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龙婿当道

更新时间:2021-03-28 19:00:57

龙婿当道 连载中

龙婿当道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咕噜散人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看完后,签字。”杨安然从公文包包抽出一张纸,递给林东。林东一看,触目惊心几个字。离婚协议书。本来伸出去的手,瞬间变得无比僵硬。离婚?杨安然要和他离婚?杨安然一脸的倦态,眉目紧锁,似乎有无穷的烦心事,见林东没有接过离婚协议书,不带感情道:“还想留在我这里混吃混喝?签字后,我会给你五万块,我对你也仁至义尽了吧。”杨安然丢下离婚协议书,瞥了一眼饭桌上佳肴美味,没有一点的食欲,坐在沙发上,闭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婿当道:变成龙

“林东,为什么是你来接我?司机呢?”

江州,火车站,宝马740.

刚上车的杨婉如一见到来接她的人居然是林东,顿时一脸的厌恶和嫌弃,用手指紧紧捏着鼻子。

林东是她的姐夫,一个月洗四次澡的男人,哪怕是酷热的夏天,一周洗一次澡,雷打不动,也不知道姐姐怎么忍受得了的?

一上车,就嗅到林东身上传来的隔夜饭的味道。

“真不知道,我姐姐到底看上你哪点了,越看你越恶心。”杨婉如满脸的怨愤,最令人作呕的是,只要天气一转冷,林东的手臂上就长满了那种类似上了年纪的老人才特有的老年斑。而且,天气一冷,林东就特别喜欢睡觉,整日整夜的睡,有时候一两天也不吃饭,真是一个”神奇”的废物

夏天还好,稍微像个正常人,可不洗澡还是令人倒胃口。

自从林东“嫁”入杨家后,杨家就成为江州市民饭后茶聊的话题。

姐姐杨安然也是江州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当年无数的青年才俊踏破杨家大门,想要迎娶杨安然。

谁知道,后面杨安然嫁给了一个一穷二白,没爹没娘的林东。

之后有很多的流言蜚语传出,最令人津津乐道说得有模有样的是一条信息,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一身湿漉漉的杨安然回到家,随后林东不知道什么原因倒在杨家大门前.....接着,一周后,杨安然和林东结婚了。

为什么结婚呢?很多人猜测一定是林东用某种不正当的手段强行占有了杨安然。

杨安然为了家族以及自己名誉着想,只能让林东入赘杨家当上门女婿。

至于过程到底是如何的,有很多的版本。

“杨叔叔今天身子不舒服....我来接你,婉如,三亚好玩吧。”林东笑着打招呼。他知道杨婉如不喜欢他,或者说是厌恶,但是,这也没办法。“下次我和你姐也去玩玩。”

“婉如是你叫的吗?我和你很熟?”杨婉如冷笑,把车窗打开,这可是宝马车啊,林东平时开的一辆二手的捷达。

林东开过这个车了,回去一定好好叫人清洗,从里到外的清洗干干净净,最好放几瓶香水。

“婉如。”

这个时候,一个也是旅游回来的美女,推着行李箱出来了,看到杨婉如在宝马车,就打招呼。

“晴美。你不是去大理旅游,回来这么快。”杨婉如笑着问道,对方是大学同学,关系还可以。

“就玩了两天,腻了,提前回来。”李晴美回答。

靠近宝马车的时候,李晴美突然说道:“婉如,你这车怎么有点味道啊?”说得比较委婉。

“你是婉如的同学吧,你好,你住哪里的,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程。”林东转头对着李晴美问道,也想和小姨子搞好关系啊!

“不用,不用,我男朋友来接我。”李晴美用手捂着鼻子,似乎想到什么,“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啊。”

杨婉如意识到不好,赶紧解释:“晴美,这是我家司机,你怎么可能见过呢?”姐姐结婚的那年,可是上了当地的报纸新闻的。万一被李晴美认出来,那不是丢死人了。

“对,我想起来了,你是婉如的姐夫,好像叫林东是吧.....传说中夏天三天洗一次澡,冷天一周不洗的狠人....怪不得车里有味道。”

“晴美,不是,这个人不是我姐夫。”杨婉如脸红解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明白,我明白。”

李晴美一副我懂的样子。

但看她的样子,早就相信这个林东就是传说中废人女婿。

“婉如,你放心,我会保密的,今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人物了。”李晴美又是调侃。

“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一辆拉风的蓝色保时捷开了过来。

“这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次见面。”

李晴美突然拿出手机,拍了林东的脸。

林东:“....”

“婉如,学校见。”

李晴美让帅气的男朋友帮自己的行李箱搬上车后,挥手告别。

“好的,学校见。”杨婉如紧紧握着拳头,勉强的微笑。

漂亮的保时捷嗖的一声,走人了。

“你满意了吧,现在被我同学看到你,还拍了照片,你就是我朋友圈的名人了。”杨婉如气的浑身都颤抖。

林东:“不可能吧。”

这个女同学看着不是那么八卦的妹子吧。

不过,刚才她拍照的目的很不纯啊。

“真不知道我姐怎么瞎眼看上你了,哪怕是家里养一条狗都比强,不用工作,整天就是在家里睡觉,我们家来客人了,狗都起码叫一声,你会叫吗?”

“我们杨家的脸都被丢光了。”

林东默不作声,这些难听,讥笑的话,他已经听得太多次。

他也想在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去打招呼啊,可是杨家人不让啊。

自己有什么办法?

“你就没一个男人样,我要是你,早就上吊自杀了。”

杨婉如喋喋不休。

“算了吧,和你这种垃圾说,浪费我的时间。”

开车的林东目光一闪。

垃圾?

垃圾这两个字,从他入赘杨家的时候,他额头上就贴上标签。

杨家的人骂他是垃圾。

外面的人也骂他是垃圾。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

自己是一条即将蜕变成龙的蟒蛇。

对,蟒蛇。

这三年来,他之所以不太愿意洗澡,就是为了掩盖他身上会因为洗澡而流露出的真气,以及身体上的鳞片。哪怕是小小一寸指甲形状的鳞片都是天地最宝贵的灵丹妙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所以,每一次洗澡,林东都是心痛得要死要死的。

但,为了不让太多的人起疑,林东还是在夏天的时候一周洗一次澡,即便这样,还是被人厌恶,痛恨,嫌弃。

三年。

整整三年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他即将蜕变成一条真龙。

今夜,必将闪电雷鸣。

雷雨交加。

让这天与地,为了他庆祝永生。

而,那个时候,他一飞冲天,从蛇蜕变成巨龙。

三年,人人可欺,人人可辱。

过了今夜,我,林东将会焕然一新,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你们的前面。

“李晴美这个贱人,还真把你这个废物发到朋友圈了。”

“废人,满意了吧,等我去学校的时候,我就会成为学校的名人。”

“我现在要是有一把刀,我就捅死你算了。”

杨婉如刷朋友圈,一边骂林东。

林东眼角狠狠了几下。

十来分钟后。

林东把车开进了杨家别墅。

杨婉如气匆匆从车里下来,对着过来拿行李的保姆说:“叫人去洗车,把里面洗三次以上。”

“是,二小姐。”

林东默不作声。

忍。

只要过了今晚,就可以蜕变成龙了。

林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把所有的窗帘关上,

灯也不打开。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林东盘膝而坐。

吐纳气息。

片刻之后。

林东的脸色微微的痛苦,他知道,这是即将要蜕皮的时候了。

这也是最后一次蜕皮。

呼。

一股灼热的气息从林东的嘴巴喷薄而出。

接着,一条长十米左右,粗壮无比的大蟒蛇现出原形。

这就是林东的本体,

林东进来之前,已经把房门紧锁,所以外人是进不来的。

要不给人看到,不得吓死。

林东化成本体之后,卷缩在地上,双眸一片通红。

与此同时,房间的温度倏然升高。

如果说外面此刻是37°,现在房间的温度最少有70°以上。

林东身体上的一寸一寸的鳞片在开始自动的褪下。

掉了一地。

他的目光出现喜悦的神色,蛇皮褪掉之后,现出了一种金黄色的皮,这就是真龙之皮。

林东此刻的心情无比激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这个时候,林东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婉如,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幸好我刷朋友圈才知道。”

她怎么来了?

说话的女子是杨婉如的闺蜜,也是大学同学,叫曹清怡,人长得也是漂亮,就是有些时候说话特别难听。

“你要是想过来安慰我的,不用了。”杨婉如呵呵笑着,“那个李晴美真是贱。”

“好了,别生气,她要是不贱,就不是李晴美了。”曹清怡说。“晚上请你喝酒。”

“这才是我的好朋友。”

两个女孩子在沙发上嬉闹着。

“咦,这怎么味道啊?”曹清怡嗅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这种香味令人一吸之后,顿时心旷神怡,精神前所未有的好。

一定又是那个废物姐夫的发出来的味道,混蛋,每一次家里来客人和朋友,都要丢脸一次。

“上我的卧室吧,那个废物估计在里面睡觉。”杨婉如拉着曹清怡的走上楼。

“我说的不是你姐夫的那种脏臭味道,是另外一种香味,类似香水,可这种香水味道很奇怪。”曹清怡解释。

杨家的那个废物林东,曹清怡自然也见过,当然,都是避而远之的。

“好像还真有这种香味。”杨婉如也是吸一口气,嗅到这种香气,姐姐去哪里买的香水,太好闻了。”走,去我姐的房间看看是什么香味。“

两个女孩子上楼。

上到二楼楼梯口,曹清怡鼻子嗅了下,说道:“这个味道是从这个房间发出来的。”指着其中一个关门的卧室。

杨婉如一看,这不是那个脏人林东的卧室?怎么可能的?他的房间臭得要命!怎么发出这种香味的。

卧室中的林东也听到两人的对话,知道自己身体散发的龙香之气已经引起两人的注意,赶紧幻化成人体。

咚咚咚。

有人用脚踢门口。

“废人,你给我开门,你在里面做什么?”杨婉如在外面喊道,来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这味道真是从林东卧室传出来的。

林东现在是裸体状态,赶紧套上衣服裤子鞋子。

开门。

一股扑面迎来的香味。

好香。

曹清怡,杨婉如的脸色仿佛看见鬼似的。

现在,出现在他们前面的还是那个废物林东。

可,已经不再是脏兮兮,臭烘烘的林东,

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样。

虽然穿着打扮还是很普通的那种,可,依旧掩盖不住器宇轩昂气质。

尤其是一双眸子,清亮,深邃。

脸上的五官也是菱角分明,身材修长挺拔。

“你,你洗澡了?”

下意识的,杨婉如开口问道。

以前林东也洗澡,可还是臭得要命,完全是农民工一般,

和现在这个模样,气质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

“你真是林东?那个废人林东?”曹清怡震惊,瞠目结舌的问道。用剑眉星目,温文尔雅四个词来形容林东一点都不为过。

男人的身上为什么会发出淡淡的清香呢?

“我是林东。”

林东无比正色,一个字一个字道。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林东换了一个人似的,但还是那个废物姐夫,身子不臭了,气质也有了,这有什么分别?

“林东,你用的是什么沐浴露?”杨婉如问道,“要么就是香水。”

林东知道她们要问的是什么,淡然道:“自然体香。”

林东的话,又是让两个女孩子一愣。

不仅人变了,连这个说话方式也变了。

以前都是唯唯诺诺,一副欠扁的样子。

现在,林东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强烈的自信,不,应该说是自负。

“一边去,我进去找,给我找到,我骂死你。”杨婉如让林东走开,随后和曹清怡一起进去找沐浴露或者香水。几分钟后,一无所获。

应该不是沐浴露,沐浴室在一楼呢,香水也找不到,见鬼了。

“好香啊,我搜一下你的口袋。”曹清怡也不避嫌,开始搜身。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见鬼了。”

难道真的是林东散发的体香?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吧。

从前一个脏,臭,废的男人,演变成香喷喷,气质温雅,翩翩公子哥的公子,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林东,别让我找到你使用什么香水,不然你死定了。”杨婉如警告道,“清怡,走吧,我们出去逛街。”

“行。”曹清怡同意,本来就是找杨婉如去逛街买裙子的,和林东挥手告别,“林东,你这是鸟枪换炮,可以啊。”

杨婉如拉着曹清怡下楼。

下午五点钟。

林东已经煮好了晚餐。

别看林东在杨家是一个垃圾,很多人看不起。

但他有一个手艺,那就是会做菜。川菜,粤菜,湘菜等等,样样精通。哪怕是最挑剔的客人,都会食欲大增。

这也许也是林东没有被赶出门的一个原因吧。

林东坐在沙发上,看了下手机时间。

他用的还是那种很老式的手机,滑盖。

已经算得上是老古董。

家里的保姆也出去。

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岳父岳母,在另外一个高档小区居住。

本来岳父岳母也是在这里居住的,自从林东入赘杨家后,岳母受不了林东身上的味道,搬出去住。

六点钟。

杨安然开车回到家。

林东心情有点激动。

虽然结婚三年,可三年来,两人都是分房睡。

哪怕是结婚的时候,林东都没牵着杨安然的手。

今天,他洗澡了。

今夜,他要一飞冲天,成为真龙。

那么,是时候要和杨安然行夫妻之礼了。

一个淡妆,高跟鞋,身材丰满,面容精致的女子走着了进来。

这就是江州大美人。杨安然。一个牛津大学毕业归来的女学霸。

“回来了。安然。”

林东满脸喜悦,过去帮杨安然提包。

“看完后,签字。”杨安然从公文包包抽出一张纸,递给林东。

林东一看,触目惊心几个字。

离婚协议书。

本来伸出去的手,瞬间变得无比僵硬。

离婚?

杨安然要和他离婚?

杨安然一脸的倦态,眉目紧锁,似乎有无穷的烦心事,见林东没有接过离婚协议书,不带感情道:“还想留在我这里混吃混喝?签字后,我会给你五万块,我对你也仁至义尽了吧。”

杨安然丢下离婚协议书,瞥了一眼饭桌上佳肴美味,没有一点的食欲,坐在沙发上,闭目。

林东弯腰拾起地上的离婚协议书,撕裂,丢在垃圾篓里,随后坐在杨安然的对面,问道:“为什么?”

三年了,就等今天晚上了,都忍不了?

“你有资格问为什么?”闭目中的杨安然倏然提高声音,怒其不争的严厉神色,眸子锐利,盯着眼前的男子,随机,脸色微微愣住,“你.....你洗澡了?”

洗澡之后的林东给人一种神清气朗的感觉,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对我洗澡了。”

林东一个字一个字道,以后,我可以配得上你了。

“挺好的,出去之后,好好找一份工作。”杨安然说道,三年的感情,就当做做了一个梦吧,现在梦醒了。

“我不同意离婚。”林东说,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

这就是快蜕变成龙之后带来气势。

杨安然觉得压抑,瞬间,点燃小宇宙一样,冷笑:“在这个家里,还没有你说话的资格,趁着我心情好,给你五万块,心情不好,我一毛钱都不给你。”

龙婿当道:欺人太甚

滴滴。

林东以为是杨婉如回来了,抬头一看,一辆奔驰车开了进来。车子停好好,从车里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二十五六这样,长得仪表堂堂,穿着打扮都是世界牌子,尤其是手腕那一块手表,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应该是百达翡丽名表。

林东认识这个男子,他叫江浩,是本地有名富二代,家里是卖房子的,很有钱的那种。之前追求过杨安然。

只是,这大晚上的,江浩来这里做什么?串门,明显不是!

“安然,我以为你没回来呢,刚才打你电话不通。”江浩大步走进来,姿态很放松,好像自己家一样。

他没有拿正眼看林东,林东作为杨家的废人女婿,整个江州谁不知道。

杨安然起身,像恭迎王子归来态度,笑容满面说道:“刚才手机没电了,你怎么来了?”

“路过,顺道过来看看。”江浩在偌大客厅来回走着,花瓶,茶几桌,挂在墙壁上名画都被他摸个遍,“你这里装修挺好的嘛,很有家的感觉,温馨,我喜欢这里。”

“林东,时间不早,你应该上楼休息了,我和安然还有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商量。”江浩坐下来,翘着二郎腿,一副大佬派头,叫林东上楼休息。

“林东,你上楼休息。”杨安然对林东命令道,免得让江浩不高兴。

林东攥着拳头,手背上青筋都凸出来了,为什么要他上楼休息?这里是杨家,可不是江家。

“安然,你这个废物老公好像很不爽很生气啊。”江浩瞥了一眼林东,就喜欢看林东这种你看我不爽,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一想到杨安然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嫁给林东这废物,江浩就对林东充满怨气。

“林东,听见没有,赶紧给我上楼。”杨安然皱眉,这个林东今晚上怎么回事?似乎变了一个人,往常只要她一说话,林东都很听话,温顺得像一只小狗。

“我这才发现,你好像洗澡了啊。”江浩眼睛打量林东啧啧道,“不会是身子太臭,忍不住要洗澡了吧,你洗澡也没用的,像你这种穷逼屌丝气味是永远洗不干净的,会伴随你一生。”

林东没说话,他倒要看看江浩今天能搞出什么名堂?

“行,你要这么喜欢听我们的对话,我告诉你。”江浩露出一个很奇怪的笑容,这种笑,得瑟。

“安然,你还没有告诉他,你公司的事情啊。”江浩吹一个口哨,“那我来说。”

说着,江浩站起来,走到了林东的身边,目光充满戏谑,用林东只能听见的声音说:“杨家的公司马上就要破产了,而你住的这个别墅,很有可能变成我的房子。我会好好照顾你老婆的人。”

江浩拍了下林东的肩膀。、

霸占你的房子。

睡你的老婆。

杀人诛心。

林东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打江浩。、

“林东,你敢。”杨安然立即出声,今晚上林东很奇怪,换了一个人,但,废人始终是废人,要是真的打到了江浩,林东这辈子就完蛋了。杨家公司也完蛋了!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林东本来攥着的拳头又松开,双眼血红盯着林东。

“哇,我以为你不会生气呢,原来你也会生气啊。”江浩用手拍着林东的脸,一下,两下,三下。

杨安然埋怨的眼神,林东没事去招惹江浩做什么呢?真是自找苦吃!

“林东,和江浩道歉。”杨安然眉头一皱,这个林东简直太放肆了,看刚才他捏拳头的样子,好像要打死江浩。

他今天吃什么药了,变成这个摸样。

“立即,马上,给我道歉。”杨安然见林东无动于衷,厉声道。

林东看着杨安然温怒的脸,以及充满失望的表情,心里一紧,本来是盛怒的情绪,慢慢的恢复平静。

“对不起,江公子。”林东低下头,一个字一个字道。

“你说什么,大声点。”江浩故意听不见。

“对不起,江公子。”林东提高了音量。

江浩满意点点头,对安然说:“安然,你真应该把这个废人踢出杨家啊,哪怕是养一条狗也比他强,你说呢。”

杨安然笑着说道:“就当做养一条狗吧,他也吃不了多少。”

林东站在那里,置若未闻,似麻木一般。

江浩瞅了一眼林东,真是忍者神龟,这种忍耐功夫自愧不如,估计也是林东逆来顺受的性格才被入赘杨家当上门女婿,道:“这倒是,狗都比林东强多了,狗还能咬人呢,他不会咬人。我呢,就是顺道过来看看,没别的意思,你公司的问题,我会尽量和我父亲说明情况的。”

杨安然微微激动的神色,如果江浩的父亲出面的话,那银行这边应该多少给点面子。要是能担保的话,。她有信心杨家的公司会重新走上轨道。

“安然。”江浩把林东当做空气,走到安然的前面,用手撩着她的头发,笑容玩味道,“三年前你不应该找林东当你这个老公的.....哎,可惜,遗憾,如果之前你嫁的是我,你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助,我是很想娶你的,但我家里人,尤其是我妈妈,可不想要一个二手老婆....不过嘛,你是一个合格的情人....我先走了。”

王浩转头,大笑离开。

“林东,现在你明白我跟你离婚的原因吧,杨家公司如果在一月之后没有贷款下来,我会申请破产,到时候这里的一切,都会充公拍卖。”杨安然坐沙发上,忧心忡忡,公司危机迫在眉睫,没有哪一家公司,哪一家银行借钱贷款给杨家公司。

如果有哪一家公司企业帮他们的话,那也冲着收购的目的来的,就比如江浩背后的江城集团。

江城集团是江州龙头企业之一,资金雄厚,又有极强的背景人脉。若是江城集团能施以援手的话,杨家公司一定会渡过难关。

可这谈何容易实现,商场如战场,江城集团想收购杨家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下好了,正好给他们可趁之机。

“为什么不和伯父借钱,几个亿他应该拿得出来吧?”林东问道。

林东记得杨安然的伯父,在羊城也算是身价百亿知名商人。如果和伯父借钱的话,看在亲情面子上,或多或少会借的。

杨安然没好气道:“我爸当年就是和伯父闹矛盾,他才从羊城来江州安家立业的,最近几年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爸宁愿公司破产也不会和大伯借钱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今晚上居然和林东说了这么多话,这也让杨安然很意外,可能是家里没人,妹妹又出去缘故吧,就想找人聊聊天。

“公司的事情你先不要告诉曼婷,她还小。”

林东哦的一声,其实杨曼婷不小了,都大二了,再过两年就是大学毕业。

“借多少钱才能帮公司渡过难关。”林东问道。

“最少15个亿。”杨安然一脸忧心忡忡,爸爸把公司交到她手里有四年了,没想到现在要破产,真是造化弄人啊。

才15亿,林东以为是150亿呢,今晚就去见见族人吧。

小说《龙婿当道》 第1章 变成龙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