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全世界都想征服杜先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09:50:43

全世界都想征服杜先生 已完结

全世界都想征服杜先生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莞尔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陶怡然 杜文博

精彩试读:不过不管如何,杜文博这个人,她是惹定了,也缠定了!半小时后,吴秘书站在了陶怡然的面前,“陶小姐,请跟我回家吧,先生知道你出来乱跑,很不高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跟踪我?”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吴秘书,陶怡然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吴秘书一脸的坦然,“陶小姐怀着先生的孩子,先生对陶小姐多一些关心也是自然的。” “我不管你们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我要见他!我告诉你,要是他明天早上八点之前,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就,我就把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陶怡然猛地站了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碰瓷

杜文博说的直接,眼底的嘲讽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原本到了嘴边想要问的话,此时都卡在了喉咙,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说出口才好了。

只是陶怡然心中也是委屈的很,她明明才是受害者!她也不是故意要被人欺负而且怀上孩子的!

“我只是想要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十月六号那天晚上住在总统套房的男人是谁,我……”

“知道了以后呢?你又要做什么?”杜文博步步逼近,陶怡然被他的气势逼的不断的后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了抬下巴看向杜文博,“这个跟你没有关系,你如果不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再去问别人,总会有人知道真相的,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或许是她眼底的决心太重,又或者是她的诚意让杜文博动摇了,杜文博难得的没有继续嘲讽,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陶怡然。

十月六号那天晚上确实是他住在总统套房,那个套房是他专属的地方,轻易不会让其他人进去。只是那天晚上,他并不记得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除了那个过分真实的梦……

莫非……

杜文博心里有了怀疑,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杜文博的表现让陶怡然越发的笃定,他肯定知道那天晚上的人是谁,甚至很有可能,他是认识那个人的!

杜二少杜文博,名字并不陌生,众城的财经杂志上,经常可以看到他的专题,陶怡然也看过好几次,在今天之前,她一直都觉得杜文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但是今天以后,她打心里看不起这个男人!

“你知道是谁,可以告诉我吗,我……”陶怡然见杜文博开始犹豫,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杜文博的手臂。

那一瞬间,她觉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一阵阵的寒意从脚底升起。

她脸色变了变,才察觉到,那冷意从杜文博的身上散发出来。

她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知道杜文博是很讨厌女人的碰触的,但是为了知道真相,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就……”

“啊——”

陶怡然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推了出去,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小腹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刺痛,她脸色微微一变,再看杜文博抬脚就要走,便捂着肚子大哭了起来,“你,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就算你不念我们之间的情分,但是好歹也要考虑考虑我肚子里面的孩子,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的对他?还想要了他的命?”

杜文博前进的脚步猛地一顿,锐利的目光落在了陶怡然的身上,显然是真的动怒了。

陶怡然硬着头皮迎接他的目光,“你,你那么凶做什么?难道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都不敢承认吗?你还是个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想要试试吗?”杜文博森冷的话缓缓地从薄唇吐出,陶怡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我已经试过了!你不是个男人!我……”

话没说完,杜文博已经抬脚走到了她的面前,在她面前蹲下,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恩?继续说,我是不是男人?”

陶怡然心脏狠狠的跳动了起来,只是杜文博靠的越近,他身上的味道也就越清晰,脑海里面有什么东西似乎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

此时杜文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才松开了陶怡然,起身接着电话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陶怡然分明还听到了杜文博冷漠无情的话,“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出现在这家酒店里面。”

杜文博的助理许琦此时的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陶怡然,眼神里面带着同样的高高在上和傲慢轻视,“这位小姐,不管你到底是谁,我提醒你一句,二少不是你可以随便得罪的人,你还是离开吧,不然的话,下次二少要的,就不仅仅是不想在这个酒店看到你,而是不想在众城看到你了。”

赤果果的威胁没有任何的一丝善意。

陶怡然紧紧地握着拳头。

又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

这个就是所谓有钱人的世界吗?

他们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可以随意的改变别人的人生轨迹!甚至可以一句话轻言别人的生死!

她从心里鄙视和唾弃这些人!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许琦留下警告的话,就转身离开了。

陶怡然目光闪烁,却是突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

3-威胁

刚才在跟杜文博拉扯的时候,她从对方的袖口上顺走了这个袖扣,当时只是觉得有些眼熟,此时越看,越是觉得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不过不管如何,杜文博这个人,她是惹定了,也缠定了!

半小时后,吴秘书站在了陶怡然的面前,“陶小姐,请跟我回家吧,先生知道你出来乱跑,很不高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跟踪我?”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吴秘书,陶怡然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吴秘书一脸的坦然,“陶小姐怀着先生的孩子,先生对陶小姐多一些关心也是自然的。”

  “我不管你们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我要见他!我告诉你,要是他明天早上八点之前,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就,我就把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陶怡然猛地站了起来。

  因为蹲的时间长了,猛然起身,一阵的晕眩,但是却抵不住她满心的愤怒。

  不管对方到底是谁,都没有权利这样干涉她的人生。

  先是莫名其妙发生关系,又是怀孕,退学,被金窝藏娇,现在还想连她的人身自由都控制吗?

  这些所谓的有钱人,就是这样肆意的主宰别人的人生吗?

  陶怡然胸口剧烈的起伏,眼眶泛红,显然情绪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吴秘书见状微微蹙眉,“陶小姐,我劝你做事情之前最好先考虑考虑后果,想想你父亲病重还在医院,需要不少钱救命吧?”

  “你们还调查我?你们还知道什么?你们凭什么这样贸然的闯入我的生活破坏我的人生?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我父亲的事情不劳你们操心!但是要是明天我看不到孩子的父亲的话,那我可以保证,这个孩子我一定会打掉!就算去不了医院,我有的是办法可以把他从我的身体里面赶出去!”

  陶怡然豁出去了,她绝对不要这样乖乖地认命接受现实。

  用力的撞开了挡在面前的吴秘书,陶怡然脸色铁青的走向了门口。

  吴秘书皱了皱眉头,看着陶怡然刚才那决然的表情,只觉得有些头疼。

  这个女人比想象中的还要难以控制。

  不得已之下,他只好给自己老板去了个电话。

  “先生,她说明天上午八点之前,如果你不出现的话,她就要把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吴秘书跟对方交流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追上了陶怡然。

  “先生答应了明天跟你见面,但是也希望你见面以后可以保持冷静,以后不要随意的干预先生的生活。陶小姐,我希望你可以记住自己的身份。”吴秘书话里话外都带着警告。

  陶怡然闻言不由得不屑冷笑,“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招惹你所谓的先生,我对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生活没有任何兴趣,是你们先招惹我的。”

  回到别墅已经是傍晚了。

  张兰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看陶怡然回来了,高兴的过来招呼她过去吃饭。

  陶怡然没什么胃口,但是也不想委屈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体力,至少谈判的时候,底气也足够。

  她逼着自己吃了两大碗的饭,又洗了个热水澡,早早的就躺床上睡觉了。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转身,就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那一个黑色的锦盒,她不由得坐了起来,拿起了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枚精致的袖口,袖扣上面镶嵌的,是品相非常不错的蓝宝石,光是这一颗袖扣,就价值过十万了。

  这是那天晚上的男人留下的唯一的东西,陶怡然顺手收了起来。

此时再看着这个袖扣,陶怡然突然眼神一动,将口袋里面的另外一枚袖扣取了出来。

两枚袖扣并不一样,但是设计看上去,却似乎是出自一人之手,同样的珍稀宝石……。

她看着手中的两枚袖扣若有所思,越发的觉得杜文博跟那天晚上的男人脱不了关系。

现在有了目标,总比之前盲头苍蝇似得好,她决定美美的睡个觉,起来先看看明天来的到底是谁,再作打算。

  第二天陶怡然起了个大早,吃过了早饭以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等待着那个男人的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八点早就已经过了。

  陶怡然有些恼怒,今天不仅仅孩子的父亲没有出现,连吴秘书也不见人。

  她猛地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就要往门外走去。

  只是刚到门口,就撞上了刚好进门的一堵肉墙,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及时的伸过来,捞住了她的腰,避免了陶怡然摔倒的悲剧。

  她错愕的抬头,对上了对方那一张儒雅温柔的脸。

  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原本以为要么就是杜文博那种冷冰冰不近人情的男人,要么就是凶神恶煞长相丑陋不能见人的男人,却没想到,对方温文雅尔,完全看不出来会是那种作奸犯科的恶人。

  不过坏人又不会在脸上刻着我是坏人几个字。

  想到他对自己做过的一切,陶怡然很快就收起了眼底的那一抹惊艳,推开他自己站好,“那天晚上的男人,就是你?”

  “是。”男人承认的非常爽快。

  陶怡然憋了一肚子的话,因为他轻描淡写的一个是字,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为什么是我?”她紧握着拳头,才忍住了一拳打在面前这一张帅脸上的冲动。

  “陶小姐各方面条件我都很满意,所以为什么不能是你?”他一边笑着一边往屋里走,完全一副主人的模样。

  “哈哈,那我呢?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满不满意?你凭什么就这样轻率的决定我的人生?学校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是你故意让学校开除我的?”陶怡然忍不住的大笑出声,果然人不可貌相,面前的男人看着人模狗样的,果然不是好东西!

  “很重要吗?”

  “啪——”

  回答男人的,是陶怡然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我告诉你,我介意!而且这件事情很重要!你这是强奸!我可以告你的!这个孩子我不会留下的!我也不会接受你安排我的人生!就算是被学校开除,拿不到毕业证,找不到好的工作,我也不会妥协的!”

  “你打我?”男人眯着眼,目光冷冷的落在陶怡然的脸上。

小说《全世界都想征服杜先生》 第2章 碰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