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更新时间:2021-04-03 18:00:46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已完结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来源:追书云 作者:福天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黑衣人惨嚎一声,缩回手臂,随即看向李明逸,眼中怯色一闪而过,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黑衣人认出了李明逸就是白天如屠猪狗般将自己的手下收拾得一干二净的那个人,心中恐惧不已,眼神转了转,毫不犹豫的回身就要逃走。李明逸哪会给他机会,趁着他背对自己,立刻欺身而上,手掌并指微曲,以五指关节处巨力撞向那人脊椎之上的灵台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6章试读

“报告!死亡人数一共50人,其中男子49人,女子1人,算上前面院子和街上的,一共81人,所有人都是一击毙命,但伤口位置并不相同”很快就有人走过来汇报,这数目听得这个排长眉心猛跳,连忙挥手打断了他,示意自己明白:“照片上那个人在哪?”

“报告!没有发现!”士兵立正挺胸回答道:“不过四号在屋子里间发现了一条密道,经过勘察,下面岔路众多,应该是目标人物用来逃生的。”

“又他妈让他跑了?”排长听得怒喝一声,骂骂咧咧的一把扯掉脑袋上的头盔摔到地上:“这孙子属泥鳅的?怎么到哪都能跑?”

这话听得李明逸一楞,抬头看向他问道:“什么照片?你的意思是头目不是这个人?”他指了指被自己挂到房梁上的那个一开始很是神气的男人:“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谁跑了?”

“李李上校。”排长愣了愣,下意识的抬手对李明逸敬了个礼:“我们也是收到上峰指示,前来抓捕这次邪教聚会的首要头目,但是资料上指示的目标确实是逃脱了。”

李明逸听得脸色一沉,心里有些怒意。

布置了两个月,竟然还是又让那杂碎跑了!

他眼中寒光一闪,脑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逸哥,兄弟我这次一定要去找那些人把这事了了,你别拦着我。”眼前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岁数,一脸狰狞之色的年轻男人。

“小四,你妹妹的事情我们所有人都很愤怒,每一个人都想着替她报仇,但你现在这样,去了也讨不了好。”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逸哥,你别劝我,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人这一辈子如果连替自己的血亲报仇都要犹豫,都要畏手畏脚,那他妈还有什么意思?”年轻男人说道最后一脸哀苦:“让我去罢”

画面一转,他看见自己抱着那男人四肢尽断的尸体,没了往日的坚韧模样,嚎嚎大哭,有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滑落,滴到他怀中男人的身体上,弥漫出大片的血迹。

“碰!碰!碰!”李明逸被脑中的画面刺激得狂吼一声,扭身连踹房内立柱数脚,将那需要一人合抱的柱子踹得木屑横飞,四分五裂。

这番动作吓得面前的排长连忙抬头看了看房顶,唯恐这屋子会突然塌下来。

他就那么看着李明逸,也不敢过去,唯恐被连着一块儿踹回来。

突然,他肩上的对讲机震动了一下,他如蒙大赦,连忙取了下来,一阵应声后,他将对讲机朝李明逸递过去:“李李上校,首长让你回话。”

李明逸眼中怒意不止,看着他的手,连喘数口气,眼睛闭着等待片刻,勉强稳住心神,才抬手接了过来。

“没受伤?”对讲机里的老人并没有如李明逸所想那样大发雷霆,沉默了片刻,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李明逸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老人似乎明白李明逸的心思,叹了口气说道:“你太从冲动了,我让你待在原地是为了引蛇出洞我明白你心里的想法,但也恰巧是这样,我们再一次放走了这个杂碎。”

“李老三潜伏了这么久,连这密道都没发现?”李明逸很是不满,声音有些拔高:“他干什么吃的?”

“这密道他当然发现了。”老人回答道:“而且还在出口截住了那个头目但那人身法诡异,一身功夫阴柔迅捷,刚好克制住他,哪怕我为求保险还给他派去顾家的人当帮手,却也只不过是让他们拼了个两败俱伤,还是叫他跑了。”

“你一开始就该让我去截人!”李明逸沉声说道。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老人再次叹了口气:“李老三传回消息,那人应该走的是邪派功夫,打斗之时不时会从怀里摸出血瓶饮下,我估计这次他身受重伤,恰巧你又打乱了他的布置,这人必定会想方设法再找个修炼鼎炉,以求快速复原今天刚好又是一年之中极阴之日,你放心,他肯定会忍不住找那些奇脉之人下手,我已经将这座城市内发现的所有可能成为目标的资料都分发下去,一旦他有所动作,绝对不会再让他逃脱!“

“但愿这次你不会再次让他跑了。”李明逸不满的闷哼一声:“这里的人我都杀了,要是有哪个心里不舒坦,你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他说完,眼中余怒未消,不等老人回答,抬手将对讲机扔给了那个一直没敢出声的排长,然后毫不停留,大步离去。

其他士兵纷纷眼睁睁看着他走远,没有阻拦

出了院子,街上已经被赶来的部队拉起了警戒线,院门口停着几辆军车,有几个穿着文职军装的人正在和警察交涉着。

这是见院门打开,全都转头看向了出来的李明逸,然后其中一个带着大沿帽的年轻男人眼神一紧,连忙将帽子脱下来用手托住,对李明逸敬了个礼:“李上校好!”

李明逸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越过警戒线走了开去。

身后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明逸脑子里想着事情,还没走到摊位处,眼角余光就不经意间看到那马江华鬼鬼祟祟的开着车朝院子那边走,想到刚才这小子竟然还找来一群混混对付自己,他心中不爽,二话不说就走到车后,抬脚猛力踹在尾灯上。

因为李明逸心中余怒未消,所以没收住力气,十成力道用了个尽,所以一脚下去,这辆价值几百万的阿斯顿马丁竟然被他一脚踹得稳不住车身,斜横着划过一地轮胎摩擦的痕迹,撞到街边栅栏上。

马江华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力道推得整个脸摔在方向盘上,一阵眼冒金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子一轻,竟然被人从车窗里给单手拎了出去。

他吓了一跳,眼神迷糊的看向面前,随后看清了站在他面前一脸怒气的李明逸。

“你,你,你干嘛?”马江华看着李明逸的脸色不太对劲,有些胆怯结巴:“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们马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李明逸仿如未闻,根本不理会他的叫嚷,一把把他摔倒地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揍:“老子叫你油头滑面叫你想我的妞叫你叫人堵我”他每说一句,就扇马江华一耳光,打得他半边脸肿的跟注了水的猪头肉一般,然后一脚将他踹到车底:“别让老子在看到你!”

李明逸嫌恶的抖了抖衣服,也不管他伤成什么样子,大步朝摊子走去。

可刚走了两步,那个在院门口朝他敬礼的军官却从身后追了上来,拦住了打算收拾东西回家的李明逸:“李上校,首长让我把这东西交给你。”

李明逸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将一叠资料结果,嘴里问道:“这是什么?”

“是可能受到邪教袭击的目标名单”年轻军人一脸严肃:“首长让你原地待命,一旦发生异动,立刻前往目标地点。”

李明逸听着他的话,将名单翻开看了看,接着面色猛地一沉。

那名单上用红色涂色笔重点圈出来以示重点的两个名字让他眉头猛跳。

汉唐国际董事长之女——唐筱筱,唐诗雨。

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猛地攥紧了手里的资料,心里一惊

难道那人将集会地点换到这里,就是为了抓她们俩?

可是唐筱筱也就今天来医院取唐诗雨的复查报告单,平日里根本没来过这,他是怎么知道她们身体的异常的?

想到这,李明逸面色猛地一变,根本顾不上身旁军官说的话,四下看了看,将资料推回他手里,抬脚便跑!

“李上校,李上校!”那军官连声疾呼数声,最终还是无奈的看着李明逸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

这下首长估计又得炸毛了。

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因为在院子里耽误了不少时间,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四周开始星星点点的亮起霓虹灯光,李明逸心中着急,趁着夜色之中掩盖身形,一身功夫毫不掩饰的收放而出,脚下如雷似电,一路急奔到了唐家那明珠花园别墅处。

唯恐撞上保安白费功夫,他也没走正门,直接从两米来高的围墙外翻了进去,然后轻车熟路的到了别墅楼下。

他站在外面看了看,找到下午时候自己从窗户离开时的那件屋子的方向,然后动若脱兔一般,手脚并用,抓扯纵越之间,霎时就上了三楼。

还没等他顺着打开的窗户进去,里面就传来了唐筱筱和唐诗雨两姐妹的对话声。

“姐,你说李大师究竟能不能娶了我们啊?”唐筱筱的声音还是那样糯软,有着莫名让人心安的感觉:“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来我们家提亲时候的样子。”

“嘻嘻,你是不是就盼着这一天啊我倒是不担心这事,你看咱爸那样子,我估计就是李李明逸家里不允许,他也一定会把我们嫁给他。”唐诗雨或许是因为常年卧病在家,少有跟人交流的缘故,性子倒是比唐筱筱更单纯一分:“我看电视里面说,没有感情的话在一起会很痛苦的不知道李大师跟我们在一起会不会感到不开心。”

李明逸听见两人的声音,担心的心放了下来,本打算偷听下两人说话,这时候听到这却是忍不住了。

他身形一动,单手撑着二楼墙壁跃进窗户里,在两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急点,身子跟着窜上了床,刚好落在两女之间。

李明逸朝不能动弹的两女眨眨眼睛,轻声说道:“不要乱动,看着对方,该说什么说什么。”

说完,他解开了两人的穴道,挑眉笑了笑:“你们不是在聊没有感情在一起会不会幸福吗,这个我可以回答你们,不会,所以我们才要多多培养感情啊。”

唐筱筱和唐诗雨发现自己的身子又能动了,不明就里的看了眼李明逸,随后想到李明逸出手救过自己,信任下来,按部就班的说起闲话。

也就数分钟的样子,唐筱筱跟唐诗雨同时看到一直嬉皮笑脸看着自己的李明逸脸上一沉,忍不住声音一顿。

“桀桀桀。真是老天有眼啊。”那全身罩在黑衣里的人影发出一阵如同破风箱拉动的诡异笑声,望向床上的唐诗雨两人:“原以为是六脉闭锁的废品,没想到竟然是双生阴阳,而且还不知道被谁开了灵窍,好,好好!不枉我等了这么久才动手!”

“你是谁?”唐筱筱吓了一跳,强忍住不去看身旁的李明逸,喏喏的小声问道。

“哈哈哈,我?小宝贝,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了。”那人猖狂大笑数声,一脸淫邪的说道,然后伸出骨瘦嶙峋的爪子向唐筱筱两人抓来:“嘿嘿嘿,别想跑,没人能救得了你们的~”

李明逸听得眼神一寒,剑眉一竖,鲤鱼打挺一般猛的从床上跃起,然后抬手握拳击出,动作一气呵成,不偏不倚的撞到那人手腕处。

“找死!”那人厉啸一声,变爪为掌,当头罩面向他拍来。

李明逸唯恐他趁机掳走两女,也不躲闪,直接沉腰顿足,双掌并指一推,架住他破风而至的手掌,然后眼中怒光一闪,变掌为指,手中数下连点,戳在那人手臂几处大穴之上。

如同气球撑破的声音想起,那黑衣之下的手臂血肉崩裂,立刻就溅出血来。

黑衣人惨嚎一声,缩回手臂,随即看向李明逸,眼中怯色一闪而过,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黑衣人认出了李明逸就是白天如屠猪狗般将自己的手下收拾得一干二净的那个人,心中恐惧不已,眼神转了转,毫不犹豫的回身就要逃走。

李明逸哪会给他机会,趁着他背对自己,立刻欺身而上,手掌并指微曲,以五指关节处巨力撞向那人脊椎之上的灵台穴。

骨头断裂的声音随之响起,那人又是惨嚎一声,色厉内荏吼道:“你敢杀我?你敢杀我!你杀了我,华夏五十个世家都不会放过你!”

李明逸看着如同软到在地上熟虾般乱爬的黑衣人不屑的嗤笑一声:“不用等他们来,老子很快就会让他们下来陪你!”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7章试读

李明逸的冷笑声如同死神的镰刀,划过黑衣人的脖颈,临死之前,黑衣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是不太相信自己抬出华夏五十世家,李明逸还敢动手斩杀他。

黑衣人的尸体软绵绵的躺倒在地面上,地面上还夹杂着尸体的余温。

“啊。”

唐莜莜只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当即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莜莜,不要害怕,有姐姐保护你。”

相比之下,唐诗雨则镇定多了,她抱着唐莜莜,嘴中一直在安慰唐莜莜,只是其眼瞳里一闪而逝的惊慌出卖了她的表象。

“真是坚强,明明害怕,却还强行硬撑着。”

李明逸眼里满是欣慰之意。

“你们先出去吧,我来处理这些。”

李明逸不忍两位女孩继续受到惊吓,便赶忙提醒道。

“我不,我要战胜心中的恐惧。”

唐莜莜一脸坚定的表情,受唐莜莜的感染,唐诗雨的小脸上也挂着坚定的神色。

“好,那我们就一起看看这黑衣人的真面目。”

李明逸也觉得温室之中花朵容易枯败,便答应了二女的要求。

看着二女一脸强制的表情,李明逸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还真是挺可爱的。”

走上前去,李明逸一把掀开黑衣人的面具,顿时一张熟悉的侧脸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啊,怎么会是他。”

唐莜莜一眼看到此人的真面目,便不可控制的大叫起来。

“看来我之前小看了你。”

此人正是先前与李明逸结仇的马江华。

“莜莜,诗雨,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出去,另外这段时间就呆在家里,不要出去走动。”

在看到是马江华时,李明逸的心中就产生了一丝不妙的念头,事情似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李明逸将尸体抬了出去,房间里,唐莜莜和唐诗雨二女还保持着惊慌的表情。

“姐姐,刚才李大师叫你诗雨呢。”

唐莜莜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还未长大,很快就将难过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恢复到天真的状态来。

“你还不是一样。”

唐诗雨脸色红彤彤的,看起来极为的可爱。

“不过,这个李大师倒是挺有趣的。”

唐诗雨笑着说道。

李明逸一路抬着马江华的尸体朝着唐千秋的房间而去。

推开紧缩的房门,唐千秋威严的面貌出现在李明逸的面前。

“好女婿,你来了,咦,这是。”

唐千秋这几天为得到了李明逸这个好女婿一直沾沾自喜,见到李明逸主动找上门来,威严的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兴奋的神色。

“马江华。”

李明逸直接用手一扔,马江华的尸体滚落在地。

唐千秋的老脸上露出了郑重的表情,就算唐千秋如何糊涂,也意识到发生了大事,更何况唐千秋能够坐到今天这个位置,手段能力更是不可挑剔。

“女婿,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唐千秋收起了兴奋,脸上满是郑重。

见到唐千秋这幅上位者的姿态,李明逸在心中暗自点头,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解给唐千秋听,当然,李明逸自己的身份,李明逸是闭口不谈的。

“女婿,此事你怎么看。”

唐千秋脸上严肃的表情在对上李明逸时,便迅速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软磨硬泡的方式。

“果然能够坐到这个高位上没有一个不是老狐狸。”

李明逸在心中暗自诽谤,表面上却是不露丝毫痕迹:“线索很明显,出手的人是马江华,而且马江华一直隐藏身负武功潜藏在唐家,此事绝对与马江华脱不了干系。”

李明逸语气淡然的说道。

“女婿高见。”

唐千秋紧缩的眉头微微舒展开。

“若是此事跟马江华脱不了干系的话,那背后的主导人与马家也脱不了干系。”

唐千秋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马家很强大吗?”

李明逸眼里释放出森森的杀气,在见识了这群人面兽心的畜生后,李明逸平静的心境总会莫名的变得烦躁起来。

“这群畜生。”

李明逸不由的想起了少女惨死时解脱的神情,李明逸为自己当时不能解救少女而自责内疚。

“女婿,若是背后的主导者是马家,此事就不容易处理。”

唐千秋语气有些变得有些落寞起来,一个父亲若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父亲。

李明逸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女婿,你有所不知,马家是华夏五十世家之一,若是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想要搜查马家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唐千秋语气带有一丝怒气说道。

“华夏五十世家吗?”

李明逸嘴角轻轻勾起,若是了解李明逸的人就会知道,这是李明逸真正动怒了的表情。

“我会找到足够有力的证据,到时候我看马家怎样逃脱我的手掌。”

马家既然都打到了李明逸的头上,李明逸自然是有招接招。

“此事包在我的身上,这是李明逸临走之前说过的话。”看着李明逸离去的背影,唐千秋忽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唐千秋看重的人,果然不凡。”

唐千秋嘴角裂出一丝笑容。

李明逸在离开唐家之后,便一路朝着市医院门口而去,李明逸终日混迹于市医院,暗地里却悄悄打听出了关于马家的全面消息。

马家是华夏五十世家之一,在华夏的能量极为的恐怖,意识到这一点,李明逸撤消了直接冲上马家的念头。

毕竟,对付这样的庞然大物,若是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是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即使是李明逸亮出自己的身份来,终究是于事无补。

黑夜之中,一道黑影迅速的在这座城市中来去。

这道黑影的主人正是李明逸,李明逸打算了许久,最终决定夜探马家,希望能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快追,家主说了,谁若是抓到这蒙面人,就重重有赏。”平静的黑夜,终究被黑暗所吞噬,一阵令人作呕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黑夜之中,一群身形麻利的大汉追着一个身材瘦弱的蒙面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