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不上不下

更新时间:2021-04-06 13:51:09

不上不下 已完结

不上不下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莫斩 分类:短篇 主角:莫斩 沈庭序

精彩试读:有一次严钧问她,以她对沈先生的了解,投资的概率大不大。 她就吹牛说,只要她发话,沈庭序肯定不会拒绝。 给学校做贡献总比扔到社会的大染缸里强。 后来沈庭序还真投了。 又有一次学校想请沈先生来做一次演讲。 还有一次学校想请沈先生来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 等等…… 她曾把这当成吸引严老师的资本。 而真相,总是那么扎心。 也许她们说得对,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沈庭序给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005原来我家小尘有这么多优点

  方尘无精打采的朝教室走去,一次恋爱就已经够她受的了,她才不想再来第二次。

  “我去!这只小三怎么还有脸来学校啊!!”

  “咦咦咦!好恶心!”

  “我都以为她退学了呢!”

  烦闷的大脑突然蹿进来三两句尖酸的嫌弃话,方尘左右看了看,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就是说你呢!”其中一个女同学双臂抱前,挑衅的看着她,“小三!”

  方尘并不认识。

  和这位女同学一伙儿的另一个女同学见她没有反抗,也出言攻击,“不仅勾引严钧老师,还想破坏严老师的婚礼,怪我孤陋寡闻啊,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真贱!”

  方尘听出来,她和严老师的地下恋情不仅捅破了,还捅出个马蜂窝。

  言钧老师被女同学们视为最拿得出手的男老师,整个美术学院颜值的顶梁柱。

  一直都有不少女同学给他写情书送花花,但谁也没想到最后却方尘拿下了。

  要不是严钧老师结婚,她在婚礼上破口大骂两声“骗子”,估计都没人知道。

  现在知道了内幕,还不顶着她的脊梁骨往死里削啊。

  不一会儿,她就遭到了众多女同学的围攻,你一言我一语,唾沫星子横飞。

  方尘向来不爱与这群同龄人计较,总觉得她们幼稚的很。

  她握了握拳头,不卑不亢,声明,“我和严钧老师是互相喜欢的。”

  引来了一阵嘲笑…

  “要不是看在沈先生的面子上,严老师能忍受你的骚扰吗?”

  “要不是你追得太紧,严老师能这么快就结婚吗?”

  “要不是有沈先生护着,你能读这么好的学校吗?”

  沈先生,沈先生…

  方尘听见了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信不信我让沈庭序把你们的嘴缝上!”

  总有些同学会被吓怕,也总有些同学又是吓不怕的。

  “我听说沈先生只资助你到大学毕业,方尘,你记住,出了这个学校,没有了沈先生,你其实什么都不是,一只小野鸡飞上枝头真把自己当凤凰了,哼。”

  一股充血的热气直达脑门儿,方尘从未遭受过这样的羞辱,对一个人一件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冲上去就抓住了那个女同学的头发,跟她打了起来。

  那个女同学的长指甲直接朝她的脸去抓。

  方尘只在五岁之前在孤儿院和小伙伴抢玩具打过架,那是沈庭序托人送过来的新奇玩具,总有男孩子要跟她抢。

  那可是她的东西!

  那会儿她总能打赢。

  自从被沈庭序领回家之后,就没再打过了。

  不仅生疏了,还打不到位。

  不像对方,已经在她脸上抓了好几下,疼痛让她知道自己的脸应该是被指甲刮伤了。

  因为沈庭序的关系,方尘在学校是个异类,而美术学院又大多都是有钱家的王子公主,没几个人瞧得上她。

  条件差点的同学呢,又没几个敢和她来往。

  所以她没朋友。

  打起架来,自然没人帮她。

  “我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几分钟前才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要是被沈庭序知道他前脚走她后脚就被人摔了个狗吃屎,那得多怂啊!

  于是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不管有多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不长眼睛的往对方身上各种抓各种揍各种踢。

  本来处于劣势的她,很快占了上风。

  只是没占够就听人在喊,“老师来了!老师来了!”

  “谁允许你们打架的!!”一声厉喝!

  因为这声音太过熟悉,方尘浑身抖了三抖,回过头就循声望去…

  不料“啪”的一巴掌狠戾的甩在了她的脸上,火烧一样的疼。

  是那个女同学趁机甩过来的。

  严钧忙上前将方尘和那个女同学拉开,“都给我去上课!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围观的同学们一步三回头的就散了。

  那个女同学很受委屈,“严老师,是她先动手打我的。”

  “不管谁先动手,打架都是不对的。”严钧看了低着头的方尘一眼,“为什么打架?”

  那个女同学想溜,态度变得特别好,“严老师,我知道错啦,对不起嘛,我以后再也不打架了,你就让我走吧,我还有课,不能耽误了。”

  严钧只是碰巧路过,并不想多管,就点了点头。

  “谢谢严老师!我们学校就你最开明啦!”那个女同学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送给方尘一个鄙夷的眼神儿,“严老师,新婚愉快哦~”

  “.…..”

  这条通往教学楼的路上就只剩下她和严钧两人。

  还是严钧先开口说话了,“去上课。”

  方尘始终没有抬起头来,转身就朝校外走去。

  “你去哪儿?”严钧忙问。

  方尘顿住了脚步,片刻之后,她猛地转过身来,看得出来她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失控情绪,“她们说你是因为沈庭序才没有拒绝我。”

  她想起了一些曾经不被她在意的事情。

  之前学校要建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找沈庭序来投资,本来这不关她的事情。

  有一次严钧问她,以她对沈先生的了解,投资的概率大不大。

  她就吹牛说,只要她发话,沈庭序肯定不会拒绝。

  给学校做贡献总比扔到社会的大染缸里强。

  后来沈庭序还真投了。

  又有一次学校想请沈先生来做一次演讲。

  还有一次学校想请沈先生来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

  等等……

  她曾把这当成吸引严老师的资本。

  而真相,总是那么扎心。

  也许她们说得对,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沈庭序给她的。

  再过两年她就毕业了,沈庭序不再是她的监护人,到那时,她还能有什么?

  严钧这才看到滚滚泪水滑过她脸上一道道细红色的血痕,应该是刚才打架被抓伤的。

  “是的。”他没有否认。

  他需要在学校把自己的根基扎稳,而刚好他的班上有个很不错的学生。

  正是因为这个学生,他有幸认识了沈先生。

  方尘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她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平静,哪怕这种平静看起来地动山摇的。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这几个字儿是从牙缝儿里拼了命挤出来的。

  除了这个问题,别的都不再重要。

  严钧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又知道,事已至此,“没有。”

  他记得被方尘第一次带到沈先生面前,趁她乐不思蜀忙前忙后快活的为他们两位男士准备吃的喝的时候,沈先生问他,“严老师,恕我冒昧一句,你喜欢小尘什么?”

  他没想到沈先生会问出这么直接的问题来,紧张的作答,“喜欢她年轻,有活力,有朝气,而且她很善良,又热心。”

  “原来我家小尘有这么多优点。”沈先生好像是看着远处的阳光在说话。

  “是啊,她是个好女孩儿,值得人爱。”他说完又真诚的半开玩笑的补了句,“这都是沈先生教育的好。”

  沈先生说,“她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我从来没有刻意的去培养她。”

  说来也怪,自从和沈先生聊过之后,他再去看方尘,总觉得她的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挺叫人害怕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不起来的原因吧。

  毫不犹豫的回答令方尘残存的那一点点希望破灭了。

  她转身跑出了学校。

6-006嗯?酒后壮胆?

  咸咸的泪水刺激着脸上的累累伤痕,在支离破碎的心面前,早已疼得微不足道。

  穿行在街道上,她真希望那些车子将她撞死算了。

  大概因为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叫人心情舒畅,司机们的车开得都很稳。

  方尘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偶尔有路过的男人朝她不怀好意的吹口哨,更多的是那些投过来怪异的两眼后又匆匆离去的行人。

  笔直的道路走到尽头,转入另一条道,再走到尽头继续拐下一条路,如此不知疲惫…

  她知道沈庭序是她生命中的参天大树,从来都是替她遮风挡雨,一滴雨水都没让她淋过,这本来是很稀松寻常的事情。

  可如今,被人扒开那些茂密的枝干,她才看清了自己的真面目,不过是一只寄生虫而已。

  就连谈场恋爱,对方也是看在沈庭序的面子上。

  她们说的没有错,她现在吃的用的穿的住的花的,全是沈庭序的。

  在她还不记事的时候,他就走进了她的生命。

  沈庭序…沈庭序…

  方尘停下了脚步,此时晚霞正在天际边悠闲漫步…

  一声清脆的鸣笛,她恍恍惚惚的转过头来就看到了心目中正念叨的那个人。

  沈庭序的车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在了她的脚边,半摇下的车窗内,他正偏着脑袋看她。

  西边的光辉沿着他分明的轮廓线条落入了她的眼里。

  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了。

  他倾身过来,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饿了吧,何叔已经在家做好了饭,等我们回去。”

  方尘的确是饿了,在街上晃晃荡荡一天都没吃东西。

  她没怎么看他,只是机械的坐上车。

  沈庭序又贴心的替她拉过安全带扣好,只不过,靠近她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做了一下子的停顿。

  已经结了干痂的枯血痕四周微肿了起来,一双无神的眼睛通红有泪,比起那晚她发酒疯,这种默不作声的隐忍,更叫人心疼。

  怎么,他养出来的孩子固执又傻气。

  他也没说什么,车子很快开到了家门口。

  方尘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屋。

  “去洗把脸,再下来吃饭。”

  方尘没吭声,闷头上楼去了。

  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的浴室,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又委屈的哭了起来。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不等她允许,浴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沈庭序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箱。

  方尘赶紧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走出来。

  他打开了药箱,正在挑里面的药瓶。

  “前辈,我已经没事了。”方尘走过去说。

  再说了,这张脸长得再好看也没多大用处。

  沈庭序拿出一瓶碘伏,“你是没事了,你的脸颊呢?”

  “.…..”脸颊还有点疼。

  方尘坐到了床边,沈庭序微伏着上身,给她脸上的伤疤擦碘伏。

  他下手很轻,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一阵微热的风随之轻轻地吹过来,杂夹着他的唇息,“疼吗?”

  那感觉,如同初春的风吹过冻结成冰的河道时冰裂开的细碎声音。

  方尘惊得直颤,只觉得一阵瘙痒,脸上的毛孔都要被他吹得张开了,眼睛不由得眨了几眨,“疼。”

  他的脸近在咫尺,反而看得不真切。

  棉球在她脸上轻细的擦了几下后,被沈庭序丢进了垃圾桶,“不用担心,这些抓痕都不深,不会留下伤疤。”

  “我又没担心自己会毁容…”习惯性的顶嘴。

  沈庭序忽地就笑了,把碘伏和棉球都放进了小药箱并盖好,拧起来就往门外走去,轻快的语气唤着,“小花猫,可以下来吃饭了。”

  “.…..”

  沈庭序走开后,方尘一眼就看到迎面的镜子里,左半边脸三条浅棕色粗线,右半边脸刚好是对称的三条。

  的确很像一只饿坏了的很不开心的小猫咪。

  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伤口发出微裂开的疼。

  为了哄她开心,前辈也是蛮拼的。

  她收拾好心情,准备跟他好好的吃一顿饭。

  尽管只有他们两人吃,但何叔每次做的晚餐都很丰盛。

  “前辈,我们今晚喝点酒吧。”小花猫的胡须翘了起来。

  沈庭序的右眉不动声色的挑了一挑。

  “你放心,我不会再对你酒后乱性了。”

  嗯?酒后乱性?

  不会再对他…酒后乱性…

  酒!后!乱!性!

  方尘从酒柜里抽出一瓶红酒,并主动的给前辈倒了半杯。

  “前辈,这杯,我敬你。”她举起自己的酒杯,“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让我过上这么好的生活,无忧无虑...”

  沈庭序看了她一眼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方尘却一口气给喝完了,又给自己倒了半杯,“前辈,你别怕,其实我这次是要酒后壮胆。”

  嗯?酒后壮胆?

  酒后…壮胆…

  酒!后!壮!胆!

  和酒后乱性有何分别???

  “前辈…”方尘叫了他一声,抿了抿唇,鼓了鼓嘴巴,把手中的酒又给喝完了。

  沈庭序就静静地看着她,每次有重要事情要公布的时候,她都会做鼓嘴的小动作。

  以为鼓出两口气就是勇气。

  她撑着桌面站了起来,然后,左歪一下右倒一下,像个不倒翁,朝他走来。

  站定在他面前,还在虚晃着…

  她自嘲的笑了笑,表情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我不想活在你的阴影之下。”

  好像这话一定要站着说才见效,可话刚说完,人就往地上栽了下去…

  ……

  沈廷序长臂伸出…

小说《不上不下》 第5章 005原来我家小尘有这么多优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