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半醉半醒半浮生

更新时间:2021-04-10 17:24:48

半醉半醒半浮生 已完结

半醉半醒半浮生

来源:微阅云 作者:双映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对不住,丑妃娘娘,”陈国昌垂首道,“是圣上的意思,请娘娘在此静心思过。” 静心,思过,他连最后一丝希望,也不肯留给她了。 看不见日光,地牢里昼夜阴森,分辨不出白天黑夜,她便数数,数出一天,就用指甲在掌心划一道,划第三道的时候,若妃带着人来了。 “地牢的滋味如何?” 若妃一身缟素,额上系着窄白绫,她在为自己的孩子服丧。 “本宫看你过得不错,”用帕子掩住口鼻,“不过是臭了些,恶心了些,倒很符合你的身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欢情薄

  前朝为出击匈奴之事的出征人选吵翻了天,虎威将军之后,再无人能震慑夷敌,只得再加派军队,以数量压制罢了。

  献帝忙起来,来地牢的次数便少了,地牢里的守卫惯会拜高踩低,见圣上不来,慢慢对丑妃的吃食不再上心。有时想不起来,一两日不曾送饭来,也有时饭菜馊了,混着几颗老鼠屎,气味熏天。

  “您进了这地方,也就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娘娘了,”狱卒说,“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从没有什么怨言,挑些能吃的吃一点。宋庆成的灵牌不在,她连最后一点念想也没有了,便日日等着天黑,去望窗外的星星,总觉得那颗若隐若现的,就是宋庆成。

  “哥,”她唤一声,那星星就闪一闪,好似在应答。

  有一天突然多了一颗,小小的,极亮,依偎在大的旁边。

  “是青瓷么?”她问。

  “你过得好不好?”

  “见到庆成哥了么?他过得好不好?”

  “你认识他的,在府里,你小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

  “青瓷……”

  来世投个好人家,别再跟着我,受苦。

  午后陈国昌带人来,将那扇小窗子用泥堵了。

  “对不住,丑妃娘娘,”陈国昌垂首道,“是圣上的意思,请娘娘在此静心思过。”

  静心,思过,他连最后一丝希望,也不肯留给她了。

  看不见日光,地牢里昼夜阴森,分辨不出白天黑夜,她便数数,数出一天,就用指甲在掌心划一道,划第三道的时候,若妃带着人来了。

  “地牢的滋味如何?”

  若妃一身缟素,额上系着窄白绫,她在为自己的孩子服丧。

  “本宫看你过得不错,”用帕子掩住口鼻,“不过是臭了些,恶心了些,倒很符合你的身份。”

  丑妃平静地望着她,良久,若妃突然疯狂地冲过来,劈头给了她一巴掌!

  “你怎么还不死!”一巴掌接一巴掌,“为什么还不死?!”

  “你快死啊!为本宫的孩子陪葬啊!贱人!”

  “快死啊!快死啊!”

  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四壁,空旷寂静中显得异常恐怖,若妃打累了,便换脚踹,一脚一脚踹她的小腹,“贱人!去死!去死!”

  后来连随从宫女也看不下去了,提醒道,“娘娘不能杀她,若是娘娘亲手把她打死了,圣上那边也不好交代。”

  若妃置若罔闻,又连踹了几脚,方才堪堪停住,被宫女扶着喘粗气,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美眸中迸射出癫狂的光芒,状如厉鬼,片刻后,忽然狞笑一声。

  “对,本宫不能杀你,就这样让你死了,实在太便宜了你,我也要让你尝一尝,失去一切的滋味儿。”

  若妃拍拍手,“去把今夜当值的狱卒全叫进来。”

彻骨恨

  朔月十三,当夜皇宫地牢里,值夜的共有一十七名狱卒。

  十七名壮年男子分列三排,将狭窄地牢衬托得更拥挤。

  “你们成日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想必也无趣得紧,”若妃信步走过他们面前,身上的香味儿勾得一名狱卒咽了下口水。

  “呵,”她轻笑一声,“今夜算是有福气,这贱人虽样貌丑陋,又桀骜难驯,但好歹算是个女人,便给兄弟们开开荤,聊以告慰这漫漫长夜辛苦。”

  狱卒们面面相觑,自丑妃被送进地牢,平日里哥儿几个多看两眼,过过嘴瘾也不是没有过。但心里都门儿清,皇帝睡过的女人,又何时轮得到他们染指,眼下真到这番田地,倶束手束脚,不敢妄动。

  “去啊!”若妃厉声命令道,“怕什么?!圣上早已弃了她,不过是个不识抬举、又脏又臭的贱人罢了!”

  方才咽口水的狱卒按捺不住,不住搓手心,率先出列,朝丑妃走去,若妃讥笑道,“对,快去,谁今夜出的力多,本宫便奖赏谁。”

  狱卒们见此情形,也不再顾忌,纷纷上前,将丑妃手腕上的镣铐解开,四名狱卒各按住手脚,其余上手去撕扯衣裳,大掌淫邪游走,自雪白脖颈朝里探。

  丑妃茫然睁着双目,如同死物般一动不动,耳边尽是男人们淫秽的粗喘声。

  “老子今天也要尝尝这皇帝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儿。”一名狱卒说。

  另一名狱卒接着说,“我还是第一次操这么好看的女人呢,毁了容都这么耐看,这身段儿,勾栏里那些娘们儿一个也没法比。”

  那狱卒得意忘形,“哈哈,今天也轮到老子给皇帝戴一戴那绿帽子……嘶!臭娘们儿!竟敢咬老子!”一把扯起丑妃的头发,将她按在下身,脸抵在腥臊裤裆上,“臭娘们儿,给老子舔!舔舒服了,老子给你快活,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旁人胡乱去扯她亵裤,哄笑道,“你倒会享受,可别叫这娘们儿把那话儿给咬掉了,以后不行了,看你媳妇儿不大耳刮子轮死你。”

  狱卒左右手撕她的两腮,不断骂荤话,见这女人紧咬牙关,便抡圆了胳臂狠扇一巴掌!

  丑妃被扇得滚了两圈,正滚到若妃脚下,噗地吐出一口血,血中杂着一物,若妃低头去看,那竟是一颗洁白的臼齿。

  想必是在忍痛之时,将牙咬碎了。

  血溅了她一鞋,若妃极其嫌恶,仿佛粘上秽物一般,猛地把鞋踢掉,冲身边宫女叫道,“小柔!快,把你的鞋给本宫!”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

  狱卒们连忙涌来,七手八脚地抓丑妃。她上身衣物已碎,露出遍布伤痕的、极白嫩的肌肤,虽然瘦,乳房却丰盈饱满,狱卒双目放光,恶鬼般扑上……

小说《半醉半醒半浮生》 第12章 欢情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