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神级鉴宝师

更新时间:2021-03-26 11:57:30

神级鉴宝师 连载中

神级鉴宝师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九鸽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现场,议论纷起……“唐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姜黎站到我身边,沉声问。“你信我!”我坚定地看一眼姜黎,缓缓吐出三个字。姜黎的表情很复杂,张了张嘴又合上,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想来她也是知道临时改稿并不光明磊落,但是又放心不下蔓芝玉坊,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啪!”忽然地,电脑被重重合上。“给我住手!”姜怀森被我彻底激怒,“今天的会议结束了!姜黎,以后蔓芝玉坊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赶紧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007、凌厉

“你是谁啊?”

十多人的会议室里陷入一阵哗然,纷纷发出疑惑。

“昨天晚上把设计图给你之后我又想了很久,觉得这副祥龙腾飞不是很好,所以做了修改,很抱歉没有及时将新的设计图发给你!”我一边往里走,一边对姜黎说道。

姜黎盯着我,眼神从惊讶慢慢变成疑惑,我依稀从她的嘴型里看到她问我:你怎么进来了?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并不方便解释,只能冲她笑笑。

被人打断了好事,姜怀森满脸不悦,带着些许怒气质问我:“你谁啊?知不知道我们在开会?无关人员请赶紧出去。”

“我是姜董事聘请的玉雕师,我叫唐南!”我自我介绍道。

“玉雕师?”姜怀森眼神疑惑地从上往下扫视我一番,然后问姜黎:“小黎啊,你什么意思?”

“我……”姜黎脸通红,欲讲话被姜怀森身边的人打断。

“小姜董事,你这玩的是什么?咱们可是提前说好的,你和姜副董各出一个设计,赵秘书选择谁的,以后咱们蔓芝玉坊就听谁的。现在赵秘书选择了姜副董的‘花开富贵’,你该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我没有……”

第二次姜黎刚开口,又被打断:“就算你想反悔,也别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以为随便找个人就能冒充玉雕师?”

“对啊,就算真要找玉雕师傅,也该找个经验丰富的吧!看看你找的人,萎靡不振、乳臭未干,哪里有一点玉雕师样子?”有人附和,言语里充满了对我的轻视和鄙夷。

玉雕不是普通雕塑,最是讲究经验和娴熟度。

就玉雕市场而言,越是年长的玉雕师越是能让人信服,雕塑的玉器也更加有市场价值。

所以在我说自己是玉雕师的时候,才会引来大家的一致嘲讽。

“小黎,赵秘书已经决定用我的‘花开富贵’,你就别耍小聪明了,赶紧带着这些闲杂人员走吧,别留下来丢人现眼!”姜怀森话里话外的刺激姜黎。

姜黎的脸更红了,快速走到我身边拽我的衣袖,小声说:“赶紧走吧!”

我挑眉,故意加大声音,“走,去哪?我是特意给你送改良后的设计稿来的!”

姜黎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上头正好开着她这次的设计草图,只要稍作修改,就能呈现另外的效果。

姜黎表情越渐难看,更加用力了拽了拽我的衣袖,低声说:“行了,我已经输了,别浪费时间了……”

“赵秘书还没做最后的决定,怎么就能轻易认输?难道你就真的这么轻易将蔓芝玉坊拱手让人?”我打断姜黎。

从我走进会议室到此刻,赵秘书并未有任何的表态,我猜他对姜黎和姜怀森的设计稿都不满意,迫于别无他选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姜怀森。

他应该也想看看我能不能给他带来更好的选择。

只要他不开口赶我走,就还有机会。

我径直走到电脑旁坐下,打开修图软件,“今天起床晚了,出门又太匆忙,忘了把设计稿带过来,不过我记得内容,我现在就把新稿子画出来,你们给我一点时间!”

大学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设计,一般的图片处理我还是会的。

将图片拉进修图软件,局部选择,抠图复制、替换颜色……

我的行为让姜怀森很不满意,很大声的发表不满:“设计稿在今天会议开始之前就应该呈上来,不管是不是最终稿。”

他和赵书记的合作只差最后一步,这种时候,他绝对不允许出半点纰漏。

这一点,姜黎知道,我也清楚,手上动作开始加快。

“对啊,你现在说什么设计稿拿错了,现场改方案,这不是在作弊吗?”姜怀森身边的人补充。

“是设计稿拿错了,现在换成正稿,这怎么能算作弊呢?”姜黎身边的人维护姜黎。

“规矩就是规矩!赵秘书,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现场,议论纷起……

“唐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姜黎站到我身边,沉声问。

“你信我!”我坚定地看一眼姜黎,缓缓吐出三个字。

姜黎的表情很复杂,张了张嘴又合上,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

想来她也是知道临时改稿并不光明磊落,但是又放心不下蔓芝玉坊,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啪!”

忽然地,电脑被重重合上。

“给我住手!”姜怀森被我彻底激怒,“今天的会议结束了!姜黎,以后蔓芝玉坊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赶紧带着你的人给我滚!”

我的双方放在键盘上,被电脑屏幕砸的有些疼。

“姜副董,这么着急想赶我走,你是在心虚吗?”我甩了甩手,故意说道:“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姜怀森狠狠瞪我一眼,我相信要不是因为有赵秘书在,他一定会上手打我。

“输不起?”人群里,一阵讽刺地笑,“你知道什么是玉雕吗?知道玉雕需要哪些工具?好的玉雕用什么玉石做底……你分得清玉石吗?什么是冰种,什么是糯种你清楚吗?别以为自己会网上画点画就会玉雕了,青口白黄的雏儿懂什么玉雕?”

“赵秘书,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我这就让他们滚!”姜怀森对赵秘书鞠了个躬,然后对身后的人使眼色,几个人立马走了上来,围在我和姜黎身边。

“你们想干什么?赵秘书都还没发话,你们这群人急什么?”我靠在椅背上,看向赵秘书。

片刻之后,久不说话的赵秘书终于开口:“要不,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听着像是和姜怀森商量的语气,却不容拒绝。

姜怀森脸刷的拉了下来,“赵秘书……”

赵秘书根本不看他,看向我厉声道:“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完不成你说的设计稿,或者依然不让我满意,那这次我就选择姜副董的花开富贵!”

姜怀森仍有不甘心,但并不敢忤逆赵秘书,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心里发出一声轻笑,看来我之前对赵秘书的猜测是对的,他在等一个更适合的玉雕作品。

“不用十分钟,两分钟就够了。”

重新打开电脑的修图软件,一番简单的操作,原本金黄色的龙变成了两条,一条依然金黄色,另一条青色,一黄一青两条龙头颈交错。

不过简简单单几分钟的时间,一条看起来没什么灵气的单色龙,变成多彩双龙,活灵活现,似要双双从电脑中腾飞而出。

“好了,完工!”我将电脑屏幕转向赵秘书。

赵秘书只看了一眼,皱着的眉头瞬间凌厉……

8-008、前女友

会议室里的人一起靠拢,围在赵秘书身后看着电脑上的图片指指点点。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条龙变成两条,再变个颜色就完事儿了?”姜怀森的人发出不解的声音。

“一条龙可以说是飞龙腾天,这两条龙拧巴在一起,跟打架似的,要把这东西送给外国友人,人家估计觉得我们在向他们发起战争的挑衅。”

“给你这么长时间,就弄出个这个?这还比不上之前的一条龙。”这次姜黎这边的人也不在帮我,似乎对我很失望。

“小姜董事,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找来的?我看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玉雕吧,更不懂这次玉雕的意义。”

一群人将我的设计稿贬的一文不值。

姜黎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看到这样的结果着实有些失望,表情更加难以掩饰的忧伤哀伤。

“唐南,你究竟怎么想的,快跟赵秘书说说。”

“大家静一静,听我详细道来!”我站起来,拍了拍手,待现场安静之后,方才缓缓道来。

“众所知周,这次的玉雕作品是送给伊思国的,不仅代表了我们津江市,也代表了整个国家,所以必须大气,有我国包罗万象之气魄……”

我的话未讲完,被无情地打断:“行了,别扯这些大家都知道的,赶紧捡重点的说,别再浪费大家的时间。”

我看了那人一眼,刚才就是他一直在对我各种言语嘲讽,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姜怀森的第一拥护者,巴不得立刻将姜黎从蔓芝玉坊里赶出去。

“行,那我长话短说!”我扫视众人一眼,缓缓道来:“如大家所见,这次设计稿中有金龙和黄龙。我的理念很简单,金色的龙自然是代表我们,青龙代表伊思国。龙自四千多年前黄帝授命于天,威泽四方,之后便成为我们国家的象征。”

“用金色的龙代表我们,这个一点没什么问题,毕竟我们已有五千多年文化历史。但为什么要用青龙代表伊思国?龙可是神话里的灵兽,活了几千上万年,伊思国才成立多少年?”又是刚才那个嘲笑我的人。

“照您的意思,伊思国方才成立短短五六百年,不能比作龙,那我们岂也不能称之为龙的传人,毕竟我们国家才五千年的历史,也不足万年。”我处变不惊地反讽道。

“你……我不是那个意思!”说话那人顿时气红了脸。

我不再搭理他,对赵秘书道:“赵秘书,如果我记得没错,历史上最早的伊思国人是我们的人迁徙过去的,即便到了如今,也有不少伊思国人觉得自己是我国明朝的后裔。既然我们是龙的传人,那么以龙做比伊思国,我觉得并没有任何问题。”

赵秘书皱着的眉头,有些许疏散。

我乘胜追击道:“青龙,又称苍龙,神话中里四大灵兽之一。我记得伊思国的主席在之前某一次的国会中提过,绿色是他们国家的幸运色,所以我觉得青龙代表伊思国没有任何问题。青龙比作伊思国,金龙则代表我们,这样不会显得本末倒置、喧宾夺主。而且……”

我故意短暂的停顿,看着赵秘书缓慢而不失稳重道:“我知道今年是我们和伊思国建交六十周年,这次赠送他们的礼物不仅要有我们的特色,还应表达出我们两国之间深厚的友谊。两龙头颈相交,既代表了两国情谊深重,又表现出我们对未来的展望,期望与他们友谊长存、共同发展。”

我的话说完,赵秘书脸上阴霾随之烟消云散,隐约间还带着些许笑意。

“所以,我给我的这副作品取名叫:昆玉。”

“昆玉?”赵秘书挑眉,“昆山之玉?”

我点了点头。

“此名甚好,简洁又颇含深意。”赵秘书点了点头。

“昆玉,那是什么?”姜怀森发出疑惑,他身边的人同样一脸不知所以然。

“元代辛文房的《唐才子传》里有句话:与皇甫冉有髫年之故,契逾昆玉。其后清朝潘永因的《宋稗类钞》里又说:兄弟产于昆山。所以后来的人便称兄弟为昆玉。”我简单解释。

听我一番分析,姜怀森和众人如梦初醒。

“用昆玉二字代表我们对伊思国的兄弟之意,实在是妙啊。”赵秘书笑容逐渐扩大,“唐南先生,看来你为这次设计下了不少功夫啊!”

下功夫,那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各种应变,无非是过去在黑窑里那段时日,昌文茂大叔对我不分白天黑夜的督促学习。

当然,我很清楚这些事不能说的。

我冲赵秘书一记浅笑,“这件事我可不敢一人邀功,这次设计付出最多的是我们的姜黎董事,她为了我们的昆玉能得到赵秘书的喜欢,这几天废寝忘食的查各种资料,想设计图,几乎都没怎么合过眼。”

我巧妙的将话题引到姜黎身上。

果真赵秘书听后冲姜黎道:“姜黎小姐,你费心了!”

姜黎有些游离,好在很快缓过神来,笑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完绕有深意的看我一眼。

“切!”

这时,人群里传来一声不满的轻哼,声音不大,在封闭的会议室里依然听得很真切。

那是充满了对我的不屑和嘲讽。

“说的跟真的似地。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外行人,不知道从哪看了一点关于伊思国的事情,就真以为自己懂伊思国?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懂,你能把你这张图上所画的龙全部用在玉雕上吗?你有那个本事雕出如此活灵活现的两条龙吗?”

虽说是挖苦的话,但我相信这一点也是赵秘书所担心的。

赵秘书刚才与我的对话,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他对我的作品是满意的,现在只要让他相信我能将我的设计图做成成品,他一定会和姜黎签合约。

“赵秘书,请你放心,既然我能画出这样的玉雕,就有本事将其雕刻出来。”

赵秘书包含深意地微微一笑,“我觉得你的这个设计确实不错,尤其配合你的解说……”

“赵秘书,”姜怀森似乎感受到了压力,忽然站出来打断道:“我觉得相比龙雕,牡丹花更具有代表性,毕竟牡丹是我们的国花。以国花雕成的作品赠予外国友人,更能体现我们对他们的重视。当然,如果你觉得部分细节不满意,我们可以修改,我有整个蔓芝玉坊最优秀的雕刻师。”

姜怀森的话,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你笑什么?”姜怀森回头瞪我。

清朝时期,牡丹一度是我们的国花,而后民国时将梅花视作国花,现今确实有不少人心里默认牡丹或者梅花为国花,但事实上我国正式成立后,并没有明确确立国花。

所以姜怀森一口一句国花牡丹,除了证明他的孤陋寡闻,没有丝毫别的用处。

赵秘书看他的眼神,明显已经有些不悦。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看破不说破。

之前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下,赵秘书可以原谅姜怀森的无常识,从而选择花开富贵,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做他选?

这场玉雕之争,我已经十拿九稳,只需等赵秘书一句金口。

“怀森,不是说十五分钟吗?我在楼下等你快半个小时了,你的会怎么还没开完?”

忽然,办公室的门从外推开,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随着这一声女声,会议室里忽然变得鸦雀无声,我回头看一眼,顿觉大脑有些缺氧。

李娜!

我的前女友李娜!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