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已完结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布丁奶茶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电梯门在这个时候‘叮’的一声打开了。秦暖之没有动,只是静默的看着南宫爵。她其实一直都知道的,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放过安氏,她以为,因为她死了之后,安氏就会覆灭,消失在商场上。却不想,他没有一点的动作,最后,秦暖之只能以代理总裁的身份,来管理安氏。现在,她似乎知道,他为什么不动手了,他在等,等一个能让她痛的时候。他到底是没有相信她是秦暖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第9章试读

南宫集团的顶层办公室,南宫爵静静的坐在办公椅上,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的身影。

她死了三年。

但是,南宫爵从来没有认为这个女人死了,因为,他相信,祸害遗千年。

安小暖这个女人,对他们来说,就是祸害。

如此,让南宫爵怎么相信,她会轻易的死去。

所以,今天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他非常笃定,那个咖啡店里的女人,就是安小暖。

可是,可是,那个女人说什么?

她叫秦暖之?!

好,想玩嘛,他南宫爵陪她玩到底。

陆北辰从医院回到公司的时候,看到顶层的灯还亮着,就知道南宫还没走,就直接上来了。

“你在想那个叫秦暖之的女人?”陆北辰斜斜的靠在南宫爵的办公室门口,看着那个静坐在办公椅上的男子。

嘴角微勾,带着一丝丝的笑意,也不知道陆北辰到底在想什么。

“你真的觉得她不是安小暖?”南宫爵嗤笑了一声,眼底那一抹不屑,仿佛是从灵魂深处燃起来的。

可是,他自己好似没有发觉,眼底那一抹不屑之中,还夹带着隐隐的喜悦。

陆北辰眉头一皱。

“她喝咖啡,她有一个看上去四五岁的儿子,南宫,面对现实,让安小暖成为过去吧!”陆北辰劝说着。

他从来不知道,南宫爵是如此的在意安小暖。

至少在过去的三年他是这样认为的。

“北辰,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会认错,但是,不会认错安小暖。”邪佞的笑容,染上眼角眉梢,嗜血的目光看着前方,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恨,让周围的气息都瞬间冷了好几分。

“可是她不是!南宫,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过你自己?”陆北辰这句话是用吼的。

他们从小长到大的情谊了,他从来没有吼过南宫。

今天,他却是忍不住了。

‘啪’的一声,一份文家带丢在南宫爵面前的桌子上,“这是我刚收到的关于那个叫秦暖之的资料,你自己看。”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两个那般相像的人,要不是看到资料,陆北辰自己都不会相信。

“秦暖之,瑞士长大的,跟安小暖没有任何关系,她的同学,父母,工作,包括老公,都是瑞士的,南宫,安小暖,死了,已经死了,早就死了!”三个死了,陆北辰说的一声比一声响,这是为了警醒南宫爵,让他不要再这样,抓着自己不放了。

南宫爵没有出声。

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翻阅着资料,那纸张发出微弱的摩擦声,在这寂静的空间,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折磨人的感觉。

“我知道了。”南宫爵看完,合上资料,起身,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光,淡淡的吐出这四个字,随后,转身走了。

没有踌躇,没有疑问,只有我知道了这四个简单的字,简单到,让陆北辰都有些怀疑人生。

只是,南宫爵越是这样,陆北辰就越是担心,等他反应过来在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南宫爵的身影。

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街道,南宫,你从未相信是吧!

南宫爵回到别墅,那漆黑一片的房子,让他的心,又冷上了几分,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撞见了秦暖之的原因,他似乎看到了以前,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家里都亮着灯,而安小暖,不是坐在沙发生,就是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等着他回来。

推开大门,打开客厅的灯,昏黄的灯光之下,客厅的沙发,更加显得寂寥,南宫爵站在沙发前,伸手,轻轻的触摸着沙发,嘴里轻轻呢喃着,“安小暖……”

那低沉的音调,听不出任何感情。

时间仿佛永远不知道人的痛一样,该走过的,还是一样的走过。

当天空开始泛白,晨曦的光芒透过窗纱照耀进来的时候。

秦暖之已经将傅想楠都收拾好了,孩子醒的早,还要喝奶,这些,从秦暖之身体好转之后,都是亲力亲为的。

所以,孩子还是跟自己很亲的。

“楠儿,妈咪今天要出去工作,楠儿和爹地还有哥哥在家,妈咪中午回来,给你带好吃,好不好?”秦暖之抱着孩子,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笑眯眯的问道。

那周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和温柔。

跟以前,她的锋芒,是成反比的。

“安氏这次,很明显,是有人设计的,你有办法找出背后设计的人吗?”傅禹阳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这三年,她基本已经不理会这边的事物了。

秦暖之没有接话,她依旧温柔的看着楠儿,等着她的回答。

楠儿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看看傅禹阳和在地上玩耍的哥哥,咧嘴一笑,奶声奶气的道,“好!”

秦暖之笑着抱起了楠儿,将她放在了傅禹阳的怀中,“禹阳,等下辛苦你了,安氏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妥善处理的,你不要忘记了,曾经,也是我一个人抗起的安氏。”

站起的那一瞬,头有些晕,秦暖之晃了一下,傅禹阳伸手扶住了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有些发热,今天必须去吗?

“必须去,我没事,放心!”秦暖之微微勾唇,那清浅的笑容,仿若昙花,一现就消失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景,傅禹阳的心情,有些许的复杂。

是啊,他怎么忘记了。

她是安小暖,那个在十八岁双亲离世,一个人独自撑起安氏集团的安小暖,那个在商场,让很多男人都闻风丧胆的安小暖。

那些阴谋,那些手段,又怎么会蒙的住她的眼睛。

她的锋芒,要不是在遇见那个叫南宫爵的男人之后,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收敛。

“你是安小暖,终究不是暖之,我看的这么清楚,却总是会关心你。”傅禹阳眼底,隐隐闪过一抹伤痛之感。

秦暖之站在安氏公司门口,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里,曾经是她叱咤风云的地方,是自己的骄傲,是她的梦想。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她开始惧怕这里的?

那所谓的梦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抛弃的?

她的人生中,似乎只有一个南宫爵的?

那些记忆,如潮水一般袭来,压着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手,缓缓抬起,紧紧的揪着胸口的衣服,脸色,有些泛白。

突然,一道熟悉的嗓音从她身后响起,“秦暖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第10章试读

那声音,低沉,有磁性。

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那是南宫爵。

揪着衣服的手,缓缓的放下,却藏在了衣袖之中,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转眸的刹那,秦暖之所有的情绪都已经掩藏了起来,淡淡的瞥了一眼南宫爵,眉头微微一蹙,什么都没有说。

那淡然的眼神,甚至还带着一点点不悦。

南宫爵认真的看着秦暖之的眼眸,想从这一双眼眸中找到曾经安小暖身上出现过的爱恋。

可是,没有,她的眼神,是全然的陌生,和那淡淡的不喜。

“昨日,不好意思,你跟我失踪的妻子,很像!”南宫爵礼貌的上前,勾起唇角,那一双幽深的眼眸中,满满的全是真诚。

甚至,还能隐隐的看到一丝思念,对安小暖的思念。

秦暖之愣住了,呆呆的瞅着南宫爵,这个男人,恨透了自己,又怎么会对自己有思念呢?!

低眉,轻扯着嘴角,浅浅一笑,那一笑,带着点苦涩和自嘲。

三年了,已经三年过去了,她竟然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还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没关系。”秦暖之轻轻的颔首,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安氏的大楼。

睨着前面那个女人的背影,南宫爵的眼眸,越发的深沉,唇角的笑意,慢慢延伸,那是一种胜利的姿态。

抬起脚步,在秦暖之的身后,也跟着进了安氏。

秦暖之步入电梯的那一刹那,瞅着随着自己脚步进来的南宫爵,好看的眉头,蹙的更深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秦暖之这次回来,是没有打算和这个男人有牵扯的。

昨天的遇见,秦暖之可以当成是一种意外。

以后,念怀要是还想吃那里的蛋糕,秦暖之决定让傅禹阳有一个人去买,自己就不去了。

这样,他们就不会遇见了。

她,连对策都想好了,只是,为什么,他去出现在了安氏?

没有人注意到,秦暖之袖子下紧握着拳头的小手,指甲已经嵌进了肉里,这,足见她要用多大定力,才能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

“秦暖之,安氏现任的代理董事长,我是安氏的女婿,你不知道吗?”南宫爵对上秦暖之的视线,难得好心情的解释了这么一句。

然而,他唇角的笑意,却让秦暖之的心,颤了一下。

直觉告诉自己,南宫爵根本就没有相信,她是秦暖之,微微敛眸,好在,秦暖之这个人,不是凭空捏造的,是真实存在的,南宫爵,除非我说,否则你什么都查不到。

静默的盯着南宫爵,漆黑的眼底,那一抹淡然,终于隐去,刹那间,一片清明。

“据我所知,南宫先生有自己的生意,和安氏,并没有任何的牵扯。”而至于安氏的女婿,这是这个男人以前最不屑,最厌恶的。

今天,突然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秦暖之有瞬间的恍神,直觉告诉自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南宫爵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而道,“以前,是没有,现在,安氏,我要了。”

安氏,我要了。

这五个字,多张狂!

可,现在的南宫爵,所有人都要称之为一声爵爷的他,有这样张狂的资本。

电梯门在这个时候‘叮’的一声打开了。

秦暖之没有动,只是静默的看着南宫爵。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的,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放过安氏,她以为,因为她死了之后,安氏就会覆灭,消失在商场上。

却不想,他没有一点的动作,最后,秦暖之只能以代理总裁的身份,来管理安氏。

现在,她似乎知道,他为什么不动手了,他在等,等一个能让她痛的时候。

他到底是没有相信她是秦暖之。

忽而,秦暖之笑了。

“如此真是太好了,委任书,我会等会儿当着董事会签字。”那柔和的声音,很清澈。

这样的她,笑容竟是这样的美,仿佛超脱了这个凡是,带着独有清新和安静。

这般的简单和洒脱。

好似安氏,真的和这个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放手,竟然放的这样的容易。

话落,秦暖之就踏出了电梯。

长发在她的后背摇曳,展现着她不一样的柔美。

通往会议室的通道上,能听到秦暖之脚踩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的,是那么的刺耳。

“安小暖,这一次背后出手的人,是我,我会毁了安氏。”南宫爵的声音很是低沉,透着恨。

这恨,仿佛淬了毒,让秦暖之胸口一疼。

她停下脚步,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好看的眉眼盯着南宫爵,没有任何情绪,“南宫先生应该调查过我了,我到底是谁,相信你都清楚,安氏,你想毁掉,随你,我秦暖之,从来不在乎。”

“是吗?”南宫爵勾唇,眼底的笑,让人不明所以,却异常的慌乱。

秦暖之没有在继续和南宫爵纠缠,转而继续往会议室走去。

转身的刹那,眼底闪过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痛,原来,就算我死了,南宫爵你也不准备放过我。

拿安氏逼我?

南宫爵,只是,你忘记了,从爱上你的那一刻开始,安氏,就已经不是能威胁到我的东西了。

你想要?

拿走就好了。

抬手,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其实,手掌已经被自己掐的没有知觉了,但是,她必须撑住。

她不能让南宫爵看出任何异常。

“安总?”整个会议室的人,看到秦暖之的时候,都异常的诧异,眼眸中都透着震惊。

还没有缓过来,南宫爵也出现了,所有人又愣愣的唤了一声,“爵爷!”

“大家好,我叫秦暖之,是你们的代理总裁,这一份,是具有法律效益的代理文书。”秦暖之将有安小暖亲自签字的文书放在了投影仪下,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一旁,助理秘书端来了茶水。

南宫爵突然伸手,修长的身姿接过秘书手中的茶水,邪魅的声音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意味,“秦总的茶,我来泡!”

在众人一头雾水一脸茫然之中,南宫爵端了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在了秦暖之的面前,眼底,有些戏虐,而更多的是试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