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官场 > 平步青天

更新时间:2021-04-08 12:47:48

平步青天 连载中

平步青天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路向西 分类:职场官场

精彩试读:张清扬接受着同事们客气的拒绝以后,心里愤愤地很不是滋味。虽然面露微笑,可在江平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孤单与落寞,他这个外来户要想在这里站住脚,真是难上加难。“***等着瞧吧!”张清扬心里为自己打气。突然间眼前一亮,发现同事们相既下班以后,一旁的贺楚涵却装模做样地收拾东西,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自己。张清扬心中暗笑,虽说这丫头表面上疯疯颠颠的,不过单纯的心地却是好的。张清扬不想做态,所以直截了当地说:“下班了,再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卖姐求荣

这突如起来的好事,令两人愣愣地望向服务小姐,连声谢谢都没说。服务小姐含笑走开后,张素玉苦笑着玩味着手上的玫瑰,看向张清扬。

张清扬笑道:“当成是我送你的吧。”

“我当成你想追我?”张素玉的呼吸有些急促,忐忑不安的问,眼神慌乱,目光游离早已动情,真想此刻靠在张清扬宽阔的肩上。

这时候,两人没注意,刚进餐厅的一个穿军装的高大男子却注意到了张素玉,他站在门口愣了一下,望着张清扬的背影,还是走了过去。

“小玉,这么巧!”男人哄亮的嗓音远远地就打起了招呼。

听到叫声,张素玉微微不满地抬起头,当看到是他时,脸上的不快更深了。

“是很巧,走到哪都能碰到你!”张素玉有些恶狠狠地说,同时眼光扫向了张清扬,心中便想好了对策。

男人上刻已经站在餐桌旁,眼巴巴地瞧着张素玉,眼神里满是***的骚动。张素玉长得实在太美了,比那些化妆品和手术刀打造出来的名星强得太多,更何况身材妙曼,胸前的一抹高耸总是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张清扬感受到了张素玉的火药味和向自己求救的暗示,心里已经明白,这位当兵的军官一定是张素玉的追求者。可是自己一个外人,不好说话,那就保持沉默吧。

“小玉,不……不想让我坐吗?”男人一脸的讨好,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不相符的笑容。

“我又没说不让你坐,想坐就坐喽,不过我们快吃完了。”张素玉特意加深了“我们”这两个字的含量,把张清扬也牵引进来。

“呃……这位是……”军官虽然笑着问张清扬,可是眼神里满是警惕的神色。

“我男朋友!”

“我是她弟弟。”

………

这场面有些搞笑了……张清扬和张素玉同时开口说话,可说话的内容却是大相径庭。张素玉气愤地看向张清扬,恨不得活剥了他!

军官一幅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脸,还好他没有让张素玉难堪,只是暗笑,而没有针对她说些挖苦的话。

当得知张清扬是她弟弟并非是自己的情敌时,军官立刻把手伸向张清扬,很客气地说:“兄弟,小玉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叫刘抗越!”

张清扬伸出手来,同时思量着他那奇怪的名子,认真地问道:“刘哥,你家上一辈是不是参加过对越反击战?”

刘抗越一听对方说出了自己名字的来历,立刻红光满面引为同道中人,大笑道:

“对,对,你们有学问的人就是不同,一听就明白!我家老子当年打越南时是杨得志将军部下的团长,正赶上我出生,老头子就找杨将军给我起名,听说当年死了不少弟兄,所以老将军触动心事,起了这么个名字!”

每逢说到自己的名字,刘抗越多少有点沾沾自喜。杨得志将军,开国的上将,能让他给自己起名字子,这名字本声就是份荣耀!

“怪不得,呵呵。”张清扬心中盘算了一下,刘抗越应该三十几岁了。而且他老子混到现在最差也应该是位少将,看来刘抗越也是将门之后。

对于张清扬平淡的表现,刘抗越心中一惊,每次他对陌生人或者说那些狐朋狗友讲述自己名子的来历时,大家无不都给他大戴高帽或者溜须拍马。

而眼前这位年轻人却不同了,仿佛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一样,刘抗越直爽的性格不由得高看一眼,心说这小子真不简单,看来也是位背景深厚的主。

张素玉白了刘抗越一眼,很没礼貌地说,“不吃了,我吃饱了,你们聊,我去下洗手间!”说完,扭着纤纤细腰就走了。

见她走了,刘抗越本性必露,用力地拍着张清扬的肩膀说:“兄弟,在你姐面前可要给哥哥美言几句啊!”

张清扬淡淡地说:“感情上的事情要靠自己,更何况她的脾气你也看到了,我也无能为力。”

刘抗越苦笑着摇头,心说这不子油盐不进,还真是有个性。两人又闲聊几句。张素玉回来拉着张清扬就要走。

刘抗越立刻说:“小玉,今天中午我请客!”

“废话,当然是你请了。对了,以后对我这位弟弟一定要多多照顾!”张素玉说得理直气壮,让张清扬连连咂舌。

“没问题!”刘抗越拍着胸脯说,然后从皮夹里拿出一张普通的名片交给张清扬,“兄弟,别的话我不敢说,只要你在东北出了事,哥哥我就能保得了你,我的战友遍布全国各地,最差的也是个营长!”

张清扬的大脑“嗡”的一声,这才仔细地看了看刘抗越的肩章,两杠三星,上校军衔!虽然依旧是平淡地收起名片,心中看他的目光可就不一样了。

三十几岁的上校军官,四十岁之前升为少将都有可能!

“刘哥,我没有名片,呵呵……”张清扬摊开双手,一脸的诚恳。

“没关系,找你时我会打给小玉的。”

“行了,弟弟,我们走,下午还有会呢!”

张素玉拉着张清扬的手臂就走,完全当刘抗越不存在一样。张清扬无奈地冲刘抗越点点头,然后姐弟俩靠在一起就走了。

站在后边看着消失的这两位,想想张素玉对张清扬的亲热劲儿,刘抗越看出了不正常,若按照他以前的脾气,没准今天晚上就安排手下的兵教训一下张清扬,可是他对张清扬没有半点反感,反而非常喜欢这位有个性的年轻人。

“以后少理这人,我怕他把你带坏了!”坐上他的车,张素玉警告地说。

“放心,我不会卖姐求荣,背后通敌的!”

“死小子,你就坏吧你,总是欺负姐姐!”

人面桃花相映红……

不知为何,见到她那色如桃花,艳丽动人的秀美面庞,张清扬蠢蠢欲动,和这个女人相处的时间长些他真有点把持不住,隐藏心中的那股莫明的悸动,总令他以有色的眼光看着张素玉。

12-老地方,快来嘛

张清扬到达办公室时,正巧碰到了副科长陈喜,张清扬点头叫了声,“陈科长。”

陈喜拍拍张清扬的肩,阴森森地笑了笑,说:“清扬啊,你刚来,要认真熟悉情况,不要因为有背景就要骄傲,知道吗?”

张清扬一愣,心说我又没惹你,你这是何苦!可是想想还是少惹事吧,所以平静地点头说是,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着张清扬那扯高气扬的模样,陈喜一肚子怨气,再一看到张清扬刚坐下,一旁的贺楚涵就贴过脸去,嘴角就浮现出丝丝冷笑,仿佛已经看到张清扬被王斌等人打倒在地的狼狈模样了。

陈喜偷偷地看着贺楚涵,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撕扯她的衣服,然后按在办公桌上凌辱一翻。这时候手机响了,陈喜拿出来一看,立刻跑去卫生间接听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陈喜明知道是谁,可却装模做样地问道。

“陈哥,”小艳娇媚地叫了一声,“是我呀,你把小艳都给忘啦!”小艳坐在王斌的腿上给陈喜打电话。这对狗男女在床上搞了一上午,刚刚筋皮力竭地停下来。

“嗯,小艳,是你啊……”陈喜几乎是***着说出来的,听到小艳那诱惑人心的声音,陈喜就回想起上次的“美好往事”……

连陈喜都奇怪,小艳长得并不美,可是每次想到她和自己有过的几次欢爱场面,他就控制不住,别看小艳有些过分的丰满,不过在“那活”可是十分的熟练!

“陈哥,我想你了,今天晚上有空吗?”

………

收好手机,陈喜的胸腔内燃起了熊熊火焰,感觉体内的***已经烧到了脸部,亢奋得身体都有些发抖。

“喂,你怎么会是小玉姐的弟弟,张书记只有她一个女儿呀!”贺楚涵一脸八卦的神情,歪着小脑袋问张清扬。

张清扬刚才无端地在陈喜那里受了气,自尊心极强的他心情很差,听到贺楚涵问自己,瞪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只顾着看电脑。

“喂,我问你话呢!”贺楚涵楚楚动人地撅着小嘴,摆弄着身体撒起娇来,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

贺楚涵本质上还不至于如此幼稚,张清扬知道她故意扭捏讨好自己,冷笑着对她挺起的胸部说:“美人计,对我不管用。”

“你是不是男人啊!”贺楚气得“哼”了一声,接着说:“你不会是张书记的私生子吧?”

“你说什么!”这回容不得张清扬不发火了,怒声道:“这种话不要瞎说!”

这一嗓子比较哄亮,办公室里的人全看向这边,心说这回有好戏看了,平时没有人敢惹贺楚涵,张清扬这回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大家都兴灾乐祸地看着张清扬,嫉妒他的人着实不少。

贺楚涵羞得满脸通红,她没想到张清扬会这么敏感,情知是自己的错,看到张清扬那气哄哄的模样,低声下四地道歉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随便开个玩笑,你别当真,我……要不我晚上请你吃饭吧?”

众人厥倒,心说这还是平时那个嚣张任性的贺楚涵吗?这也太意外了吧,让她主动服软,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算了,没事了。”张清扬冷漠地说,心情大受影响,心里有些堵的慌,再也不说一句话,

贺楚涵心如小兔一样跳动着,这些年来做了不少错事,可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害怕的反应,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恐惧张清扬,他身上那股特殊的威严令人不寒而栗。

“晚上我……我请你吃饭,向……向你赔罪……”贺楚涵胆小地又重复一句,担心张清扬拒绝。

张清扬看着她,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贺楚涵心中恨恨地说:你小子真能装大爷,我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莫非还想让小姑奶奶陪你睡一觉?

没事八卦,自己真***的自找罪受!

晚上下班的时候,张清扬还记得白天所说的话,在办公室里宣布晚上请大家吃饭,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三位正副科长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推托有事不能参加。

既然领导不待见张清扬,底下的人就更不敢和他套近乎了。官场上的事情就这样,领导喜欢的,我追崇;领导不喜欢的,我就更加讨厌!

张清扬接受着同事们客气的拒绝以后,心里愤愤地很不是滋味。虽然面露微笑,可在江平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孤单与落寞,他这个外来户要想在这里站住脚,真是难上加难。

“***等着瞧吧!”张清扬心里为自己打气。

突然间眼前一亮,发现同事们相既下班以后,一旁的贺楚涵却装模做样地收拾东西,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自己。

张清扬心中暗笑,虽说这丫头表面上疯疯颠颠的,不过单纯的心地却是好的。张清扬不想做态,所以直截了当地说:“下班了,再见!”

“张清扬!”贺楚涵叫住张清扬,“你等我,我要请你吃饭,下午说好的,你不能反悔。”

面对漂亮女人倔强的撒娇,一般男人是不会拒绝的,反正张清扬没事可做,没准从她口中可以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所以停下脚步说:“那你快点,我时间可不多。”

真能装大爷,你以为你谁啊!贺楚涵心中对他嗤之以鼻,可却乖乖地小鸟伊人般跟在后面。

躲在角落处的副科长陈喜,眼看着张清扬和贺楚涵一起下班,阴险地掏出手机,同时想这小子泡妞真有两下子,第一天就进展神速,想想贺楚涵都没正眼瞧过自己,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喂,王哥,那小子和贺楚涵一起下的班。”

“好,我知道了,兄弟辛苦了!”

刚挂了王斌的电话,就有一条短信进来,上面写着:“老地方,洗完澡等着你来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