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家族的考验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家族的考验 已完结

家族的考验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爱吃烤番薯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牧天,爱吃烤番薯

精彩试读:“走吧。”林雪瑶朝着牧天开口示意。几分钟后,刚走到一家高档金店内,牧天收到了新消息,叮咚一声,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却发现是林雪瑶的文字消息。“给我忍住别惹宋飞不愉快,只要你做到,晚上去你租住的地方,或者酒店开房都随你。”这是色诱吗?好吧,只要他不对你动手动脚太过分,看在你这条短信份上我忍了,反正这宋飞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蹦跶不了多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狠狠打脸?

但到最后林雪瑶都没有,因为牧天是她丈夫,有句话叫家丑不可外扬,大庭广之下不适合对牧天发脾气。

可林雪瑶身边的男子却开了口,微笑着:“雪媃!好巧啊,你也在逛街啊,这位是你男朋友吗?人高挺帅的,一表人才啊。”目光看牧天,有一种越看越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的熟悉,可又想不起来。

这没有半点生涩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来,这个开口的男子与林雪媃熟悉。

牧天则被说的莫名其妙。

他什么时候莫名其妙成为了林雪媃的男朋友了?

等等,林雪瑶不应该是为了公司的事情发愁吗?怎么有空陪男人来逛街,而且还是买衣服。

那一刻,牧天忍不住怀疑,自己头上是不是冒绿了?

他刚要开口,林雪瑶却已经冷言带着几分呵斥地开口:“雪媃!你现在的钱都是爸妈和我给你的,你要给牧天买衣服我不反对,但这动则上千的衣服是不是贵了点?”

边说边掏出银行卡递给老板:“老板,刷我的卡,对了,麻烦你我要套现两千现金!”

然后目光落在牧天身上,道:“你是我丈夫,也需要一套像样的衣服,两千现金给你去楼下买几套换洗的衣服,剩下的给你当生活费,这钱不算你给我当司机的工资。”

有妹妹在,林雪瑶知道自己撇不清跟牧天的关系,更何况她也认为自己没必要遮遮掩掩,那时候牧天还是牧家少爷的时候,领结婚证的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也就滚了一次床单疼了好几天,但那又如何,不就一层膜吗,在这个时代根本算不上什么。

“雪瑶你结婚了?刚才怎么没听你说起啊?”男子脸上的微笑很明显僵硬了些许,那不自然的表情要多明显就有多明显。

“一个月前领的结婚证,牧天,那时候他还是牧家少爷,而我们家公司面临破产没办法,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妈逼着我嫁给他,这事机会跟你细说吧。”

男子顿时恍然大悟,他想起牧天了,在报纸上看过,父亲是豪门牧家牧老爷子的私生子,因为牧老爷子意外去世所以被牧老太赶出了牧家。

牧家都是牧老太的亲儿子亲女儿,自然没人会帮助牧天。

“呵呵,原来是那个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豪门弃少啊,对了,雪瑶刚才说她是被逼着嫁给这牧天,以她妈妈的为人,想必现在的我跟雪瑶很有机会吧。”

宋飞脑海中不由得想起自己高中时为了追求林雪瑶所付出的努力,终于将林雪瑶给感动了,结果刚答应做他女友先交往一段时间看看。

第三天林雪瑶母亲就赶到了学校里大闹一场,因为林雪瑶家里有钱,成绩优秀的他只能被迫转学,后去了国外的大学。

这边,林雪媃也在牧天耳边嘀咕着。

让牧天对这个叫宋飞的一下子产生了不舒服,老婆林雪瑶的初恋,现在两个人公然逛街到这儿想干嘛?旧情复燃给他戴绿帽子?

说好的情缘气运加深呢?

刚欲开口,谁知林雪媃已经替他开口问道:“姐!你都跟姐夫结婚了,就算姐夫不是牧家的豪门少爷,可他也有恩我们,更是你合法丈夫,你口口声声说忙公司的事情,没空陪姐夫买衣服怎么有空陪宋飞逛商场啊。”

店里面的服务员见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躲着远远看热闹听八卦。

“宋飞现在是华远集团的企划部经理,我陪客户逛街有什么问题吗?”林雪瑶的话让妹妹林雪媃哑口无言。

宋飞却微笑着:“对!我其实刚回国没多久,借助同学的光进了华远集团直任企划部经理,我同学可是华远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南江首富的亲孙子罗远。”

这话完全是在赤裸裸的暗示,他可是走后门进的华远集团,身为企划部经理本来就有权利敲定与林氏的合作企划,加上同学,南江首富亲孙子罗远这一层关系。

他要开口帮忙,这事就跟板上锭钉一样简单,所以他现在是林氏唯一的救星,是恩人,你们懂么?

看牧天的眼眸目光也由此逐渐变得不屑轻蔑。

额~~这么巧……

牧天心里面想着晚上,这位南江首富还要请自己吃饭呢,要当面好好感谢自己,请他开除这个宋飞应该不难吧?

看着宋飞的目光也随即平淡起来,心里面哼哼着:姓宋的,你可千万别在我面前瞎得瑟,不然小心你明天没有工作。

这时候,林雪媃拉了拉牧天:“姐夫,我们走吧,去楼下逛一逛吧。”

虽然觉得宋飞肯定还有别的意思,可林雪媃很清楚明白宋飞的话,担心牧天待着会伤了自尊心,毕竟他现在可不是牧家少爷,万一没控制住起了冲突,以她姐的脾气,肯定是帮着宋飞。

到时候牧天会更伤。

况且这时候招惹宋飞只会让林氏失去最后的希望。

唉!

林雪媃心里面叹气着:姐夫啊姐夫,这事我就算想帮你也有心无力啊。

遇见老婆陪别的男人逛街,还特妈是初恋,这事谁受得了啊。

但直接开怼的话,牧天也做不到,他不是那种人啊,想了想淡定地开口:“干嘛去楼下逛,我答应给你买衣服还没买呢,走吧,去隔壁的女装店继续挑,再说了,像样体面的衣服一件怎么够,没有个三五套怎么换?”

这,是吃醋了吗?

也对,姐姐怎么说也是他老婆,陪初恋逛街,那么是为了公司的合同,牧天吃醋也很正常。果然,他应该还是喜欢姐姐的。

心里面的淡淡失落感很快就被林雪媃理智给掩埋掉,耳边却听见她姐姐冷言的声音。

“三五套?你哪来的钱?”

“姐夫刚才在体彩刮刮乐中了一万多呢。”

林雪媃脱口而出,不愿意看见牧天因为自己说大话在宋飞打脸,尤其是在自己姐姐面前,几年前她不喜欢宋飞,现在依旧不喜欢这个男人跟姐姐走太近。

一万多?

妹妹的私房钱有多少,她这个姐姐一清二楚,尤其是公司出了事情之后,这只小仓鼠日积月累存的二十多万全都拿出来急救,身上能有个六七千已经是极限了。

林雪瑶没猜错,林雪媃身上还有四千多,才脱口而出牧天刮刮乐中了一万多。

七千多加上她的四千不就一万多吗?

因此,林雪瑶半信半疑,牧天真中了一万多?

心里面默算了一下,依照牧天所说买了衣服就没钱啊,然后呢,是听闻林氏可以度过眼前难关,准备问她拿钱生活吗?

这家伙,都这么久了还不死心吗?还不能面对自己已经不是牧家少爷的现实吗?

刚要开口制止,却见宋飞很大方地开口:“都说相请不如偶遇,两个人的眼光未必有四个人的目光好,一起吧,就这么说定了,逛商场就图个人多热闹。”

当然,这只是宋飞嘴上的大方,心里面却哼哼,这是一个多么羞辱打牧天脸的机会啊。

曾经的牧家少爷一定有着很强烈的自尊心,而林雪瑶现在有求于我,待会我给她挑选衣服语气稍微霸道一点,她肯定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

而这个牧天一定会因此气死,对林雪瑶产生怀疑和不信任,甚至男人的自尊会让他憎恨我,要是还有大少爷脾气指不定会跟我起冲突。

而我要做到大大方方的原谅,越大方就越能博取林雪瑶的好感,越能让她对这个失去牧家的废物失望……

宋飞已经美滋滋得意幻想着,谋定了一些列追求林雪瑶的计划,然后弄得林雪瑶与牧天离婚,而他趁虚而入,等娶了林雪瑶就有机会慢慢将林氏控制到自己手中。

于是乎,在林雪瑶有些不情愿点头下,一行四人走进了隔壁的女装店挑选衣服。

宋飞一眼就看中一件V领的黑色衣裙,觉得一定可以将林雪瑶的诱人身材展现出来,尤其是那价格一万三,立马开口:“雪瑶,你陪我逛街买衣服怎么样也要给自己选一件,我觉得这件黑色裙子很合适你,来穿上试试,我很期待你穿上这件裙子的样子。”

林雪瑶看了眼牧天想拒绝,可宋飞的目光下,选择了点头去换衣间穿上。

林雪媃早就担心会出现这种事情,急拉着牧天挑选了一件她一眼就喜欢上的连衣裙,准备穿上合适就走人,怕牧天忍不住宋飞的挑衅。

一分钟后。

“姐夫,你觉得这件衣裙穿着我身上怎么样,漂亮吗,”

  林雪媃换上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子,亭亭玉立的站在牧天面前,裙子下露出的长腿,还有头顶一只小洋帽,期待牧天的赞美和回答。

眼前一亮的牧天自然赞美夸赞。

咔!

  边上一换衣间的门开了,衣裙如雪的林雪瑶优雅地走了出来,那V形衣领立刻吸引住了宋飞的目光,可惜V形开的略高,只显示出她那傲人处的冰山一角。

  两条长长的美腿,比夏颖梦略微短了一些,不过更显圆润光滑,完全暴露在外的白嫩长手,轻盈地撑在腰间,如同T台走秀的时尚名模。

让宋飞更加坚定自己要得到林雪瑶的念头。

专门看了眼林雪媃衣裙价格的他,特意瞥了眼牧天心里面轻蔑笑着:林雪瑶的裙子我故意挑的一万三,想不到林雪媃随意挑选了一件七千多,牧天啊牧天,你这个曾经的豪门少爷能拿出这两万多?

感觉自己早已经抓住牧天底牌的宋飞,很期待接下来自己打脸牧天,狠狠羞辱的那一刻。

协议

当即宋飞忍不住发自内心地当着王哲面夸赞穿上黑色V领群衣的林雪瑶。

夸赞的林雪瑶都不好意思。

第一时间林雪瑶决定买下,掏出银行卡的一瞬间自然被早有心机的宋飞挡下。

“雪瑶,这件裙子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衣服是我选的,这钱自然我来付,就当我回国后送你的第一件礼物,朋友之间的相互送礼,所以千万别拒绝,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

“你要觉得不好意思收,等合作谈定以后在好好准备一份大礼谢我吧。”

话语没有半句威胁,却硬生生让林雪瑶无法拒绝。

拒绝了岂不是代表她没有将宋飞当朋友?那林氏的事情他自然没必要尽心尽力的帮忙。

林雪瑶懂,但为了公司她也只能微笑着收下,并且当面说到时候一定好好准备一份礼物作为感谢。

而宋飞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林雪媃身上,故意将牧天给无视了。

他觉得这样才更容易激怒牧天。

“雪媃啊,你这件我刚才看了眼,七千多啊,你姐夫身上的一万多可不容易,要是给你付了这钱,他自己恐怕就得去楼下买衣服了,所以啊……”

宋飞用右手的大拇指与中指打了个响,“服务员,这两件衣服多少钱。”

林雪媃想说不需要,可一想到牧天身上的钱,话到嘴边硬生生地说不出来。

当服务员走过来的那一刻,宋飞才去注意牧天,期待着牧天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心想着:愤怒吧!你越愤怒只会越显得你无能,身上就一万多块钱的你,注定只有被我用钱狠狠打脸的份。

嗯~~

宋飞忍不住疑惑,因为他竟然没有从牧天脸上看见半点愤怒,很平淡,平淡的有些令他不安,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可一想到牧天的处境,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拥有最强底牌的他,何惧之有?

然而偏偏这个时候,迎上来的服务员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银行卡,客气地微笑着:“你好!这两件衣服的钱已经付了,请收好你的银行卡。”

“付了?”

宋飞眉头一皱,谁付的?

当即目光看了眼牧天,又觉得不可能,林雪瑶和林雪媃心中目光也惊起疑惑好奇,忙道:“谁付的?什么时候付?”

“除了这位牧先生还会有谁?钱在两位女士试穿衣服的时候就已经付了,这是付款凭证,这是发票请收好。”

宋飞,林雪瑶和林雪媃三个人集体傻眼,在林雪瑶和林雪媃不明白牧天哪来的钱时,宋飞脸上自信而又从容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尤其是刚才他当着林雪媃嘲笑牧天的话,就仿佛被牧天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脸上,而是还是他自己将脸伸过去给牧天打的那种。

一下子恼怒,可偏偏却只能自己憋在心里面,因为他找不到半点可以向牧天发怒的理由或借口。

林雪媃笑了,不管牧天的钱是哪来的,能让宋飞吃瘪她就开心,当然是心里面在笑,表面上可不敢让宋飞难看。

这宋飞说了那么多,做了也不少,结果呢,却被从头到尾一句话没反驳的牧天给一耳光打在了脸上。

林雪媃心里面越想越爽畅。

可林雪瑶的脸上却一沉,看不到半点喜悦地质问:“你哪来的钱?”

刘总的合同已经被牧天搞砸了,如果宋飞这儿再被牧天给搞砸了,林雪瑶发誓自己一定会弄死牧天,跟他同归于尽的那种。

刚要开口回答,谁知宋飞忽然间抢先一句。

“牧天怎么说也是曾经的牧家少爷,就算匆忙之间被赶出牧家,也应该有一点牧家并不知道的存款吧。”

刚刚被打脸的宋飞,这一刻突然有一种早已经看穿真相的柯南附身感觉,偏偏他毫无依据的胡猜,却让林雪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伸手拉起牧天就往店门外走,任谁都看得出来,林雪瑶这是有话要跟牧天单独谈谈。

被留下的林雪媃有些不情愿地冲着宋飞笑了笑。

店门外。

林雪瑶不冷不淡地开口:“衣服我收了,钱等公司的事情搞定了我转给你,不要再捣乱了好吗,不要让我彻底地讨厌你。”

自己捣乱什么了?

就因为那个宋飞是华运集团企划部经理吗?

“我有钱,两万块而已,作为丈夫给你和雪媃买衣服是应该的,还有,林氏的困境,我应该能够帮上忙,至少有七成可以解决的把握。”

牧天口中的七成把握,完全是因为哮天犬的狗屎运和嫦娥仙子的气运祝福。

南江首富的晚宴感谢,让他开除宋飞并不难,因为开除宋飞对华远集团不会有任何损失,明天就可以招十个八个有能力的经理,但是事关上亿元的合同,那就未必了。

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在南江首富心里面,那份感谢价值上亿。

林雪瑶笑了,不过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笑。

牧天帮她解决林氏的困境?

“拜托,你现在带着雪媃离开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以前那些人巴结你,是因为你是牧家少爷,可现在呢,你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所以请你收起你那可怜的自尊吧,我知道你心里面不舒服,但这就是现实……”

这时,林雪瑶的电话响起,看了眼电话很重要,直接抛下牧天去一边接电话,并且朝着林雪媃招手。

趁着林雪媃走向林雪瑶,宋飞来到牧天身边笑着:“雪瑶是我的,你这个被牧家赶出来的废物配不上她,趁着我还没有让你颜面丢尽前,带着你那可怜的自尊赶紧从雪瑶身边滚吧。”

“等你明天还是华远集团企划部经理时,再来跟我说这句话吧。”

牧天只是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一句话,这种惦记着他老婆的男人,先掐死再说,至于林氏,就算因此断了资金链破产那又如何?

现在只给他时间,一定可以创造出比林氏辉煌十倍的商业帝国,只要林雪瑶愿意。

宋飞摇摇头,这简直是他听过最可笑的冷笑话。

牧天如果有这个能力的话,林雪瑶还会来求他?真是一个说话都不经过脑子的家伙,怪不得当了两年的牧家少年却灰溜溜的被牧家赶出来。

那边,林雪瑶与林雪媃已经走了过来。

宋飞连忙在牧天耳边轻声来了句:“你不是很牛逼吗,那就牛逼给我看看吧。”

随即当林雪瑶与林雪媃走近,宋飞就当着牧天的面拉起林雪瑶的手臂。

“雪瑶,刚才我盯着你看,总感觉你穿上这套衣服少了些什么,现在才想起来你少了条项链,刚才衣服没送成,这项链一定要送。”

走了两步刻意停下,扭头看着牧天道:“牧天,你刚才不是说要给她们挑手链的嘛,走啊,一起!”

然后松开林雪瑶的手臂,带着歉意地绅士一笑:“不好意思,一时心急,因为我想到刚才路过一个橱窗时,有一条项链很合适你,怕被人买走了。”他当然是故意的。

林雪瑶有些尴尬地笑了下:“没事。”

心里面盼着,但愿自己刚才的话能对牧天产生一些效果,为了她,为了林氏忍一忍。

恐怕很难。

“走吧。”林雪瑶朝着牧天开口示意。

几分钟后,刚走到一家高档金店内,牧天收到了新消息,叮咚一声,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却发现是林雪瑶的文字消息。

“给我忍住别惹宋飞不愉快,只要你做到,晚上去你租住的地方,或者酒店开房都随你。”

这是色诱吗?

好吧,只要他不对你动手动脚太过分,看在你这条短信份上我忍了,反正这宋飞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蹦跶不了多久。

林雪瑶心里面盼着,但愿这条短信对牧天有用。

至于宋飞他并没有说谎,这里早就有他看中的项链,也想过送给林雪瑶,本打算找个适合时机,作为与林雪瑶旧情复燃的开始。

现在,他打算用来当面打牧天的脸。

当服务员为林雪瑶戴上的那一刻,镶嵌了一枚宝石的项链,一下子让林雪瑶变得无比高贵,看得林雪瑶自己都心动了。

标价三十八万。

宋飞想着这个价格牧天应该付不起了吧,如果牧天真有这么多钱,怎么会给林雪瑶当司机,拿着月薪几千块呢?

牧老爷子是意外去世,牧天肯定没想过提前准备,估计牧家没有发现的钱也是偶然,最少几万块撑死了。

想着卡里的一百多万存款,全投资林雪瑶都值得,这一次再被打脸,我宋飞就去吃屎。

“服务员,这项链给我打包,雪瑶,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别忘了,华远集团一旦与林氏达成合作是互赢,我缺一块表,到时候你送我一块如何。”

张嘴将话咽回去的林雪瑶点头,到时候送还一块四五十万的手表。

宋飞将银行卡递给服务员的那一刻,特意笑着多看了牧天几眼,目光在挑衅,似乎在说:你不是说自己很牛逼吗?来啊,现在来牛逼给我看看啊,说大话谁不会啊。

牧天懒得理会宋飞。

可他的沉默却在宋飞眼中,却是一种无能为力的认输。

心里面更得意了:“果真是没有牧家就一无是处的废物。”

然而这时候,服务员带着歉意地开口:“抱歉这位先生,你的银行卡余额不足。”

宋飞懵逼了,脸的笑容连同表情也彻底垮了,脸忽然间有种火辣辣的疼……

牧天,爱吃烤番薯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