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暖婚强宠:慕少的掌心宝

更新时间:2021-03-30 18:27:48

暖婚强宠:慕少的掌心宝 已完结

暖婚强宠:慕少的掌心宝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余甜甜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江秋月 余甜甜

精彩试读:刚说完,他就变了脸色,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江秋月眯着眼睛,轻声问道:“西西啊……不是不准你联系她了吗?”“怎么,昨天的感受太好,想要和她再续一段缘?”季文修一时语塞,看着江秋月面上的薄怒,连忙组织语言:“我没……秋月你要相信我,我只是觉得她毕竟是你的妹妹,我们不可能不联系。”“这种小事你答应了都做不到,那么别的呢?”可能是酒太烈,江秋月的脑子已经有点昏昏沉沉,深藏在记忆中的狠恨意刹那间喷薄而出:“季文修,你的承诺真的可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6-想和她再续一段缘?

时忆秋紧紧抿唇,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江秋月揉了揉太阳穴,上前,尽量用不会吓着小姑娘的语气问道:“这是怎么了?”

刚刚看到的时候,她无疑是非常生气的。

但是江秋月知道生气和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如追根溯源。

“对、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把奶茶打倒了。”时忆秋声音很低。

江秋月却察觉到了不对劲。

时忆秋家里很穷,她平时也很节俭,应该不会买奶茶这种东西。

而且……她刚刚回来的时候,时忆秋的桌子上就只有几本书,空空荡荡,和其他两个女生塞满了化妆品和小零食的桌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哪儿来的奶茶?

她沉默了片刻,不动声色道:“算了,可能上天注定我今天不能在宿舍过夜吧,没事儿,不是故意的就别放在心上。”

时忆秋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江秋月这么好说话。

说时迟那时快,清脆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江秋月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显赫的三个字“亲爱的”。

啧,季文修。

忘了给渣男改个备注。

按下接听,对面传来季文修分外油腻的声音:“秋月,我室友说看到你回宿舍了,我在你楼下,有东西要给你。”

声音神神秘秘,简直就是在说:我这儿有惊喜你快来呀。

江秋月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淡淡的看了时忆秋一眼,稍微调整了一下声线,显得很惊讶的样子:“是吗?那我下来了。”

时忆秋抿着唇,悄悄朝江秋月身边走来。

江秋月下意识的往后一躲。

时忆秋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泪水差点溢出来,她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将一个纸团塞进了江秋月的手中,哭着跑出去了。

江秋月微微一怔。

“秋月?你那边什么声音?”

“没什么,我室友不小心把奶茶倒在我的床上了。你等等我,我马上下来。”

一边说一边打开纸团。纸团上清秀的字迹清秀,下笔却有些潦草,巴掌大的纸上只有两个字:别去!

将纸团重新揉成团塞进兜里。

唇角微微勾起。

她当然要去,不去怎么知道季文修又在谋算什么?

甫一下楼,就看到抱着玫瑰花的季文修。

江秋月嘴角微微一扯。

“秋月,我爱你!”季文修看见江秋月,顿时一喜,上前递出玫瑰,情深似海的说道。

花里胡哨。

江秋月的冷漠万分的评价。

“可是我不喜欢玫瑰花,它会刺人。”

已经快要七点了,吃晚饭的人们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周围围了不少人看热闹,季文修面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

他径直将玫瑰塞进江秋月的怀里,而后笑道:“下回选你喜欢的。主要是我看别的女孩都有玫瑰收,我的女孩也要有。”

不等江秋月发言,他又继续道:“我在海清定了餐桌,和我一起去吧。”

江秋月眼神闪了闪。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周一。

而她上辈子无意间发现,每周一的晚上,季文修和江西西都有约会。

她环顾四周。

没有看到江西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她刚才在家门口把江西西气的不轻,导致江西西傲娇今天不和季文修约会了。

但是季文修这么抠门的人,已经订好了的餐厅一定不会浪费。

所以这是把矛头指向她了?

江西西知道了估计得气死。

转而想起自己兜里的那个u盘,里面是今天在星河科技拷贝来的代码。

正好还缺一个给东西的机会。

于是她点点头,应声:“好啊。”笑容却颇有些神秘莫测。

海清的氛围非常好,季文修选的还是最贵的座位,从这里,能够俯瞰整个荣城的夜色。

可惜了,如果身边的人不是季文修就好了。

“文修,你不是说你没钱吗?怎么还定这么贵的餐厅?”江秋月语气暗带责怪。

“这不是想到你最近心情不好,专门带你来散心吗?再说了,在你身上花的钱,那能叫钱吗?”季文修深情款款。

侍应生送来了一坛青梅酒,季文修接过侍应生的活儿,替江秋月倒酒:“这是这里最出名酒,不醉人,你试试?”

江秋月端起一抿,淡淡的酒香在味蕾间弥漫开,青涩却动人,味道果然不错。

她一口一口的喝着,转眼酒喝了小半杯,也没有说话的架势。

季文修见江秋月不说话,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口:“对了秋月,听说你今天去慕容辰的公司了,有拿到那个算法吗?”

果然还是这个样子,沉不住气、不稳重。

“你听谁说的?”

“当然是西西了,还能有谁。”季文修下意识说道。

刚说完,他就变了脸色,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江秋月眯着眼睛,轻声问道:“西西啊……不是不准你联系她了吗?”

“怎么,昨天的感受太好,想要和她再续一段缘?”

17-股份转让

季文修一时语塞,看着江秋月面上的薄怒,连忙组织语言:“我没……秋月你要相信我,我只是觉得她毕竟是你的妹妹,我们不可能不联系。”

“这种小事你答应了都做不到,那么别的呢?”

可能是酒太烈,江秋月的脑子已经有点昏昏沉沉,深藏在记忆中的狠恨意刹那间喷薄而出:“季文修,你的承诺真的可笑。”

她一边半流露自己的真情,一边又演着戏。

u盘啪的拍在了桌面上。

她苦笑:“我为了你,去讨好慕容辰,去星河要代码。你呢?你说那件事是意外,我信了,西西是我的妹妹,她也是受害者,我也不好去指责她。”

“谁都没有错,我该怪谁?难不成错的人是我吗?我就该遭受这些是吗?”

是啊,他们不就是这么想的吗。

就因为太相信他们,所以成了他们利用的工具,用她来骗取那些爱她的人的信任。为他们牟利。最后葬在大火里。死无全尸。

她微微一哂:“季文修,你把我原来送给你的东西还给我,我们两清好不好。”

季文修看着那个u盘眼睛都直了,哪儿还有心思去听江秋月在说什么。

正要伸手去拿,江秋月又把它踹回兜里。

到嘴的鸭子飞了,季文修怎么不急,连忙道:“秋月,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做错,错的是老天爷不公。”

“我们生下来就不公。”

“一切都该自己去争取。秋月,你相信我,只要有了这个项目,很多现状都将被改变,我们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了。”季文修口吻蛊惑。

“是吗?”江秋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切都靠自己去争取,这是你说的。文修,我要你手里季家的股份。”江秋月再一次提出了之前的要求。

人在遇到自己无法回答准确答案的问题的时候,下意识都会撒谎,而大部分人,都只会注意到最明显的那个问题。

比如刚才询问季文修,是谁告诉他,她今天去了星河的时候。

他很快的回答了江西西。

季文修是个聪明人,至少在骗她这个方面。他不会不知道江西西会引起她的怀疑,这说明。在他的潜意识中,这一个答案比另外他要隐藏的那一个,更会让她接受。

实际上应该不是江西西。或者,不止是江西西。

……张诚。

如果没有意外,研发组的副组长张诚,应该和季文修有联系。

只有让季文修付出代价,让他孤注一掷,他才会相信这份u盘里面的东西是真的。如果拿去问了张诚,可就露馅了。

说着,江秋月打了个响指,叫来了侍应生。

“我这里有一份文件,帮我拿去打印,麻烦了。”江秋月用蓝牙传了一份pdf文档给侍应生,又从钱包里面拿出了五百块钱,当作小费。

海清的服务很好,侍应生退回了小费,表示他们不能收这个钱,接着就去打印了。

季文修的面色十分难看,他以为江秋月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居然?

“文修,我也不是什么也不懂,这次的项目值多少钱也不必我多说。”江秋月容色微淡,双手交叠放在下颚撑起了头,姿态略微懒散,语气却不容置疑。

正所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季文修竟然觉得这个样子的江秋月别样的迷人。

可那张迷人的嘴里,却吐不出好听的话。

“我拿着股份也不会做什么,还是让你继续管着,和原来都一样。”

话说出口,江秋月有些恍惚。

上辈子,季文修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哄着她交出了股份。

他说:“秋月,你放心去做你喜欢的事情,股份交给我来打理,分红什么的你自己拿着,累活我干。”

前世与今生交叠。

她有些恍惚。

侍应生回来了,带着一式两份的股份转让书。

这是江秋月昨晚在季文修走后拟好的。

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弄到很晚才睡。

季文修捏着叉柄,还想再挣扎一会儿。

江秋月不耐烦听他说恶心人的话,直接起身,语气冷淡:“不签的话就算了,连这点东西都舍不得,还说自己多爱我?”

季文修连忙抓住江秋月的手拉了回来。

咬牙签了字。

心中却不服气,真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这些东西?这可是他拼死拼活才从他爹手里面挤出来的!

不过……待会儿就能拿回来了,就放掉一会儿而已。

没什么舍不得的。

“秋月,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江秋月拿起文件,确定了签名是真的,松了口气。

这一仗竟然意外的有点轻松。

像是做梦一样。

拿出u盘递给季文修,江秋月抽出一旁还冒着热气的湿毛衣擦了擦嘴,正想说告辞。

头突然开始眩晕,眼前世界天旋地转。

最后一眼,她似乎看见季文修得逞后得意的笑。

江秋月 余甜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