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剽窃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04 12:57:03

剽窃天下 已完结

剽窃天下

来源:追书云 作者:我抽万宝路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在分离之际,他送给她几十首歌曲,并且相遇10年之后再相会。这个少年就是谭家宝了,他如期地重生在那座熟悉的小县城里,重生在原来的那个家庭里。正如曲毋宁说的那样,受了一辈子训练的谭家宝是怎么也闲不住的。在不到7年的时间里,身为一名“儿童”的他,竟然也做出几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来。从刚刚学会说话开始,不到2岁的谭家宝就开始“创作”了。当然,刚开始的时候,是他的家人,即他的爷爷、奶奶、外婆、爸爸妈妈和其他亲人,以听写的方式完成了一些诗歌、小说和剧本。这些东东成为了那个年代,他们这种家庭的秘密的“精神食粮”。但是,这个时候,制作这样的“精神食粮”有时也会遭殃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剽窃天下第4章试读

1967年2月的一个凌晨,在香港九龙的一间寓所的书房里,一个少年在书桌上的稿件中,划下了最后一个句号。

一个电影剧本又算是完结了,他给自己制定的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他搁下笔,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然后他打开了电唱机,屋内顿时响起了袅绕的音乐,一个清脆的女声正在深情地唱着《渔家姑娘在海边》。

“小芳,分开好几个月了,你在那边还好吗?”

少年捧起桌上的一个相框,微笑地自言自语地说着。

这是一张经过放大处理了的彩色少女照片。照片上的少女扎着一对乌黑透亮的麻花辫子,穿着一件草绿色军大衣,在白雪皑皑的长城上面,张开双臂,露出甜甜笑容。少女是美丽的,在皑皑白雪中,又是显得是那样的清新和纯洁。

这个少女叫做陈小芳,是那个小县城的县委书记的女儿,可是现在,她却是这个少年的女朋友!

陈小芳本来是一名护士,但是自从遇见了这个少年之后,经过这个少年的一番运作,她就逐渐变成了一名海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了,而且是那种“自创型”的独唱演员!

《妈妈教我一支歌》、《渔家姑娘在海边》、《太阳最红领袖最亲》等等都是由她“创作”和首唱的,尤其是那首《我爱北京天安门》更是传遍全国的每一个角落,受到了广大人民的喜爱,更是得到了中央的表彰。

这个少年的才华、这个少年的果敢、这个少年新颖的思维方式和这个少年的那么多的与众不同,慢慢地吸引着陈小芳;同样的,陈小芳的美丽、陈小芳的清纯和陈小芳的温柔也同样吸引着这个少年。

在这个少年“特地”为陈小芳“创作”出《小芳》和《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等歌曲之后,两个人跨过了年龄、家庭和出身的羁绊而深深相爱了。

那时候,她17岁,他却不到7岁。

在分离之际,他送给她几十首歌曲,并且相遇10年之后再相会。

这个少年就是谭家宝了,他如期地重生在那座熟悉的小县城里,重生在原来的那个家庭里。

正如曲毋宁说的那样,受了一辈子训练的谭家宝是怎么也闲不住的。在不到7年的时间里,身为一名“儿童”的他,竟然也做出几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来。

从刚刚学会说话开始,不到2岁的谭家宝就开始“创作”了。当然,刚开始的时候,是他的家人,即他的爷爷、奶奶、外婆、爸爸妈妈和其他亲人,以听写的方式完成了一些诗歌、小说和剧本。这些东东成为了那个年代,他们这种家庭的秘密的“精神食粮”。但是,这个时候,制作这样的“精神食粮”有时也会遭殃的。

一次,谭家宝的爷爷谭笑间把一本叫做《七杀》的悬疑小说借给了他的徒弟戴伟业,而戴伟业竟然连夜把这本20万字的小说抄写了下来,又把这本书转借给了他的死党范弩。范弩也抄了一份,并且在去地区开会期间把这本书弄丢了。于是,这本书成了那个时代的第一部手抄本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蔓延。不久竟然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彻查这本书的来源。

由于谭家宝家的创作队伍的范围很小,使他们家庭躲过了这场劫难。不过,他们不敢再写这些“不健康”的东东了。毕竟,谭家宝这种家庭在这种环境中,是经不起波折的。

可是,谭家宝并没有闲下来。他开始和他的爷爷一起绘制各种武器的图纸了。

他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渴望将自己的这个家庭带到“安全地带”,使他们这个家庭免受今后那10几年的运动冲击;他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自己苦苦记了好几个月的这些“宝贝”尽快开发出来,强大自己国家,促进这个建国不久的国家的国防建设,为以后抵御苏联的侵略做好准备。

谭家宝的爷爷谭笑间在解放前是前空军部队的一名优秀的工程师,他在美国留学了几年,并且对武器装备这一行非常喜爱,很有心得。

由于谭笑间有着扎实的机械学、动力学和电子方面的基础,所以谭家宝与爷爷一起绘制起来就更加是事半功倍。

他们从相对简单的枪支开始,几款谭家宝喜爱的手枪、自动步枪、狙击步枪和机关枪的设计图纸和制作方法很快就弄出来了,接着他们开始绘制坦克、装甲车和火炮……

这期间,爷爷成了谭家宝的“学生”。随着他们“研究”的武器越来越高端,他们意识到目前国内的工业和科技水平越来越难以符合谭家宝的要求了。另外,谭家宝考虑到生产研究这么多的新式武器,当时的国力也不允许的。于是,谭家宝继续给爷爷“补课”,他将今后可能用到的特种钢、新材料、电子科技、新型弹药配方和精密机床等相关内容,又逐步系统地讲解了一遍,这对振兴民族工业和提振国力也是大有益处的。

接着,谭家宝把一些舰艇、各种战斗机、导弹、卫星和导弹防御系统等尖端的武器,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

1964年年初,谭笑间进京,他把这些“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国家。国家对谭笑间的“研究成果”非常重视,连伟大领袖都亲临谭笑间的课堂,听他讲解现代化军事人员素质和军事装备更新换代的伟大意义。谭笑间成为了“312”工程的副总指挥,而总指挥是叶帅。

爷爷在忙着国防建设,谭家宝却在一家废品店掏书的时候,意外找到了前世师父落下的那一批少林秘籍,这包括《少林罗汉拳》;《少林般若掌》;《少林五虎擒羊棍》;《少林易筋经》;《少林洗髓经》;《少林一指禅》;《少林百草图鉴》、《少林医典》和《八卦游龙步》九部秘籍。

之前,谭家宝用三年的时间,已经练就了师父传授的少林“速成”内功,而这门速成内功就是《少林易筋经》。他这才发现《少林罗汉拳》;《少林般若掌》;《少林五虎擒羊棍》这三本都是外功,而《少林易筋经》;《少林洗髓经》;《少林一指禅》这三本属于内功,《少林易筋经》纯粹就是修炼储备内力;《少林洗髓经》则是如何运用内力,使内力发挥到最大化,书中后半部主要是运用内力“开天眼”和“开天耳”的运气路线和窍门。《少林一指禅》则是一本具有攻击性的点穴方法和解穴方法。而《少林百草图鉴》和《少林医典》却是两部医书,《少林百草图鉴》记载了一些常见病和一些疑难病症的秘方,而《少林医典》则是运用气功疗伤治病的运气路线和一种“气针合一”的针灸方法。至于《八卦游龙步》却并非少林秘籍,他不知道师父是从哪里弄到的这部别派的专门用于战斗中躲闪逃避的步法窍门。

据这套秘笈的总纲描述,最难练的是《少林易筋经》,因为它纯属内力的积累和储备,所以需要大量的时间,总纲指示只有练习《少林易筋经》三十年以上才能接下来练习其它两门内功,一定得循序渐进,否则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谭家宝大为快意,这部《少林易筋经》对他来说已经练成快五十年了,所以最难的一关他已经过去了。

所以,谭家宝有了坚实的《少林易筋经》基础,他很快就学会了少林秘籍中的全部内容。这包括神奇的“开天眼”、“顺风耳”、少林一指禅点穴神功和不知道是那个门派的特别好玩的《八卦游龙步》。

少林寺的医书也是难得的宝贝。谭家宝本身的专业就是中医,所以对于《少林医典》中的运气疗伤治病的方法一看就明白十之八九,他越往下看就越惊叹中华医术的博大精深,就越惊叹祖先们的无穷智慧,谭家宝叹为观止。这部书的医术虽不能说包治百病,但是谭家宝明白此项医术对于由五脏六腑、骨骼关节、经脉神经所引起的伤害和病变的治疗效果一定非常显著,他甚至有信心凭自己对于中医和西医的理解,能够更加拓展此项医术的治疗范围,他直接想到的是血液方面的病变,进而想到了对于癌细胞的抑制和杀灭。《少林医典》的运用气功疗伤治病的运气路线和一种“气针合一”的针灸方法,与前世谭家宝自创的那套“运气针灸”法竟然有一些相似之处,只不过这种“气针合一”更加科学,更加全面,更加能够适用于更多的病症。

而《少林百草图鉴》所记载的各种药物配制的方法也大大的开拓了谭家宝的视野,这些配置成份所包括的中草药药材的功用,谭家宝知之甚详,但是大多药物的配置方法和比例却都是谭家宝这代中医工作者所想不到的,甚至想都不敢想的,简直匪夷所思啊。这些配置和比例看似不合理,但是细想却又觉得是神来之笔,奥妙无穷。

让他更为惊喜的是,《少林百草图鉴》的封皮中,竟然还藏有一张发黄的叫做“驻颜丸”的中药配方。根据这张配方中的记载,如果连服此药九九八十一天,就可以长年益寿,容貌停止或者延缓衰老,达到青春永驻、红颜不老的效果。谭家宝开始也并不怎么相信,后来仔细研究,发现这副药至少没有害处之后,就熬制了这种“驻颜丸”。他让17岁的陈小芳第一个服用了这种神奇的药物。从陈小芳服用之后的症状和陈小芳反馈过来的服用感觉之后,谭家宝基本判断,这种“驻颜丸”有它的疗效,延缓衰老是一定的了,至于会不会返老还童和青春永驻就要看以后了。

学会少林神功,又得到这么多重要的宝贝,重生过来的谭家宝感觉自己已经插上了翅膀,他豪情万丈,对于今后的发展更是信心满满。

这也难怪,如今的谭家宝已经接近于“神”。他虽然只是区区七岁儿童,但是“文治武功”似乎天下无敌了。

解决了家庭问题和国家发展问题后,谭家宝觉得自己在国内已经再也没有了发展空间,他开始寻思去香港发展。

当时去香港并不容易。之前,谭家宝虽然知道去香港的好几条路线,但是,由于谭家宝年龄太小,又不会游泳。所以,他最后选择的是租船过港。

谭家宝了解到,当时租船去香港的费用是每人600元。这对于60年代的人来说,600元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目。于是,谭家宝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趁着大运动开始时,全国混乱的时候,谋划和完成了一起建国以来的一次最大的“投机倒把”生意。他们如同火中取栗、刀口舔血一般,有惊无险地赚取了上千万的人民币。同时赚取的,还有一个神秘的叫做“小神童”的赫赫威名。

然而,一切都顺风顺水,谭家宝准备到了香港之后大干一场,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却是出师不利。在他们的租船进入公海之后,他们意外遭遇到了潮州帮。潮州帮毫不客气地劫走了他们带来的200万元。要不是谭家宝出招,并亮出“小神童”的名字,又巧妙地把“五亿探长”雷洛搬出来吓唬他们的话,谭家宝带来的所有手稿和他们身上藏着的几万元也会被他们劫走,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公海中遭遇劫匪,200万资金被洗劫一空。这一变故打乱了谭家宝事先的安排。本来他想用那200万开一家公司,等站稳脚跟后再图谋发展的。所以现在他们必须重新筹划未来了。幸好谭家宝他们三个小孩事先藏好了三万元,几个成人身上都还藏有三至五千元。这样使他们还不至于流浪街头、风餐露宿了。

到了香港之后,谭家宝租了一套公寓,他闭门思索自己今后的路。而其他人,包括2个和他同龄的徒弟谭家宁和谭少强都出去找工作赚钱了。

谭家宝站在阳台上,仰望广袤的天空,心潮澎湃。

明天将是自己7岁的生日,他的那帮兄弟都会过来为他庆生。而他现在已经把他们今后几年的发展脉路都理顺了,他制订了详细的攻略计划,他有充足的信心在今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赚取尽可能多的资金,赢得自己良好的声誉。

PS:由于作者冒失,埋头写了30多万字的记录那个年代的内容。当猛然醒悟时,却已经刹不住了,作者已经把后面的情节全部架设完毕,已经很难更改了。所以本章是30多万字的浓缩品。如果没有这一章,后面的情节将无法展开。所幸的是,作者后面架设的内容将着重于“全球”,国内事物将会偏少或者淡化敏感的东西。

最后,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剽窃天下第5章试读

1967年3月1日上午,谭家宝的寓所已经是高朋满座,他的朋友们一个不落地全部到齐,个个精神抖擞,谈笑风生。

根据谭家宝的意思,大家来香港的第二天就出去找工作了。本来他们都他们的时间就很紧迫,去找工作,完全是多余的一种行为。不过谭家宝却不这样认为,他要这些人去找工作,并不是为了那几个钱,他是想让他们去到生产一线去感受一下资本主义社会的工人和老板是怎样工作的。

香港正处在腾飞初期阶段,是香港人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和辛勤的汗水把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建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在前世,谭家宝自认为是最勤奋、最能吃苦的一个人了。至少,在他所在的几个圈子里面是这样的。不过后来他遇到了一些香港人、台湾人、日本人和韩国人,他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勤奋。

所以,谭家宝认为,他的这批兄弟都是从大陆出来的,而且都吃过真正的“大锅饭”,他们所理解的“勤奋”一定与真正的勤奋有一段距离。虽然谭家宝曾经多次在和他们一起的时候,给他们讲解这些,给他们洗脑。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一定要让他们去看一看,去真正地感受感受。

谭家宝带出来的这几个人的文化素质参差不齐。有戴伟业和范弩这样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像刘建这样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小学肄业生。陈力军、崔有福和郑大士三个人也都是中学毕业。好在他们都有各自的特长,都有自己的专业。而这时候的香港急需劳动力,而他们几个都很年轻,最大的戴伟业才26岁,最小的刘建才刚满20岁,所以他们找工作也就不难了。

戴伟业依靠自己娴熟的机械制造技术和中南大学机械系毕业证书,以及自己勤劳肯干的工作作风很快就在一家电子厂担任了技术员;崔有福凭借自己算盘和会计上的优势也在一家玩具厂担任了会计;刘建不付吹灰之力就考到了香港驾照,做了一名出租车司机;陈力军在一家服装厂做了推销工作;郑大士进了金庸的《明报》做校对;范弩就有意思了,他起先在邵氏电影公司做美工,很快就凭自己的忽悠本领做了摄影师,前几天邵氏需要几名会武功的小演员,他就把谭家宁和谭少强介绍去了。

这是半年多以来,他们在香港的第一次这么齐的聚会,都是多年的朋友,又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大事,所以他们围坐在一起,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使这一次聚会的气氛显得非常热烈了。

对于谭家宝的“本事”,他们都是感同身受的。在谭家宝面前,他们丝毫也不敢把他当小孩子处理,虽然他们都是谭家宝叔叔辈的人了。

谭家宝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群年轻人在互相抬杠,互相揶揄。

这时候刘建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大声对谭家宝说:“老大,昨天晚上我在钵兰街拉客的时候,拉到了蔡老大的一个手下,就是那个被老大吓得尿裤子的。我已经知道他的住处。老大,我们现在正需要钱。你看能不能从这里想办法要蔡老大还我们钱?”

刘建是这一群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他只有20岁。他长得很强壮,这可能与他14岁就开始担任一名卡车司机有关了。

而对于谭家宝的这个“老大”的奇怪的称呼,是他们一群人一致要求的。在内地期间,谭家宝带领他们走南闯北,风风雨雨,这让他们感到由衷的佩服。到达香港之后,他们纷纷请求谭家宝继续做他们的“老大”,带领他们实现他们的理想和抱负。

谭家宝收敛了笑容,皱了皱眉头说:“你没有看错吗?”

刘建自信地说:“我没有别的本事,但是识人功夫却是一流。只要被我仔细看过一眼的人,即使十年后我都会认识。所以绝不可能认错人。”

谭家宝点头说:“刘建,你做得很好,没有打草惊蛇。不过现在不是找他们算账的时候,而且我了解到,这个蔡老大还是有一手的,并且他比较讲义气,我们也许以后还用得着这个人。注意了,我们的钱丢了就丢了,不必耿耿于怀,更没有必要为了这点事情就在香港掀起波浪。赚钱的办法,我这里有的是!现在我已经有了赚取第一桶金的计划,我不想这个计划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至于蔡老大欠我们的这笔债,我算是记下了。”

刘建点头,不再吭声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那次海上遇险,要不是谭家宝果断发出飞刀,他们几个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时候的几条性命有算得了什么?

气氛紧张了一些,陈力军突然坏笑地说:“阿建,你小子经常去钵兰街啊?为什么不带上兄弟们呢?哈哈,来香港才半年多而已,你不会堕落得这么快吧?”

刘建脸色一红说道:“钵兰街晚上人多生意好,所以我们出租车司机喜欢去那里拉客,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嘻嘻……前天晚上我倒是看见我们这里一个兄弟去了那里喔,我大声叫他,他都没有听见。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说着,他也坏坏地把目光投向郑大士。接着所有人都怪怪地看着郑大士。

“干嘛?干嘛?我可没有做什么坏事啊,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我……我是党员,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情呢?那天……那天我的确是去了钵兰街,和我同事一起去的。我们是去找人。找人!知道吗?是找人!……”郑大士语无伦次、气急败坏地解释那天晚上的事情。

钵兰街是香港著名的一个红灯区,那里的皮肉生意非常兴旺。

陈力军摇了摇头,严肃地说:“我们当然知道去那里当然是找——人啦。不找人,去那里干嘛?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

这种揶揄人的事情往往离不开范弩,他夸张地叹息一声指着众人说:“哎!你们啊!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你们这些人好了。人家老郑现在在报馆工作了,那是‘文人’了。‘文人’啦!‘文人’的所作所为是你们这些山野匹夫所能理解的吗?哎!自古文人多风流,很正常啊,有什么好奇怪的?青楼中很多才貌兼备的女子,风雅之士也就最好这一杯。所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就是这意思了。所以大家不能以这种眼光来看老郑,而是应该以崇敬的、敬仰的目光来看老郑,像我一样……”

说着,他真的做出无比仰视的目光投向郑大士。

郑大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双手举起来,做出投降状说:“好了,我老郑说不过你们。我还是招了吧……”

房间内立即哄堂大笑起来。

郑大士摇头继续说:“《明报》想报道一些钵兰街女子的生活状况。他就派了记者刘继明去了解她们的状况。这刘继明怕老婆,所以就央求我与他同去。那天我刚好没事,所以就陪他去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谭家宝笑了笑说:“老郑,你觉得《明报》怎样?在那里工作开心吗?”

“虽然很累,但是还是比较开心。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郑大士感激地看了谭家宝一眼,他感激他为他解围。他继续说道:“《明报》自上而下的工作作风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而且他们的效率很高。在内地往往两三个人做的事情,在这里要一个人搞定。据说就是查先生自己也一样,他们都说,他每天至少要工作15个小时。”

郑大士进《明报》挺不容易的,直到最近才进入《明报》,进入《明报》后才知道金庸正好去国外考察去了,据说金庸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郑大士是爷爷之前所在的县机械厂最年轻的干部,他是平洲县著名的“少年英雄”。郑大士身材魁梧,长得一脸正气,这可能与他从事政工工作有关。因为机缘巧合,他是最后一个加入到谭家宝队伍的一个人。

为了郑大士能够顺利进入《明报》工作,谭家宝特地为他加班加点地准备了《猫血》、《七根蜡烛》、《天蝎森林》、《血族天使》和《天劫》五本小说。因为他们发现,金庸的《明报》出版了谭家宝制造的那本让全国轰动的手抄本《七杀》!而《猫血》、《七根蜡烛》、《天蝎森林》、《血族天使》和《天劫》五本小说和《七杀》一样,都是出自一个美女作家之手。谭家宝教给郑大士一些与金庸的交涉方法,并且希望郑大士既要为他们赚到钱,又要赚到名气,还要交到一个好朋友,更要让郑大士在《明报》学到一点东西!

“是啊,这里的人工作起来都像玩命一样。我们拍电影也一样,简直像打仗一样。”谈到工作,范弩也正色起来说:“说实话,我第一天工作的时候,晚上回来,骨头都像要散架了一样。在内地工作,我从来没有这么辛苦过。不过,这么久时间以来,我也习惯了。”

范弩长得棱角分明,模样俊朗,他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内地期间,他是谭家宝“作品”的忠实读者之一,他也曾加入过谭家宝的写作战团,他是除了戴伟业之外,受到谭家宝“思想”影响最久的一个人。

“可不是吗?这几天,为了能够推销几件衣服,我跟随我们公司的几个业务员整天在香港大街小巷去推销,腿都快走断了,舌头也快说得起泡了。我累得像什么一样了,可是我的那些同事居然还个个精神抖擞的。还有就是他们的工作作风让我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他们为了能推销一件产品似乎什么脸面都不要了……”陈力军也感叹起来。

陈力军瘦瘦小小的,显得很机灵。他本来是同谭家宝父亲谭谦一起插队到谭家村的知青。因为谭家宝得知他之前有渡港经历,才把他网罗过来的,而刘建和崔有福是他带过来的。

接着大家开始痛诉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与剥削。末了,他们也总结出来说,香港之所以这样繁荣,这样发展,是与千千万万香港人的勤劳所分不开的。

谭家宝听着他们的感概,听着他们的总结,心里感到满意极了,他安排他们去打工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你的支持是万宝路最大的动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