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爱似毒药

更新时间:2021-03-31 12:33:11

爱似毒药 已完结

爱似毒药

来源:微阅云 作者:草莓酱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当年爸爸去世时,曾经留下遗嘱,苏家的股份给苏时和苏婉,两人平分。可是那时候,如果爸爸知道,害死他的人就是他疼惜的养女苏婉,还会有这样的决定吗?依苏时对爸爸的了解,不会的。苏时决定去调查苏氏股份。股份调查的结果却让苏时大吃一惊。苏时集团的股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半了!一定是苏婉做的手脚!这是苏时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找了私家侦探再去查一查,以免自己先入为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最会演戏了

此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慕司痕将苏婉护在身后,对苏时怒目而视。

苏时的脸可笑地歪向一边,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慕司痕冰冷地望着她,“在办公室发神经还不够,非要在外面丢人现眼?!苏时,在我对你耐心用尽之前,快点签了离婚协议,滚蛋!”

而后像是不想再看她一眼一样,拥着苏婉转身离开。

苏时没有回答他。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鼻血又一次从她的鼻腔里涌了出来。

这一次的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

过量的鲜血从鼻子里溢了出来,流到了嘴巴里,阻碍了她的呼吸。

她捂着自己的鼻子,仰头艰难地喘息着。

慕司痕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声音,疑惑回眸。

看到苏时痛苦的样子,想要转身去看看怎么回事。

苏婉眼睛微垂,低声劝道,“姐姐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这样了?是不是被我气得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她的声音似是在担心,可是落在慕司痕这样心思重的人心里,却有了别样的味道。

对啊,苏时的身体一向很好,现在做出这样一副样子来给谁看?

这女人最会演戏了,恐怕是想在演戏装同情吧。

想到这里,慕司痕眼神一暗,冷哼一声,“她哪会被人气到?婉婉,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这么善良的。”

而后转身离开。

苏婉顺从地一起离开,转身前微微侧头,对狼狈不堪的苏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苏时,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餐厅的服务生察觉到了异样,叫来了经理一起,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帮苏时止住了血。

苏时谢过两人之后结账离开,独自前往医院检查。

慕司痕的绝情,如同一把刀子,一点点凌迟着她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可是苏时不能倒下。

还是上次的医生。

“苏小姐,您现在的情况,只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才有一线生机。”医生眼镜后面的眼睛满是怜悯,犹豫着说出了真实情况。

说实话,他从医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孤零零一个女人过来医院检查这种绝症的。

可怜哟,不但没家人,连个朋友也没有。

苏时不知道医生的想法,冷静地问道,“您坦白告诉我,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有多大?”

医生叹了口气,“骨髓这种事,本身配对成功的几率就小,何况,苏小姐你还是罕见的HR阴性血,也就是很多人俗称的熊猫血。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微乎其微。”

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怜了,忍不住劝道,“但是您也不要灰心……”

苏时已经听不进去了,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谢谢您。”

站起身从容离开。

除了她脚步微微踉跄之外,无人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刚刚确诊自己所剩时日无多的人。

苏时不知道普通人得知自己只有半年生命之后的反应,可是对于她而言,此时此刻她竟然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已经看到了人生的进度条,所以在剩下的日子里,她要捍卫那些对于她而言重要的东西。

比如说,和慕司痕的婚姻。

比如说,爸爸妈妈半辈子的基业。

当年爸爸去世时,曾经留下遗嘱,苏家的股份给苏时和苏婉,两人平分。

可是那时候,如果爸爸知道,害死他的人就是他疼惜的养女苏婉,还会有这样的决定吗?

我想要她死

依苏时对爸爸的了解,不会的。

苏时决定去调查苏氏股份。

股份调查的结果却让苏时大吃一惊。

苏时集团的股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一定是苏婉做的手脚!

这是苏时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找了私家侦探再去查一查,以免自己先入为主。

另一边,慕司痕也打来了电话。

“把离婚协议签了,”他的声音冰冷入骨,隔着话筒愈加绝情,“死巴着我没有意义,别弄得自己太没脸没皮。”

苏时几乎要笑出声来。

没脸没皮?哈,她爱着慕司痕的这些年,哪一天不是没脸没皮的?

如今就为了苏婉的到来,她就得签了协议假装这三年什么都没发生过心甘情愿地给这两个人腾位置?休想!

“我不可能离婚。”苏时淡淡开口,声音中带着不容拒绝。

慕司痕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冷硬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开个条件吧。”

在商言商,慕司痕做商人做久了,离婚也是一副商业谈判的架势。

殊不知,这让苏时本就伤痕累累的心更加绝望,也磨灭了她的最后一丝希冀。

“我想要苏婉死,”苏时一字一顿,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除非她死否则休想让我给你们两个让路!”

说完后她不等慕司痕反应,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慕司痕听到对面的一阵忙音心头火起,用力地将手机丢到办公室奢华柔软的沙发上,疲惫地仰起了头。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势?!她难道不应该是记忆里温和好脾气到卑微的女人吗?终于忍不住暴露出狐狸的本性了吗?

苏时也望着手里的电话,面上表情似喜似悲。

原来,她在他面前也不是只会卑微地哀求的啊……

这认知没有让她开心,反而让她嘴角挂上了苦涩的笑。

她曾经以为她还有一辈子可以和慕司痕长相厮守,他总会被她打动的。可是伴随着绝症的确诊,苏婉的归来,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和他们一起,坠入地狱吧……

接下来的几天,苏婉几乎要崩溃了。

你能想象每天早上起床都会看到客厅里一滩鲜血的感受吗?鲜红的液体肆意蜿蜒,仿佛能看到有人对你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她的精神高度紧绷,终于忍不住给慕司痕打电话哭诉。

“司痕,你救我,你来救我,这里好多血,呜呜,我好怕……”

听着对面娇娇弱弱的呼救,慕司痕的心软成一团又紧紧揪起,匆匆安慰了她几句就驱车前往专门为苏婉准备的别墅。

刚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客厅的一滩血迹,鲜红夺目,带着恶意的警告。

而苏婉此刻正缩在角落里,一双手臂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膝盖,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半边脸颊,楚楚动人,弱小可怜又无助。

一看到慕司痕的身影出现,她站起身,赤着脚跑到他身边紧紧抱住男人精瘦的腰,低声哽咽着,“司痕,我好怕……这里是你专门给我准备的别墅,别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我刚回国,究竟是谁要害我?”

小说《爱似毒药》 第5章 她最会演戏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