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霸爱蜜糖千金妻

更新时间:2021-03-26 14:44:42

霸爱蜜糖千金妻 连载中

霸爱蜜糖千金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绵绵苏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灰色细腰大衣还没来得及脱下,大裙摆垂在小腿的位置,露出纤细的脚踝,腰掐得极为贴身,盈盈不足一握,小礼帽夹在指尖,刚脱下来的一只手套连着手袋也搭在腕间,随着主人轻松的摇荡。水润光泽的长发打着卷儿垂在脸颊旁,那柔滑白皙的脸颊上,两只甜美的酒窝,逆着光若隐若现,勾人心魄。的确没有人会敢对她动手。这样倾城的容,这样煊赫的貌,他的助理们都不是蠢货,自然会多想一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心心,妈妈的小天使

黑色劳斯莱斯飞驰,在星城市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许一一走下来,差点因为腿软摔倒在地上。

她扶住车门,慢慢的站直了。

傅霆琛在驾驶座上看着她这狼狈的模样,只勾了勾唇,长手一伸将他之前穿的那件大衣从后座拿起,扔给了许一一。

许一一抱着他的衣服,还有些懵懵的表情,不懂他的意思。

“这件衣服碰过你,脏了,我不要了。”

傅霆琛笑得十分愉悦,脚下一踩,车子闷吼一声,他这就准备走了。

许一一难以置信,不管不顾地扑到车窗边:“你骗我?!”

说什么取悦他给一百万,问什么冷不冷,她在演,他也同样在演。

傅霆琛坐在车里,侧过脸来俯视着她,如神祗冷冷地观望着凡人的苦难。

“还记得一年前你跟我说什么吗?你厌倦了,腻了,所以要跟我分手。当天,你就上了八卦头条,跟别的男人出入酒店。”这一刻,傅霆琛脸上没有了笑意,两人间仿佛隔着一光年的距离,漠然相对。

许一一慢慢放开扣住车窗的手。

是她自取其辱,不怪别人。

一叠红色钞票从车里撒出来,飘散在她脸上,身上,地上。

“不过你这副下贱的模样的确让我有点儿高兴,这钱,就当是酬劳吧。”

说完,他一踩油门,轿跑闷吼一声从她面前呼啸而过。

许一一呆站在原地,指尖掐进掌心,刺骨的疼。

寒风肆虐,在她眉间心上,一点一点结成了冰。

她早该有觉悟的,在一年前她离开他身边那一刻,就应该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痛。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焦急的女声响起,让许一一猛然回神。

许家用了好几年的帮佣张婶,此时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满脸焦急冲她跑了过来。

“医院说,许先生欠的费用太多了,如果这周内再交不上,他们就要把他挪出病房了!”

她跑得有点喘,却尽力将怀里的孩子抱得平稳。

小小的娃娃转过脸来看着许一一,雪白的小脸蛋儿,乌溜溜的大眼睛,不谙世事的娇憨模样,小拳头攥着,仿佛知道许一一是谁,还冲着她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然后小嘴一咧,粉红色的牙龈毫无顾忌的露出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许一一的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心心,妈妈的小天使。”

她流着泪,努力回应了一个微笑。

心心睁着大眼睛看看她,小手又挥舞着往她的脸上伸,嘴里咿咿呀呀的,好像要过来帮她擦眼泪。

“等妈妈一下,妈妈这就抱你。”许一一用最轻柔的声音,对她这么说道。

然后她擦干流下的眼泪,蹲下身去,将地上散落的钞票一张一张捡了起来。

薄薄的一叠,三千块钱。

“小姐……”张婶在一旁看着她,嗫嚅着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和怜悯,还有对自身前景的担忧。

“别担心。”许一一站起身,微笑起来,“你看,有人给我钱,我还会拿到更多。”

16-我是洛舒意

傅霆琛从公司地下车库坐上总裁直梯。

宽敞明亮的电梯里,三面都是镜子,他站在正中央,傲然挺拔的身影,倒映在镜子里。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表情地与自己对视。

36层的摩天大楼,他的办公室在顶层。

电梯走得并不算快,平平稳稳地,一层一层跳着红灯。

忽然整个电梯猛地一震。

傅霆琛面前的镜子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就这么碎裂开来!

镜子里那张高贵俊美的脸,瞬间碎裂成了无数张面孔,全都冷冷地盯着他自己。

他的脑子里不断的重现许一一松开车窗时那个眼神。

空洞,麻木,好像灵魂已经抽离。

“该死!”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收回拳头,玻璃碎片哗啦啦掉落一地,他拳头上的鲜血也一滴一滴坠落。

电梯叮的一声,自动开了门。

程西西那张明媚的脸此时愁眉苦脸地出现在电梯门口,见他走出来连忙小声道:“总裁,有人找你,拦都拦不住,硬是进了你的办公室。”

“进了我的办公室?”

傅霆琛面无表情的重复了她这一句,语气森然,竟跟往常那副令人如沐春风的模样完全不同。

程西西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惊惧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他手上的伤口,惊呼起来:“老板,你这是怎么了?我去叫医生!”

傅霆琛没有管她,大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门口几位助理站着,都是一副想进去又不敢的纠结神态,看见他过来,竟都显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们怎么做事的?”傅霆琛扫了他们一眼,语气淡然,却陡然让人有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助理们轻松的表情霎时退得干干净净,跟他时间最久的秦立强持镇定出来回道:“那位女士说是您的未婚妻,压根就不听我们阻拦……”

“不听,不会打?”傅霆琛甩了甩手,血滴在地上溅开一线。

“谁敢打我?”

一个柔媚至极的女声响起,他办公室的门开了。

年轻的女人站在门框中间,背后是大幅落地窗,窗外湛蓝天空铺成了画布的底色,她就像站在天上,行走在云端,美得令人屏息。

灰色细腰大衣还没来得及脱下,大裙摆垂在小腿的位置,露出纤细的脚踝,腰掐得极为贴身,盈盈不足一握,小礼帽夹在指尖,刚脱下来的一只手套连着手袋也搭在腕间,随着主人轻松的摇荡。

水润光泽的长发打着卷儿垂在脸颊旁,那柔滑白皙的脸颊上,两只甜美的酒窝,逆着光若隐若现,勾人心魄。

的确没有人会敢对她动手。

这样倾城的容,这样煊赫的貌,他的助理们都不是蠢货,自然会多想一阵。

傅霆琛勾起唇,又成了那副清贵无双的模样,仿佛上一秒那失控的暴戾情绪,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来了?”他对着女人微笑。

“你以为让人拆了我的飞机,我就会生气不来找你了吗?”女人甜甜的笑着,从云端一步踏下,款款走到他身前。

她从手袋里拿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托起傅霆琛受伤的右手,慢条斯理的帮他包扎好了伤口,还十分耐心的打了一个蝴蝶结。

从来不喜欢别人沾身的傅霆琛,居然任她动作,脸上还是带着笑意,好像一张完美的面具。

一旁的秦立看得瞪大了眼睛,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她出现在门口时说的那句话。

“我是洛舒意,傅总裁的未婚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