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

更新时间:2021-04-01 09:45:16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 已完结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彼岸无忧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想也没想,我急忙掀开那枕头,拿了那摄影器便往门外冲。 只是我刚冲到门口,头皮猛地一痛,竟是贺铭拽住了我的头发。 他狠狠的拽着我的头发,抬脚将我面前的门狠狠的踹上。 我痛得头晕目眩,拼命挣扎:“贺铭,放开我。” 贺铭不仅没有放开我,还伸手去抢我手里的摄影器。 “呵,程安然,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这段时间装傻装得还真像。” “哼,贺铭,我也是看错了你,你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很快就能结束

“贺医生,你找什么嘛?”

  “虽然给她喂了安眠药,但是还是小心谨慎些好。”

  “什么意思?”

  “我老婆要么是真的傻,要么就是装傻,如果是装傻,那就可怕了,说不定这房间里藏着监控器之类的东西。”

  “咦……这黄脸婆哪有那么精明,你别疑神疑鬼的。”

  “检查一下还是好。”贺铭说着,又是一阵翻东西的声音。

  不一会赵红艳鄙夷的声音又响起:“好啦贺医生,你老婆哪有那么厉害,晓得在插座里装监控器。”

  我听罢,心底微微一惊,贺铭果然检查插座了。

  看来我料得没错,贺铭真的是太谨慎了,连插座都检查了,屋里所有的地方,他估计也都翻了一遍。

  忽然,我感觉有一双大手在我身上摸索。

  赵红艳的哼笑声又响起:“贺医生,你不会小心到这种地步吧,还怀疑她身上有什么,就算她身上真有什么监控器啊摄影器的啊,她这会沉睡着也用不了啊。”

  “检查一下安心点。”贺铭说着,已经在我身上搜了一遍。

  半响,他又道:“把手机都关机。”

  赵红艳似乎不耐烦的哼了两声,然后就是几阵关机的铃声,他们把我的手机也关机了。

  呵,贺铭果然谨慎又谨慎,还好我没有提前拿出摄影器。

  “好啦,快来嘛,人家都等不及了。”

  “来了,小妖精。”

  很快,耳边又传来一阵阵亲吻声,还有贺铭和赵红艳那不堪入耳的调情话语。

  我背对着他们,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心中又悲又怒。

  不过很快了,很快这一切就能结束了。

  不一会,床便狠狠的震动起来,赵红艳的高叫声络绎不绝,伴随着贺铭沉重的喘息,以及那独特的、不可描述的声响。

  “啊……贺医生……”

  “叫,再给我叫大声点……”

  他们应该做到了正投入的地方。

  我睡在床的最边沿,就在我悄悄地探出被子下的手去摸索床边的鞋子时,床忽然猛地弹了一下。

  我心底一惊,一动也不敢动。

  紧接着就听见了赵红艳的惊叫:“啊……贺医生,去……去哪……”

  “咱们去玩个新鲜的。”

  “啊……走慢点贺医生……”

  “嘭!”

  是浴室的门被踹开,紧接着便是一阵水流声。

  赵红艳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阵高过一阵。

  我小心翼翼的转过头,浴室的门没关,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浴室里的情景,浴室里的人也看不到我这里。

  我狠狠的又掐了几下大腿,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慌忙摸到床边的鞋子,将藏在里面的微型摄影器给拿了出来。

  床头柜上有一束满天星,是我前些天买的,刚刚贺铭应该检查过这束花,因为我听到了动静。

  没有多想,我快速的将那微型摄影器藏在那花束里,摄像孔对准床上。

  做完这一切没多久,我终是抵不住那浓烈的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耳边充斥的还是贺铭的低吼和赵红艳的高叫。

  我不知道他们从浴室里出来还会不会继续,然而,只要摄影器捕捉到贺铭和赵红艳衣不蔽体的搂抱在一起,那么我便赢了。

  这一觉我睡得很沉很沉,但还是做了很多奇怪的梦。

  我梦见了很多血,不知道那些血是谁的。

  我隐约感觉梦中的自己很恐惧很恐惧,脖子像是被谁勒着,透不过气,我很想逃,可是怎么也逃不过。

  最终我被吓醒了,天已经亮了,有凉风缓缓吹进窗子,室内一片清冷。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多了,贺铭跟赵红艳应该都已经去医院了,他们上班时间是八点。

  想起昨晚的摄影器,我慌忙起身在花束里翻找。

  好在那摄影器还在里面,没有被发现,只是不知道摄影器有没有拍到他们后续的情况。

  我正准备查看一下,门忽然被人推开。

  我条件反射的将那摄影器藏到身后,抬眸朝着门口看去,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贺铭。

  他脸色如常,像是没看见我刚刚在藏东西。

  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慌乱,我惊讶的问:“你不是去上班了吗?”

  说着,我悄悄的将那摄影器藏到背后的枕头下。

  贺铭笑了笑:“我手机落在家里了,回来拿手机。”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来,甚至还体贴的问我,“感冒好些了吗?头还痛不痛?”

  “昨晚吃了药,又睡得那么好,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贺铭又笑了笑,绕过床尾到床的那一边去找手机。

  床的那一边堆了一些衣物,是他平时要换洗的,而他的手机就在那一堆衣物里。

  不,不对,那不是他的手机。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快要死了

当贺铭拿起那手机的时候,我看得清楚,那不是他的手机,而是赵红艳的。

  可为什么贺铭一点也不慌张,赵红艳的手机落在这个房间里,甚至在那一堆衣物里,难道他就不怕我怀疑什么?

  不对,肯定是有哪里不对。

  可还不待我细想,贺铭又冲我笑道:“今天没事的话就在家多休息休息,别累着了。”

  我定定的看着他,没说话。

  他到底是看到了我藏东西,还是觉得在他没回来时,我已经看到了赵红艳的手机,所以他也懒得隐藏了?

  贺铭又笑了笑:“我去上班了。”说着便绕过床尾,准备往外面走。

  我努力的笑了一下:“路上小心。”

  可当贺铭走到床尾的时候,他猛地拉起被子,将床上的被子使劲的扯开。

  我心底猛地一跳。

  不好,他刚刚定是看到了我藏东西在背后。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贺铭已经跳上了床,准备去掀那枕头。

  想也没想,我急忙掀开那枕头,拿了那摄影器便往门外冲。

  只是我刚冲到门口,头皮猛地一痛,竟是贺铭拽住了我的头发。

  他狠狠的拽着我的头发,抬脚将我面前的门狠狠的踹上。

  我痛得头晕目眩,拼命挣扎:“贺铭,放开我。”

  贺铭不仅没有放开我,还伸手去抢我手里的摄影器。

  “呵,程安然,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这段时间装傻装得还真像。”

  “哼,贺铭,我也是看错了你,你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畜生?呵,就算我是畜生,你还不是嫁给了我,还不是在我身下浪荡承欢过。”

  “我现在想起来就恶心。”

  “恶心?那我不妨让你多恶心几回。”

  贺铭冷笑着,扬手将我狠狠地甩在地上。

  我浑身痛得散架,却还是挣扎着爬起来往窗户那边退。

  贺铭一边脱衣服一边冷笑:“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

  “你想也别想。”我冷冷的低吼,“你真是个畜生,我当初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垃圾。”

  “呵,我是垃圾,你又是什么?你最好明白,你已经嫁给了我,如果我不要你,你就是个没人要的二手货,你要是顺着我,我还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好好过下半辈子,你要是坏了我的事,那休怪我无情。”

  我冷冷的盯着他,眼角却瞥向窗外。

  贺铭像是看出我的意图,森然笑道:“你还是别想着跳窗户,就算你摔不死,肯定也瘸了。我爸妈都在下面,只要我一句话,他们都不会让你走。”

  贺铭说的倒是事实,怎么办?我原以为录到他们出轨的片段,我就赢了,万万没有想到赵红艳会落下手机,更没有想到贺铭刚好会回来找手机。

  “安然,其实说到底,这是我们的私事,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贺铭忽然又开口,声音缓和了许多。

  我没有说话,只是沉沉的盯着他。

  贺铭又道:“其实我跟赵红艳就只是玩玩,我不会跟你离婚娶她的,咱们别闹了好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看着贺铭一脸诚恳的样子,我心中一阵冷笑。

  如果我还会相信他的话,那么我就是这个世界上蠢到无可救药的女人。

  贺铭一边说着,一边朝我走来:“其实安然,你这么一闹,对自己也没有好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准备把你录到的东西公诸于众,让我得不到产科主任这个位子,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一来,我的名声是臭了,可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别指望那些人会同情你,你只会成为那些人的笑话,倒不如这样,我们忘记这件事,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跟赵红艳来往,我们好好重新来过,等我当上主任后,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贺铭说着,已经快走到我面前。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忽然给人狠狠的推开了。

  赵红艳的身影伴随着她愤怒的声音呼啸而来:“好啊姓贺的,你还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回来给我拿手机,结果是在跟这个黄脸婆讲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红艳一冲进来,就死死的拽着贺铭的手臂,愤怒的大吼大叫:“你说过你当主任后就会娶我的,你他妈的玩我?”

  “够了,你回来做什么,出去!”

  “你不跟我说清楚,休想让我走,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臭男人,你给我说清楚。”

  眼看着他们纠扯在一起,我慌忙越过他们往外面冲。

  贺铭的怒吼声顿时响在身后:“不能让她跑了。”

  我吓得浑身一抖,跑得更快。

  就在我前脚跑出房门时,我的手臂又被贺铭给拽住。

  “贱人,你给我回来。”

  这次他用的力很大,我的手臂几乎被他拽得脱臼,整个身子也顺着那股蛮力往一旁的茶几倒去。

  “嘭!”

  一阵天旋地转,我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我几乎动不了,这一撞,让我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眼前更是发黑。

  过了好一会,我眼前才恢复光明,意识却在渐渐流失。

  迷糊中,我看到贺铭蹲在我面前,狠狠的掰开我的手指,将那摄影器拿了出来。

  很快我又听到了赵红艳的尖叫:“啊……血,贺医生,好多血……”

  好多血?

  呵,原来我梦中的那些血就是我的,原来那个梦是有征兆的。

  “贺医生,怎么办,她好像要死了。”

  要死了?原来我快要死了。

  到头来,我终究还是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顾北辰说得对,我就是蠢,蠢得连这样一对狗男女都斗不过。

  “你他妈的别吵了。”

  贺铭好像也慌了,迷迷糊糊中,我好像看到他不停的擦额头。

  “都他妈的怪你,这臭娘们录下了咱们昨晚欢好的证据,老子正在哄骗她把证据交出来,你他妈的突然冲出来做什么?”

  “我……我……呜,对不起,那现在怎么办,她要是死了,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杀人犯。”

  “你给我闭嘴。”

  贺铭忽然一瞬不瞬的盯着我,那双眼睛虽然慌乱,却满是凶残和阴冷。

  他蹲到我面前,冰冷又慌张的道:“这都是你自找的,你要是听我的,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说完,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绳子将我捆绑起来。

  赵红艳慌慌张张的问:“贺……贺医生,你做什么?”

  “现在都这样了,只能一不做二不休。”

  “你……你不送她去医院,你要……要让她死?”赵红艳也惊到了。

  此时此刻,我心中悲凉至极,赵红艳虽然是小三,可到底没有想过至我于死地。

  可贺铭,与我相恋三年,结婚一年的男人,居然能如此狠心的要杀我,他的心是狠到了怎样的地步才做得出这样的事?

  而我嫁给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又是怎样的悲哀。

  “贺医生,要是警察查出来了怎么办?我不想坐牢啊?呜……”

  “你给我闭嘴,我自有办法。”

  贺铭说着,已经将我的手脚都绑住了。

  我悲愤的盯着他,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一时发不了声。

  不过贺铭还是找来胶带,将我的嘴封了起来。

  我以为他会将我拖到郊外去,先杀了再毁尸灭迹。

  可没想到他竟然是将我藏到了衣柜里。

  额头上的血似乎越流越多,有些甚至流进了眼睛里。

  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在意识消散的那一刻,我隐约看到了赵红艳惨白慌张的脸,还有贺铭冷酷绝情的眸子。

  失败啊,我的这段婚姻,乃至我的人生,真的是失败透顶。

小说《一遇北辰,一世安然》 第13章 很快就能结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