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执念燃尽爱已凉

更新时间:2021-03-26 15:55:13

执念燃尽爱已凉 已完结

执念燃尽爱已凉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多肉爱吃肉呀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慕思语看了看苏唯安,一副大度的样子道。苏唯安紧紧咬了咬唇,她突然瞪着慕思语,伸手就向慕思语抓去。抓住慕思语头发,就狠狠拉扯。慕思语夺走了她的一切,还将她害成这样,她恨慕思语!慕思语疼得“啊”的叫了起来。霍祁深赶紧伸手去阻止苏唯安。只是苏唯安紧紧抓住手里的头发,死不放手。霍祁深眸色沉了沉,他突然用力的推了一把苏唯安,“苏唯安你当真是死性不改!你毒害思语不成,现在想当着我的面害思语吗?你怎么就这么歹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执念燃尽爱已凉第11章试读

“苏唯安,你怎么了?”

看苏唯安不对劲,霍祁深忙起身走了过来。

苏唯安张着嘴,她努力的想说话,可是奈何一个字眼也说不出。

霍祁深看到她双腿间有鲜红的血液在流出,他心脏漏跳了一拍,心里面竟有些慌乱。

他快速抱起了她,声音里有些担忧:“苏唯安……”

苏唯安疼得意识模糊起来。

她看了一眼霍祁深,缓缓闭上了眼睛。

霍祁深心脏似乎被瞬间揪紧,心里难受得厉害。

他抱着苏唯安快速往外面走去,“苏唯安,你给我睁开眼睛!”

看着她闭上眼睛似乎要死去,他只觉得惶恐不安。

苏唯安脸色越来越白,她身下的血已经染红了她白色的裙子,那妖冶的红色,让人触目惊心。

在庭院里上了车子,霍祁深将车子迅速的开了出去。

慕思语追出来看着远去的车子,她微微皱了皱眉心,脸色有些阴沉……

医院里面,苏唯安醒过来已是第二天。

她身旁坐着霍祁深和慕思语两个。

慕思语见到她醒来,似乎很高兴,“安安,你终于醒了。”

看到慕思语,苏唯安眸色暗了暗,她手指紧紧攥了一下。

她想说话。

可是一张嘴,才发现,她依然是发不了声。

她有些惶恐,眸子惊慌的瞪大了起来。

怎么回事?

她成哑巴了吗?她怎么说不了话了?

“安安,医生说你声带受损,可能以后,都说不了话了。还有孩子,孩子也没了。”

慕思语看着苏唯安的反应,心底有些高兴。

但是面上,她还是装出一副痛心的样子。

苏唯安诧异的看向慕思语。

慕思语说什么?她哑了?以后再也说不了话了?

孩,孩子······也没了?

伸手摸了摸肚子。

肚子有些冰凉,指尖再也感受不到那小生命的存在。

她脸上露出了痛楚之色,眼里有泪水在聚集。

“安安,我没想到你给我做馄饨就是为了给我下毒,是为了毒哑我。你知道我要去参加星皇娱乐公司举办的歌唱比赛,你不希望我成功,所以才想毒哑我吧?安安,我一直知道你恨我,但我没想到你恨我到这种地步。”

慕思语突然又说道,她脸上满是悲戚。

苏唯安一脸不可置信,她被慕思语的话震惊到了。

霍祁深一脸幽沉。

他抬头看了苏唯安一眼,突然沉声道:“要不是昨天你去上洗手间时,思语说你那碗馄饨比她那碗要少一点,她想让你多吃一些,将她那碗换给了你,恐怕现在,中毒的就是思语吧。苏唯安,你心肠歹毒的想害别人,没想到最后却反害了你自己!”

苏唯安紧紧的抓住了被角。

她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她被慕思语算计了!

慕思语给她下了毒,却反过来诬陷她!

“苏唯安,你这就叫做咎由自取!”

霍祁深的声音里含了些冷意。

苏唯安觉得自己的心被刺穿了一个洞,再也无法愈合了。

她看着霍祁深,这一刻对霍祁深彻底的绝望。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从来不会相信她。

他只会帮着别人一起来指责她。

她突然很后悔爱上他,如果没有爱上她,她就不会落得这样下场。

外婆,也不会被害死。

“安安,虽然你下毒想毒哑我,但最终我也没事。而你也变成了这副样子。所以,我不怪你了。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那么狠了,希望我们还能握手言和。”

慕思语看了看苏唯安,一副大度的样子道。

苏唯安紧紧咬了咬唇,她突然瞪着慕思语,伸手就向慕思语抓去。

抓住慕思语头发,就狠狠拉扯。

慕思语夺走了她的一切,还将她害成这样,她恨慕思语!

慕思语疼得“啊”的叫了起来。

霍祁深赶紧伸手去阻止苏唯安。

只是苏唯安紧紧抓住手里的头发,死不放手。

霍祁深眸色沉了沉,他突然用力的推了一把苏唯安,“苏唯安你当真是死性不改!你毒害思语不成,现在想当着我的面害思语吗?你怎么就这么歹毒?!”

执念燃尽爱已凉第12章试读

苏唯安被推得撞在了后面墙壁上,脑袋和墙面碰撞时发出“碰”的声响。

一股剧痛从脑子传来,苏唯安脑子有些晕眩。

“思语,你怎么样了?”

那个男人却是在关心慕思语,一副十分担忧的样子问慕思语道。

慕思语委屈的哭着:“我头皮好疼啊,我感觉我头皮被扯了好大一块儿……”

苏唯安捧住脑袋,她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女。

她勾起唇角嘲讽的一笑,眼里的泪倔强的不肯流出。

她抓起旁边的枕头,用力向那对男女掷去。

她很想开口说“滚”,可是她说不出来。

枕头砸在了霍祁深的身上。

霍祁深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苏唯安眼里面的恨。

是的,是恨。

那恨那样明显,那样浓烈,好似要从眼眶溢出来,要弥漫整个世界。

霍祁深心里狠狠震颤了一下。

他想开口说什么,而苏唯安又丢了一个枕头过来。

她的意思很明显,让他们赶紧滚,立刻滚!

慕思语一手捂着头皮,一手拉着霍祁深站起身来:“祁深我们走吧,安安现在好像不喜欢我们在这儿,我们不要在这儿刺激她了。”

霍祁深被慕思语拉了出去,只是在走到门口时,他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苏唯安。

病房里面恢复了安静。

苏唯安突然抱住膝盖,狠狠的哭了起来。

她的爱情在今天彻底死去了,以后她和霍祁深之间,只有恨。

她不想哭的,可是她的心里,翻滚着悲伤的潮水。

那些悲伤的潮水,让她不由自主哭……

霍祁深和慕思语那天自从离开后,就没有再出现。

听说慕思语去参加星皇娱乐公司举办的歌唱比赛了。

也听说慕思语在比赛当天刚好感冒嗓子嘶哑,没有获得晋级。

更听说霍祁深为了安抚慕思语,给慕思语买下了整个星皇娱乐公司,让慕思语做了老板娘。

这些八卦消息,苏唯安本该是一笑置之的。

可是,她的心口处,还是不由自主犯疼。她的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

她想她的心还是不够麻木吧?

如果够麻木了,就不会再在意了。

时间过去了一月。

苏唯安快要出院时,蓝景炎来了。

见到蓝景炎,苏唯安的泪水决堤,她狠狠扑进了蓝景炎的怀里。

这一个月来她就像被抛弃的孩子,如今,终于见到了亲人。

“安安,对不起,我来得晚了。”

蓝景炎轻轻拥住她,嗓音温柔的说着。

苏唯安摇了摇头,她想说不晚,来得刚刚好,可是她一张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蓝景炎给她擦了下泪水,“安安,别伤心。以后你再也不会面对这些痛苦,你的嗓子,我也会帮你治好的。”

苏唯安点了点头,她布满泪水的小脸露出一丝笑容。

蓝景炎承诺说他会安排她离开,让她稍稍等一下他。

苏唯安狠狠的点头,她相信炎哥哥……

晚上,苏唯安站在窗前,她望着窗户外的夜色,眼里有一丝希冀。

如今终于能离开这里了,离开这里后,她就会开始新生活。

霍祁深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她站在窗户前,病服下面的身形单薄无比,似乎随时要被风吹走。

他心里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有些难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