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王妃妖娆:摄政王爷宠不休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王妃妖娆:摄政王爷宠不休 已完结

王妃妖娆:摄政王爷宠不休

来源:微阅云 作者:忍冬儿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一两黄金等价于一千两银子,而墨城的物价是三文钱一碗馄饨。禾汐买慕容忆用的十万黄金,可以够整个墨城百姓吃喝一年。如此金贵,可不就是个“金姑爷”么。据说这“金姑爷”貌比潘安、器大活好。禾汐这一举,可谓成了墨城的笑柄,无论哪家饭后茶余,都要笑上一番。因为管家不待见慕容忆,所以禾汐也不待见管家,连同护国府的护卫,一起被禾汐赶到府外住着。一等一的高手护卫也成了家丁,整日做着劈柴烧火,挑粪种菜的活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一对狗男女-忍冬儿

哪里有鬼?

禾汐环顾了四周,鬼在哪里?再看慕容忆惊恐的神色,八成把自己当成鬼了。

既然这样……

禾汐勾勾唇,故意伸长了舌头,一步一步跳着向前,形同僵尸。

慕容忆这小白脸哪里经得住这么吓,吓得屁滚尿流,赶紧窜到床上,躲在禾月莲身后,“你,你,你别过来,我也不是有意要害死你的。”

害死?不是被下了春药卖去青楼嘛?怎么成了害死?这里面还有猫腻?

“你们害得我好惨,我冤孽太重,阎王不让我投胎,特意准许我上来拿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命一同下去,好将你们下油锅,过刀山,再用五味真火烤七七四十九天,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禾汐的这番话,直接将禾月莲吓晕了过去,顶着一张印有鞋拔子印的脸,偏向慕容忆。

慕容忆看着禾汐瑟瑟发抖,见禾汐一步一步跳近,嘴里乱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径直冲了出去。

禾汐停下脚步,不屑的看了一眼慕容忆连滚带爬的背影,还以为这男人有多痴情呢,不过是只贪生怕死的狗罢了。正好禾月莲被他绑在床上,也省的她自己再动手,将门反扣了去找伺候在自己身边的丫头婆子。

自家小姐被人绑了卖去青楼,她们不会不知情,既然留着是个祸害,那她势必要清理门户。

禾府不小,从主屋去下人房有一段距离。为了防止势单力薄,禾汐特意通知了管家带着家丁一同过去。

说是管家,其实是禾老爷生前的部下,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在禾老爷死后,含辛茹苦将禾汐抚养长大。可禾汐偏偏娇纵蛮狠,被猪油蒙心,用十万黄金从城主女儿手中买了个“金姑爷”。

一两黄金等价于一千两银子,而墨城的物价是三文钱一碗馄饨。禾汐买慕容忆用的十万黄金,可以够整个墨城百姓吃喝一年。

如此金贵,可不就是个“金姑爷”么。

据说这“金姑爷”貌比潘安、器大活好。禾汐这一举,可谓成了墨城的笑柄,无论哪家饭后茶余,都要笑上一番。

因为管家不待见慕容忆,所以禾汐也不待见管家,连同护国府的护卫,一起被禾汐赶到府外住着。一等一的高手护卫也成了家丁,整日做着劈柴烧火,挑粪种菜的活儿。

现在听闻大小姐有令,各个放下手中的活计摩拳擦掌跟了过来,毕竟还是兵器比菜刀拿着顺手。

禾汐到的时候,丫头婆子正在房间里分东西,忙的不可开交。

“这金镯子是我的,是我从小姐房间里偷出来的,你不能装了去。”

“好,金镯子归你,这玉簪子我可拿走了,还是当初我在小姐身边说姑爷美言她,她才赏下来的。”

“尽管拿去,你那样的话,我也没少在小姐面前说,她赏了我可不止这点儿。”

原宿主还真败家,散尽万贯家财,只为博渣男一笑。

“来人,把她们都给我拿下,还有其他伺候在我身边的下人,一并给我抓了来。”禾汐瞥了一眼几个丫头因为惊慌失措而掉在地上的金珠子,命令到。

“是。”

不过片刻,十三个丫头婆子,除了贴身丫鬟小菊,一个不落的被护卫抓了过来,按在地上。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发生了什么,我们完全不知情啊。”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婆子赶紧跪倒在禾汐脚下,拉着她的衣裙求饶。

“不知情?整日玩忽职守,只知道算计主子钱财,养着你们,还不如养着一只狗来的实在。”禾汐目光凌厉,将婆子踢到一边,吩咐到“来人,给我把她拖下去杖毙。”

“小姐,不是这样的,我说,我全说,还求小姐饶我这条狗命。”婆子吓得魂不附体,要知道这护国府的嫡小姐,从来都是草包一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明了?

“且慢,让她说。”禾汐抬起胳膊,制止要将婆子拉下去的护卫,盯着地上的婆子,闻到,“你倒是说说看,可知道慕容忆和禾月莲通奸?还有他们商量着如何暗害本小姐的事情。”

“知道,知道,我全都知道,”婆子跪着挪了过来,连手中的包袱掉了也顾不上捡,“姑爷和表小姐通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据说还是小姐您的贴身丫头小菊给牵的线。

昨天早上,奴婢路过厨房,看见姑爷在往您的粥里放东西,没过一会儿,就看见小菊过去将粥端去了您的房间,还是事后表小姐告诉我,姑爷放的是五步断肠散,我们这才收拾东西准备散伙的。”

五步断肠散,第一步神志不清;第二步穴位刺痛;第三步全身发黑;第四步七窍流血;第五步全身溃烂,如万蚁噬心疼痛而死。其残忍不言而喻,一直是江湖的禁药,慕容忆给她下这样的毒,是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然后呢?你知情不报、吃里扒外,眼睁睁的看着本小姐被贱人杀害,然后收拾东西跑路?”禾汐一针见血,扫视着地上的十二个人,目光寒冷。

“小姐,你不要听她胡说,姑爷一直爱慕着小姐,怎么会和表小姐通奸,这婆子分明是想挑拨离间,坏了姑爷和小姐的关系。”其中一个颇有姿色的丫头说到。

禾汐记得她,那丫头平日里和禾月莲走的近,还和慕容忆眉来眼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禾月莲,慕容忆待在一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本小姐让你说话了?多嘴,给我掌二十个巴掌。”

只听“啪啪”作响,几下过后,原本花容月色的脸蛋,立马肿了起来,习武之人,下手力道可见一斑。还有几个想要说话的丫头立马噤了声,生怕禾汐将火全部发泄在自己身上。

只有那个婆子,将额头不停的磕在地上,吓得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

“我中了春药要被卖到青楼的事情,你可知道?”禾汐看向婆子,直接无视了那个多嘴的丫头。

“奴婢不知。”婆子两只眼睛一转,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清理门户-忍冬儿

“不知?那就直接杖毙了扔到野外去喂狗。”禾汐说的云淡风轻,仿佛像扔垃圾一般简单。

“不要,小姐饶命,奴婢说,说,姑爷让小菊将小姐毒死,可小菊在街外的老相好赌输了钱,赌场的人要拉小菊去抵赌债,然后那个老相好就给小菊出主意,反正小姐也要死了,不如卖到青楼,还能回个本。”

婆子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禾汐眯了眯眼,“赌债?”

婆子点点头,“是赌债。”

“护国府万贯家财,你们几个粗使婆子丫头都捞的钵满盆盈,更何况是我的贴身丫头。会因为区区赌债,冒险把我卖去青楼?看来从你这婆子嘴里也套不出什么实话,拖出去杖毙。”

接到命令,几个护卫不管婆子哭天抢地的求饶,直接带了下去。行刑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远,婆子杀猪般的惨叫和板子皮开肉绽的声音,在这儿听得一清二楚。

不一会儿,便有护卫过来通报,“回小姐,已经杖毙。”

“好。”禾汐看向其他人,“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没必要留,本小姐今天清理门户,她们就按军规处置,该浸猪笼的浸猪笼,该投江的投江,剩下的人跟我去偏房。”

偏房,住着的无非是慕容忆的母亲郑玉秀和妹妹慕容雪。仗着慕容忆是禾汐的“心头肉”,没少在护国府称王称霸。

这不,大老远的看见禾汐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过来,郑玉秀扭着腰肢,将大门给扣上了。

隔着门框,慕容雪仰起声调说,“我娘今天不适,送来的下人就先让他们侯在门口,你下次再来吧。”

“给我踹开。”禾汐直接无视慕容雪,对身边的人说。

木质门栓哪里抵得过千斤踢力,只听“垮”的一声,门便开了。

慕容雪还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光景目瞪口呆,指着禾汐说不出话,“你……”

“抓起来。”三个字,简单粗暴,连同护卫的行动也一样,雷厉风行。郑玉秀扭扭捏捏,一个劲儿问候着护卫的祖宗。可护卫置若罔闻,抓着她的手丝毫没松懈。

“你凭什么抓我们?如果让我哥知道你这么对我们,肯定不会原谅你的。”慕容雪最喜欢挑禾汐软肋,每次只要一提慕容忆,绝对能让她服服帖帖。

慕容雪昂首挺胸,“你赶紧让这些人给我们道歉,再送来金银万两,绸缎千匹来给我们压惊,我倒是可以考虑不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哥,不然,你这辈子都休想做我嫂子。”

慕容雪很显然不知道慕容忆和禾月莲被她捉奸在床的事情。

“哦?要用金银万两,绸缎千匹来给你们道歉?”禾汐加重了语调,“不知我烧给你们够不够?”

慕容雪愣住了,禾汐周身散发的气息让她有些害怕,尤其刚刚她的那个“烧”字,更是让人浑身发冷。

只是,郑玉秀就没这么简单了。慕容忆给禾汐下毒的事情她知情,然而现在禾汐带着人过来,无疑是事情败露了,赶紧赔上笑脸,“禾汐,雪儿不懂事,你别听她胡说,你早就是姨心里认定的儿媳妇,怎么能不让你和忆儿成亲?

姨身子骨不怎么硬朗,雪儿自幼体弱多病,你这么抓着,也不合适不是。再说了,到时候忆儿要是问起来,你也不好交差。”

“怎么不合适了?”禾汐勾唇,“我倒是觉得合适的很。不过,还请你搞清楚状况,不是我不好向慕容忆交差,而是他该向我请罪。你最好乖乖的把你们的计划都说出来,不然,待会儿护卫的拳头长不长眼睛我可说不准。”

慕容雪在护国府养尊处优已经习惯,别说是下人,就连禾汐都对她唯命是从。现在禾汐居然要命属下要对她们动手,实在是如同噩耗。

就在这时,原本轻掩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只见小菊抱着包袱,连滚带爬的进来,嘴里还喊着“慕容小姐,你们赶紧收拾银两走人,禾汐小姐回……”

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周边气氛有些不大对劲,再抬头,院子里熙熙攘攘的站满了人,尤其让人禾汐,周身的气息让人移不开眼。

小菊傻眼了,连滚带爬想要出去,可还没有爬到门口,便被护卫牢牢的摁住。

来的正好,也省的四处去找她。

“先把她带到后面去压着,等本小姐审完这两个,再带上来。”

站久了身子骨有些乏,禾汐活动活动肩膀。见状,护卫拿来椅子让禾汐坐下。椅子是偏院的,不但用上好的紫檀熏香木制作,居然还在抚手及拐角的地方鎏了一层金。就是禾汐自己房间里,都没这待遇。

这娘俩的油水还真不是一般多。

“你先说。”禾汐指着郑玉秀,问到。

“是,姨能有什么计划,这不合计着早点把你和忆儿的婚事给办了嘛,吉时都已经算好,就在姨床头的小盒子里藏着,可好心偏被当做驴肝肺。

这两天忙着给你做嫁衣,想给你个惊喜,就让雪儿把门给扣上,谁知门被五大三粗的家丁给踹坏了不说,我们还被绑了起来。真是没天理啊。”

说着,郑玉秀装模作样的哭了起来,她的话半真半假,床头的盒子里是装着写有吉时的宣纸。不过,不是什么为了禾汐和慕容忆的婚事,而是逃跑的吉时。至于嫁衣,也是为慕容雪和三皇子准备的。

偏偏慕容雪不懂她的“用心良苦”,睁大了眼睛看着郑玉秀,“娘,你在说什么,那嫁衣不是说为我缝的嘛?三皇子已经答应好要纳我做妃了,只要哥哥能助他做了皇帝,到时候我们就都是皇亲国戚了。”

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还不是一般的可怕。三皇子心术不正,意图谋害太子,还许下什么纳妃的承诺,简直荒唐,只是……

禾汐勾唇,“三皇子好色,众人皆知,他房里的女人已数以千计,现在是一个纳妃的承诺,就让你深信不疑,还真是愚蠢。你哥哥不过是贱民一个,怎么能助三皇子登基?”

小说《王妃妖娆:摄政王爷宠不休》 第3章 好一对狗男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