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

更新时间:2021-04-06 09:57:26

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 连载中

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

来源:追书云 作者:招财小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白雪,我要你不得好死。”耳边传来高靖爵冰凉的沉音,白雪缓缓抬起美丽的双眼,高靖爵一把拽住她,将她往车的方向拖行。白雪死死的抓着栏杆,一口狠狠咬在高靖爵的手腕上……“高靖爵。”她的嗓音突然间平静,可又像是蕴藏着巨大的悲伤,高靖爵竟生生的停下了要重新拽她的动作,垂眸恨恨的看她。“既然你那么想我死……那我就去死……”白雪仰头,想逼退眼晴里的泪,可她眼中却如一片枯林,再无生气,高靖爵倏地心脏紧紧一缩,又听到她绝望的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赔一条命给你-招财小七

“你说什么?”

白雪心寒眸冷,对于他的愤怒诬陷她早已习惯,但心依然很痛,但直觉告诉白雪,米噫不可能自杀的。

“你在别墅里打她,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到底威胁了她什么,让她选择了自杀!”

高靖爵嘶吼的声音在白雪的耳边炸烈,他愤怒得像头狮子,眼底里隐藏着许多的痛苦。

“你不是要死吗?为什么不去死,害死米噫,一直都是你的目的吧?”

“你要送别墅给她是假的,让她住进来,也是假的,你要做的,就是支开佣人,折磨她,逼她,逼得她自杀。”

“不可能的。”

白雪猛的挥开高靖爵拽着自己的手,仰头高喊。

“别说她没有理由自杀,就算她死了,对我来说,那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

“砰……”

娇小虚弱的身子被高靖爵有力的臂膀狠狠的甩了出去,擦伤像火灼一样疼痛了起来。

“承认了是不是?白雪,你承认你逼死了米噫,她一直在替你说好话,一直在替你打算,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

“你够了。”

白雪眼底一片斥红,怒意在胸腔里翻涌,不顾一切的朝着高靖爵嘶喊了起来。

泪水滑过她苍白的脸蛋,像摇摇欲坠的花瓣。

“人在做,天在看的,你和米噫真的是太般配了,高靖爵,我今天才发现,你……根本配不上我!”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米噫只要一滴眼泪,你就什么都信了她,为什么?”

趴在地上的白雪歇斯底里的怒斥着,眼前那双发亮的手皮鞋,疾步朝她走了过来,高靖爵蹲下身子,捏着白雪的脖子将她生生的拉了起来,下手又狠又重。

白雪窒息袭来,眼前一阵黑暗,高靖爵狂怒间,拿出手机,将视频呈现在白雪的面前。

“看到了吗?她在急救室,她吃了大量的安眠药,能不能醒过来都不知道。”

“跟我去医院,我要你跪在米噫的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给米噫道歉。”

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白雪气得眼睛通红,依稀看到是医院的电话,因为那间医院就是高氏的。

高靖爵接通电话,不到十秒钟,就将手机狠狠的砸得粉碎,激怒得就像是被挑衅了猛兽。

“她死了!”

白雪脑子轰的一声炸开,可唇边却抑制不住的露出报复的笑意,因为她想笑,想要掩饰掉心碎的狼狈。

原来,

高靖爵也是会爱的,而且爱一个人的时候,感情也那么真!

“白雪,我要你不得好死。”

耳边传来高靖爵冰凉的沉音,白雪缓缓抬起美丽的双眼,高靖爵一把拽住她,将她往车的方向拖行。

白雪死死的抓着栏杆,一口狠狠咬在高靖爵的手腕上……

“高靖爵。”

她的嗓音突然间平静,可又像是蕴藏着巨大的悲伤,高靖爵竟生生的停下了要重新拽她的动作,垂眸恨恨的看她。

“既然你那么想我死……那我就去死……”

白雪仰头,想逼退眼晴里的泪,可她眼中却如一片枯林,再无生气,高靖爵倏地心脏紧紧一缩,又听到她绝望的说道。

“我死,但不代表我接受你们的那些诬蔑,而仅仅是……为了结束我对你的爱……高靖爵,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了!

这句话刺进高靖爵的心里时,他阴沉的利眸眯了起来,白雪却猛的推开他,高靖爵迅速反应,冲向白雪。

“白雪……”

一缕柔顺的长发在高靖爵的掌心里滑过,白雪动作非常敏捷,翻跃栏杆,一跃而下,决情而又冷酷。

“白雪……”

风呼呼的刮着,白雪身子飞速下坠,耳边却响起高靖爵饱含痛苦的呼喊……

眨眼间,坠入冰冷的河水,空气随即被抽尽,窒息与死亡的气息缠绕而来,白雪放弃任何的挣扎,任由自己的身体下坠,任由它们侵蚀自己的身体,直到……直到再无感觉……

用这条命,还给你们所有人,这场爱情里,输得很彻底,所以,高靖爵,真的不要再相见了!

一个小可爱-招财小七

四年后,海域

“拿刀来,老子要把她的肚子切了,看看里面的是男还是女。”

邪肆的话音才落下,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就出现在男人的手里,白雪脸色煞白,抖着身体,双手死死护着自己已经到了预产期的肚子,虚弱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母子皆亡……

心里恐惧不断蔓延,但脸上却要装着自己很坚强!

她一步一步后退,看着眼前那个长得俊美邪戾,喜欢血腥的变态男人,一字一句。

“八个月的时间,我帮你算清了五年都没理清的帐目,帮你谈妥了十五单一年都没谈下来的生意,帮你查出了内鬼,就连你们船上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是我帮你们打理的,腾龙,你现在是要出尔反尔吗?”

腾龙手上的刀指着白雪的肚子,俊脸上露出邪笑,一会儿又伸出伸出舌尖舔了舔寒光闪烁的大砍刀,肆意的眼神在白雪的身上,一寸一寸的流连,白雪颤抖不止,心底惧意上升,这种眼神,通常都是他要折磨人的信号。

砰……

腾龙把大砍刀狠狠的扔到白雪的脚下,吓得白雪尖叫了起来,看她害怕的模样,腾龙蹙眉不耐烦的吼了起来。

“你他妈的天天让老子看着,又不让老子吃,老子心里不爽。”

白雪踩着大刀的刀柄,以防腾龙捡起来,然后踢向桌子底下,伸手捏起一只啤酒瓶,狠狠敲碎一半,指向腾龙,朝他怒喊。

“那就让船靠岸,反正你们大把的钱,去醉生梦死三天再回来……”

这个男人太危险,被他救起的一刹那间,她就知道,不过是脱离一个火坑,又跳进了另一个火坑而已!

腾龙喜欢高兴的时候,折磨她,不高兴的时候,还是折磨她,看着她奄奄一息,看着她们母子都出事,他就会很快乐!

她的背上,有五条长长的刀痕……

腾龙看她动作利落的模样,邪笑得更加畅快,脱掉了上衣,露出刚硬健硕的肌肉……还有满满当当的疤痕,高大威猛的身形瞬间笼罩了下来,他狠着脸,伸手捏着白雪的后颈,将大肚子的她逼到自己的面前。

“老子就喜欢你这张脸,现在就侍候老子,不然老子剖了你的肚子,把你肚子里的种扔到海里去喂鱼。”

白雪吓得牙齿都咯咯作响,冷汗直坠,眼神里的恐惧似海浪一样汹涌扑来……

“救命……”

噩梦像一条隐形的绳索,缠在她的脖子上,看不到,但能感觉到窒息的痛苦。

每到午夜梦回,这些曾经的恐惧和痛苦就会像鬼魅一样的缠上她,让她在梦里一遍一遍的被凌迟!

“雪儿,别怕,我在这里!”

白雪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传来温柔的轻哄,一遍一遍的,直到恍然隔世般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在赫看着她清醒过来,松了一口气,端着温水喂她喝了二口之后,担忧的问她。

“又做噩梦了?”

“恩。”

白雪轻轻点头,赖在在赫的怀里不想动,在赫眼里都是宠溺,摸了摸她的头,静静的陪着她。

只有这样,

她恐惧的心灵才能得到一丝平静,她的情绪才能稳定下来。

三年来,她一直都在接受治疗,身体受再多的苦,都能慢慢恢复,可是心灵上的,却是烙印,随时随地,会让她全身筋脉一起剧痛。

“嘻嘻……”

一抹稚嫩可爱的笑声从门口传了过来,白雪眼眸亮了起来,急忙从在赫的怀里坐直,望着探出来的那个漂亮的小脑袋招手。

“恩恩,睡醒了吗?”

可爱的小身影,抱着一个玩具车,从门后跳了出来,嘻嘻笑着,蹦蹦跳跳奔向了他们,在赫急忙俯身将儿子抱了起来,恩恩搂着在赫的脖子,在他脸上啵了一个,身子往白雪的方向一倒。

“小心。”

白雪惊得急忙伸手一把将儿子的小身子接住,搂在怀里,佯装生气。

“不许这样淘气,万一摔下来了,受伤怎么办?”

恩恩知道妈咪没有真的生气,乖巧的窝进妈咪的怀里,嘟着粉嫩嫩的红唇,在妈咪的额头上亲了亲,奶声哄着妈咪。

“我不会摔跤哦,我现在很厉害了。”

恩恩掀起袖子,露出自己莲藕一样的嫩手臂,白雪张嘴咬在他的手臂上,装作吃了二口,惹得恩恩哈哈笑了起来。

“好吃吗?妈咪。”

“好吃!”

白雪爱怜的轻抚着儿子的脑袋,看着他今天脸色不错,松了一口气。

因为一直呆在船上,受着各种惊吓和折磨,她的身体一落千丈,全凭着一口气,守护着自己的肚子。

生产的那天晚上,她求腾龙把她送到医院,可是腾龙说船上还没有生过孩子,还没有染过孕妇的血,于是把她拖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逼她一个人生。

他说,生下来了,活到天亮,就去医院,如果死了,就把她们母子一起扔进海里。

他甚至用鲜血引来了许多的海物,沉浮在周围的海域,等着她们的尸体……

那恐惧的回忆,白雪到现在都不敢触碰!

也许是她们母子真的不该死,也许是白雪对船上的每一个角落都熟悉无比,所以有了自救的机会,她们坚强的活了下来,腾龙三点钟打开船舱门,看她们奄奄一息,烦燥的骂了一句他妈的,那一刻,她看到腾龙也是一身是血……他受了重伤,需要去医院,所以,有人派小船把她们一起送到了医院。

也就是那一次在医院里,她重逢了在赫,在赫动用了一切力量,以救下腾龙,留下白雪为交换条件,帮她们逃离了洪立的魔爪,重新回到了这个社会。

但是她的身体太差,恩恩的身体也虚弱得很,母子俩,像比赛一样,一次一次的冲向鬼门关,是在赫费尽了心思,请了很多专家,她们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七个月,才重新活下来的。

“妈咪,肚积饿饿……”

恩恩扁着粉嫩嫩的小嘴巴,拍着自己有点小圆圆的肚子,奶声奶气又有点小委屈的模样惹得白雪和在赫都笑了起来,白雪捏了捏他的小脸蛋。

“好,妈咪去做吃的,你和在赫爹地去客厅里玩,好不好?”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