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刺道天尊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刺道天尊 已完结

刺道天尊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成刚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成刚 孟慷

精彩试读:妖核崩碎,心脏射穿,就算是大罗真仙出手,也救不了他!探花郎的尸体砰然倒地,一切功名利禄,富贵荣华,都化为云烟一场。远处坟山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不过女剑侍的心明显已经乱了。她感应到徐庞的气息消失了,心中震骇,剑势更急了!招招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将狠辣发挥到了极致。慕容雄关当然不肯跟她以命换命,一双铁拳运劲如风,守得稳若磐石,更加严密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刺道天尊第13章试读

慕容雄关很认真的在打量着孟慷,这个一直被青州百姓称作废柴的年轻人。

前夜孟府血案,死了几十号人,这个废柴居然能够死而复生,实在是怪异至极。

难道真如那封信上所说,孟家有一件至宝,可以医死人而肉白骨,所以探花郎才不惜名声,也要杀人夺宝?

一想到孟府的财富之巨,连魔族战刃都送得出手,藏有至宝似乎也顺理成章。慕容雄关暗暗想道。

“孟慷,你说的宝物在哪?拿出来给我瞧瞧!”慕容雄关稍一沉吟,沉声道。

他可不是女儿那样的好心肠,就算是死而复生又如何?一个连破甲境界都没有的小子,在他眼中和蝼蚁没什么分别,更不会为此人得罪探花郎,慕容雄关在意的是信中所说的那件至宝,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奇!

昨晚慕容冰雪交给他的信中写到,孟家有一件传自上古三皇的至宝,名曰“天极珠“,可以令死人复生,可以助高手破境,令修为一日千里。孟慷正是得此珠帮助,侥幸不死,愿意将此宝珠献与慕容雄关,求他出手替孟府上下报仇雪恨!

只见孟慷随口吐掉草根,一点一点的挺直了身体,一字一句的说道:“城主大人,只要您替我孟家报仇,杀死徐庞,我就把天极珠给您!绝不食言!”

慕容雄关面色一沉,低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把宝物带在身上?要我动手之后才会交出来?”

孟慷点点头,笑道:“城主大人不必心急,宝物很快就来了!”

慕容雄关目光闪烁,心想这小子虽然看似谨慎,其实还是太嫩了点!

既然让本官知道了有宝物存在,只要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擒回去,黑狱司严刑拷打之下,哪有问不出宝物的道理!“

慕容雄关心念一动,正要出手,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悉索响声,似乎又有人来了。

“慕容雄关,果然是你!好你个老匹夫!去死吧!”话音未落,两条人影出现在了慕容雄关的十丈之外,其中一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孟慷在见到那两个人影的时候,瞳孔猛然缩了一缩,用力捏紧了拳头,连指甲掐入肉中都没知觉。

因为在慕容雄关身后出现的那两条人影,正是杀害孟府上下数十条人命的凶手,探花郎徐庞和那名来自上清明月宫的女剑侍。

徐庞脸上的表情无比的狰狞,直直指着慕容雄关,恶狠狠的吼道:“杀!给我杀了他!”

那名女剑侍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是神通秘境强者,杀起来有些难度!”

“杀!杀了他!”徐庞的情绪激动莫明,大吼道。

慕容雄关心中一凛,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徐庞身上的滔滔杀意,此人虽然狂妄乖张,可是没理由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恨啊!不应该啊!

不好!这是个局!

没等慕容雄关开口解释,那名霸道狠辣的女剑侍已经一剑飞仙,人剑合一,化为一道惊虹,直刺向慕容雄关。

慕容雄关只得打起精神,浑身一震,暴发出神通秘境强者的强大气息,疯狂的掠夺四周的天地元气,化为已用,随后,如奔雷般的一拳直轰向那名女剑侍的剑尖。

慕容雄关很清楚,虽然自己的境界高强,可是上清明月宫的剑招精绝强悍,天下无双,对方既然动了杀念,就一定要抢先以势压人,逼住对方的剑势,不能任其展开。

一刹那间,拳剑相交,慕容雄关与狠辣女剑侍战作一团,后者的动作奇快无比,挑、抹、削、刺,剑光大盛,每一剑都狠辣到了极点,稍有不慎,断肢残废轻而易举。

而慕容雄关的动作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每一拳递出,都有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隐隐压迫住对方的剑招,努力令对方剑招的变化空间越来越少。

两大强者交战,剑气与拳劲隔空轰击,令到两人周身不断发出爆响声,坟前的野草被剑意切割得凌空乱舞,脚下的土地更是被泄落的拳劲轰得泥土乱飞,四处坑洼。

先天大高手与神通秘境强者层面的战斗,徐庞显然有些插不上手,他迟疑了一下,转而走向了孟慷。

孟慷也是第一次见到高手对决,不免有些心驰神往,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无比强烈的念头。

“我要成为强者!我要成为和他们一样,不!要比他们更强的强者!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阻止孟园那样的恶行再发生!”

一不留神,徐庞却已经来到了面前。

“前夜那一掌,怎么可能没打死你?”

“哼!那慕容老匹夫险些坏了我的大事!不过不要紧,这一次我不会再大意了,我会把你的脑袋摘下来,踩个稀巴烂!”

徐庞一脸狞笑,缓缓的伸出了五指,抠向孟慷的脸。

孟慷纹丝不动,面对这名生死大仇家,他反而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吗?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孟慷脸上荣辱不惊,淡淡道。

徐庞的指尖已经贴近孟慷的脸颊了,只要一运劲,就能将他的脸生生挖下来。

也许是这种完全掌控住局面的心理优势,让徐庞忍不住停了一停,皱眉道:“什么秘密?”

仇人的指尖停就在自己的眼珠前,孟慷却一动不动,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力气大喊道:“老师,救我!”

这一声喊出来,却惹得徐庞很想笑,想笑出声来。

“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孩子!慕容老匹夫自身难保,救不了你的!”徐庞大笑道。

他的心头甚至闪过一丝疑惑,面前这个无知少年,既是武学废柴,又连起码的判断力都欠奉,居然会让宫中那位牵挂,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更怪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孟慷又莫名其妙的奋力大喊了一声,“吃白食的!动手啊!”

说时迟,那时快!从百步之外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道急促到令人心慌的尖啸声。

破空而来,比啸声更快抵达的战场的是一支乌龙铁脊箭!

这是一支长达三尺三的粗长铁箭,由万年寒铁打造而成,箭头呈扁平蛇矛状,上面除了承载九石满弓之力,最要命的是还附着了一道无坚不摧的箭意,专破各种护身气劲。

一缕冷幽的寒光像来自地狱的召唤,摄魂夺魄,百步追魂,可怕到了极点!

蓬!探花郎的身体就像被人猛击了一拳,噌噌倒退了两步,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因为他的胸口位置,插了一枝铁箭,箭身透胸而入,正中心脏。

刺道天尊第14章试读

“啊!啊!嗷~~!”徐庞痛极,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声。

听到这不甘的吼叫声,那名女剑侍心中一惊,手上的剑招不由自主的慢了半分,被老练沉稳的慕容城关瞅准机会,一连三道拳劲连发,轰在了剑身的同一位置。

女剑侍手中的长剑几乎脱手,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收慑心神,情况危急,只能奋力收拾了面前这名大敌,再去支援探花郎。

战局进入了白恶化,两大高手同时发力,使出了全部功力,一时间,剑气纵横,拳劲如山,打得惊天动地,连整座坟山都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嗖!嗖!嗖!又是一连三箭疾射而出,如流星赶月,射向了中箭受伤的徐庞。

就在徐庞中箭的一刹那,孟慷的一颗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他并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甚至丧命,不管怎样,他想亲眼看着徐庞死!

铛!铛!铛!

异事出现了,只见徐庞连连挥臂,射向他的那三支箭,居然被他成功挡下来了。

心房中箭,为何不死?而且还有余力挡箭?

徐庞虽然口鼻渗血,却将全副精气神都死死的锁定在百步外的小树林内,因为他知道树林中藏有刺杀高手,射术恐怖至极,反倒对面前的孟慷半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徐庞一边大口呕血,一边摇头狞笑道:“嘿嘿!想杀我?你们的道行不够!来啊!再射我一箭试试!”

孟慷大惊之下,凝神一看,原来这探花郎徐庞的半边身躯竟然变得毛茸茸的,特别是刚才挡下三箭的那条右臂,比左臂粗大了一圈,上面覆有妖族的鳞甲隐隐反光。

原来这徐庞本身就是妖族与人族混血,所以心房中箭仍不死,因为他还有一枚妖核长在右胸,发挥着和人类心脏类似的作用。

徐庞就是凭着这半人半妖之躯,才一举拿下了大朝试探花郎的名头,虽然中了一箭,受伤极重,却不致死!

三箭之后,小树林里再无箭射出!

老刺客暗叹了一声,没想到徐庞身上还有这等变化,他毕竟老了,精神气有限,刚才那一箭,已经消耗了很多心意,他再也发不出第二支附带绝杀箭意的箭矢了。

“可惜了!孟慷小子,对不住了!”老刺客冷静的拉开九石大弓,将下一支箭的箭尖,对准了孟慷。

与其被俘,被仇家慢慢折磨至死,不如让他一箭穿颅,死得轻快!

此刻的孟慷,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刺客的神箭锁定,他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面对血仇大敌,仍保持住一颗古井不波的心,因为现在他只能尽全力,要在不可能中寻找那唯一的可能!

报仇这种事,终究还是不能一直借助外力,要靠自己!

如果连自己都没有尽全力,以性命相搏,还谈什么报仇血恨!

“心意澄净,点燃血脉,才能蓄劲一击那么,要怎样才能点燃血脉呢?”孟慷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道。

而这个时候,徐庞的全副精神都锁定在百步外的小树林里,对他而言,那个隐藏在树林中的神射手,才是最大的劲敌!

一箭穿心之痛,他可不想再尝一次。

咻!未闻弓弦响,一支铁箭已破空而至!

徐庞全神贯注,气机牵引之下,身随意动,抡臂横扫,砸向了箭势来的方向。

就在林中老刺客松开弓弦的一刹那,微妙不可言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孟慷睁开眼睛,眼神无比明亮,抢身进步,一头撞向徐庞怀中。

老刺客铁箭破空、徐庞以妖臂砸箭、孟慷抢身进步,这三个人的动作几乎同时完成,场面微妙至极。

嗖!孟慷后脑一凉,几缕发丝被箭锋擦断,可谓险之又险。

徐庞一臂挥出,却是砸了个空,他的判断失误了,因为这一箭根本就不是射向他的!

眼前黑光一绽,探花郎突然觉得右胸好冷,好冷!

胸中的妖核正在熄灭,全身发凉,这一瞬间仿佛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因为孟慷已将手中的寸金匕首刺入了他的右胸,并且刺穿了他体内的妖核。

“不!这不可能!”徐庞用尽力气,满脸不甘心的大吼道!

因为他不敢相信,一个连破甲境界都没有的废柴,怎么可能刺杀自己!

以蕴神境的肉身之强悍,根本不是低阶武者可以破防的,就算对方手持利器也不行!

“这一刀是孟大富的!”孟慷的眼中闪动着炽热的血焰,动作快如闪电,一把抽出匕首,反手又是一刀扎了上去。

寸金匕首连柄没入了徐庞的胸口,抽出来的时候,混合着胸腔气体的血水一并也流了出来。

“这一刀是胡三叔的!”孟慷正手一划,在徐庞的胸腹开了个两寸长的大口子,露出里面粉色的肌肉。

“这一刀是孙丁的!”孟慷贴近半步,狠狠一刀捅在了探花郎徐庞的小腹上。

用力一搅,徐庞痛得连面孔都扭曲了,他的妖核被刺穿,浑身上下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像一只被蛛网缠住了的可怜虫子。

“这是长河道长的!”

“这是老酒鬼的!”

“这是包子叔的!”

“这是小梁哥的!”

“这是”

孟慷每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就在徐庞的身上狠狠捅上一刀!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下手越来越狠。

也就不过是一照面的功夫,探花郎的整个胸腹,已经被他捅烂了,刺透了,就像一颗熟透了烂番茄,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老刺客在树林中瞧见这一幕,一双老眼瞪得滚圆,简直不敢相信。

“宝,宝啊!这是天生的刺客苗子!老夫终于捡到宝了!”老刺客怪叫着,整个人化为一溜烟,蹿出树林,冲向了坟山上的孟慷。

孟慷还在捅杀着徐庞,一刀接一接,毫不手软,冷酷到了极点。

他的身体正在发热,血液在燃烧,越来越热,但是一颗心却很冷,始终保持着冰雪般的冷静。

“这一刀,是我的!”孟慷一刀刺出,顺势一划,在徐庞的右胸剜出了个大洞,将他的宝贵妖核生生的剜了出来。

“我知道你是枚棋子,背后还有指使者!不过你不用担心,总有一天我会去找到他们,一个都不放过!”孟慷说完这句话之后,将刀尖上的妖核崩碎,践踏到了脚下的泥土里。

妖核崩碎,心脏射穿,就算是大罗真仙出手,也救不了他!

探花郎的尸体砰然倒地,一切功名利禄,富贵荣华,都化为云烟一场。

远处坟山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不过女剑侍的心明显已经乱了。

她感应到徐庞的气息消失了,心中震骇,剑势更急了!

招招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将狠辣发挥到了极致。

慕容雄关当然不肯跟她以命换命,一双铁拳运劲如风,守得稳若磐石,更加严密了。

女剑侍越打越慌,竟然使出了一招抛剑式,将一大半劲力灌注剑身,毅然抛剑出手,终于逼得慕容雄关以身法避让,退开了三步。

得到了这三步的空隙,那名女剑侍势若疯虎般的掉头冲向了徐庞所在的位置。

女剑侍的身法极快,且来势汹汹,虽手中无剑,整个人却仿佛化为一柄出鞘的凶剑,气势逼人。

孟慷眼眶中透着一抹艳红,抬起寸金匕首,再次屏息凝神,作蓄劲一击。

轰!

噗嗤!

没等女剑侍冲到近前,老刺客已经抢前一步,一把拎起孟慷,飞身后撤的同时,随手扔出了一颗雾弹。

大量的浓雾化开,里面还加入了青冥草粉末。

这种珍贵的草药炮制成丹药之后,可以有助术者的精神力提升,但是直接磨成粉末加在烟雾中,却是干扰神识锁定的好东西。

女剑侍一下子失去了眼前的目标,气得她胡乱射了几道剑气出去,却并没有斩中目标。

只是这一耽误的功夫,慕容雄关又追了上来。

这位青州城主老谋深算,他已经知道探花郎身亡,而今日之事是一个很大的局,既然身在局中,那就只能先为自己考虑了。

所以他要发狠杀掉这名女剑侍,才能死无对证,不然天下第一大宗门怪罪下来,自己这小小的城守可扛不住。

拳劲破空而来,形成八方风雨之势,并且比刚才还要雄浑凶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女剑侍心中一沉,性命悠关,只得以臂为剑,回身格挡,两大高手再度战作一团。

浓雾的另一边,老刺客拎着孟慷,一口气狂奔出老远,一直奔入了密林深处,这才放他下来,歇口气先。

孟慷大仇得报,胸口起伏不平,一颗心脏不争气狂跳不已。

爽!

爽到爆了!

我终于做到了!

我真的做到啊!

啊!啊!啊!

孟慷此刻很想放声大吼,直抒胸意,将刚才用寸金匕首刺入徐庞胸口的那种情绪再体会一遍,多体会一遍!

手刃仇人,替整个孟府上下报仇雪恨,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热血男儿所为!

痛快!怎一个痛快二字了得!

老刺客在一旁看着孟慷激动到难以自恃,也不多说什么,因为这是人之常情,该笑的时候放声大笑,该哭的时候长歌当哭,少年热血,理当如此。

过了一会儿,孟慷终于平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他心中想的却是徐庞当日在自己耳边说过的那几句话,“这是个入学任务,是宫中的旨意!”

也就是说,徐庞虽死,可是孟府上下的大仇却只能算报了一半,孟慷决定了,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宫中会有旨意要杀孟府上下?入学任务又是什么狗屁玩艺?

这一切,都要自己变得真正强大之后才能得知,但是这些事情,孟慷却只想深埋在心里,并不想现在说给老刺客听,免得老人家担心。

“嗯,这副表情就对了!小子,你以后的路还长,人还要朝前看!你的性子我很喜欢,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既有菩萨慈悲的心肠,也有金刚怒目的手段。你很好!”

“不过,老头有一事不明,你约慕容雄关来山上不难,可是徐庞为什么也会来?而且一来就发疯似的跟慕容雄关动手,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怎么知道老夫会出手?”老刺客一脸好奇的问道。

孟慷低下头,踌躇了片刻才说道:“老师,我用的手段不甚光彩,我让虚步行买通看守驿馆的甲士,送了封信到徐庞桌上,说他倒行逆施,恶贯满盈,有人要挖他的祖坟!因为我知道,他父母的坟就在苍柏山上!“

“至于老师您,既然救了我,自然是不希望我死的!”

“要是我没出手,或者不在现场呢?”老刺客问道。

“总是要赌一手,无外生死而已!”孟慷淡淡道。

老刺客点了点头,孟慷小子平时光明磊落,能想出这等绝户计策,也是真心不容易,至于赌上性命,更是身为刺客的必备心态。

“小子,你不用介怀,像徐庞那种人上山未必是孝子,或许他只是担心祖坟被挖,坏了风水,又或将来入朝为官,留下话柄,被人诟病而已。”老刺客人老成精,替弟子开解道。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快点离开!”老刺客面色一紧,说道。

“去哪?”孟慷问道。

“黑狱森林!你已经通过了考验,老夫要在那里将刺术八篇传授给你!”老刺客满脸傲然道。

小说《刺道天尊》 第13章 驱虎吞狼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