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心跳都是爱你的声音

更新时间:2021-04-03 12:46:57

心跳都是爱你的声音 已完结

心跳都是爱你的声音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半颗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代桓庆站起来,立到她身边。眸子沉下来,他面上是近乎绝情的淡漠。“你怀孕了。”什么?怀孕了……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宋晴一阵狂喜。“我怀孕了么?我有了先生的孩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离婚?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脸上的笑一下僵在那里,后面的话,像是堵在嗓子眼里,滚烫的怎么也说不出来。不……不会的。这是他的孩子。再绝情,他不会……代桓庆眸里没有半点波澜,薄唇一动,决定了这个未出世孩子的生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她

办公室。

烟灰落了一地,男人抽烟的动作依旧未停。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正下着倾盆大雨。

代桓庆将手中燃尽的香烟捻灭,又重新抽了一根新的点着,盒子里孤零零只剩下一支香烟。

门锁咔哒一声,周青缓缓抬脚进来。

办公室里昏暗的环境让他不自觉皱起眉头。

“代先生,程小姐那里有消息了。”

烟灰缓缓落下来,他抽烟的动作顿住,半边脸掩在暗处,看不出喜怒。

“说。”

周青的头微微垂着,“程小姐……现在已经到京城的机场了。”

闻言,代桓庆心底莫名有些焦躁。

许久,才闷闷嗯了一声,下一刻,宋晴苍白的脸恍然在他面前一闪掠过。

周青下意识的抬起眸子,眼底有些探究。

程玥未死,代桓庆怎么都不该是这幅反应。

等了许久,代桓庆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周青垂下头,准备离开,却被代桓庆叫住,“备好车,我去接她。”

外头雨势减小,却依旧绵绵未停。

代桓庆抬手将剩余的半截烟捻灭在花盆里,脸上平静,没有半点起伏。

周青低垂下头,等代桓庆走到他前面。

像是想起什么,代桓庆身子顿住。

“你去把我和太太的离婚手续给办了。”

周青低低应了声,看着代桓庆离开。

……

熹微的光照进来。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宋晴微微咬了咬唇,扶着床沿才勉强起来。

随手披上一件衣服,便有气无力的趿拉着拖鞋出去。

窗边的地上还有他昨夜抽烟时落下的烟灰。

打开门,有些意外,可片刻之后,便也觉得没什么了。

“周秘书。”

要离婚的事,只怕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周青微微颔首,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有些微的怜悯。

“太太,这是离婚协议书。”

将一叠文件从包里拿出来,递到她手里。

光照到宋晴脸上,衬得她面色越发苍白。

周青皱起眉头,“太太,别让我为难。”

宋晴嘴唇颤了颤,还是将那叠文件接过来。

随手翻了翻,除了离婚协议书之外,还有另外一份房产转让合同以及一张银行卡。

代桓庆总是这样,能将事情考虑的面面俱到,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

周青看着她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才算是松了口气。

代先生果然没有说错,宋晴会乖乖签字的。

只是这般乖顺,却又未免让人有些同情了。

周青的头依旧低垂着,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嘴唇微微动了动,“宋小姐,劳您跟我去办下手续。”

宋晴脚下下意识后退两步,脸色难看。

“他连跟我去办手续的时间都没有么?”

眸子低低垂着,周青忽然觉得自己是有些残忍的。

“是。”他顿了顿,“先生今天很忙。”

宋晴勉强扯起嘴角,眸子下意识往外看了一眼。

太阳像是初初升起的样子,冬天的早晨总是这般,即便是见了太阳,也是寒冽。

更何况,昨日还下了冬雨。

“好,您稍微等等,我收拾收拾就跟您过去。”

她不住的点头,面上有些慌乱。

周青皱眉,尊敬的颔首,“宋小姐,我等您。”

宋晴不好意思的笑笑,怕耽搁太久,很快就收拾妥当,只是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周青看着她憔悴的脸,“宋小姐,您身体无碍?”

宋晴摆了摆手,“无碍,我们去吧。”

宋晴记得他们结婚的时候,礼炮鸣了三天三夜,媒体报纸也报道了三天三夜,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代桓庆要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那时有多风光肆意,现在就有黯淡失意。

不过是办个离婚手续,短短十几分钟就全都办理完成。

她立在民政局门口,须臾有些恍惚。

她和他,再没有相见的可能了。

3-晕倒

她和他,再没有相见的可能了。

----------------

“都办好了?”代桓庆将身子向后仰倒,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周青:“是的,宋小姐很懂事,没有让代先生为难。”

代桓庆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许久又道,“她向来如此。”

门锁咔哒响了一声,代桓庆和周青对视一眼,周青垂着头退了出去,和程玥擦肩过去。

“桓庆,你和那个女人离婚了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女人的眸里盈盈泛着碎光,面上扬着的是明媚的笑意。

代桓庆面上不由柔和下来,大手宠溺的在她头上抚了抚,“都办好了。”

程玥对着代桓庆痴痴笑了两声,将脸埋到代桓庆胸前。

“桓庆,我们今后终于能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了。”

声音温柔,似带有一种蛊惑。

代桓庆下意识紧了紧抱住她的手,脑海里那女人低顺的脸却一闪而过。

她下意识攥紧代桓庆胸口的衣服,眸子不由沉了沉。

她想要的,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

三年前是,三年后也是。

当年若不是代家内部出了问题,她也不至于远走他乡。

可如今就算是她再回来,代桓庆也只能是她的!

也只有她才能配得上代桓庆,至于那个女人,在她眼里,就如同一只蝼蚁。

她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的仰起头看他。

宋晴怔怔的立在餐厅门前。

她三年都没参加工作了,这三年里,她如同被代桓庆圈养起来的宠物一样。

一旦被他抛弃,便什么都做不了了。

宋晴呼出一口气,她总要养活自己。

应征的是服务生的岗位,本就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她也还算勤快,所以她留了下来。

只是服务生这个岗位本就累人,一天下来,宋晴腰酸背疼。

回到家里的时候,腿疼的已经站不稳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她连灯都懒的打开,头昏昏沉沉的,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实在是没有半点力气,宋晴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恍然忽梦及从前,宋晴不知自己昏睡多久。

男人永远都冷漠的伫立再那里,两人之间,最亲近的时候,只有在床上时。

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可以给她。

她的救世主,将她从深渊里拉出来。

她还以为,她再见不到光。

是那个男人将她救了出来。

他对她好是真的,对她薄情,也是真的。

“嘀嘀嘀……”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宋晴只觉得自己眼皮重重的,挣扎的睁开眼睛,她看见满屋子冰冷的仪器以及几个带着口罩只露出眼睛的医生。

还有……他。

代桓庆。

颤抖着,将眼泪忍回去。

代桓庆神色复杂的看向她,两人四目相对。

许久,她温婉的笑出来,声音虚弱,“先生,我?”

代桓庆站起来,立到她身边。

眸子沉下来,他面上是近乎绝情的淡漠。

“你怀孕了。”

什么?

怀孕了……

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宋晴一阵狂喜。

“我怀孕了么?我有了先生的孩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离婚?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脸上的笑一下僵在那里,后面的话,像是堵在嗓子眼里,滚烫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不……不会的。

这是他的孩子。

再绝情,他不会……

代桓庆眸里没有半点波澜,薄唇一动,决定了这个未出世孩子的生死。

“打了。”

宋晴再也忍不住,泪水一下子涌出来,她坐起来,却觉得脑袋昏沉。

紧抓住代桓庆的胳膊,央求道,“先生,这也是你的孩子,留下他吧,我会带着他远走高飞的,不会、不会打扰您……”

这是她和他的孩子啊,是他们在一起的唯一证明,也是她在世上的唯一一个亲人了。

她想好好的,将孩子留下来。

卑微到尘土里一般。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