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婚姻是座坟

更新时间:2021-04-13 11:40:51

婚姻是座坟 已完结

婚姻是座坟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夏念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妖姬,你弟弟还只是个学生,根本花不了那么多钱,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些钱是花在哪里?他这样问你,你就贸然给,你会惯坏他的。”张琴无奈出声。 “我……”乔子若一愣,咬唇苦笑:“他是我的弟弟啊,我怎么可能不管他?” “妖姬,你弟的年龄说小也不小了,也是该懂事了,你这样为他做了那么多,他知道你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作践自己?”张琴语气骤然冷了几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姻是座坟:试探

  第二天,乔子若醒来时,迷离的双眸睁开,正欲下床,一阵头晕眼花,硬生生从床上摔下去。

  “咚”的一声,有一种晃若山摇的感觉。

  痛自乔子若的身体散发出来,传遍四肢百骇。

  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经过一夜的睡眠补足,她的情况并没有好转,面色反而更加苍白。

  唇角苦笑,她这身子骨就这么虚弱吗?不过是抽了点血而已,这样没用的她,让她越发的看不起了。

  趴在床沿坐了好大一会,乔子若才悠悠站起,进厨房熬了个鸡蛋和小米粥吃。

  吃完之后,乔子若换好衣服往夜店赶。

  天空飘着一层鱼肚白,月亮早已悄无声息的挂在天空上。

  半个小时后,乔子若到了夜店,进入休息室的时候,看到阿梅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

  看到她进来,她问:“妖姬,你脸色怎么还是这么苍白?”

  刚刚抬头她还以为看到鬼。

  乔子若尴尬一笑,伸手摸脸:“吓到你了吗?我今天看到自己这个鬼样子也吓到了。”

  “……”阿梅一时语塞,半响,才从沙发站起,走到一张桌子旁把保温瓶的鸡汤倒出来:“过来,喝点鸡汤吧,你这身子骨这么弱怎么工作?”

  一句话,让她心里一暖,眼眶发红。

  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心里填满了感动:“谢谢你,阿梅。”

  “谢什么?赶紧喝吧,你这血抽得太多了,不补补到时贪血的话只会更麻烦。”

  “什么?抽血?”

  阿梅话音刚落,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

  乔子若与阿梅同时回头,看到张琴正向她们两人走来,脸上神色疑惑。

  “谁去抽血了?”说话间,张琴已经来到两人面前,她双手抱胸,看着乔子若眼神闪躲的模样,心底了然:“你为什么抽血?”

  明明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还去抽血,她这是自寻死路吗?

  “琴姐,还不是她弟弟问她要钱交学费没钱吃饭什么的,她没钱,所以才去卖血啊。”阿梅率先开口,语气透着无奈:“赶紧过来喝汤吧,一会凉了就没营养了,我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行了,我先去工作了。”

  阿梅说完,率先往外走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乔子若苦笑,眼睛不敢直视张琴。

  张琴摇头轻叹,心底一阵无奈,拉着乔子若在椅子坐下。

  “先喝汤吧。”看着低头不语的乔子若,张琴出声打破沉默。

  乔子若点头,端起鸡汤喝了起来,空气中漂散着浓郁的香味,可是入嘴却变得索然无味,如同白开水。

  等乔子若把鸡汤喝完,张琴才缓缓开口:“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弟的学费不是已经交了吗?为什么又要交?如果我没记错,你前不久才刚给他寄了一笔吧。”

  锐利的双眸落在乔子若身上,让乔子若坐立不安,如芒在背。

  休息室瞬间安静下来,空气中都飘散着一股无奈的气流。

  乔子若紧咬下唇,精致的脸上闪过无奈,抬眸看着张琴,半响才缓缓出声:“他跟我说交完学费没钱吃饭了。”

  清脆的声音如同一道苦水,苦涩自心底蔓延,放在膝盖的手慢慢握紧,她眼底的痛苦正诉说着她此刻的内心。

  “妖姬,你弟弟还只是个学生,根本花不了那么多钱,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些钱是花在哪里?他这样问你,你就贸然给,你会惯坏他的。”张琴无奈出声。

  “我……”乔子若一愣,咬唇苦笑:“他是我的弟弟啊,我怎么可能不管他?”

  “妖姬,你弟的年龄说小也不小了,也是该懂事了,你这样为他做了那么多,他知道你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作践自己?”张琴语气骤然冷了几分。

  乔子若身体一震,抬眸看她:“他现在毕竟还在读书,我也不想给他什么负担。”

  “可是你的付出并不被理解,你这次给了,没钱,你去卖血,那下次呢?他再问你的时候,你能卖什么?肾吗?”张琴越说越火,对于乔子若这种作践自己的行为,她真的无法认同。

  张琴的话犹如一道利刃,直敲乔子若内心,那些她不曾想过的问题,瞬间让她起了怀疑的种子。

  看她不说话,张琴继续开口:“妖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我劝你还是先弄清楚你弟弟到底在学校干些什么,不要每次他张口要钱你就给,不要他说什么你信什么,一个大学生开口就一万块钱,难道你就不怀疑的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伸手拍了拍乔子若的肩膀,离开了休息室。

  张琴离开后,休息室只有乔子若一人。

  休息室灯光明亮,她扭头看着境子中面容苍白的自己,痛自心底蔓延。

  思前想后,她从包包拿出手机拨了电话给乔子鑫。

  “姐,你给我打钱了吗?”

  电话刚响,就被接通,乔子鑫的声音从话筒传出,他兴奋的声音让乔子若如坠苦海。

  “子鑫,你真的是要钱交学费吗?”乔子若开门见山,直问心底的疑惑。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便是愤怒的声音:“乔子若,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骗你吗?”

  “子鑫,你花钱实在是太厉害了,你明明知道我也没钱。”乔子若无力出声,语气透着无限悲凉。

  “现在我花点钱都不行吗?姐,我可是你弟弟,我不问你要钱问谁要?”电话那端是乔子鑫理直气壮的声音。

  “……”

  乔子若一时之间无言以对,他这翻话出口,好像她养他是天经地义似的。

  悲从心底生,她深一口气,压下心底的苦涩,在她还没张口时,乔子鑫再次出声:“而且我昨天叫你给钱我你不给,我跟别人借钱了,现在我要还钱给人,你还是尽快把打钱给我吧,不然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弟弟,让我被人打死算了。”

  “什么?你跟别人借钱了?”乔子若声调徒然拨高,握着电话的手骨节发白。

  “没错,所以你还是快给打钱吧,不然我以后我都不认你了。”

婚姻是座坟:卖身

  乔子若轻启的红唇没来得及吐出只字片语,就听到一系列机械的忙音。

  泪无声滑落,痛苦的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无声抽泣。

  张琴站在门外,看着那无助抖动的身体,无声叹息。

  悄悄把休息门关上,独留乔子若一人在休息室。

  轻微的抽泣声在房间里回荡,低低沉沉,如泣如诉。

  乔子若不知道趴着哭了多久,其间也没有人打扰过她,再抬起头时,双目赤红。

  她怎么可能弃弟弟不顾?想到她如今的境况,她忽然恨起自己的无能。

  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必须尽快把钱筹到手,否则他到时候被坏人捉走的话,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可是,她要怎么筹钱?心在这一刻痛到极致。

  难道她真的要走上那一步吗?

  乔子若心底自嘲,如今她早已经一无所有,还坚持什么底线?

  她都已经落魄至此,还有什么资格坚持那所谓的灵魂?

  无助自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深深的侵蚀着她的周身。

  长而卷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瞬间又袭满眼眶,模糊了视线。

  缓缓闭上眼睛,把眼中的痛苦掩去,擦干泪痕,深吸几口气,压下心底的情绪。

  如星的双眸睁开,眼底的痛苦之色已然消失得无声无息。

  离开休息室,一路直奔张琴办公室。

  一旦踏出了那一步,她深知没有回头路。

  当她回神的时候,已经到了张琴办公室门口。

  “咚咚……”

  乔子若直接伸手敲门,心底紧张的跳着,直到传出张琴娇魅的声音,她才推门进去。

  冷气扑面而来,让乔子若身子轻轻颤,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搓了搓手臂,试图缓解冷意。

  “琴姐。”乔子若轻叫出声,嗓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张琴抬头,浅笑出声:“怎么了?”

  乔子若如星耀的双眼直视着她,红唇抿成一条直线,精致的脸庞更是紧绷。

  “琴姐,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一下。”拉开椅子在张琴面前坐下,她双手死死捏着包带。

  张琴点头:“说吧,什么事。”

  凝望着张琴娇艳的脸,乔子若红唇几张,依然说不出只字半语。

  半响,她轻呼一口气,沉吟出声:“琴姐,我决定卖身。”

  一句话,让张琴眼底惊讶尽显。

  “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你弟弟吗?”张琴皱眉出声,眼底闪过复杂。

  当初那个倔强得如同梅花的女人,就算被逼至悬崖也不肯卖身,如今竟然……

  乔子若苦笑,眼底透着化不开的痛楚。

  从她被墨安宇赶出门之后,她就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中,在她以为可以从那个窂笼解脱的时候,却只不过是进入了另一个窂笼而已。

  既然逃不掉,那就坦然面对吧,生活总得继续,就算她被毁了,最少弟弟还能活得阳光向上。

  “琴姐,我的情况你也清楚,反正我都已经半脚掉入红尘了,就没有必要再守着那一芳净士,。”她苦说出声,双目空洞无神。

  曾经她被逼到地狱的边缘,她都想着宁死不倔,可是如今,她却双手奉上自己最在意的东西。

  有些时候,越是想守住的东西,就越守不住。

  冷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乔子若的身体不自觉抖动起来。

  “妖姬,你不应该这么草率,你可知道一旦你答应卖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你今后的人生?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苦苦坚守这一切的原因?”她不想这么倔强活着的一个女人就这么被现实打压。

  出卖自己这是下下之策,乔子若还没走到那步,可是——

  “琴姐,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我现在想不到任何办法来帮我弟弟,我也总不可能有困难就找别人帮,凡事还是得靠自己。”而且欠得多了,也就还不清了。

  与其这样求人,不如自食其利,靠自己身体赚钱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不是吗?唇角自嘲勾起。

  张琴一脸为难,看着她倔强的脸色,终是不想让她这么草率决定:“如果你实在想不出办法筹钱,那我可以……”

  “琴姐。”张琴话还没说完,乔子若轻轻摇头打断她的话:“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欠你的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我这次想靠自己。”

  如果可以,谁也不想自甘坠落,可是,她无法选择。

  “妖姬,路是自己选的,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但是,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你好好想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你想走的路,路一旦走错了,以后你想回头就难了,现在你先回去休息,今晚我放你假。”

  乔子若眼眶发热,心里腾升起暖意,在这个冷酷的世界里,张琴的话让她的心底仿若在冬日里开出了花。

  原本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竟在这一刻变得痛意减缓。

  乔子若微张红唇,终是什么都没说。

  离开张琴的办公室,直接回到了住处。

  夜,寂静无声,月光从窗户倾洒进来,为漆黑的房间带来微弱的亮光。

  乔子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如星双眸在漆黑的夜里透着星光,伴随着轻微的风声,卧室里响起阵阵叹息声。

  如今乔子若仿佛把自己逼到了世界尽头,退无路可退,进无路可走,她就像一个悬吊在半空的人一样,随时能掉下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她到底应该怎么办?泪无声滑落,湿了枕头。

  “你要是不给钱我,那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弟弟了。”

  乔子鑫的声音在脑海回荡,挥之不去。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心底不停的拉扯着,难以决择。

  卖吧,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响起,反正她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只有自己的身体了,而且,这也是钱来得最直接的方法。

  红尘世事,生活所逼,如果可以,谁也不想光脚走路,即然这样,有什么好放不开的?

  现在弟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只希望他能安心上学,顺利毕业。

小说《婚姻是座坟》 第14章 试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