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嫡女为谋:世子,请矜持

更新时间:2021-04-03 17:39:13

嫡女为谋:世子,请矜持 已完结

嫡女为谋:世子,请矜持

来源:追书云 作者:仙儿麻麻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说着,老夫人用力的一拉苏晚吟,硬是将她带到了晋亲王妃面前,以便她看的更加清楚。闻言,晋亲王妃竟然越过了老夫人,直接握住了苏晚吟的手,颤抖着声音问道:“晚吟……你是叫晚吟吧?”苏晚吟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晋亲王是当今圣上唯一一位嫡亲的弟弟,也是当朝唯一的亲王,晋亲王妃见了她竟然不顾身份端庄如此激动,甚至都能清楚的叫出来她的名讳,这让苏晚吟觉得有些诧异,也让她心里原本对于晋亲王妃的各种猜测画上了问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奇怪的母子俩

“你来作甚?”

晋亲王妃看着一身蓝衣的萧煜,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面色发青的威哥儿,很是警惕。

萧煜虽然早就料到了晋亲王妃的态度,可心头还是忍不住黯然。

他给晋亲王妃请了安后,眸光便落在了威哥儿身上,声音带着一贯的清冷:“母妃何必如此,听闻威哥儿被人投了毒,我担心他,特意来看看。”

晋亲王妃闻言眼都不抬一下,只道:“劳世子费心。现在看也看过了,你可以走了。”她的态度格外的疏离,就像他们两个不是亲生母子,反倒是仇人一般。

萧煜看着态度坚决的晋亲王妃,眸光一暗,只得起身:“好。”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婆子推门进来禀告道:“王妃娘娘,世子爷,苏府老夫人和三姑娘过来了。”

晋亲王妃和萧煜几乎同时目光一亮,晋亲王妃立刻叫人将她们请进来,而萧煜却是退后了一步,重新又坐了下来。

这时候晋亲王妃也懒得管他,只抱着威哥儿站了起来,看着门口翘首以盼。

看见苏老夫人拿着一个锦盒进了屋,晋亲王妃立刻就将威哥儿交给了嬷嬷,她则是过去亲自从苏老夫人手里把药接了过来,让一早就守在屋里的太医辨认了之后,便命嬷嬷抱着威哥儿和太医去了里间服药。

苏晚吟跟在老夫人身后,悄悄的瞧了晋亲王妃一眼,意外看见了萧煜也在,苏晚吟顿时一愣,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只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回来,见萧煜此时在喝茶,并没瞧见她失礼之举,她便立马收回了目光,安静的垂首站在苏老夫人身后,心里却在惦记着被抱进了里间儿的威哥儿。

眼瞧着自家的宝贝孙儿就快得救了,晋亲王妃舒了一口气,拉着苏老夫人的手道:“你不知道,这次可是把我给吓……”

晋亲王妃余光在扫见了苏晚吟的那一刹那顿时一凝,一双眼睛几乎黏在了她身上一般,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就连话都忘了说。

苏老夫人见状很是满意的一笑,拉着苏晚吟给晋亲王妃介绍道:“娘娘,这是我们府里的三姑娘,今个儿一早才到的京城,本想着明个儿就带着她来给王妃请安,可谁知道今个儿竟然出了这等事情。她担心着威哥儿,老身便自作主张将她带来了。”

说着,老夫人用力的一拉苏晚吟,硬是将她带到了晋亲王妃面前,以便她看的更加清楚。

闻言,晋亲王妃竟然越过了老夫人,直接握住了苏晚吟的手,颤抖着声音问道:“晚吟……你是叫晚吟吧?”

苏晚吟有些受宠若惊。

要知道,晋亲王是当今圣上唯一一位嫡亲的弟弟,也是当朝唯一的亲王,晋亲王妃见了她竟然不顾身份端庄如此激动,甚至都能清楚的叫出来她的名讳,这让苏晚吟觉得有些诧异,也让她心里原本对于晋亲王妃的各种猜测画上了问号。

心里想着,苏晚吟屈膝道:“晚吟给王妃娘娘请安。”

“出落的真好,跟你母亲当年真真的是一模一样。”晋亲王妃紧紧的握着苏晚吟的手,眼里含着些许晶莹,看着苏晚吟的目光真真的就跟看着自家晚辈一样:“我与你母亲自幼相识,感情甚是亲厚,这些年你在庄子上,我让人给你带的东西,不知你可否喜欢?”

东西?这些年来,她每年只收了京里送来的十两纹银,为了让她吃的好点,能多看些书,秦嬷嬷和清雅两个只能绣了帕子出去卖了换些银子。后来长姐年纪大了,时常命人悄悄送银子过来,她的日子这才好过了一些。

要说晋亲王妃给她送了什么东西,那在她的记忆里是一丁点都不存在的。不过此事倒也好猜想,晋亲王妃明显不会打这等诳语,那些东西多半是被人截下了。

听了晋亲王妃这话,老夫人额头上顿时布上了一层细汗。晋亲王妃送过来的东西都是顶好的,孙氏眼界窄,私下里都吞了,老夫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曾过问。

谁知道今日晋亲王妃娘娘怎么突然就提起这事儿来了?

老夫人斜着眼睛看了苏晚吟一眼,紧张的屏了息。

可好在,苏晚吟道:“多谢娘娘费心,晚吟都收着了,也喜欢的紧。”

老夫人松了口气,额上细汗微凉,心里道这苏晚吟还算是个聪明懂事的。

只不过在老夫人没看见的地方,苏晚吟有些勉强的对晋亲王妃一笑。

她没收过的东西,她凭什么承认自己收了?既然当初老夫人纵容孙氏苛待她,她如今也没必要帮她们遮掩。

至于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她,反正她也从未属于过那个家。

晋亲王妃什么事情没见过,当然明白苏晚吟这表情代表了什么。她心里对于苏老夫人有些不满,看着苏晚吟的眼神满是爱怜:“好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地方,萧煜目光微闪,多看了老夫人一眼。

晋亲王妃对苏晚吟就跟看见了亲闺女似的,老夫人很是满意,这才转身去和萧煜寒暄:“世子爷也在。”

只不过老夫人明显是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萧煜安然受了苏老夫人的礼,只淡淡的颔首。

苏晚吟看见老夫人如此,也紧跟着她给萧煜问了安:“给世子爷请安。”

萧煜也只冷淡的点了下头,随即便起身对晋亲王妃道:“既然母妃有客,那我便先走了。”

说罢,萧煜给晋亲王妃行了礼,便径直离开了。

苏晚吟悄悄的瞧了一眼他离开时的背影,心里有些纳闷,在船上的时候她感觉这位世子爷性子就够冷了,可在这儿……好像比在船上还孤冷几分。

明明长得那么英俊,可却偏偏要板着一张脸,真真是个奇怪的人。

而且……看着晋亲王妃和这位世子的关系,似乎不太融洽?

不过让苏晚吟更加诧异的,还是晋亲王妃接下来说的这句话。

9-究竟是谁呢?

晋亲王妃对苏晚吟道:“他就是这样的冷淡性子,整日里板着个脸,跟谁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晚吟你不必多想,也不必在意他。”

一般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大多是打趣,可看晋亲王妃的表情,她似乎是认真的。

苏晚吟很是纳闷,她记得晋亲王世子是晋亲王妃亲生啊,怎么晋亲王妃对他是这种态度?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太医便从里间走了出来,说小少爷服药后已经脱离了危险,刚刚乳母喂了奶,现在睡过去了。

晋亲王妃命人赏了太医,才又带着老夫人和苏晚吟进了里间。

看着躺在襁褓里的婴孩,苏晚吟眼睛忍不住又湿润了,虽然威哥儿只是小小的一团,却像极了她长姐。

苏老夫人看着威哥儿,满是心疼的道:“说起来这孩子也真真可怜,小小年纪竟然就遭此横祸,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竟然对着一个乳臭小儿下毒手。”

晋亲王妃心疼的看着孙儿,坚定的点头道:“我自是会将元凶捉住,为我孙儿讨个公道的!”

晋亲王妃和苏老夫人说着话,苏晚吟却在看着威哥儿若有所思。若她姐姐当真死因有异,那害了她姐姐和威哥儿多半是同一个人,先前苏晚吟也怀疑过晋亲王妃,只是现在看着晋亲王妃对威哥儿的紧张,倒也不像是作假。

苏晚吟之前想过,无论是妻妾争宠,还是妯娌相争,或是婆媳不和,都会导致有人对苏晚霜下毒手,而现在那人又对威哥儿动手,多是威哥儿的存在碍了她的路。

那么……究竟是谁呢?

她初回京城,对于晋亲王府中还是一头雾水,现在看来,还是得先按照她之前想的,想办法找到长姐生前伺候的人打听一下长姐生前是否与谁有嫌隙才是。

想着,苏晚吟便有些按捺不住,见威哥儿脸色愈发的见好,她放下了心,瞧着晋亲王妃对自己的态度很是和善,她便大着胆子对晋亲王妃道:“娘娘,晚吟这次回来本就是为了给长姐扶灵,只是晚吟听说长姐已经下葬了,便想着先去姐姐灵前给姐姐上柱香,可否?”

苏晚吟记得秦嬷嬷教过自己的,一般来说内命妇们死后牌位都会供在祠庙中,不过按照规矩,现在苏晚霜的灵位应该设在她生前住过的地方,要过九九八十一日方才能移去祠庙。

晋亲王妃想也没想的便答应了。

“好,我这便……”本来晋亲王妃想说她带苏晚吟过去,可是看着酣睡的孙儿,晋亲王妃有些舍不得离开,便转头对自己身边的赵嬷嬷道:“你带着晚吟过去给晚霜上柱香吧。”

……

对着苏晚霜的牌位,苏晚吟恭敬的上了香,又跪在蒲团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姐姐若是在天有灵,就请您保佑我一定要查找出害您的凶手。”

话音刚落,忽的一阵风吹来,吹开了窗子,屋里烛光微闪,在这冰凉的夜里,这股子风竟然出奇的温暖。

苏晚吟看着那扇被吹开的窗子,刚想过去关了它,秦嬷嬷便推门进来了,她跪在了苏晚吟身边的蒲团上叩了首,才小声道:“姑娘,老奴方才想办法联系到了之前在大姑娘身边伺候着的清芷和清心,她们就住在东边第二个院子,此时正等着姑娘呢。”

方才苏晚吟上香的时候,秦嬷嬷就在外面看了一圈,这附近并没有守卫,两个院子离的很近,几息的时间便能过去。

苏晚吟点了点头,秦嬷嬷便转身出了门去,与赵嬷嬷说自家姑娘想要多和苏晚霜说会儿话。

赵嬷嬷和秦嬷嬷年轻时候也是老相识了,不疑有他,只握着秦嬷嬷和她说起了过去的那些事儿,一阵唏嘘。

苏晚吟拎起了裙摆搬了小凳子从那扇被吹开的窗户离开了,借着夜色她观察了一圈,见这周围没有守卫,便按照赵嬷嬷所说捋着墙根悄悄的往东边走去。

倒也不是想要做贼,只是她日夜惦记着这事儿,现在见着了机会自是要紧紧握住的。

苏晚吟第一次在旁人家做这种事情,心脏跳的厉害,她悄悄的出了这个院子,再次捋着墙根匆匆走着,眼瞧着就能走进那所丫鬟居住的院子了,一个提着灯笼的婆子却是突然从前面转弯处出现了。

苏晚吟一惊,立刻就退后了两步想要去树后躲避,可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和她作对,刚迈开腿便一不小心踩到了树木落下来的断枝,“咯吱”一声,在这寂静的夜中格外的明显。

“谁?”那婆子立刻提着灯笼向这边寻来。

苏晚吟惊出了满额的细汗,刚想转身跑开,一只微凉的手忽然从背后伸出来捂住了她的嘴——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