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诡纹

更新时间:2021-04-03 09:43:22

诡纹 连载中

诡纹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江南道长 分类:悬疑推理

精彩试读:男人看了看外面的黑天说道:“今天白天的时候,是怎么样个天气?” 我眉头紧锁回忆了下道:“阴天,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过太阳。” 说完后,我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的时候不止没有太阳,陈翠莲来的时候甚至还撑了一把伞。 不会陈翠莲真是鬼吧?她死了吗?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了。 我正想冲到陈翠莲的家一探究竟,可男人将我给拦下了,他劝我说现在最好呆在店里,出去后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我刚才纹的噬芈罗刹纹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黑气,那黑气跟活的一样从陈翠莲纹身上飘了出来,然后钻进了陈翠莲的肚子里。

  陈翠莲打了个寒颤,然后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两人面面相觑,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鬼纹,这东西有多邪门,我也不知道。

  半分钟后,突然陈翠莲的肚皮上有一股黑气凝结成一个小人,那小人抓起蛇就咬,而陈翠莲却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喊疼,人在纹身床上翻来覆去。

  更加可怕的是,我听到了陈翠莲的纹身传来了嘻嘻笑声,听得我毛骨悚然,可细看那纹身却没有任何不妥。

  我一下慌了,会不会是我搞砸了,没纹好?这会不会搞出人命?而且还是一尸两命。毕竟第一次做鬼纹,我也紧张害怕。

  我连忙上前去安抚陈翠莲,看她有没有事,可她却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冲向厕所。

  过了漫长的十分钟后,陈翠莲终于从厕所推门出来了,让我松一口气的是,陈翠莲说她没事了,掀开肚皮后,那凸出来的小蛇也已经消失,她说她刚才拉了很多血出来,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她的肚子也恢复了正常。

  这样说来,刚才的黑气应该是噬芈罗刹纹身在发生作用,这鬼纹算是成功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虽然有点邪门。

  陈翠莲好了后对我千恩万谢,最后从她带过来的包里拿了一万块给我才高兴的离开,我有点疑惑,这孕妇还随身带一万现金,可真稀奇,不过钱到手后我也没多想,毕竟熟人,钱也不假。

  我突然对爷爷崇拜了起来,这老头子真厉害,他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人过来做鬼纹的?那是不是还会有鬼……想到这里我就突然的打了个冷颤。

  今天可是鬼节,糟老头子你可别吓我,想到这里我又给他打去电话,可还是关机,更让我着急的是,天黑了爷爷也没有回来,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就打算关了纹身店回家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店里又进来了一个人。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他一身黑衣,皮肤和脸色都有些偏白,他的手指很长,个子偏高,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

  村里的人我都认识,但这个男人……我从来没见过,应该是个外来人。

  “请问唐云老先生在吗?”男人进了店就朝我问道。

  “他今天有事没在,我是他孙子唐浩,请问你是想纹身吗?”我问道。

  男人皱了皱眉头,好像我的答案并不是那么令他满意,随后他继续问道:“既然你是他的孙子,那请问你会鬼纹吗?”

  好家伙,又是一个讨鬼纹的,可偏偏这已经是晚上了,想起爷爷的话,我起了警惕性,看着这男人略微苍白的面孔,我心里开始打鼓,这家伙该不会是……

  算了,直接拒绝了事,万一纹了个鬼,那我不是违背了爷爷的话?

  “不好意思,我不会,如果你要纹,只能等我爷爷回来了。”

  安全起见,我撒了一个谎。

  男人又问道:“那唐云老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没说。”

  男人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多做纠缠,转头就要离去,可三步之后,他又回头了。

  他突然对我说道:“小兄弟,你唇腮绕有黑气,印堂略微发青,怕是中邪了,今天是鬼节,得小心一点,我看你还是留在这纹身店中,莫要离去,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讨不到纹身,也不用这么诅咒我吧?”

  我有点生气,哪有人鬼节说别人中邪的,他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了我嘟嘟囔囔的两个口袋。

  “你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男人说道。

  我的口袋里装的是钱,是刚才陈翠莲给的一万块,分两个口袋装着。

  我迟疑了,这家伙该不会是看出来了,想打劫吧?毕竟是外来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男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接着说道:“你口袋里装的死人钱,你今天肯定是遇到什么了。”

  听了他的话,我立刻掏出了一张瞧瞧,果不其然,掏出来的钱居然是冥币,是死人钱!

  等一万块都掏出来的时候,我人傻眼了,全是死人钱,吓得我手一抖,全撒地上了。

  不可能,收钱的时候我仔细看过了,都是真钱,怎么就变成死人钱了呢?

  邪门,真特么邪门!还有,陈翠莲为什么要给我死人钱,大家一条村的,又那么熟,我还帮了她,她怎么给我这个。

  “只有死人才花死人钱,小兄弟,你撞鬼了。”男人补充了一句。

  撞鬼了?难道说陈翠莲是鬼?

  “不可能,我遇见她的时候是大白天,怎么可能有鬼,而且我认识她,她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努力争辩着。

  男人看了看外面的黑天说道:“今天白天的时候,是怎么样个天气?”

  我眉头紧锁回忆了下道:“阴天,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过太阳。”

  说完后,我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的时候不止没有太阳,陈翠莲来的时候甚至还撑了一把伞。

  不会陈翠莲真是鬼吧?她死了吗?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了。

  我正想冲到陈翠莲的家一探究竟,可男人将我给拦下了,他劝我说现在最好呆在店里,出去后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我最终还是听了他的话留在店里,然后在微信上找人要了陈翠莲老公的电话。

  陈翠莲老公叫王冲,接起电话后他的声音就好像不太对,有些沙哑,貌似哭过,寒暄几句后我就把话题引到了陈翠莲身上,总不能我开口就问别人的老婆死了没?

  让我也想不到的是,王冲的回答是,陈翠莲已经死了,就在昨晚下的葬!

第4章

  王冲说,那天他不在家,家里的鸡棚突然进来了一条白蛇。

  陈翠莲怕白蛇把鸡咬死,于是就用一条粗竹竿将蛇给打死了。

  白蛇价格昂贵,陈翠莲贪财,后来还将死蛇卖给了饭店。

  后来没几天陈翠莲人就不对劲了,经常精神恍惚,还跟蛇一样吐舌头,晚上的时候翻眼珠子还渗绿渗绿的。

  王冲寻思着不对劲,还想将陈翠莲送医院,可第二天她就上吊自杀死了。

  陈翠莲死后肚皮上凸着一条条小蛇的形状,跟青筋一样,还会动。

  这事太邪门,家里人都吓坏了,急忙当晚就下葬,所以陈翠莲死的消息很少有人知道。

  王冲还跟我说了一件邪门事,那天晚上抬棺材经过我家纹身店的时候,突然棺材就翻了,尸体猛的坐了起来,然后脸一直对着纹身店门口看。

  抬棺材的人都吓坏了,谁也不敢动,幸亏王冲又跪又拜还上了三柱香尸体才软了下去,然后才顺利将尸体装回棺材抬去埋了。

  挂了电话后,我脑子嗡的一声,浑身都是冷汗,我居然白天撞鬼了,而且还给鬼做了鬼纹。

  男人看我知道真相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向外走去打算离开。

  这男人一走,突然就有一股股阴风吹了进来,将门窗吹得啪啪作响,我还好像听到了许多嘿嘿嘿的诡异声,但很不真实,跟幻觉一样,但那阴风却吹得我刺骨疼痛。

  我违背了爷爷的话,至于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按照爷爷的说法,应该不会好过。

  这时候我想起了爷爷另外一句话,如果有人找你做鬼纹,那就给他做,那个人会救你一命!

  这个男人不简单,或许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不能让他走了。

  “先生,留步,我会做鬼纹。”我连忙对着门口大喊道。

  果不其然,几秒后那个男人就折返了,他皱着眉头问我道:“此话当真!”

  说也奇怪,他一回来,阴风就停了,那些诡异的笑声也通通消失。

  我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学会了全部的鬼纹技术,童叟无欺,至于刚才没说实话是有顾虑,我撞鬼也是因为鬼纹,后面我把陈翠莲的事都跟他和盘托出。

  男人听了后叹气道:“白蛇通灵,杀之已是大过,还将其卖之饭店,让人吃其肉,喝其血,怎么能不遭报应?”

  陈翠莲死的邪门我能理解,可那都是她跟蛇的事情,与我何干?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何要来害我?

  男人说陈翠莲并非故意害我,人胎变蛇胎,她死后自然不会瞑目,所以才想着借助鬼纹来恢复胎儿,这样她才能安心上路,她要想害我,早就把我杀了,只是她不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最后一句话立刻让我眼睛发光,连忙问他怎么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说关于鬼纹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至于为什么不能给鬼做鬼纹他不知道,但他听说过一件事情,有一个鬼纹师给鬼做了鬼纹,最后他被百鬼活活吃了五脏六腑和脑子,只留下一个肉体空壳,死得极其惨烈。

  我听了吓得浑身冒冷汗,这样说的话,那我也会被百鬼围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眼睛如鹰眸般盯着外面,好像看着什么,但外面根本没有人。

  “今天是鬼节,你的应该不止百鬼。”男人说出了一句让我五雷轰顶的话。

  我扑通一声就给男人跪下了,连忙对着他喊救命,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爷爷说过,他能救我一命。

  男人将我扶了起来,说他会救我的命,但前提是我得先救他,我这才想起他是来讨纹身的。

  男人这时候将竖着的领子往下一翻,顿时我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一圈圈渗人的红毛,还有脖子往下有一块块尸斑。

  我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尸斑那不是死人才有的吗?难道他也是鬼?还有这可怕的红毛是什么?人会有这玩意吗?

  男人让我别怕,他绝对不是鬼,他是天师,他变成这样,其实是被三具尸体搞成这样的。

  男人说他叫张青,是一个吃阴饭的天师,一个星期前有人在一座深山老林中挖出了三具棺材,棺材邪门,摸过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没人敢开棺。

  本来这种棺材是要埋回去的,可有一些有钱人不信邪,然后出钱请了张青去开棺。

  张青施法后再打开棺材,发现里面的三具尸体居然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腐烂。

  三具尸体两男一女,一个老头和一对中年男女,看寿衣是现代人的棺椁,经研究下葬应该有二十年左右了,尸身不腐着实邪门,而且这三个生前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

  在张青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棺材里的三具尸体跳了出来,然后抓伤了张青的手臂逃进了深山老林。

  自此,张青再也没有找到过这三具尸体,考虑尸体可能已经尸化,抓破了伤口会有尸毒,张青急忙用糯米治疗了伤口,去除尸毒。

  让张青没有想到的是,尸毒虽然已经完全去除,可他的脖子还是长了红毛和尸斑。

  很明显,要么就是这种尸毒在张青的能耐之外,他无法完全解掉,要么就是这种不是尸毒,因为张青没有变成僵尸。

  不管哪样对于张青来说都是一样的,他没法治好自己,于是他想起了鬼纹,千辛万苦后,他终于站在了我的面前。

  张青做鬼纹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借助鬼纹的力量消除脖子上的红毛和尸斑。

  张青说完后,突然阴风又吹了进来,这次比刚才还大,桌上的很多东西都被吹了下来,摔得噼里啪啦响。

  张青说,夜越来越深,鬼也越来越多,一开始还有点忌惮他,现在已经不怕了,到了午夜十二点,可能会有无数的鬼围过来。

  “那我给你做鬼纹,你会救我吗?”我一边问着,一边在众多碎片中捡起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也是这张照片,我才能看到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父母,而我妈妈的怀里抱着我,那时候我还是个婴儿,爷爷则站在我父母的背后,唯一遗憾的是,好像没有奶奶。

  这张照片对于我来说是无比珍贵的,不过,张青却看着那张照片露出了无比奇怪的表情。

  “尸……那三具尸……”张青突然对着照片说道。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