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总裁妈咪:爹地别碰瓷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总裁妈咪:爹地别碰瓷 已完结

总裁妈咪:爹地别碰瓷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十九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时隔两年,同样相似的案子,若还是对方财务报备过来的数据出问题,那始作俑者只能是SS了。”南珺琦根本毋庸多加揣测。“赔偿金数目可不小。”席承骁唇角的轻蔑再现,若是当时自己没有立即揪出那名财务,景天分部对于评估出错负全责,需要赔付给SS的赔偿金是经手案子所得的三十倍。“我懂了,谢谢席先生指点迷津。”无需再问,南珺琦立即爽快的向席承骁道谢,她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约见

裴瑾舒一出办公室就转身离开了公司,现在南嘉赐已经在雪之园旁边的一家高级幼儿园就读了,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快为南嘉赐找到合适的保姆,这样南珺琦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就在裴瑾舒走出季亿办公大楼的时候,一名路人擦肩而过,手机也掉落在地,裴瑾舒赶紧道歉蹲下来帮捡东西,那名路人也蹲了下来,率先帮她把手机捡了起来,裴瑾舒感激的一抬头,两人视线对上的时候她愣了一下。

路人是一名中年妇女,气质高贵优雅,美丽的脸庞上还带着温柔的笑容“不用道歉,我自己走路也不小心。”

见裴瑾舒有些呆滞,妇人还率先跟她搭起讪来:“小姐,你是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吗?”

“嗯,是。”裴瑾舒反应过来赶紧红着脸回答。

“那你认识一位新来的经理,名字叫做南珺琦的女孩子吗?”妇人见裴瑾舒愿意答话,继续问道。

裴瑾舒讨巧的反问:“夫人,你认识南珺琦吗?”

据裴瑾舒所知,南珺琦在A市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而且她离国那么久,刚刚回来应该没有认识什么人,那眼前的妇人是……

“嗯,认识,我还认识她的儿子南嘉赐。”妇人看出了裴瑾舒的防备,温柔的笑着回答。

听到妇人提到了南嘉赐,裴瑾舒的戒备之心确实降低了很多,不过还是不敢贸然透露什么,继续问道:

“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妇人笑笑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将手机递给裴瑾舒,眼睛在手机屏幕上瞟了一眼后,状似不经意的回答:

“听说她家现在缺个保姆,我想应聘。”

“是的,夫人,你是要应聘保姆吗?”裴瑾舒不自觉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妇人,她手上的包包是香奈儿的吧?这一个包包恐怕自己攒几个月工资都买不起……

妇人何其聪慧,只消一眼就瞧出了裴瑾舒心底的疑惑,笑着从容回答:

“是这样,我家庭条件不差,可是几个儿子都长大成人了,现在离开我的身边各自忙自己的事业,我就一个人留在家里,说实话,是很寂寞的,所以就想出来帮人带带孩子,这样自己也能开心一些,薪酬方面随便,我只想有些事可以做。”

现在孤巢老人很多,裴瑾舒之前也遇到过这类的老人,孩子们长大了各自发展,退休之后就无所事事,所以总是想出来做些事情,所以当她听到妇人这段诚恳的话后,心底立即有了自己的盘算。

这位妇人行为举止高雅端庄,南嘉赐交给这样人来带,结果自然是好,只不过……

“可是做保姆是蛮辛苦的事情,你……”裴瑾舒看妇人十指细如青葱,实在没办法想象得到她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

“这个你别担心,别看我这样,”妇人一边说一边举了举自己的手:“我做家务活可是很利落的,而且不是我自夸,我煲汤的功夫可是一绝,从小我的儿子们就是喝着我亲自煲的汤长大,身体个个棒棒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真的吗?”裴瑾舒眼底露出兴奋的眼神,南嘉赐此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是妇人熟于厨艺,那对孩子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妇人笑着回答。

眼前这位妇人简直就是绝佳人选,裴瑾舒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有很多细节她需要跟妇人了解,妇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于是笑眯眯的说:

“你现在有时间吗?咱们可以慢慢商量,我的要求很低的,倒是你,有什么具体要求可以跟我提。”

妇人得体的态度更加博得了裴瑾舒的好感,于是跟着妇人一起继续往外走,两人聊着要找个咖啡厅细细详谈,妇人再乐意不过了,在裴瑾舒没注意的时候,往身后的季亿大楼看了一眼。

虽然今天没有见到南珺琦本人,但是……不枉自己走这一趟了。

一夜过去,天又破晓,清晨时分,席承骁早早就到公司里去了,这一工作,竟然就忘记了时间,还是温若寒九点四十五分进来提醒他准备出发他才想起来与南珺琦见面一事。

“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席承骁从办公座椅上席地站起身,一边自语一边抓起外套往外走,没有注意到温若寒古怪的表情。

温若寒看着席承骁的背影若有所思,原来董事长也有着急的时候?

等席承骁到达西柳咖啡厅的时候,手表上的分针已经指在了2的位置,他千年难得一回的迟到了。

进入咖啡厅,不需刻意的寻找,席承骁一眼就看见了那道在客人中尤显醒目的窈窕身影。

今天南珺琦穿着一袭淡蓝的女性西装,一头长发干练的束起了马尾,面容精致自不用说,别的客人似乎也在有意无意的往她的方向瞄。

座椅上的南珺琦竟似有所感一般往席承骁的方向转头,下一秒,两人的视线就在空中相遇了。

南珺琦有些忐忑,三天前她让裴瑾舒帮自己查以往有没有其他公司与SS产生过类似手头上的案子的纠纷时,很快查到两年前景天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就与SS发生过摩擦,原因几乎与手上的案子一模一样,所以南珺琦决定亲自拜访景天的董事长。

为此南珺琦还特意了解了一下景天董事长席承骁的行为习惯,知道他一向守时,所以自己早早提前半个小时就来到咖啡厅等候了,但是没想到,以守时闻名的对方竟然迟到了!

她刚才甚至差点失去耐心以为对方放自己鸽子了,但是刚要转头瞧一瞧门口的方向时,她就猛地撞进了一对深幽的鹰眸中。

就在南珺琦犹豫着要不要先开口的时候,席承骁率先走了过来,边走边开口说道:“是季亿的经理南珺琦吗?”

南珺琦并没有介意席承骁的态度,毕竟对方身份尊贵,自己有求于人,她赶紧站起身迎向席承骁,一边对他伸手一边笑着回应:

“你就是席董事吧,我就是今天约见你的季亿新任经理南珺琦,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南珺琦的西装袖子微微往上抽起,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手腕,席承骁现在看着那节手腕,一向冷静的脑子竟然神游天外。

13-原来只是公事

“席董事?”见席承骁对自己的握手礼没有回应,南珺琦疑惑的微微侧头,下一秒,自己话音刚落时手便被一只大手握住了,而且是以被他全然包覆住的姿态。

目光再次相对,席承骁有些不自然的抽回了手,冷着声回道:“初次见面,多指教。”

说完话,就越过南珺琦走到桌子边兀自坐了下来,开口询问:“直说吧,是有什么事?”

南珺琦只是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转身跟着席承骁回到桌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嗯,有些事要麻烦席董事。”南珺琦坦言说道:“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是关于SS公司的。”南珺琦微怔一秒后随后开口。

席承骁在听到SS这个名字时,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最近,你们在替SS做楚天的评估吧?”席承骁立即察觉到了今天南珺琦找自己的目的,作为景天分部的董事,他对金融界其他公司的动向自然也有所了解。

“嗯,评估结果出了问题,可是在我们这边找不到原因,我听说两年前你也曾经和他们打过交道是吗?”南珺琦见席承骁开门见山,自己也不藏着掖着了,直白的道出了自己现在的困境。

“的确打过交道,而且很不愉快。”席承骁嘴角扯起一抹轻蔑的笑容,轻声说道。

果然,南珺琦听到席承骁这么说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于是她试探性的问道:“我们现在做出的评估结果是错误的,可是评估流程并没有任何失误,不知道席先生当时是否也遇到了跟我们一样的情况?”

席承骁毫不掩饰地对南珺琦坦白了事情的始末。

两年前,景天分部在A市金融界初露头角,并且势头越盛,在这个时候,某家公司因为资金周转问题濒临倒闭,而以饕餮之名闻名A市的SS立即果断出手欲将其收购,当时那家公司委托对自己的资产进行评估的,就是席承骁的景天分部。

在最后得知SS对评估结果不满意的时候,席承骁立即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于是立即派人调查那家公司报备过来的财务情况。

果然,不久便查到了那家公司的财务因为不明原因对真实数据进行的窜改,导致最后的结果出错,席承骁揪出这个人将责任分明,并且直接退出了这个案子,这种脏事他不屑去碰。

“时隔两年,同样相似的案子,若还是对方财务报备过来的数据出问题,那始作俑者只能是SS了。”南珺琦根本毋庸多加揣测。

“赔偿金数目可不小。”席承骁唇角的轻蔑再现,若是当时自己没有立即揪出那名财务,景天分部对于评估出错负全责,需要赔付给SS的赔偿金是经手案子所得的三十倍。

“我懂了,谢谢席先生指点迷津。”无需再问,南珺琦立即爽快的向席承骁道谢,她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了。

“不用。”席承骁淡淡的回答,拿起咖啡轻抿一口,就在南珺琦以为事情已经谈完打算告辞的时候,他又问:“你打算直接去找尚安和?”

南珺琦微微挑眉,倒也不隐瞒,直白回答:“嗯,这事也只能找他解决了。”

“那你自己小心吧。”尚安和与南珺琦之间的陈年往事根本不用席承骁费心去查,现在自己也只是随意的提醒一句而已。

南珺琦怔了一下,随后轻声说了句谢谢。

结完账以后,两人起身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席承骁去取车,让南珺琦在路边等他送她回公司。

当南珺琦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幻影向自己慢慢驶来的时候,她很诧异,若她没有记错,这是几天前送儿子回公司的车子吧?

等那辆幻影停在自己跟前的马路上,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席承骁俊美的容颜时,南珺琦已经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上车啊。”席承骁并没有想那么多,坐在车上对南珺琦说道。

南珺琦愣了一下,这才往前一步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上去,心底的疑问呼之欲出,却又不知怎么去问。

请问你就是那个跟我儿子认识的叔叔吗?

这是不是太怪异了?!

南珺琦问不出口。

席承骁从后视镜里看了南珺琦一眼,发觉她老是在偷偷瞄自己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察觉自己的‘偷窥’被发现了,南珺琦垂下眼眸,敷衍的回答。

席承骁没有再问什么,开着车子将南珺琦送回了公司,抵达季亿大楼后他下车送她。

“席先生,谢谢你的帮忙。”南珺琦对席承骁礼貌的笑了笑,伸手跟他道别。

得到了席承骁的指点后,南珺琦立刻赶回办公室,开始召集下属商讨对策,决心揪出幕后主使,还公司一个清白。

这一忙,又是一个下午,眼看时间已经接近要接儿子放学的时间了,只得给老师打个电话请她帮忙照看着宝宝,等她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园内只剩下零零星星几个落单的小娃娃了。

在铁门外看着自己乖乖坐在角落里的南嘉赐,南珺琦觉得很心疼。

等老师把南嘉赐领出来的时候,南珺琦立即弯身将小小的儿子抱了起来,在他有些微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抱歉的说:

“宝宝,对不起,妈咪来晚了。”

南嘉赐一转手搂住她的肩膀,靠在自己熟悉的体温里,像个小大人一般坚强的说:

“妈咪,宝宝没事,在学校很开心。”

南珺琦闻言心脏一揪,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分出更多的时间给宝宝。

接了孩子,南珺琦便带着他一起步行回家,想到新找的保姆已经上任,回家就有可口的饭菜,南珺琦觉得回家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沾了一身的秋日晚露,南珺琦和南嘉赐回到了家里,一打开家门,南珺琦便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味,整间屋子显得暖洋洋的。

“妈咪,好香呀!”南嘉赐一进门便快乐的奔进了家里,跑到餐桌旁围着一桌的美食大声的欢呼道。

南珺琦莞尔一笑,自己的厨艺不佳,往常给孩子做不出什么精致的料理,现在看南嘉赐这么开心,她自然也高兴,就在南珺琦在客厅里放下东西的时候,有人从厨房里闻声走了出来。

南珺琦转身对上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人时,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