡的眼里迸射着怒火:“夏惜之,你真是没心没肺。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你说不要就不要。这么久,你就没后悔过?”

  不敢和他的眼神对视,害怕他看到她的心虚:“同样的答案,你还想再听多少次?”

  “是,我真蠢!”吴默凡咬牙切齿地说道。

  想到前几天的事,夏惜之提醒道:“有空在这跟我说话,多陪陪姐姐。要不然,小心她被别人抢走。”

  “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雪琪跟你不同,她善良痴情,没你那么见异思迁。”吴默凡冷冷地说道。

  话到嘴边,夏惜之还是努力地咽回去。“是啊,我很不堪。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把她看紧点。有时候看人,不能看表面。”夏惜之再次提醒。

  掐着她下颌的手不自觉加大力道,吴默凡讽刺:“在说你自己吗?”

  不想回答,夏惜之疼痛地拧着眉头。见状,午默凡本能地松开,夏惜之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先上去,再见。”夏惜之轻声地说道。

  “站住。”吴默凡背对着她,低沉地出声。

  夏惜之停住脚步,侧过头望着他的侧脸,等待他的下文。吴默凡没有回头,冷漠地开口:“这是给你的。虽然你无情,但我曾答应过的,还是会做到。”说完,吴默凡手松开,砰地一声有东西落在地上。

  夏惜之弯腰,拿起被他一直拎在手中的袋子。打开,当看见里面那漂亮的蓝色水晶球时,夏惜之的身体瞬间僵硬,眼眶瞬间湿润。

  抬起头,看着吴默凡头也不回地离开,夏惜之紧紧地抱着蓝色水晶球,嘴唇紧咬着。眼前浮现出多年前,她开心地窝在他的怀里,撒娇地说道:“默凡,我想把大海装进水晶球里。这样我想看海的时候,只要看到水晶球就可以了。”

  “好,在我们的婚礼上,我一定会为你做一个最漂亮的大海水晶球。”吴默凡宠溺地回应。

  额头抵着水晶球,夏惜之无声地落泪。这么多年,原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可她,却把他丢了。“对不起,对不起……”夏惜之不停地道歉。

  哭过后,夏惜之起身,抹去泪水,抱着水晶球朝着楼上走去。有些感情,就算她还爱着,也只能藏在心里。因为她知道,吴默凡已经不爱她。

  

  

小说《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第12章 你,调查过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