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道婿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1:02

道婿 连载中

道婿

来源:追书云 作者:柠檬大叔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柳梦熙无比难堪,恨恨瞪视萧翎。但是此刻萧翎又被花白头发的老者吸引过去,眉头紧皱:“老爷子还没康复,为什么让他出院?”“你闭嘴萧翎!”柳梦熙急了。然后又急忙给老者道歉:“谢董,对不住,他不会说话,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谢慈兵有些不快的扫视萧翎一眼,他是一个倔强的老头,最怕别人说他身体不好,越老便越不服老。这世间讳疾忌医的人太多,萧翎暗暗有些苦恼,他想挣一点道行怎么就这么难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道婿第4章试读

无病一身轻,回到病房,林海兰就要收拾东西回家,在医院多待一天就多花一天的钱。

“妈,您先收拾着,我出去跟熙熙说几句话。”萧翎说着往外走去。

刚才见到柳梦熙的时候,见她印堂发黑,似有血光之灾,回来的路上,结合柳梦熙的八字推算,发现她在最近会有一个死劫。

山医命相卜五术,每一门都以道行作为基础,现在萧翎只有450年的道行,算不出具体死劫的时间和方式,只能去提醒柳梦熙让她多加小心。

一间VIP病房,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拄着手杖出来,身后跟着一群的人,其中就有柳梦熙。

“熙熙,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萧翎直接冲入人群,把柳梦熙拉到一边。

柳梦熙用力甩开了他:“你干什么呀?”

“近期你哪儿都不要去,待在家里。”萧翎郑重其事。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那么清闲,可以天天待在家里?”

“你命中带着死劫,就在你24岁这一年。”

“你胡说什么呢?”柳梦熙越发不满,甚至有些生气,“你存心咒我是不是?”

萧翎苦口婆心:“熙熙,你相信我行不行?”

“有病!”

柳梦熙没有继续搭理萧翎,回到人群之中,去跟老者说话。

好端端的一个人,她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相信萧翎的话,何况萧翎一直给她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

经过祝由嫁病之后,萧翎完全相信道家五术的传承,他通过相字诀给柳梦熙相面,又通过命字诀给她推命,二者都是大凶之兆。

断然不会有错!

虽然柳梦熙一直以来对他都是爱答不理,但人命关天,即便只是一个陌生人,萧翎也会直言相谏,何况他们做了二年的夫妻。

“熙熙,你听我说……”

“萧翎,你有完没完?”

柳梦熙身边一个妆容精致的丽人突然开口问道:“熙熙,这位是?”

“裙姐,他是……他叫萧翎。”柳梦熙似乎很不愿意被外人知道萧翎的身份,有些支支吾吾。

“哦,这不是你那个上门女婿吗?”谢红裙揶揄一笑,又朝萧翎看了一眼。

柳梦熙无比难堪,恨恨瞪视萧翎。

但是此刻萧翎又被花白头发的老者吸引过去,眉头紧皱:“老爷子还没康复,为什么让他出院?”

“你闭嘴萧翎!”柳梦熙急了。

然后又急忙给老者道歉:“谢董,对不住,他不会说话,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谢慈兵有些不快的扫视萧翎一眼,他是一个倔强的老头,最怕别人说他身体不好,越老便越不服老。

这世间讳疾忌医的人太多,萧翎暗暗有些苦恼,他想挣一点道行怎么就这么难呢?

人类自带五百年道行,现在他的道行已经少于造物者的初始设定,现在他的身体很虚,而且道行不足,还会影响以后人生的气运。

本着医道精神,也为了以后的人生能过的好一点,萧翎不愿就此放弃,继续说道:“老爷子,你真的有病。”

“你才有病!”谢红裙顿时发火,“医院刚刚给我爸做了全身检查,他可以出院了。我爸现在红光满面的,哪像有病的样子?”

“有些病仪器是检查不出来的。老爷子红光满面,并不代表他的气色很好,虚阳上亢,实则是肾阴不足。”

“一派胡言!”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老爷子把一把脉。”

谢红裙气急败坏:“柳梦熙,管好你自己的老公!”扶着谢慈兵走进电梯,不想再搭理萧翎。

柳梦熙怒气冲冲的推了萧翎一把:“你故意的吧你?你知道谢董是什么人吗?山水集团的董事长。我们公司正想跟他合作呢。这次合作要是谈不下来,我唯你是问!”

萧翎无力的道:“熙熙,相信我,谢董真的有病。”

“我看有病的是你!”柳梦熙出离愤怒,按了另外一架电梯。

萧翎深深叹了口气,谁能相信他真的会看病?

何况是在医院这种地方,医院既然已经说了谢董没事,他们自然会相信所谓的专业人士,现在萧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回到病房,林海兰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萧翎带她利落的办了出院手续。

……

医院停车场,谢慈兵和谢红裙正好上车。

柳梦熙赶了过来,不停的道歉。

现在公司面临了一些困境,跟山水集团合作至关重要,通过她的努力,本来合作意向已经十分明了,但刚才被萧翎一搅和,谢董和裙姐的脸色有些难看。

“熙熙,你这个废物老公是整个南都有名的,他当他是医生吗?”谢红裙忿气不平。

柳梦熙跟谢红裙赔笑道:“裙姐,回去我会教训他的,咱们什么时候约个时间,我请你和谢董吃饭,算是赔罪。”

“吃饭的事就免了吧!”谢红裙挥了下手。

轻描淡写的挥手,就像给柳梦熙下了一道处决令,柳梦熙知道合作估计是泡汤了,因为谢红裙就连吃饭的机会都不给她。

而在此时,强烈的日光照耀之下,谢慈兵天旋地转,突然四肢颤抖,扑通,直接栽倒在地。

突如其来,一阵哗然。

一干人等等人手忙脚乱。

“爸,您怎么了爸?”谢红裙六神无主,焦急大喊,“医生,快叫医生!”

刚刚带着林海兰从住院部出来的萧翎,目光又被吸引过去,说道:“妈,您在这儿等我一下,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萧翎挤进慌乱的人群,伸手搭在谢慈兵手腕的寸关尺,又侧耳俯到他左胸,听他心音。

突然柳梦熙一手推向了他:“你干什么呀萧翎,你别在这儿捣乱了,你给我滚!”她很生气,要不是因为他,说不定刚才已经跟谢红裙谈下合作了。

“医生呢,医生怎么还没过来?”谢红裙焦头烂额,招呼手底下人,“快,快把人抬到急救室。”

“都特么别动!”萧翎突然吼了一声,凶神恶煞,“病人现在不能动,一动必死!”

一吼,一时震住众人。

萧翎伸手去掐谢慈兵的人中、合谷、内关三穴,按照由浅入深的力度,如果用针效果更佳,可他现在手里没有针灸针,只能使用最为原始的办法。

这个时候,几个医务人员慌慌忙忙赶了过来。

道婿第5章试读

急救科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主任急忙招呼医务人员:“快把病人抬进急救室。”

萧翎回头说道:“病人现在没醒,不能动他,否则精气行岔,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你丫谁呀?”地中海主任急了,要是谢慈兵在他们医院出了一点问题,谁都担待不起,“别在这儿捣乱!”

“我不是捣乱,我在救人。”

“呵,毛都没长齐呢,救人?”地中海主任冷笑,看向谢红裙,“谢小姐,这人谁呀?你们不把他弄走,我们没法开展工作。这要出了问题,跟我们医院可没关系。”

“柳梦熙,还不把这个疯子带走!”谢红裙怒道。

柳梦熙反应过来,伸手去拽萧翎:“你给我起开,你别耽误医生救人!”她也看不出萧翎在搞什么名堂,但她知道萧翎从未学过医,这么胡搞瞎搞,要是出了问题,整个柳家都会跟着遭殃,南都谢家从来就不是好相与的。

萧翎甩开柳梦熙,现在谢慈兵就在紧要关头,耽误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他继承了手串之中的神识之后,仿佛也继承了治病救人的使命,人命关天,谁的面子他也不卖。

包括一直对他高高在上的柳梦熙。

柳梦熙被他一甩,差点没有跌倒,在她的印象里,萧翎还没有对他这么动粗,加上刚才受的委屈,眼眶立时红了起来:“萧翎,你个混蛋,你想害死我吗?”

谢红裙立即招呼身边的人,强行拽着萧翎离开,而在此刻,老爷子突然嗯哼了一声,睁开眼睛,渐渐转醒过来。

萧翎跌坐在地,长长松了口气。

柳梦熙目瞪口呆,这家伙……真的把人救回来了?

不可能,这一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柳梦熙打从心里就不相信萧翎能够治病救人,他几斤几两,别人不清楚,她还不清楚吗?

“爸,你醒了!”谢红裙惊喜交加,急忙过去搀扶老爷子。

谢慈兵意味深长的看了萧翎一眼:“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刚才虽然昏厥,但在萧翎的抢救之下,他的意识渐渐复苏,知道谁在救他。

“萧翎。”

“学过医?”

萧翎还没说话,地中海主任抢先说道:“谢董,以他这个年龄,就算学医,也刚从学校出来而已。”

谢慈兵冷笑一声:“哼,一个刚出校门的后生,就能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你们医院这么多老资格的专家,说是治好我的病,结果我还没踏出医院大门呢,旧病就复发了!”

老爷子不怒自威,让地中海主任由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默不敢言。

“小伙子,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在哪儿学医的呢。”

萧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道:“老爷子,我没学过医。”

“没学过医?”

众人愕然。

谢慈兵微微一愣,哑然一笑:“那你说说我这高血压能根治吗?”

萧翎笑道:“老爷子,您的病根不在高血压。”

地中海主任一听,觉得是时候为医院说句话了,否则谢家如果追究医院的责任,对谁都不好,笑道:“小伙子,谢董就是因为高血压突发,才送到我们医院的。哼,你刚才都说了自己没学过医,救起谢董恐怕也只是偶然,什么都不懂,就别在这儿胡言乱语!”

萧翎淡漠的道:“我刚才说的是,病根不在高血压。老爷子之所以会得高血压,是因为虚阳上亢的缘故。你们给他吃降压药,是把他的血压降下来了,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要病根还在,高血压就会反复发作。”

“打嘴炮谁不会?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你倒是说说谢董到底得了什么病?”

“阴厥。”萧翎简单明了。

地中海主任虽然是急救科的,但也涉猎一些中医理论,笑道:“阴厥?你没开玩笑吧?所谓阴厥就是色厥,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发生的昏厥症状。可是据我所知,谢董的夫人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萧翎,刚才你救了我爸,我不想说你什么,但你也不能诋毁我爸的名声,我爸一向为人正派,你现在是说他作风不正吗?”谢红裙柳眉倒竖,对萧翎的话很不满。

萧翎笑而不语,因为他已经发现谢慈兵一掠而过的尴尬,真是人老心不老啊!

不过老头倔强,肯定不会当众说这些私事的,尤其是当着女儿的面,于是萧翎选择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又开口了:“红裙,你去跟他们院长谈谈,医者关乎人的性命,有些不专业的医生就不必留在医院了,否则就法庭上见吧。”说着还朝地中海主任那边瞟了一眼,眼神不善。

地中海主任茫然不已,这是……要拿自己开刀了?

我去,他做错什么了?

萧翎心里暗笑,刚刚在住院部的楼道里,他就发现谢慈兵是个讳疾忌医的人,尤其作风还很正派,你当着这么多人解释什么是阴厥,显得你很有学问吗?

本来大伙儿未必知道什么是阴厥,现在可好,都知道病根源自于男女关系了。

这让谢慈兵的老脸往哪儿搁?

支开了谢红裙,谢慈兵朝着萧翎招了招手,拉他到了一边,低声问道:“小伙子,这阴厥可以根治吗?”

“老爷子,主要还是要节制房事啊,说句不中听的,您这年纪……身体也不允许啊!”

谢慈兵老脸一红,说道:“我老伴走了十几年,我一直清心寡欲,也没想过再娶。但在不久之前,遇到一个女孩儿,一颦一笑,长的可真像我老伴年轻的时候啊!她正值青春,可我已经垂垂老矣,唉!”他叹了口气,无限失落。

“这事谢小姐不知道?”

“一把年纪了,还搞爷孙恋,这说出去丢人。”谢慈兵羞愧的摆了摆手。

萧翎笑道:“只要有爱,这就没什么丢人的。”

“嘿,这话我爱听。”

“老爷子,回去找人开个回阳四逆汤的方子,中药铺的大夫都懂,按照医嘱服药,您的身子很快就能恢复了。”

“嗯,老头子这命是你救回来的,说吧,你要我怎么谢你?”

萧翎笑道:“举手之劳,老爷子不必那么客气。”

谢慈兵越发欣赏萧翎,山水集团的董事长站在面前,让他提要求,可他竟然无动于衷。

要是一般人,只会觉得他傻吧。

小说《道婿》 第4章 谁有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