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萌宝上阵:王爷算个命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1

萌宝上阵:王爷算个命 已完结

萌宝上阵:王爷算个命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寒冰一枝花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江黎儿 寒冰一枝花

精彩试读:转而他便朝着主屋前去了,江黎儿这才沐浴完出来,睡在榻上,闭目养神了一会,正当半梦半醒间就感觉身旁似乎来了一人。江黎儿半抬起眼皮,就瞧见来人丰神俊朗,这可不就是那容诀北吗!“啊!”江黎儿吓得一个激灵,从榻上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哆嗦道:“王王王爷……你怎么来了呢!”“你敢逃,本王自然敢追过来。”容诀北提及此事,脸更黑了,咬着牙冷冷道,“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答应他,离开我的誉王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开誉王府

  江黎儿怔了两秒,读到了他心底的话,这才知道了他身份,急忙抽出手来福身道:“参加太子殿下。”

  容烨瑾眉头微微蹙起,这样毕恭毕敬的江黎儿让他有些不习惯,又拉回了她的手,亲昵道:“黎儿妹妹怎这般生疏,是不是怪我当初没能把你留在京中,实在是那时一切太过突然,等我的人前来禀报之时已经查不到你的去处了。”

  江黎儿怔在原处,看着这张略带邪魅的桃花脸,眉梢处错落着撩人的意味,一个撩拨人心的欢喜笑容绽放在那俊美容颜之上,换任何一个女子被这炙热目光瞧着都会羞红了脸。

  可江黎儿不仅没有半分脸红,反而背脊发凉,实在是因为面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心底的话太过阴森寒冷。

  那些薄凉阴冷的话一股脑的传了过来,是对自己丑闻的轻蔑,却因为需要她本家的支持所以迫不得已在此对她绽开笑颜,讨她欢心。

  容诀北从屋中走出,眸光一下子就落在了二人握着的手上,眼眸深处漫上一层耐人寻味的不悦。

  “太子这是何意?”他面无表情,却在那清冷的语气中夹着了一缕杀气,叫晃神的江黎儿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她挣脱了容烨瑾的手,退了半步,疏离又畏惧道:“太子殿下请您珍重。”

  耳畔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她垂下眸,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反差实在让她心中恐慌,果然这古代的帝王家都这般城府深厚吗?

  “黎儿妹妹你这是作甚?”

  “这句话太子应该反过来问问自己。”容诀北毫不留情的帮江黎儿挡了回去,江黎儿这才缓过来抬眸看向容烨瑾。

  容烨瑾眼角一跌,一副受了伤难过不已的模样道:“皇叔你又不是不知道,黎儿妹妹与我是有婚约的,本就是未过门的妻子。”又转头看向江黎儿,一脸真切道:“黎儿妹妹你是不是失忆了,幼时我与你也算青梅竹马,你常唤我太子哥哥,如今怎这般一口一个殿下了。”

  “与你有婚约的是江府嫡女,她已被江家逐出去了,不过是一介庶民罢了。”容诀北冷声开口,语气愈发冰冷,“烨瑾你莫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皇叔这是何意?”容烨瑾努了努嘴看向容诀北,笑着道,“皇叔为何寻到了这江黎儿却把她关在府中,这恐怕极为不妥啊。”

  容诀北寒眸扫向容烨瑾,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危险的意味:“那依侄儿所言,该如何呢?”

  江黎儿把目光放到了容诀北身上,如此她也就明白了容诀北为何要娶她,饶是她带着一个拖油瓶他依旧要娶自己。

  从来都不是因为那一夜情的关系,更不是因为小白菜,而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母亲本家宋氏一族在朝中势力雄厚,他们都期望迎娶她这个香饽饽赢得宋家的鼎力支持。

  想来那些寻她的人应当就是宋氏一族的,只不过她把他们当做和那些刺杀她的人是一伙,至于那些刺杀她的人恐怕就是江家的人了。

  其中具体缘故还得深究,可这明面上的缘由她已是明白了。

  这个面带温润笑意的男子,饶是笑得如谪仙般迷人优雅,可全都是因为想接近自己得到想要得到的利益而不得已挤出来的。

  自己若不是有读心术,恐怕真的就要被他骗了。

  二人的争夺,夺得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利益。

  江黎儿自诩不是什么清高无畏的人,但是也绝不会叫人这般算计了,既已知道这一层她断然不会任由他们摆布了。

  “黎儿也觉得不妥,誉王公务繁忙,在此叨唠我心下实在难安。”江黎儿露出一副内疚的表情,只暗道谁不是演技派似得!

  那容诀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江黎儿索性脑袋一垂当没瞧见。

  “京城的西南面本王有一座宅子,虽不在繁华地段但那里景色优美,也因为僻静所以十分清静。”容烨瑾上前一步,深情款款道,“若黎儿妹妹不嫌弃我可以将那宅子送给你,你暂且就住那如何?”

  “送给我?”江黎儿惊奇的抬眸看容烨瑾,没想到这家伙出手如此阔绰。

  “对,总好过在皇叔这里,你在这里出入不便肯定也闷得很,你若是愿意我现下就去把房子过给你。”容烨瑾眨巴着双眼,澄澈的双眸不似有假。

  可江黎儿有些不信,上前抓住了容烨瑾的手道:“太子此话当真?”

  容烨瑾被这突然一抓弄得一愣,随后绽开灿烂的笑颜点了点头道:“看来黎儿妹妹这是要答应我的意思。”

  听着容烨瑾心底的话确实是要将宅子送给她,也是因为想暂且把自己从容诀北身边带走,这事对她而言可是百利无一害。

  白白得了京城一座大宅子,这可是一桩美事!

  于是她眉眼一弯,欢欢喜喜的答应下来了。与她表情截然相反的则是那容诀北,那脸霎时就黑了下来,一向识趣会看眼色的江黎儿把自己这个好品德扔到了一边,笑眯眯的对着容诀北道:“实在是叨唠了誉王殿下,我即刻打包行李搬过去。”

  容诀北深吸一口气,怒气冲冲的挥袖离开了。

  这可是她头一次让容诀北吃瘪,江黎儿欢喜雀跃的很!

  回了屋子江黎儿将事情简单简述给了水儿听,不等水儿消化完就急急地拉着水儿带着行李和小白菜出了誉王府,她是急着开溜,生怕那誉王恼羞成怒把自己强留在府上。

  容烨瑾瞧见江黎儿身后还跟着一个奶娃娃,心下有些不悦,脸上维持着笑问道:“这个小孩是?”

  “忘记和太子殿下介绍了,是我儿子小白菜。”江黎儿笑眯眯的答道,在扑捉到容烨瑾脸上那一抹惊愕后,十分满意。

  她才不会隐瞒自己儿子的事情,她的恶趣味让她想看看到底还有几个像容诀北一样的接盘侠赶在她跟前要便宜儿子的。

秋后算账

“这真是黎儿妹妹的儿子?”容烨瑾被这消息惊得两眼冒星,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姑娘会带个娃回来,这就意味着要把她娶进门不是一件简单易事了。

“对,亲生的,你说他像不像我?”江黎儿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容烨瑾心中那一丝侥幸心理,笑眯眯的强调这是她亲生儿子的事实。

又是重重一击压得容烨瑾有些接受不过来,缓了缓强挤出一个笑夸赞道:“你儿子倒是挺可爱的。”

江黎儿闻言摸了摸小白菜的脑袋,露出慈母的疼爱表情道:“我也这么觉得。”

这句话又是一个暴击。

容烨瑾强撑着笑带着江黎儿前去看宅子了,面积不大不小,一间主卧两间客房,再是一个厨房和一个小花园。

宅子里绿植花草都种的不错,如今阳光正盛,洒在宅子里每一处,倒正如容烨瑾所言倒也是一方清闲处。

容烨瑾陪着江黎儿看了一会,属下前来禀报事情,这才匆匆离去了。他虽对江黎儿表面上的礼节是做足了,但也不难看出容烨瑾对小白菜的存在很是介怀。

“妈妈以后我们还会搬家吗?”小白菜拉了拉江黎儿的袖子,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句。

这些年来带着小白菜搬了不知多少次家,江黎儿蹲下来轻轻的摸着小白菜的脸蛋道:“这宅子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她也不敢允诺小白菜什么承诺,毕竟自己如今慢慢的也开始身不由己了。

江黎儿无比希望那容烨瑾的退堂鼓打得彻底一些,最好放弃了自己的念头,至于那容诀北……

思及此人,头痛万分。

他仿佛就是上天派来克她的一般,她穿越而来所见的第一人,却也因她被扫地出门。又在颠沛流离之时他再次出现,自己就这样又被带回了京城,似乎还晋升为一个香饽饽了。

人生如戏啊!

夜幕降临,小白菜在宅子里踩着小碎步转悠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花园上的一个小木桩,这木桩应当是用来练武的,他好奇的抓着木桩上的东西,兴致盎然。

突然小手停下,警觉的朝着墙的方向瞧了过去,一个黑衣男子飞身跃过围墙,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院子里。

小白菜面上没有半丝惧怕,十分淡然的扭头继续玩起了木桩。

这样的无视让容诀北很是在意,他凑到小白菜身旁压低声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小白菜没有理睬容诀北,继续玩着木桩,容诀北也不恼,朝着旁边的一个木桩施展了一套拳法。

这一套拳法下来,确实将小白菜的目光吸引了。

容诀北冲着小白菜挑了挑眉道:“你想学吗?”

小白菜抿了抿唇,又把小脑袋转了过去,依旧不理睬容诀北,这傲娇的模样实在像极了自己。

可不像那某人动不动就跪下抱腿痛哭流涕的!

容诀北又打了一套拳,幽幽的刺激道:“这拳法就是要在小时候就学起。”

“你很吵。”小白菜小脸一垮,扭头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屋子小跑过去了,容诀北站在原地哑然失笑,自己还是头一次被人说吵的。

容诀北摸了摸鼻子,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心下涌起莫名的滋味。

转而他便朝着主屋前去了,江黎儿这才沐浴完出来,睡在榻上,闭目养神了一会,正当半梦半醒间就感觉身旁似乎来了一人。

江黎儿半抬起眼皮,就瞧见来人丰神俊朗,这可不就是那容诀北吗!

“啊!”

江黎儿吓得一个激灵,从榻上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哆嗦道:“王王王爷……你怎么来了呢!”

“你敢逃,本王自然敢追过来。”容诀北提及此事,脸更黑了,咬着牙冷冷道,“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答应他,离开我的誉王府?”

“这不是盛情难却吗……”江黎儿苦着脸,眼泪巴巴的回了一句。

容诀北冷着脸,低沉的声音夹着隐隐怒气:“盛情难却?本王平时怎么没见你有这美德?”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男人小肚鸡肠到这种地步,竟到大半夜的时候千里迢迢赶到他家里头来问罪!

饶是心里吐槽这容诀北一万遍,脸上也已经要装委屈的。

毕竟尊严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先哄好这尊大佛,才可以保住自己这条来之不易的小命啊!

“我这不也后悔了吗,小白菜先前还说想念王府的羊奶羹,我也是想着那燕窝的,如今来了这里是吃不着那稀罕东西了。”江黎儿转移着话题,想让容诀北消消气。

这倒也果真有效,闻言容诀北脸上的怒气也少了一半,只凉凉道:“先前不知足如今来与我抱怨作甚,这都是你自找的。”

顿了顿,又道,“小白菜还在长身体,不如就放到我誉王府去先养着。”

一听这话江黎儿急了,急忙摆手连连拒绝,又生怕惹怒容诀北又是一顿痛哭流涕,只道无论怎样这小白菜都不能给他。

容诀北没想到江黎儿这么大反应,抿了抿薄唇,拂袖离开了。

次日一早水儿开了门就瞧见外头站着陆尧,陆尧身后带着一堆人,水儿惊诧道:“陆公子你这是何意?”

陆尧瞧见水儿不自觉耳根有些红,闷闷道:“是王爷嘱咐我将人带过来,两个干事的婆子,还有四个护卫,还有一个厨子,这厨子就是先前负责你们院吃食的厨子,昨日王爷听说小白菜惦记那羊奶羹索性就把厨子也让我捎上了。”

水儿看着那乌压压的一片人,咬了咬唇道:“可这些下人我与小姐也都付不起啊。”

“无妨,他们依旧归誉王府,只是来你们这当差罢了。”陆尧摆了摆手,急忙补了一句道。

正当水儿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另一边有来了一队人,这为首的男子水儿并不认得,但那陆尧是认识的,是那容烨瑾手下的心腹苏察。

苏察对那水儿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道明了来意,也是来给这院子置办仆人的。

水儿瞧着两边人加起来恐怕这小宅子都要挤满了,无奈之下只能回身前去告知江黎儿,江黎儿一听便知道这哪里是体贴她啊,分明是来安插眼线的。

小手一挥将人都遣散了,只道她求一个僻静并不需要这些人,更何况天子脚下也没人敢找她事吧。

苏察说了好些话,江黎儿依旧直接不要,只能作罢。

那陆尧拉着水儿说那厨子的事情,水儿寻思着留下个做饭的倒也不是不可,又在江黎儿那说了一番,如此就只留下了那一位厨子。

小说《萌宝上阵:王爷算个命》 第7章 离开誉王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