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无敌狂婿

更新时间:2021-04-06 10:01:28

无敌狂婿 已完结

无敌狂婿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是阿呆阿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想到这里,保安忽然间紧张了起来,连忙吹动了口哨。他觉得自己这个怀疑,应该是十拿九稳,绝对了的。急促而尖锐的口哨一响,整个酒店一层的保安瞬间全部出动了,大概七八个人,挥舞着甩棍就把钟明给包了圆。“交出你手中的赃款,否则,别怪我们动手无情!”那位保安扶正了帽檐,一马当先冲钟明喝道。他手中的甩棍,几乎都快戳到钟明的鼻子上了。赃款?!钟明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虽说这钱是雷万里送的,但恐怕也上升不到赃款的地步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敌狂婿:飘逸的保安

蒋老太太被钟明这直白的话气的差点吐血,想教育一番钟明的理智瞬间就没有了,直接对蒋北说道:“给我打死这个混账东西,扔到后山去喂狗。”

“不需要你动手,我自己来!”

钟明脚下猛地一瞪,身形如箭一般窜了出去,早已蓄势待发的拳头,在蒋北的面前虚晃一枪。

就在蒋北中了这调虎离山之计,犹如巨灵神般招式大开大合,合力攻击钟明用作虚招的拳头之时。

钟明人在空中,忽然一个鹞子翻身,右拳于身下挥出,拳风凌厉如狂风巨浪,击打在了蒋北的下颌。

蒋北那足有一米九的大个头,竟直接被钟明一拳打的离地而起。

身体在半空向后弯成了一个弧度,而后重重摔在了地上,已经昏死了过去。

钟明一招制敌!

蒋北虽然没死,但绝对能昏睡一段时间。

老太太吓得凤凰拐杖都差点掉了,在这一瞬间,起码她在武力上的自信,已经被钟明这一拳头给彻底的瓦解了。

看着钟明那凌冽如三九寒冬般的眼神,老太太的眼中罕见的多了一丝惶恐和不安。

“你……你要做什么?蒋家对你很不错了,这三年的时间,你在这里吃穿住不愁,还拿着工资,你还想怎么样?”老太太略微有些发紫的嘴唇哆嗦着,满脸的皱纹刻出了老年人独有的可怜两个字。

钟明轻笑,“你说的挺不错,只是你认为的,你压根就没有睁开你那双浑浊的眼睛仔细看看。你刚刚说的是喂狗是吗?你觉得我把你扔到山上喂狗怎么样?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如果我现在想动手,整个蒋家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这话老太太相信,蒋家人是什么实力,她心中再清楚不过。

蒋北一直是她的私人保镖,也是整个蒋家实力最强大的。

如果连他都不是钟明的对手,那放眼整个蒋家,确实再没有人能使钟明的对手。

看着此时站在她面前的钟明,老太太忽然间有些看不懂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他把这个男人已经里外三分看的透透的了,但在现在,她很怀疑自己。

首先她想不通的是,钟明怎么可能会这么的能打?

“你在我们蒋家藏了整整三年,到底有什么目的?以你这样的能力,你不至于沦落到吃上门女婿这碗饭。”老太太忽然挺直了腰杆,攥着凤凰拐杖的手,陡然间也好像有了力量。

“就你这不但糊涂还生了锈的脑子,我真的懒得跟你说,蒋清羽去什么地方了?你现在不告诉你,等她真的出了事,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你扔到后山去喂狗的。”钟明面露凶狠,暴躁的话语直接脱口而出。

尊老爱幼的道德,钟明还是有的,但对这一位老人家,他真的尊不起来,更没法爱。

此时,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这事,绝对应在蒋清羽的身上。

面对钟明这样的气势,老太太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竟自顾自的说道:“蒋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你也没有必要藏了,就是我要死,我也想要死个瞑目,告诉我你藏身我们蒋家的目的吧?”

一瞬间,钟明真的气到想杀人。

他猛地一脚踩在蒋北的脖子上,怒声吼道:“蒋清羽在什么地方?不说,我现在就要了他的命。”

终于,老太太犹豫了,身上那强行支撑起来的气势,缓缓下降。

“你放过他吧,我告诉你。但我真的希望,你就算是有什么目的,也放过清羽那孩子,找我!所有的罪过,所有的麻烦,我一力承担,你就是把我真的喂了狗,我也认!只要别为难清羽。”老太太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似乎有些请求的意思。

但她习惯了站在上风位看人,即便是请求的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感觉也变得不一样了。

“少废话,快说!”钟明怒吼道。

心中的不安,正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他的耐心。

当那仅存的一点耐心耗尽,他真的会杀人的。

“她跟蒋南去了郦城!那里有几位比较大的客户,如果这一次能谈妥,或许还能挽救一下我们蒋家。”蒋老太太垂下了头,低声说道。

钟明松开了蒋北,没有等一秒钟,直接纵身翻出了老太太的院子,飞奔向郦城。

老太太口中的郦城,并非是一座城市。

而是宁城最大的酒店,据说占地两千公顷,里面提供了包括餐饮、住宿、各项娱乐等基础设施之外,还包括了大型超市、商场、高尔夫球场、生态园林等等附加设施。

住在那座酒店,能满足衣食住行几乎所有的需求,而且还都是高端需求。

那里叫做郦城,确实也像是一座镶嵌在宁城之中的小型城市。

也可以准确的来说,那里是一座独属于有钱人的城市。

钟明冲出蒋家之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向了郦城。

三千块钱往司机的面前一拍,司机的右脚一脚油门就轰了下去,什么违章不违章的,瞬间就不看在眼里了。

配置一般的出租车,在那位年轻司机的脚下,直接变成了飞机。

驰骋于城市的纵横交织的柏油路,犹如游龙在海。

仅仅用了短短的六分钟,就被钟明送到了郦城酒店的大门口。

年轻司机两个手指夹着名片,潇洒的往钟明面前一放,“欢迎下次惠顾,一个电话,你要多快,我就能有多快!能撵高铁,能追飞机,你带上钱包,我带你飞翔。”

“百分百好评,开车慢点!”钟明接过名片,拔腿往酒店里面走,习惯性的说了一句。

话脱口而出了,钟明回过神来,好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微微一笑之后,钟明也没当回事,将名片收了起来。

名片刚装进口袋里,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就拦在了钟明的面前,很客气,很彬彬有礼的说道:“先生,衣冠不整,恕不接待?”

钟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形象,是稍微有点脏,但还是挺整的。

“我这怎么就算是衣冠不整了?”钟明喝问道。

拦着钟明的保安,把他从脚上到脑袋尖上慢慢的打量了一遍,说道:“十五块钱的发型,不用任何化妆品。没有戴任何的装饰,手表也没有,打车来的,显然没车。标志错误的短袖,做工粗糙的外套,开了线的运动裤,一百以内的运动鞋。你一身行头,全身上下不超过三百块钱,你觉得算不算衣冠不整?我就是放你进去,你能消费得起?你消费不起,我放你进去就得扣工资,放一个人,扣五百,你替我交吗?”

“我替你交!”钟明从口袋里掏出了剩下的两千块,拍在了保安的手里。

这位保安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搞得他都没有办法反驳了。

上头既然有命令,有规定,那人家就得这么干,这一点钟明觉得倒是没有错。

把穷人放进去,那也只能是免费参观,不但带动不了他们酒店的消费,还会影响酒店的形象。碍了那些有钱人的眼,让他们觉得自己和穷人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这个酒店没有达到他们想要和穷人划开界限的要求。

这确实是不太好,人家说的的确有道理。

钟明做的太干脆,倒是把保安给干懵了,他看了看钱,有点木讷的说道:“一般人,不应该是跟我大吵一架的吗?然后,我再喊上我的同事,把你从这儿架出去,扔到马路的对面打一顿。这才是标准的流程,你怎么给我钱呢?”

“你自己刚刚说的,你就说我现在能不能进去吧?”钟明觉得这保安像个憨批,说的都什么乱七八糟,乌漆嘛黑的,他还忙着呢,没空陪着闹着玩。

保安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

“大哥,你逗我玩呢?”钟明瞬间就火了,这憨批这是在消遣他啊。

无敌狂婿:狗抓耗子

钱都拿到手里了,这保安竟然还是不让进去,本就急火攻心的钟明,火气蹭的一下就上去了。

保安掂了掂手中的钞票,颇为不屑的说道:“我那点罚款,一般是个人都能掏得起。但就是我让你进去了,你又能干嘛呢?真的只是打算参观一下。也不是我多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罚款,只是针对衣冠不整,影响我们酒店形象的。能不能进去的重点,还是你要身上有钱,你有钱吗?给我证明一下子?”

钟明心中那个火气,瞬间蹭蹭,如同火山爆发。

这已经不是什么职责不职责的问题了,根本就是狗眼看人低。

钟明转身,直接冲进了酒店旁边的银行,跟银行经理一沟通,最多能取两百万。

没有任何的犹豫,钟明二话不说就取了两百万的现金。

拎着银行赠送的袋子,重新走到酒店门口,钟明径直拉出了一副摆地摊的架势,高声喊道:“谁抽这个保安十巴掌,我送他一万!现金就在这儿,打完人,排队领钱。”

不就是证明身上有钱,有在这家酒店消费的能力嘛。

两百万,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那个保安看着钟明这一番神一般的操作,不由傻眼了。

这跟他培训过的内容,好像有些不一样,一般穿成这个样子,说话一点都没有气度,目光平视看人的不应该都是穷屌丝吗?这人怎么会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呢?看那样子,少说也有好几十万了吧。

他刚刚从银行出来,该不会是去抢劫了吧?

想到这里,保安忽然间紧张了起来,连忙吹动了口哨。

他觉得自己这个怀疑,应该是十拿九稳,绝对了的。

急促而尖锐的口哨一响,整个酒店一层的保安瞬间全部出动了,大概七八个人,挥舞着甩棍就把钟明给包了圆。

“交出你手中的赃款,否则,别怪我们动手无情!”那位保安扶正了帽檐,一马当先冲钟明喝道。

他手中的甩棍,几乎都快戳到钟明的鼻子上了。

赃款?!

钟明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虽说这钱是雷万里送的,但恐怕也上升不到赃款的地步吧?

“把你这根破棍儿往边上稍微挪挪,不然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钟明被气得面若寒霜,丹田之内灵气犹如泉涌。

那保安不但没挪,反而又向前戳了戳,趾高气昂的说道:“还想动手?你知道这是啥地儿吗你?穷屌丝冲出山沟,你不会真的以为从此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吧?看看你的周围,拎着一袋子赃款,你以为你还能上哪儿去?”

这是他又一次喊赃款这两个字!

人在着急的时候,往往就能碰见这种浑到了极致的煞比。

本来还想稍微讲点道理的钟明,此刻只有满肚子的怒火,恨不得将这个混账保安踩在脚下,狠狠剁他几脚。

王八蛋!

“这么大个郦城就没有个管事的了?死哪儿去了?给我滚出来!”钟明怒吼了一声。

“你喊也没用,交出钱,乖乖束手就擒,免得还要挨一顿打,多不划算。”保安冷笑着,几个人缓缓的缩小着对钟明的包围圈。

终于,一个小矮个子挤进了保安圈中,他扶了扶啤酒瓶底一般的远视镜,喝问道:“这怎么回事?”

之前拦住钟明的那个保安,此刻看起来倒是挺精明的,他眼睛微转,趴在保安经理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保安经理听着保安的汇报,神色有些狐疑的上下扫了钟明一眼,而后点了几下头。

钟明不太明白他这点的两下头,具体代表了什么意思,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就挺纳闷,这么白痴的说法,这个戴着啤酒瓶底的保安头子,竟然也能相信了?

这似乎印证了一番话,穷人,有钱都是一种过错!

钟明压了压自己的怒火,他倒想要看看这一群混蛋,倒是想要玩什么花花肠子。

反正已经栽在这儿了,索性,就弄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就眼前这个阵势,除了强闯,似乎别无他路。

“赃款是吧?来,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你们郦城酒店就是这么办事的?”钟明从钱袋里面抽出了凭条,一把甩在了保安经理的面前。

扔过去之后,钟明直接就上手了!

保安经理拿他那啤酒瓶底子有没有看清楚凭条上面的内容,钟明并不清楚,他狠狠一巴掌已经呼了出去。

大概也就有一米六左右的保安经理,被钟明这一巴掌直接扇成了滚地葫芦,骨碌碌的摔下了郦城十层左右的台阶。

巴掌已经扇开了,钟明犹如过山猛虎。

招式简单直白,就是扇巴掌!

但动用了灵力的巴掌,和普通的巴掌是有巨大区别的。

钟明这一巴掌拍倒一头牛都没有什么问题,扇几个小保安,简直就跟闹着玩一样。

一巴掌一个,还不是轻微的打倒,直接抽飞。

声音清脆悦耳,姿势优美飘逸,看着像极了被夸大的功夫片。

片刻功夫将这一群耀武扬威的保安放倒在地,钟明找到掉在地上的凭条,拿到了那位保安经理的面前,“看清楚没有?你说是你个煞比吗?就算这是一笔赃款,关你们屁事?好好给我准备一个说法,否则,你们就给自己先把后事安排好吧。”

保安经理目光狠狠一抽,倒吸了一口的凉气。

其实,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说,钟明的巴掌就已经拍到他的面前了。

“这位先生,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保安经理弱弱的说道,脸上写满了恐慌。

钟明冷哼了一声,“其实个屁,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混账东西。”

在他为蒋清羽的安危而担心的火急火燎之时,这群混蛋却跳出来搞事情,钟明真的是有杀人的心了。

撂下这句狠话,钟明冲进了郦城酒店的大堂。

他现在没空跟这群混蛋在这里扯蛋,蒋清羽现在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这种内心不安的情况,现在突然发生,必然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冲到酒店的前台,钟明从袋子里面抽出一沓钱,放在了那位前台小姑娘的面前,问道:“蒋清羽在什么地方?”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长相清秀的前台,看着那一沓钱似乎有些眼热,但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回绝了钟明的要求。

钟明又拿了一叠钱,放了上去,“蒋清羽在什么地方?”

“不好意思,先生,这个……我们是有要求的。”前台小姐姐为难的笑着,似乎有点左右为难。

说一句话就两万块钱,心动那肯定是会心动的。

但这笔钱拿了,可关系到她的饭碗能不能保得住……

钟明也是个豪横的歹人,一口气又码了八沓钱,放了上去,“十万,我需要知道蒋清羽在什么地方?蒋氏集团的总经理,别说你们在这种地方干前台的不认识。”

前台小姑娘微微咬牙,忽然一把摘下了自己的工牌,“她在八楼龙凤厅,和她以前上去的还有四个中年男人,他们是四点二十三分进去的,点了我们店一桌九万九千九的招牌套餐——满汉全席。监控显示,中途,蒋小姐出来了一次,似乎是接了什么人的电话,然后就又回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来过,她现在应该还在龙凤厅。”

“多谢!”钟明点了点头,将那整整十万推了过去。

小姑娘甜蜜蜜的一笑,连忙拿袋子将钱装了起来,“应该是我多谢你,土豪大哥!十万块,我要在这里干两年半才能挣得到。只是说几句话就挣十万,我很乐意。”

“可惜一万块就是不行。”钟明感慨的说了一句,这一句话是真的金贵,但也值得。

前台小姑娘,眉眼含笑,在钟明转身的时候,忽然轻声说道:“土豪大哥,如果你愿意再加一点,或许能解锁更多。”

钟明轻轻一愣,这个话,好像有点其他的意思……

但他现在没空去想更多,应了一声好的,就进了电梯。

小说《无敌狂婿》 第17章 飘逸的保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