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更新时间:2021-04-05 16:25:29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连载中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来源:追书云 作者:纵里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包房里正在酣战的男女被忽然闯进来的人群跟打开的明亮灯光照的愣在了当场,以至于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被包房门口拥挤着的人群,全部看了个真切,事发突然,现场一时间竟然诡异的没人出声。蔡冰冰面如死灰的看着不远处沙发上脸色迅速惨白下去的花想容,双腿一软的跌坐在了地上。“我打个电话回包房就不见了,你们怎么都跑来这里了?”苏眠好奇轻快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来参加她生日会的同学们顿时全部转过头来,神色微妙的看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回到了一切都没发生的年纪

午夜时分,女人的哀求尖叫声,让本就冷清的私人医院,格外的让人毛骨悚然。

病房内,刚做完肝脏移植手术的女人苍白又憔悴,她跪在地上卑微如狗,死死的拉着面前的衣着华贵的男人,苦苦哀求。

“晨义,我跟你离婚,我净身出户,苏氏我也会给你,我求求你,不要夺走我的孩子,我只要小衡,我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小衡是我的命,是我刚用命救回来的孩子啊……”

男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眼中没有半丝同情。

“苏眠,你太蠢了。”穆晨义冰冷又缓慢的开口,“苏氏?苏氏现在的继承人是想容,轮得到你让?”

苏眠空白了一瞬,她不解,“继承人?花想容,不,不会的,她只是我外公收养的孩子而已,她……她跟苏家非亲非故,为什么会有继承权……”

“那当然是因为,我跟你有亲有故啊,苏眠,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姐的。”

娇俏的女声从门外响起,苏眠抬眼,看着跟她长得七分相似的漂亮女人踏着高跟鞋,缓缓走了进来。

她的丈夫自然的伸手,将人搂到了怀中,视若珍宝一样的亲了亲她的嘴角。

苏眠瞳孔猛的缩紧,张了又合的嘴,描述着她的不敢相信,面前的人,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视为亲人的闺蜜,他们竟然……

苏眠止不住的牙齿打颤,“你……你们……”

亲吻的两个人停住,花想容转过脸,露出单纯无害的笑意,话却像是淬了毒一般,“苏眠,你真的好蠢,我跟晨义在一起五年,你都没有发现,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五年?在一起五年?她跟穆晨义结婚,也才不过五年,他们却在一起五年?

苏眠像是从头到脚,被按进了南极的冰水中,冻得她,连心脏都麻木的失去了一瞬的跳动。

苏眠不相信,心却落像是落下了万丈深渊,她只能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看向自己的丈夫,自己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呆滞无力喃喃,“她说的是假的对不对?”

“假的?你确实蠢。”穆晨义目露厌恶鄙夷,“五年我都没碰你一下,你当真以为我是因为有什么生理问题吗?我只是恶心你这个荡妇而已。”

荡妇?哈!真是太可笑了,她嫁给他五年,却守了五年的活寡,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在家相夫教子,对外,他的工作上,他的公司都是自己一手维持下来的,她苏眠也许对不起自己的外公,对不起自己的好友。

可绝对!没有对不起他穆晨义跟花想容过,可现在,他竟然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说她是荡妇?

不,她才是外人,彻头彻尾蠢到要死的外人!

“穆晨义,花想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管是苏氏还是小衡,我都不会让给你们!就算鱼死网破!我也会跟你们争到底!”

面对苏眠起身恶狠狠的威胁,两人却都只是一声嗤笑。

花想容细腰轻扭的走到苏眠身边,鄙夷的嗤笑,“争?你拿什么争?你现在只是个刚做完肝脏移植手术,马上就要死的人,你还以为自己是苏家的大小姐吗?更何况,不是你自己放弃了这个身份的吗?”

花想容毒蛇一样的眼神盯着苏眠,让她背脊发凉,忍不住的后退。

“你想干什么?”

“看在我们十五年的情谊上,我想让你做个明白鬼。”花想容欣赏着她的恐惧,笑的人畜无害,“苏眠,你以为小衡是你的孩子吗?你错了,小衡,是我跟晨义的儿子,亲生儿子。”

苏眠只觉得头顶被一道雷劈中,震的她愣怔了好久,才颤抖着眼眸死死的盯着花想容,“你,你说什么?”

花想容凑近她,一字一句的缓缓道,“五年前会所的一切,都是我设的局,唯一的偏差就是,上了你的人,不是晨义,你怀上的野种,不知道是哪个下三滥的孽子,他一出生,我就把他掐死了,他的命,跟你一样贱,哭了整整一分钟,才肯断气……”

苏眠浑身颤抖,几乎站不稳,花想容却好心的扶着她,字字宛如催命符。

“还有,外公也是我杀的,老不死都中风了还是不肯把遗嘱继承改成我的名字,真让人不爽,我只能让他去死了,我给他喝了百草枯,他在病床上,挣扎的像是水沟里的臭虫,到死,还喊着你的名字不肯闭眼呢。”

“花想容!我要杀了你!”

苏眠崩溃了,她歇斯底里的尖叫,疯了一样的抓着花想容的衣领,拼命的想带着面前的人一起下地狱,可早就被手术折磨的身体,却连对方一脚都禁不住,伤口崩裂,苏眠撑跪在地上,血透过衣服,滴滴答答的在地上汇成一片小血泊。

花想容却不放过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她抬起八寸的高跟鞋,踩在苏眠的手上,满是鄙夷的道。

“杀我?下辈子吧,苏眠,希望下辈子你聪明点,别在这么蠢了,不然,我对付你,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

仿佛落水之人浮出水面,苏眠猛的从床上坐起身,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肺部承受不住,她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不算好闻的香水味,视线能展开的范围并不多,苏眠脑子有些混沌,直到身边传来一声男人的闷哼声,她才浑身僵硬的猛的转过头去。

不明亮的视线里,苏眠只能看到一个男人侧身躺在她身边,看不清对方的脸,可后知后觉感受到凉意跟一动就酸痛的身体,苏眠才惊觉发生了什么。

医院的记忆涌入脑海,她的十根手指头狠狠的扣到了地毯里。

花想容!要用这种方式来让她死都死的屈辱吗?

“连个人都看不住!你们干什么吃的!人肯定还在会所!你们赶紧给我找!”

娇蛮的女声从门外传来,惊醒了想跟对方同归于尽的苏眠,她猛地收回了想要掐住对方脖子的手。

她不能再犯傻了!哪怕花想容让她跟一只狗睡!她也不能找死!她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外面的脚步声临近,苏眠强迫自己冷静,她连滚带爬的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躲到了厕所里,门才刚关上,苏眠就听到了包房的门被人推开,兴奋邀功的男人声音在外面喊道,“小姐,他在这!”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苏眠屏住了呼吸,将自己死死的贴在墙上,可半晌,也没有人进到厕所来,反而是外面,一阵脚步声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难道这些人不是花想容派来找她的?

苏眠疑惑的想看看外面,一瞥眼,却看到了厕所一面墙镜子上,映照出的自己的模样。

那镜子里的人不过才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头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圆润的眼睛像是见鬼一样的瞪着,巴掌大的鹅蛋脸上,全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是她的样子,却又不是她的样子……

2-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她……明明为了做肾脏手术,剪短了头发,因为照顾生病的“儿子”,她的脸早就被折磨的蜡黄又苍白,可,镜子里的人,明明是自己……

脑子空白了一瞬,一种诡异又真实的想法在苏眠的脑子里炸开,她撩开衣服,看着自己的小腹,哪里平坦光滑,没有剖腹产手术之后留下的狰狞伤疤……

啪嗒一声,她脖子上的项链掉在了地上,苏眠看着,许久,才蹲下身,将项链捡起来,死死的捏在了手心,被尖锐的角刺痛到心尖上,苏眠才有了一丝真实感。

这条项链,让她想起来了,这是她二十岁生日那天,花想容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现在的她,是二十岁的苏眠……

---

苏眠脚步虚浮的走出洗手间,昏暗的房间更让她觉得不真实,这里真的不是地狱?不是南柯一梦?她真的还活着了?活在五年前?

“容容,我,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怎么?你害怕了?”

苏眠倏的抬眼,紧捏成拳的手心里,翻过一次的指甲连皮带肉都折断了,钻心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

包房外,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架着比她们高出很多的男生,那男生垂着头,仿佛人事不知。

长相一般的女生闻言急忙摇头,用解掩饰着心虚,“我,我只是不明白,既然要搞苏眠,为什么你还要先跟穆学长……那个啊,这不是很吃亏吗?”

穿着蓝色牛仔裤,白色T的花想容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笑容依旧,眉眼弯弯,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万一穆晨义真的因为跟苏眠上床了产生什么别的感情,不是功亏一窥?我要让苏眠成为臭老鼠,还要保证变故中我不会有半点损失!更何况,我也不是真的要跟穆晨义怎么,只是摆拍几张照片罢了。”

对方闻言滚动了一下喉咙,担忧道,“可万一苏眠提前醒了怎么办?”

花想容自信满满,“放心,我给她吃的药分量足的很。”

她看向身侧的女生,语带威胁,“蔡冰冰,你不是想临阵脱逃吧?十万块跟进苏氏的机会,你不想要了吗?”

蔡冰冰慌忙摇头,眼中贪婪,“要的要的,怎么会,容容你想多了,别说十万块,就是你一分钱不给我,我能认识你这个富二代,已经很荣幸了,我对你,绝对是一万忠诚的!”

“最好是这样,不然,你知道的,我外公苏立坤是怎么起家的,要让你消失,是很容易的事。”

蔡冰冰催着眼点头,两人推开苏眠对面包房的门,花想容再次嘱咐道。

“你等我消息,我弄完了给你信息,你就带着其他同学来这边,要快,要让苏眠措手不及,有口难辨,懂了吗?”

---

苏眠贴墙而靠,透过门缝,将外面的一切听得真切,看的清楚,她没有做梦,这里不是地狱,她是真的重生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

临死前花想容说的那些真相跟此刻的场景重叠,全都吻合,外面花想容那张稚嫩伪善的面皮,让苏眠心中的愤怒怨恨汹涌,她恨不得冲出去当场将她跟穆晨义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对面的包房门缓缓关上,蔡冰冰心虚的看了一眼苏眠所在的包房,匆匆离开。

【苏眠,希望你下辈子聪明点,别这么蠢,不然对付你,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苏眠从暗处走出来,眼中的清澈渐渐被冰冷嗜血掩盖。

好啊,那这次,花想容,我们就来看看,谁会让谁,生不如死!

---

十分钟后。

包房里正在酣战的男女被忽然闯进来的人群跟打开的明亮灯光照的愣在了当场,以至于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被包房门口拥挤着的人群,全部看了个真切,事发突然,现场一时间竟然诡异的没人出声。

蔡冰冰面如死灰的看着不远处沙发上脸色迅速惨白下去的花想容,双腿一软的跌坐在了地上。

“我打个电话回包房就不见了,你们怎么都跑来这里了?”

苏眠好奇轻快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来参加她生日会的同学们顿时全部转过头来,神色微妙的看着她。

包房中,衣衫敞开坐在穆晨义身上的花想容此刻才反应了过来,饶是心思算计,可在所有人面前这样的丑态,她还是崩溃的尖叫了起来,“滚开!都滚!谁都不准看!”

苏眠脸色一变,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冲过去,拨开人群,对花想容关切的焦急喊着。

“想容你怎么了,你没……”

苏眠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瞪的浑圆,她嗡合着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在她身后的一干同学也是十分尴尬,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血液里打抱不平的因子躁动着,瞧着苏眠欲哭无泪,难以置信的伤心面容,有人忍不住上前扶住苏眠,轻声劝慰,“苏眠,知人知面不知心,看清了就好。”

“你这话说的没错,可今晚不是说请我们来助攻撮合苏眠跟穆学长吗?现在这真是……”

“她不是苏眠的好闺蜜吗?整个B大都知道苏眠喜欢穆学长,这可是苏眠的生日会上啊……”

细细碎碎的指责声越来越大声,昏昏沉沉的穆晨义总算是清醒了些,他用力的闭了闭眼,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境之后,猛的坐起身,将花想容掀翻在地,慌张的提着自己的裤子……

花想容听着自己的辛苦建立起来的小太阳人设变成了绿茶婊,恼怒冲散了些许惊魂,她抓着衣服,垂眸抬眼之际,已经是委屈万千,眼泪宛如断线的珠子,急切的摇头解释,“眠眠,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相信我……”

小说《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第1章 回到了一切都没发生的年纪 试读结束。