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盛少,你老婆又在求分手

更新时间:2021-04-01 17:34:52

盛少,你老婆又在求分手 连载中

盛少,你老婆又在求分手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想念你的小熊猫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娄楚月 盛君

精彩试读:系统:大姐,你是去完成任务,不是去谈恋爱的,麻烦你尊重一下任务可以吗? “你才大姐呢!你全家都是大姐。”娄楚月气鼓鼓地回应了一句系统。 站起身,娄楚月才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 “盛君!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我要怎么回去啊!盛君!” 娄楚月气恼地往前跑了几步,发现盛君连人带车早就已经没了踪影。 刚才被盛君拉出门时,别说是钱包了,就连手机她都没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少,你老婆又在求分手第11章试读

娄楚月的眼睛亮亮的,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点点星光,仿佛里面暗藏了一个宇宙。

  盛君有一瞬间被这个女人驯服了,觉得她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那个女人。

  但也就一瞬间……

  反手打在了娄楚月的脑袋上,盛君剑眉微挑,“你要是不想死,就尽管继续说。”

  娄楚月噘着嘴,揉了揉被打疼的脑袋,无辜道:“不是你说的要帮我吗!”

  “什么时候?”

  “你说让我带你来码头,你就帮我解决我跟陆远的婚约,堂堂盛世集团的总裁,难不成说话出尔反尔吗?”

  “我说的是,找到我母亲。”盛君站了起来,“但是很明显,你没有做到,所以,交易取消!”

  话毕,盛君转身就上了跑车,扬长而去。

  娄楚月瞪大了眼睛,“卧槽!我居然被我书里的大反派给耍了?!”

  系统:大姐,你是去完成任务,不是去谈恋爱的,麻烦你尊重一下任务可以吗?

  “你才大姐呢!你全家都是大姐。”娄楚月气鼓鼓地回应了一句系统。

  站起身,娄楚月才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

  “盛君!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我要怎么回去啊!盛君!”

  娄楚月气恼地往前跑了几步,发现盛君连人带车早就已经没了踪影。

  刚才被盛君拉出门时,别说是钱包了,就连手机她都没拿。

  “混蛋!王八蛋!活该你没有感情线,单身一辈子!”娄楚月继续恶狠狠地咒骂着,“盛处男!你到死也破不了处!”

  娄楚月哭丧着脸,边骂边朝马路走去,也不知道这个时间点,还有没有人愿意送她一程。

  临近凌晨的夜晚,车辆少得可怜。

  在娄楚月的记忆里,魔都的夜晚不应该是这样安静的,至少也该有出租车正在营业。

  可她已经走出来十几分钟了,别说是出租车了,就连私家车也没看到一辆。

  怎么回事?

  刚才她跟盛君刚到的时候,明明还看到了不少的车子经过,怎么前后半个小时都不到,车子就跟灭绝了一样,毫无踪迹?

  漆黑的夜安静得可怕,娄楚月不由得脑补出了一系列鬼神出没的画面。

  就在娄楚月快要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恐惧打败时,她终于听到了一阵跑车的轰鸣声。

  有人!

  娄楚月惊喜的瞪大双眼,跑到马路中间,希望可以拦下跑车,并且更加希望跑车的主人是个善良的好心人,可以把她送回家。

  跑车的速度很快,但在临近娄楚月时,速度还是放缓了下来。

  娄楚月急忙跑到车窗边,轻轻地敲了敲,露出一副小可怜的神情。

  女人啊,要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

  “小哥哥,可以麻烦你送我一程吗?”娄楚月眼巴巴的盼着。

  车窗缓缓落下,露出那张俊朗到惨无人寰,帅气的面庞。

  “不可以。”盛君戏谑着拒绝。

  “哼,我也不需要你送,今晚的月色这么好,我正好可以慢慢的散步回去!”

  盛君抬头看了眼天空,乌云密布,别说是月亮了,就连星星也没能看到几颗。

  眉头微挑,盛君配合地点点头,“嗯,今天的月色确实不错,那我就不打扰娄小姐赏月了。”

  娄楚月立马转变了神情,狠狠地瞪了盛君一眼,“盛君你有没有良心,把我丢在这马路边上,万一我遇到个坏人怎么办!”

  “放心,没有那么眼瞎的坏人。”

  娄楚月一咬牙,跑去副驾驶座,试图拉开车门进去。

  比起脸皮那种不重要的东西,还是小命要紧。

  “盛君!你给我开门!”

  此时的娄楚月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咪,完全不惧怕那凶猛如虎的盛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初生牛犊不怕虎。

  虽然娄楚月不是初生的牛犊,但她是作者啊!盛君是她笔下的人物,有什么样的弱点,她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你把我送回去,万事好商量!”

  盛君再次摇下车窗,“商量?我跟你能有什么好商量的?”

  “你不就想要找到你母亲在哪里吗,我老实告诉你好了,不是这个码头,是另一个,离某座山不远。”

  “你母亲赵雨霏当年就是从那里摔下去的,你到山底下去找过,但是没有找到你母亲的尸体,所以你才会一直坚信她还活着,并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

  盛君脸色阴沉,目光如炬。

  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娄楚月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她是真的见过母亲,不然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可,如果娄楚月知道的一切都是通过赵雨霏的话,赵雨霏又为什么不回来找他,而是要选择躲藏起来呢?

  盛君没有下车,也没有打开车门,伸出手捏住娄楚月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娄楚月的眼睛微微下瞟,“你想让人知道的,不想让人知道的,我统统都知道。”

  “你是谁!”盛君终于正视这个女人,有种奇怪的直觉在告诉他,这个女人可以帮他找到赵雨霏。

  “我是娄楚月,现在,你要把我送回家!”娄楚月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服,“我好冷。”

  “凭什么?”

  “就凭是你把我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你赶紧给我送回去,不然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赵雨霏在……”

  娄楚月的话还没说完,车窗已然缓缓地上升着。

  “哎哎哎!盛君!你难道不想知道赵雨霏的消息了吗?”

  盛君当然想知道,但他不想被娄楚月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一件事情威胁!

  娄楚月拍打着车窗玻璃,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

  可怜兮兮的眨着大眼睛,委屈巴巴的讨好。

  “盛总,盛先生,盛哥哥,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我刚才口不择言了,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这样的小女子一般计较了吧?”

  盛君唇角微扬,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但她似乎,真的知道些什么。

  再次摇下车窗,盛君淡然道:“我们,明天见。”

盛少,你老婆又在求分手第12章试读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因为娄楚月的出现,以及她即将做的那一切,都会给就如今生活里的人带去不平静。

  “爸爸,你还在想姐姐的事情吗?”

  娄佳佳半夜出来倒水,看到娄尚志站在门口张望着。

  “姐姐还没回来吗?”

  娄尚志叹了口气,“是啊,也不知道君少把人接到哪里去了,这都什么时间了,也不知道送回来。”

  说着说着,娄尚志就有些生气了起来,“你姐姐也真是的,难道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不回来也就算了,就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吗!”

  娄佳佳扶着娄尚志走向沙发,“爸爸,不是姐姐不给您打电话,是因为她的手机忘带了。”

  娄尚志闻言,目光也跟着落在了茶几上。

  娄楚月的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上面,就像是曾经的娄楚月一般。

  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娄尚志伸手拿过手机,在手中摩挲了一阵,突然说道:

  “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娄尚志虽然没有说得那么清楚明白,但聪慧的娄佳佳,却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然是好事了。”娄佳佳握住娄尚志的手,“爸爸,与其让姐姐每天都关在房间里不出门,让您担心她会得抑郁症,现在的情况难道不好吗?”

  “好是好,可是你看看她,这都几点了,还在外面,我……”

  “爸爸!”娄佳佳打断了娄尚志的话,“如果姐姐是真的喜欢那个君少的话,那您何不成全他们呢?”

  这一次,娄尚志没有回答了,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娄佳佳低着头,扯出一抹苦笑。

  “原本我就是爸爸领养回来陪伴姐姐的,既然现在姐姐不需要我的陪伴,需要我帮她去做另外的事情,我,我其实也是愿意的。”

  闻言,娄尚志侧头看向娄佳佳。

  “佳佳……”

  “爸爸,您之前说过,以公司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如果没有陆家的帮忙,会遇到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到时候公司可能就保不住了。”

  “我愿意嫁给远哥哥。”娄佳佳轻咬下唇,仿佛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只要是为了我们娄家好的,爸爸,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佳佳,这,这也太委屈你了。”

  对于这个养女,娄尚志更多的还是心疼跟愧疚。

  虽然这些年来,一直都把娄佳佳看成是自己的女儿在照顾,娄楚月有的,娄佳佳也绝对不会少。

  可事实上,有什么好处,娄尚志第一个想到还是娄楚月,并不是娄佳佳。

  “不委屈,爸爸,其实远哥哥人挺好的,对我也不错,可能我们不会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感情发生,但细水长流,我们可以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

  娄尚志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抽回了自己的手,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你还是让我再考虑考虑吧。这些年为了月月,已经让你受了太多的委屈,我不能再让你为了月月而牺牲了。”

  看到娄尚志对自己还是有一丝愧疚之情的,娄佳佳的心里还算是满意。

  她在这个家里这么多年,处处委曲求全,为的就是可以得到一个公平的对待。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不是她的,始终都不会到她的手上!

  这一次,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让娄尚志,让娄家对她背负最大的亏欠,娄佳佳发誓,她一定是嫁给陆远!

  对不住了姐姐,是你先抢走了我的一切,那现在就不能怪我自己抢回来了。

  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娄佳佳再抬眸时,眼里又恢复了清明的楚楚可怜。

  娄尚志站起身,“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房间去休息吧。”

  “爸爸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等姐姐。”

  “等我做什么?”娄楚月的声音极其疲惫地从门口传来。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爸爸看这个时间点了你还没有回来,正担心呢。”

  娄佳佳注意到娄楚月是光着脚进来的,而且脚上全是泥土,头发也是凌乱不堪的。

  “姐姐,你,你的衣服……”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在这个安静的夜里响起,也显得尤为刺耳。

  娄楚月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刚才下车时,被车门勾住的衣服,居然扯破了。

  满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不重要。”

  娄尚志怒了,“娄楚月!如果连你的名节清白都不重要的话,那对你而言,还有什么是重要的!你说!”

  娄楚月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居然让娄尚志如此生气。

  不就是扯破了一下衣服吗?怎么就上升到名节清白的问题上了?

  “爸爸,我……”

  “今后,随便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你了,也管不你了。”

  娄尚志说完,就气恼地转身上了楼,看样子是真的被气得不轻。

  “姐姐,你说说你,这么晚回来就算了,还衣衫不整的,难怪爸爸会生气了,你还是快点上楼去换身衣服吧。”

  被娄佳佳这么一说,娄楚月才意识到了错。

  该死!

  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因为盛君!

  那个渣男!早晚有机会可以收拾他!

  正转身准备上楼,娄楚月复又想起什么,对娄佳佳说道:

  “对了佳佳,我刚才是打车回来的,但是我忘记带钱包了,所以人家现在还在门口等着,你去帮我把车钱给了吧。”

  娄佳佳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姐姐,你快上楼去换衣服吧,免得爸爸一会出来看到,又生气了。”

  娄楚月没再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娄佳佳不高兴的拿上钱包,出门去帮娄楚月结清了车钱。

  眼看着出租车离开,娄佳佳突然注意到角落里有一辆黄色的跑车停在那里。

  难不成是附近的谁买了新的跑车?

  娄佳佳疑惑的多看了两眼,但没有看到驾驶座上有人,也就没有多想,转身回到了别墅里。

  几乎是在娄佳佳才刚进门,黄色的超跑后面,就走出来了一个男人。

  他纤长的手指夹着细长的香烟,看上去不羁而颓废。

  路灯照在他绝美的侧颜上,犹如坠入凡间的恶魔。

娄楚月 盛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